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四十五章 恶魔岛(十四)

第四十五章 恶魔岛(十四)

3456 2017-07-02 10:06:00
    恐怖的催眠能力。    不仅套出了我的所有秘密,甚至连我准备杀死他的办法,都被套出来了,现在自制喷火器被仍在地上。而我却被常岛掐着脖子一点点提到半空中。他对我冷笑:“现在,该走了……总之你也不记得你过去的一切,活下去,也是浪费时间,没有意义。”说完,他手掌发力!    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怖。    我身体里的反抗的力量又出现了。可这一次不一样,对手太强大,我的反抗都是徒劳。无论是我踢他,还是打他。我想去碰他的双眼,可惜根本抓不到。    我以为自己死定了,记过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破空声!    噗!    什么东西打进了皮肉中的声音!    “啊!!”接着,是常岛痛苦的惨叫。他捂住了自己的右眼,我也因此被常岛放了下来,我惊讶、疑惑,我本能的回头看去,发现是左澜。她拿出我之前给她的那把菜刀,对我喊道:“接着!!”说完,便把那菜刀丢向我!    虽然当时脖子很痛,也因为窒息而眼冒金星,但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于是我一把抓住了那刀,回身,对着正在捂住自己右眼痛苦嘶吼的常岛扎了过去!那一刻常岛睁开眼,抬起头,但反应似乎变慢了。就好像那次亲眼看到杨雪杀死蛇人时一样。只要第一刀伤害到蛇人的眼睛,他们就会变得虚弱。所以常岛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刀刺向他的左眼!    噗哧!    血浆飞溅,喷到了我的脸上,伴随着常岛的大吼,我迅速抽刀,然后后退,来到了左澜的位置,转头看她:“怎么回事啊?!”    左澜抬起手,她的手上拿着一条医用乳胶管,那条管绕成环,左澜的中指无名指按住环的一端,另一端用拇指和食指撑起,那就是一个简易的弹弓。    “我担心你有事,刚好发现了这个,又在储藏室找到了铁钉,所以决定赌一下!没事吧?”左澜看着我。    这种手撑的弹弓,我小时候也玩过,但没想到左澜一女的居然也会这种东西,而且铁钉居然射得这么准。我不得不伸出拇指来:“厉害,准的可怕!”    “方泽喜欢,之前我们一起玩,他教我的……”    “呵,之前?小时候吗,原来还是青梅竹马,不过你们这爱好,还真是无聊啊……但是我喜欢!”我笑笑。    “不,不是童年,就是现在……呀!他?”这时,左澜突然吃惊的看着前方,也就是常岛的方向。我也看过去,常岛跪在地上,怪物的身躯渐渐干瘪,他痛苦的低哼着,抬起头,在空气中乱抓,嘴里诅咒着我,同时又哀嚎着不想去死。    但很可惜,死对他来说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且那时间还很短……    常岛最终干枯成了一具人干。这就是蛇人亚种被毁掉双眼后的下场。    可即便如此,我和左澜,还是瞪着他十几分钟,才最终走向他。我拔出匕首,常岛的尸体倒在地上。    “他……死了吗?”左澜问我。    “应该是死了。”    “呼……”左澜长长的输了口气,然后马上打起精神:“那走吧,我们去找方泽!”看来这姑娘,还是对自己男朋友不死心。我也不忍心打击她,只能点点头,就当是为方泽收尸了。只是在路上我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一定相信他没有死呢?你知道,希望越大,受到的伤害可能就越大……我希望你,一会儿挺住,毕竟他希望你活下来,别让他失望。”    “谢谢。”她只对我说了这两个字,没有任何其余的回应。    我们又一次来到了之前的山洞,现在整座岛上,除了那个安排我们到这里的神秘人之外,基本上已经没了别的威胁。起码,我们已经知道的威胁,是只剩下了一个。所以这次进去,我反倒安心不少。只是在脑子里不停的酝酿着,一会儿该怎么安慰这姑娘。    奇迹,因为很少出现,所以才会叫做奇迹。    但我发现,我生命里的奇迹有时候是不是多了一点?就因为我和那蛇人有关系吗?    在隧道里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居然听到了人的哼哼声!而且听起来,就是方泽!左澜也听到了这声音,疯狂的向前跑去。本来我也有点激动,但天知道是不是又来了什么杀人的怪物,我赶紧追了上去。等到了隧道中间的位置,我看到了他,方泽。但我真的很惊讶,他……被撕开了。    这显然是常岛做的。    但,为什么从左肩斜向下,被撕裂了胸口的方泽,现在还是活着的?他居然还在哼哼,我感觉到有些恐惧了。他到底是什么?但与此同时,我也闻到了一股比先前更加浓烈的腐臭味儿。那味道的源头就是方泽,是他被撕开的胸腔、腹腔!。    左澜颤抖着身子,捂住嘴,但即便这样也哭出了声。她一下子跪到了地上,然后又努力的爬到方泽身边,抓住了方泽的手。    我也走过去,方泽苍白的脸上对我露出淡淡的微笑。    “挺惊讶吧。”    “惊讶……你到底是,是什么?”我希望方泽能给我个解释。    “我……应该算是死人吧?非要说个名字的话,丧尸?那些美剧,电影,末日片里的吃人的怪物。我想自己可能就是它们吧。”    “哥们,我没见过哪个丧尸把自己混成这样的……而且,即便是有丧尸病毒这种东西,但你起码要有个感染者的正常样子吧?你会说话,你有情感,你……”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我此刻的想法。    方泽无奈一笑,脸色越发苍白。    “其实,到底为什么我会是这种东西,我也已经不记得了……左澜也不记得。我们只有醒来之后的记忆,那时候,好像一切都是新的。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没关系,我很开心,因为有她陪着我。我们相伴,一起向人一样活着……可是老天爷很不公平,我们在腐烂,从内而外。我们开始用各种防腐剂擦身体,涂香料,左澜化妆的本事很厉害,她为我们化妆,让我们更像活人。可是妆化不到肚子里,防腐剂也涂不到,我们的身体越来越差,我知道,等我们烂光了,我们就会死。本来我是想带着左澜享受最后的时光,没想到却是这个结局。”    “你胡说什么!你还没死!”左澜捂住了方泽的嘴。    方泽温柔的拉住左澜放在他脸上的手,然后一笑:“傻丫头,你看我的身体……被破坏到这种程度,我已经感觉意识在模糊了。肺里吸不到空气,所以……我越来越迟钝。我强忍着,希望可以看到你,再看到你一次,我做到了,但真的是极限了。你剩下的日子,可能会孤单一点,对不起……”    左澜说不出话,一直在抽泣,抓着方泽的手越抓越紧。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他们,我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其实我从未想过,我的人生中会出现类似于丧尸这种东西。可能从前让我想,我会以为出现了它们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但现在看来更奇迹的是,原来丧尸这么有人情味。    我想帮他们,但却无能为力。    方泽渐渐失去了意识,他不动了,也没有呼吸。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感觉得到,但我还是蹲下:“之前,你让我帮忙带她走,帮她活下去。我答应了你,而且现在这个要求也算数。除非我死了,否则一定会把她带出这座岛。”    说完,我站了起来。    我想拉走左澜,可她拒绝。我也就没再努力。其实我一直觉得,人在特别悲伤的时候,是不需要安慰的。那种时候,去安慰他们的人,或许才更可恶。    看着他们抱在一起,我忍不住问自己,这算是恩赐吗?蛇人的恩赐,让人死而复生,却又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腐烂,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刚刚在方泽叙述的时候,我的脑海中闪过这样一段文字:蛇人骨,粉碎成灰,涂抹于死者全身,七日后复生。但忘记从前的一切,变成行尸走肉般的怪物,最终消亡于自然腐烂。    蛇人肉,蛇人毒,蛇人皮,蛇人骨……这就是我们几个与蛇人的关系,与蛇人的故事。    天黑的时候,左澜终于不哭了。    她和我坐在洞口,今晚这座岛上居然有月亮,而且很亮,还很园。    “像是在嘲讽,对吗?”左澜好像是在问我。    “不对,也许他还在。只是你看不见。”    左澜笑笑,转头看着我:“之前常岛讲鬼故事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那你可错了,我愿意相信一切让我心里会舒服的事情。”    “万一没有意义呢?”    “万一有呢?”    安静了一段时间,我们都在整理好各自的状态。她先开口问我:“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回别墅吧。”    “什么?为什么还要回到那里,任由那个藏在暗中的人当我们是玩具吗?”左澜看着我,好像有些不满,我知道她现在一定想要报仇,找到那个暗中耍我们的人,杀掉,甚至是向正常丧尸一样吃掉那个家伙。    “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我不走,我要留下陪他……”左澜摇头。    我只好弯腰,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现在开始,我大声说的话,都是假话。这里不知道藏了多少监控设备,我们的一举一动,可能都被那个家伙看到,这样我们永远摆脱不了他的控制。听我的,跟我走,我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办。”说完,我故意伸手用力拉了左澜一下,然后大声吼道:“差不多行了!我答应了他,会把你带走,不是让你留在这喂怪物!你知道天黑之后,这里还会出现什么吗?!”    左澜看着我,已经明白我的意思,她还在很不情愿的跟我吵架,但却已经被我拉拉扯扯的带离山洞附近。    路上,她低声问我:“你有什么办法了,是吗?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你能找到那个捉我们来这里的人了,是吗?”    “姑娘,你太心急了,只是老天爷在刚刚给了我个启发。”我低声回应了一句。    “启发?什么启发?”她好奇的看着我。   我继续往前走:“刚刚离开山洞的时候,我踩到了一坨粪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