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十一章 古村蛇殿(十八)

第三十一章 古村蛇殿(十八)

3260 2017-06-24 10:02:04
    我们发现了之前那副金丝手套的秘密,那东西就是黄金虫幼虫、母虫的克星。杨雪此刻带着手套,飞扑过去抓住母虫。本来强悍的母虫,可以抽断人颈椎的触须,现在柔软的就像发丝一样。而且在母虫被制服的过程中,被幼虫感染的尸体也开始混乱,互相攻击着对方。    “走,过去看看,既然母虫被弱化,那就是靠近他的人都没有危险。”说完,我来到扭打在一起的杨雪与母虫身边,伸手按住了母虫的头,也就是钱晓涵的头。果然如我所料,那些触须此刻也无法伤到我的身体。    “可是一直按着也不是办法吧?到底怎样才能把它杀死?”轩姐和小安也过来。    “应该快了,你们看,这些触须越来越无力皮肤也在干枯!”杨雪说着将其中一只带着金丝手套的手安在母虫的额头。那时母虫古怪的吼声更大了。    杨雪的手一点点用力,也不知道是她的力气大,还是这母虫因为金丝手套弱化的缘故,身体变得虚弱不堪。杨雪的手,居然一点点的扎入了母虫的脑壳。那时母虫的触须已经完全不动了,我余光看了一眼,几乎完全干枯。“喝!”杨雪这时咬牙低哼了一声,整只手全部按入母虫的脑子里,这时母虫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抽动。        接着,杨雪从母虫的脑子里费力的抽出一样东西,一坨暗红色的肉,它在不断的抽动。将这团东西拿出母虫身体之后,它才终于彻底不动了。    “这是什么?”轩姐看着那团肉。    “应该是母虫的本体吧……我猜的。”杨雪看看我。    我点点头,我也是这个想法。但这东西始终在动,它还没有死?    “试试烧了它吧,之前有外部的身体保护,很难伤到它,说不定现在可以了呢?”轩姐看着我。    于是,杨雪摘下一双手套,用手套抱住那团紫红色的肉,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只小桶,将里面的液体淋在那团血肉上。那应该是汽油之类的东西。本来杨雪准备直接点燃烧掉,但在她下手之前,被我拦住了。    杨雪看着我:“怎么了?”    “手套留下一只,还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烧的死,如果没死,反而烧坏了手套,那我们就惨了。”    杨雪点点头,取回其中一只手套,然后将剩下的手套和肉团引燃。    呼!火光冲天!在那团火中间,肉团疯狂的扭动着,隐隐变成了一只怪虫的模样,但又恢复成了肉团。就这样反反复复,像是死前的挣扎。几分钟后,肉团不动了,手套被烧熔渐渐与肉团融合,变成了焦黑的一团。    随着肉团的焦黑,四周厮打的血孔怪开始接二连三的倒下。我用手电筒照过去,发现那些家伙的身体开始向外爬出一条条丝状物,仔细一看,正是之前在杜乐身体中发现的细蜈蚣一样的怪虫。    脱离了人体,怪虫很快失去了生机。    “呼……终于是,结束了。”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蛇迹古卷》中说过,黄金虫幼虫被母虫控制,所以只要母虫一死,幼虫会自然的离开宿主,然后枯萎死亡。    杨雪捡起烧焦的黄金虫母虫,套了几层塑料膜,装在背包里。    然后我们都坐到了地上,就连小安都露出了一副疲惫的姿态。这经历,比先前蛇人亚种袭击的事件,更为惊险。这两天看到的一切,也许是一个星期前的我做梦都想不到的画面。人生果然奇妙。    “哈哈……”轩姐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我看着她。    “不用死了,所以笑。”    是,轩姐说的没错,不用死掉,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好了,休息就到这里吧,虫子的问题是被解决。但是这里还有没有其它危险就很难说了……找出口吧。”我按着小安的肩膀站起来,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    我们开始继续寻找地宫的出路。    杨雪跟上了我的脚步,她没说话,先开口的是我:“如果这就是这次探险的结尾,那么我很好奇,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最开始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的目的吗?”    “别逗了,那时候你说你要钱,可刚刚你不是说了么,你对黄金没兴趣。难不成你指望蛇人给你留下一大堆纸币?你究竟为什么要寻找和蛇人有关的东西?”    “那我问你,你呢?”    这问题有点可笑,我停住脚步看着杨雪:“还用说了,当然是为了记忆。”    “这不就成了。来之前你不知道此行究竟会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而现在的结果呢,自然是白忙活一场。可来之前我们并不知道,所以就不能放弃机会。”    “你说这些我当然明白,我是想问,你的目的。”    “回去把此行让你回忆起的《蛇迹古卷》的部分记录下来,这就够了。至于我的目的,叶老师,你还是专心的想想你自己的问题吧,我的事情不用你关心。”说完,杨雪向前走,走的很快。    我停在原地,其实她说的没错,我的记忆还是缺失的,此行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我正这样想着,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老天爷特别喜欢打我的脸吧。轩姐那边突然叫了一声,我转头看去,她把刚刚捡到的探险者背包打开,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了地上。我走过去:“你这干嘛呢?”    “我刚刚还在犯愁,顾主死了,这次算是白忙活了……可是你看,这里好多刚刚那种虫子的成年体。”轩姐指了指身边的虫巢金矿。    我顺着看了过去,那里有个深坑,坑里居然藏着一堆黄金虫成虫的尸体。轩姐过去,将那些虫子一个个扔到背包里。这些虫肚子里的金沙,值不少钱。我现在缺失缺失记忆,但排除这一点不说,我还是个普通人的思想,普通人的灵魂,我突然意识到这么冒险,记忆还没找回来,那我总得拿点报酬吧?    “喂!大姐,我帮你装,回头分我点好吧?”我走了过去。可还没走到深坑,我突然停住了脚。当时我正走到轩姐清理出的探险队杂物堆那,脚踩到了什么发出嘎吱一声。低头一看,那是一只金属盒子,被我踩开了一个小口,那里面有一本书。本来一本书,我没怎么在意,可跳出的那一角似乎夹着什么东西。我低头将它捡起,那不是本书,而是记事本,书页是皮质的,里面的文字很有年头。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拿出了那张夹着的照片,当我看到照片的内容时,我呆住了。    照片是在一间揭破室照的,揭破台上应该是一具尸体,腰部以下被截断,胸腔、腹腔被打开,内脏掏空……不可能是活着的。    可是……    为什么是我的脸!!    “杨雪!”我大喊一声。    杨雪停住脚,与小安一起走到我这边:“怎么?需要人帮你装黄金么,小安,去装几只黄金虫……”    “别闹……你看这个。”    我将照片递给她。    她也呆住了。    然后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发呆很久。她突然拿出一把刀,不是那把杀死蛇人亚种的刀,然后冲着我刺了过来。我反应不及,差点被杨雪一刀刺入胸口,好在这时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将杨雪的手腕抓住。    “你做什么?”是轩姐。    我拿下杨雪的刀,在自己手指上划了一道,伤口在流血,没有愈合。我对她摇摇头:“你想多了,我跟你不一样……我只是想到了我哥哥,也许我真的有哥哥,只是被我忘记了很多重要的部分。这个人,也许就是……”    “你们在做什么?完全不懂,什么哥哥?”轩姐好奇的看着我们,这时目光也看到了杨雪手上的照片,看到照片中那个被揭破的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她呆了两秒,然后就不说话了,应该是脑补到我说的“哥哥”是什么意思。    “这个皮本子里记录的数据很古怪,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不过,之前的探险队好像真的很了解蛇人,也许了解的比现在的你我更多……这照片上一共七个人,死了三个,还剩下四个人。我们得找到他们,也许会对我们有帮助。”杨雪看着我。    我点点头:“那个大爷估计还在村子里,我们快点找出口。”突然出现的照片,让我开始心乱。我越来越好奇,自己和蛇人究竟有什么关系。    ……    绕过虫巢金矿后,我们果然找到了另外的隧道。    顺着隧道一直走,畅通无阻。那是一条回头路,根据我模糊的方位感判断,这里最终的终点是神庙的另一侧,未坍塌的部分,当然当时只是猜想。而在隧道走到尽头时,我们又有了神奇的发现。而这个发现,和杨雪之前给我讲的传说版本有点相关的部分。    我们在尽头的地宫墙壁上看到了壁画。    大部分是关于如何利用黄金虫采集金矿的说明,这些现在看到已经完全没用了。但排除这个,在墙壁很显眼的位置,一副做工明显高于其它壁画的壁画出现了。那上面画着半人半蛇的生物,还有朝拜的人类。但很奇怪,这壁画的下方,似乎画着蛇人死亡的图案。人们将死亡的蛇人躯体分解,然后是古老的仪式,某一块蛇人的躯体在仪式中化成卵,而后新的蛇人从卵中重生。    “这……是什么意思?”我走到壁画前。   杨雪来到我身边:“很容易理解,这画其实很抽象……在我看来,他们想表达的意思或许是说,蛇人是单性繁殖的生物。成年蛇人死亡后,他的后代会在他的躯体中诞生。” “是这样吗?”我怀疑的看着杨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