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四十二章 恶魔岛(十一)

第四十二章 恶魔岛(十一)

3144 2017-06-30 14:01:27
    “变态……杀人魔?呵,这名字还不错。”常岛笑了,眼神变得更加阴森可怕,他看着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觉得人这东西吧,有秘密想让人不知道,就最好少讲故事。”    “你什么意思?”    “之前你讲的几个故事,就是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那几个。听起来是都很离奇诡异,也许会有人相信,那是鬼神给你的指引。可是不巧,我不信。为什么你总是能够根据‘鬼’的指引找到死去的人的尸体?为什么那些人明明之前都跟你有关系,事后他们身边的人却忘记你是谁?答案就是,那些人本来就是你杀死的,你当然会知道藏起尸体的地点。为什么别人会忘记你呢,因为你其实有个病态心理,或者说是难得的负罪感,你会把要杀死的人调查个清楚,了解他的一切,甚至是他该不该死。了解的过程中,他仿佛成了你身边的人,你也愿意相信事情是这样的。然后杀死他,有时候,你甚至还会为此而悲伤。说到底你是个很矛盾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你是什么。”    说着,我指着他的双眼:“对吗?每到夜晚,那双会变的眼睛,是不是连你自己都会害怕?”    后退。    常岛后退了几步,他看着我:“你调查过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    其实我没调查过,只是相处这几天,我发现了常岛跟别人不太一样。他总给我一种矛盾感,就像我最开始说的,一般人想要守住秘密,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说。但他不一样,他把秘密当成故事讲述给别人,并且融入了一种伤痛的感觉。他想让人相信,他是个被奇怪能力困扰的好人,但与人相处的时候,又要以很冷漠的方式去面对。他甚至说,那些死掉的陌生人是自己的身边人,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痛苦合情合理。    我从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案子。所以我理解他的病态,我能够从他的话中,感觉到他的灵魂在扭曲与现实中挣扎。    所以,我说的一切其实全是猜想。    可看他的样子,或许是猜对了。而为什么他会成为这样的人,我想那应该与他的身份有关系。蛇人亚种。    “看样子我说的没错。”    “你不可能是猜的,你不一样,你也不一样……既然我的秘密你都知道了,那能不能,说说你的?”常岛看着我。    “我没说谎,我是个失忆的人。有时候记忆会涌现,仅此而已。”    “好吧,我……知道了。”常岛笑笑,然后看着我,似乎是想用他自己的方式,重新总结一下我刚刚说的话。他对我说:“没错,你刚刚说的确实都对……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是个怪物的秘密,但是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愿意做个怪物。不仅是我,我父亲也是那样的人。儿时的第一起案子,凶手真的不是我,但那是我第一次吃人心脑。父亲当时变成了怪物的样子,我本来想阻止他。但他却告诉我,我生来就和他一样,这是改变不了命运,他给我闻了人脑子的味道,那一刻我浑身血流加速,我也吃了她,和我父亲一起。”    我看着常岛,问了一个我一直都很感兴趣的问题:“那是种什么感觉?我是说,控制不住,一定要去做一件你觉得是错的事情是什么感觉?”    “不知道,只知道饿了很难受,身体不受控制,只有吃下它才会解脱。我试图控制过自己,但是没有效果,反而会让我更加疯狂……我只能杀人,吃人。你明白的,有些不公平,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说着,他重新拿起那把斧头,然后看着我:“但我还想做个好人,起码看上去是个正常的人。”    我后退一步。    一开始我就明白他的意思,本来拒绝我们到这里,就是担心我们知道他杀死了女孩。而现在,他会带我们来,也就没打算让我们活着离开。对他来说,那个秘密不被任何人知道,才是最重要的。    廉政博刚刚也一直在洞里,听着我们两个人的对话。    他什么表情我没观察,只是专注的看着常岛。现在常岛却突然转过头,我也跟着看了过去,廉政博正跛着脚,一步步向着洞口的方向走去。他应该是意识到了危险,所以打算逃跑。    常岛的斧头不是为了砍我,目标是廉政博。    他对准廉政博的后脑勺,猛的将斧头丢了出去!“噗哧”斧头砍进了廉政博的后脑,那力量、速度,就是蛇人亚种该有的。    当我转过头的时候,常岛的脸上已经开始长出鳞片。    “那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吗,他一定跟安排我们到这座岛上的人有关系。”常岛说话时走向我,身材渐渐变得高大,他的阴影将我笼罩,有种压迫感。    可我自己都觉得很意外,我更关心的居然是常岛的话。    “说说,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两件事暴露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但我感觉到了……我们出来的时候,没人知道女孩是死是活。但是他却问我,能不能用看见‘鬼’的方式找到女孩,他怎么知道女孩死了?除非,这岛上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这样的人,只能是安排一切的那个人,或者他的手下。其次,自己在自己的四肢上砍下四斧头其实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我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常岛说的没错。用一只手砍两条腿可以,再砍另外一条手臂也可以。但是再用另外一只被砍伤的手臂,砍唯一那只无损的手就很难了。因为手臂已经受伤,剧痛的情况下,根本没办法用出最大的力道。而他四道伤口都那么深,显然是有别人帮他。这就是我之前需要的证据。    “所以昨晚砍伤我的,就是他。”我看着那边倒下的廉政博的尸体。    “没错,不过他不是主谋,主谋虽然可能是和我一样的疯子。但就算疯,也不会把自己直接至于危险当中。他应该还在某处看戏……倒是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告诉我。我到时候会为你编一个故事。”    他已经走到我面前,伸出一只手,掐住我的脖子。    常岛准备杀死我了,而且以蛇人亚种的力量,他可以很轻易的捏段我的脖子。之前那把菜刀还被我握在手里,在我被常岛掐着脖子提到半空中的时候,我心里计算着如何用这把刀伤到他的死穴眼睛。    “杀不死我的,我是个怪物……而且很难死掉的怪物。”常岛看着我,砰!一把将我撞在墙上:“既然没什么说的,那就……”    “呜嗷!!”    突然,一声怪物的低吼声从头顶的窟窿里传来。我和常岛同时抬头,只见一条白色的长尾巴从上向下抽了过来!常岛立刻放开我,闪到一边。是之前的那只怪蜥蜴,它一点点从洞穴中探出头来,左右看着我和常岛,不断的伸出舌头,嘴里发出一阵阵低吼。而幸运的是,最后它的头锁定在了常岛那一边。    “该死……”常岛咬牙,同时也对那怪物发出了属于蛇人亚种的嘶吼声。    “算你走运啊,哥们,那怪物盯上你了,而不是我。”我笑笑,然后一点点挪动着脚步,向着洞口那边。    常岛捏紧拳头,对我这边吼道:“想跑?不可能!知道我秘密的人,都要死!!”说着,他扑向我!    可就在此刻,头顶窟窿里垂下的大蜥蜴也跳了下来,直接扑到了常岛的身上。大蜥蜴的尾巴蛇一样的缠绕着他的身体。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头咬了下去!好在蛇人亚种的反应也很快,常岛一把掐住了怪物的脖子,怪物咬哪个方向,他就闪向另一侧。虽然一时半会儿杀不死常岛,但常岛也始终处于劣势。    我趁此机会赶紧离开山洞,路过被砍死的廉政博尸体,我拔出他后脑勺上镶嵌的斧头,逃离山洞。    出去的时候我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也在反复想着之前的事情,常岛的身份我现在已经完全确认。而那个死掉的廉政博,也应该是被故意安插在我们中间的。小晴是披着蛇人皮的不老人。那么还剩下谁?第一天死掉的卢均伟,他又是怎么回事?我不觉得跟蛇人有关系家伙,会死得那么没有价值。然后是方泽、左澜那对情侣,他们呢?他们又和蛇人有着什么关系?    一边想着这些,我一边迅速逃向之前约好的集合地点。因为我实在不确定,蛇人亚种和那只蜥蜴怪物究竟谁更强一点。    等我到了集合地的时候,发现方泽和左澜已经等在那里。    岛屿东侧虽然更大一点,但是这两个人应该不像之前我们三个那么多事儿。    看到我狼狈的样子,还提着一把染血的斧头,方泽两人立刻向我这边赶来,当时方泽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他们两个呢?”    “出了点问题,他们现在在之前发现蜥蜴怪物的山洞里……”    左澜捂住嘴:“怎么会去那!你们……你们这是被袭击了吗?”   “是被袭击了没错,不过幸亏有那蜥蜴怪物在,没它我就死定了。”我这话说的两人不是很理解,于是我把之前山洞里的事情都跟他们说了一遍。包括常岛的真实身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