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五章 月牙白

第五章 月牙白

2171 2018-03-16 11:07:58
我愣在卫生间,不知道该干嘛了。赵泽昊不是死了吗?这电话是怎么回事?他说杨雪死了,那外面吃东西的是……是什么?而且,他说他昨晚没来?我头很疼。我拿起手机,给陈森拨了过去。我仔细想了想,因为我有嫌疑,所以关于尸体的细节,我确实不知道。只知道死了一个实习生,可到底是杨雪还是赵泽昊,我真的不知道。陈森也没告诉我。我现在必须打电话问清楚。可该死的陈森,这时候居然电话不通。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不知道杨雪和赵泽昊哪一个说的才是真的。可偏偏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咚咚咚!“叶老师,您在干嘛?怎么还不出来,东西要被我吃光了?”我站在卫生间里面,呼吸越来越急。我感觉到不对劲儿了,杨雪很害羞,也很怕我,她怎么可能敢不经过我允许,就到我书房去帮我收拾东西?而且,以杨雪的性格,此刻敲门,也不会是说这几句话。在我出去之前,她根本不可能主动吃任何东西。“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你先吃。”“哦,那好吧。”杨雪应了一声,人影就从门口消失了。我暂时松了口气。可是我该怎么出去呢?我现在判断杨雪是有问题的,虽然有些小证据。但不能绝对的说明问题,她仍然可能是没问题的那一个。那么就是赵泽昊有问题。可他说,他正在往我家里赶,很快就到了。那么如果他有问题,稍后我和杨雪,会一起倒霉。我现在感觉自己被困住了。进退两难,甚至连卫生间都出不去。“怎么这么窝囊……”我坐在马桶上。咚咚咚!突然,卫生间的门,又被敲响了。我抬头,看着磨砂玻璃上映着的杨雪的影子,“又怎么了?”“哦,叶老师,我突然想起来……你刚刚好像接了个电话,谁打来的?我听了一句,有点像赵泽昊的声音,是我听错了吗?”“他都死了,怎么可能给我打电话,别胡思乱想。”“哦……”我站起来,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得想办法先出去,于是我深吸口气,走到卫生间门口。其实那一刻我很担心,开门的瞬间,杨雪会不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然后露出一张不属于她的,狰狞的脸。好在当门真的打开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生。杨雪坐在茶几上吃东西,我看向她,她还在对我微笑。我当时看了一眼杨雪的手,我皱皱眉,走了过去。如果她真的是什么怪物,一层玻璃门,估计我已经死了几个来回。所以,与其难为自己,不如我直接问她。这是个大胆的想法,“杨雪,你……”可我刚刚开口,杨雪就突然对我摆摆手:“不好意思,叶老师……电话。”然后掏出手机,在我面前接通。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近,我居然听不到手机那头发出什么声音。她只是站起来,有说有笑的走到我身后。我立刻转身,盯紧她。几分钟后,杨雪挂断了电话,看着我,双手合十:“对不起,叶老师,白蹭了一顿饭,我朋友找我有点事情……尸检的结果,回头我们再研究吧,我现在可以离开吗?”离开?我去,求之不得啊!“咳,不是工作时间,你随意……”我看着杨雪,我觉得我反而成了奇怪的人。“那谢谢叶老师!”“不用谢,走吧。”然后杨雪就真的走了。我长舒一口气,坐到了沙发上。刚刚在卫生间里,我真的吓坏了。其实现在也很紧张,但毕竟她走了。“不行,我要再给赵泽昊打个电话。”于是我拿起手机。可刚刚拿起来,手机就开始震动。是赵泽昊打来的。我将电话接通,那边传来就声音:“叶老师,我要到了……你家具体位置是怎么走的来着?我有点记不住了。”“别来我家了……我们去个别的地方,正好我没吃东西。”说完,我挂断了电话,然后穿衣服下楼。不管他们到底谁有问题,都别想再进我家门,在我家,我反而是死路一条,逃都不知道去哪……嗯,毕竟是十七楼。我在附近找了家小酒馆,要了几个小菜,然后就开始等赵泽昊。我倒要看看,一会儿出现在我面前的他,究竟是完整的大活人,还是个僵尸男。可后来,我发现自己等来的竟然不止赵泽昊一个人,还有陈森。“你们……怎么在一起?”我好奇的看着两人。虽然有点惊讶,但内心的恐惧倒是几乎散尽了,毕竟陈森这么个活生生的警察跟在身边,赵泽昊不可能是假的。“刚刚在路上遇到的,我也正好准备来找你谈谈。”陈森拉过椅子,做到桌对面。“行,刚才给你打电话就一直不通,现在好了。你问我之前,我要先问问你,你是不是耍我?耍我吧?”我拍了一把桌子。陈森一愣:“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是告诉我,死了个人吗?实习生?这什么,诈尸了?”说着,我指了一下赵泽昊。“老师,你……你不能这样,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我也不该死啊……杨雪的事儿,我也很伤心。”赵泽昊一脸尴尬。陈森更是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他死了?”“那死的是谁?”“另外一个实习生,女孩,叫……”“放屁,她刚从我家走!还吃我一顿饭!”陈森和赵泽昊同时懵逼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陈森笑笑,走到我身边,拍打了两下我的肩膀:“叶瀚,我知道你最近压力很大,之前那个女孩也很努力,你对她印象不错这件事我也知道,但是……”“你觉得我疯了?”我看着陈森。“当然不是,我是……”陈森想对我解释几句什么的时候,酒馆的服务生正好端着两盘我刚刚点的小菜过来,还有一瓶开胃的梅酒。那梅酒正好在陈森手边,他抓住酒瓶,给我倒了一杯:“你先冷静点,你现在的情绪很有问题,这样的你,正常交流都是问题。”“我情绪有问题,我没办法正常交流是吧?你知道刚才……”我正想说杨雪,还想给她打个电话,把她叫到这家小酒馆来,当面对质。我倒要看看,是我疯了,还是几个人串通起来耍我。可就在这时,我的目光却好落在陈森推酒杯到我这边的那只手上。我看到了他的指甲。没有月牙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