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四十四章 恶魔岛(十三)

第四十四章 恶魔岛(十三)

3459 2017-07-01 10:16:00
    方泽选择做一个牺牲者,抱住了蛇人亚种的腰部,要我带着他女朋友离开这里,随便到什么地方,但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    左澜尖叫起来,虽然看上去很惊恐,但却也向着那头蛇人亚种跑过去。    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两三天,但这哥们的选择我还是挺佩服的。而且也算变向帮了我,既然他最后提出那个要求,我就说什么也要做到。我一把拉回左澜,不管她怎么玩命挣扎,我将她扛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方泽:“对不起!”然后冲着洞穴出口跑了出去。    我记得方泽最后对我笑笑,还说了句谢谢。    再然后常岛一爪子穿透了他的胸口,但他还是死死抱住常岛。    左澜在我的身上尖叫、发抖、抽搐。不断捶打我,甚至咬我。但我还是抱着她逃出了山洞。我不敢立刻停下脚步,我不知道方泽究竟能够坚持多久。很可能我刚刚回头,他就已经被撕开了。那样,我就算不停的跑,也逃不掉。    幸好我的运气还算不错,我们跑到了别墅东边的树林里,常岛还没有追出来。    我放下左澜,她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要给我一巴掌。我一把抓住她手腕:“他特么是为了让你能逃出去,才选择这么做的,不把你扛走,让他白死对吗?”说完,我甩开她的手。    “他没死!”    左澜激动的大喊。    我没搭话,这种激动情况下说出来的,用来发泄的对白,毫无意义。    但过了一会儿,左澜还是坐到了地上,哭了。    我想安慰,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吧,那怪物还在,我们就很难活下去。回别墅吧。”我拍了拍左澜的肩膀。    她站起来:“你自己回去吧。”    “怎么?你又要做什么?”    “我得回去找他,他没死……”    “差不多行了,我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说的话,你当耳旁风?你再去,他就是白死。”    “我说了他没有死!”左澜很激动的看着我。    我点头:“行,没死……那这样,就算你要回去,现在也得跟我回一趟别墅。”    左澜转过头,睫毛上还挂着些许泪珠,她仔细的看了我几秒:“为什么?别墅里会安全吗?那家伙虽然变成了怪物,但是智商还在吧,他不会去别墅找我们吗?”    “会找,但是不回一趟别墅,我们永远没办法解决这个麻烦。”    “解决麻烦?你到底要回别墅做什么?告诉我。”    “我知道怎么杀死这怪物。他的要害在眼睛上,可是你看你和我,我们这种身体素质,别说没办法攻击到人家的眼睛,就是摸摸人家下巴,都得搭上去七八条命。所以我得做个武器。”没错,我打算杀掉常岛。暗处有敌人暗算,明处有怪物追杀,不先解决一个,这恶魔岛一定会成为我的大号陵墓。    “武器?你要做什么?”    “多说一句话,就多浪费一分钟时间。我不知道那怪物什么时候会到别墅搜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快回别墅。趁着他也在犹豫。”    左澜点头,没废话了,跟我一起向着别墅走去。    一路上我们比之前更加谨慎,到了山顶,这里是一片空地,如果别墅里有常岛的话,只要站在窗前,就看得到我们。所以那一刻我非常不安,不知道稍后打开门,会不会迎来一双将我撕碎的死亡之爪。    结果我还算幸运,进入别墅,起码没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也没敢检查房间,天知道常岛会不会藏在那。我和左澜小心翼翼的来到厨房,我要求她跟进我,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她点头,然后用口型问我究竟找些什么。    我压低声音说道:“之前我去地窖取出的药箱里,有些医用酒精。餐厅的落地窗前的盆栽旁,有个喷壶。然后储藏室里,还有打火机,蜡烛什么的。蜡烛就不必了,我们一会儿把打火机取出来。然后把酒精灌到喷壶里,做个简单的喷火器。那东西的要害在眼睛上,眼睛非常脆弱,正常的手段我们很难碰到它的眼睛,所以用喷火。虽然一瞬间威力不会很大,但对于眼睛非常脆弱的他来说,我猜会短时间内失去战斗能力,甚至不敢睁眼。如果假设成立,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明白吗?”    “明白……明白你说的八成都是假设。”左澜看着我,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不信任。    “是不是觉得我在赌,拿你我的生命开玩笑?”    “还用说吗?!”左澜瞪着我。    “赌是不对,但是这次不赌,我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行了别废话,喷壶你拿着,我们去把水倒掉。我们去地下室,之前我把药箱放回去了。”说完我挺恨自己的,守规矩守习惯了,为什么用完我一定要给人家工工整整的放回去呢?我留在客厅不好吗?    于是,我又提心吊胆的回了一次储藏室。    好在取急救箱的过程中没有任何意外,在储藏室里,我把酒精装到喷壶里,然后又选了一只还不错的打火机,试验了一下,压力足够大,大概能喷出半米远的距离。如果怪物扑向我,应该足够烧到他的眼睛。唯一的问题是,每次用完,都会被烧到手,很疼。幸好后来在储藏室发现了一副手套,戴在手上。也就算完美了。    “这东西……能行吗?还有,你到底为什么会知道这种怪物的弱点?”左澜不解的看着我。    “被这东西追杀过。”    “追杀过?为什么,你是……”    “你现在是更关心我过去的事情,还是更关心你男友的尸体?”    左澜瞪了我一眼:“他不是尸体!”    她爱怎么说怎么说吧,看来不亲眼看到方泽死了,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接下来,我本打算在别墅内设置一些机关,等常岛来找我们的时候,也方便用喷火器暗算她。但左澜不同意,非要立刻去那山洞。她对方泽的态度,真的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也欣赏两人之间的感情,但不想拿命开玩笑。可就在我们争论的时候,别墅们那边传来了声响。    刚刚因为担心常岛没在别墅,而又突然回来,所以我大门内的几个门插插好。现在听到有人弄门的声音,我心一沉,这下惨了,还没做好任何准备,麻烦就找了上来。“你藏起来,快!藏到卧室……不,地下室吧,那里更安全点,你藏在木堆里。快!”说着,我推了一把左澜。    “你呢?”    “你这不是问废话么?”我拍了拍喷火器。    “可是你自己……”    “你怎么这么罗嗦?方泽之前也算是救了我,我答应他让你活着,所以我死之前你就不能出事。”说完,我把背后的菜刀给了左澜:“赶紧躲着去。”左澜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但还是闭嘴了。然后顺着走廊跑到地下室。话说,她这次的眼神我倒是能接受。    看着她藏起来,我深吸一口气,门厅那边也传来门被人一脚踹开的声音,接着就是沉重的脚步声。    “呼……”我呼出了一口浊气,打火机藏在口袋里,喷壶挂在后腰。    进来的人果然是常岛,还是那副蛇人亚种的怪物形态,他一步步靠近我,满是绿色鳞片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让我猜猜,为什么你真的会愚蠢的回到这别墅里呢?饿了?还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忘记在这里,或者你们在别墅中发现了什么密道,再或者……你们研究了什么计划,企图杀掉我?”    说全了,我的一系列想法,他几乎都说了。    “哥们,知道吗,杀手就别经常秀智商。秀智商难免话多,话多就容易出意外。”    我刚说完,他突然跳到我面前,速度非常快!我觉得,他甚至比上次捉我的那只蛇人亚种更健壮一些。然后他狞笑着看我:“你觉得现在还会出什么意外?”    “没……意外了!”我看着他,但身体不动。我想找机会拿出打火机和喷壶,攻击他的眼睛,但是问题是现在他看似放松,其实还是很谨慎的。这个常岛是个还算厉害的对手。所以需要再等等,说点什么放松他的精神,然后找机会,喷他的眼睛。    “常岛,我一直有个问题……总之你也快杀死我了,能不能让我死前死个明白?”我看着他,挣扎了一下。    “哦?是想拖延时间吧?不过其实我也挺好奇,你能问我些什么。问吧。”    “你之前……应该斗不过那怪物吧?你到底是怎么脱身的。我知道,你这种东西,很多……很多都有一些奇怪的能力,来自那双眼睛。你的眼睛是什么能力?”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连我眼睛的能力,都……”    “你先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能力,我就告诉你我是什么人。”我以为这会是一个交易。结果,让我没有预料到的是,他居然对我施展了那个能力。    当时我只觉得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阵奇怪的味道。开始我不知道那味道究竟来自那里,后来我发现,来自常岛的那双眼睛,他流泪了,是眼泪的味道。那味道不难闻,但也不是什么香气。只是进入鼻子,会让我有种眩晕感。接着,我发现常岛的瞳孔开始有规律的收缩,放大,再收缩再放大。    我渐渐的在这种规律里迷失了自我,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开口说了什么。只是当我回归意识的时候,常岛在笑:“原来是这样,还真想不到……蛇人毒,蛇人肉。过去我从未想过,我这奇怪的身体为什么会这样,多谢你给了我答案。”    催眠!    该死,原来那双眼睛的能力是催眠。常岛眼泪散发的特殊味道,会让人麻木,瞳孔也会以一定频率的收缩放大,就好像垂摆在眼前的怀表。让我很快进入他的控制。    “我到底说了什么?”    “全说了,你知道的东西,现在我全都知道了。”    我咬牙,这种被耍了的感觉非常难受。我下意识的把手伸到口袋里,结果当时我心一沉,我的口袋里居然什么都没有。打火机呢?不仅如此,连放在我背后的喷雾器都不见了。“别找了,地上呢。刚刚你自己解下来,扔掉的。”说着,常岛指了一下地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