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十五章 恶魔岛(四)

第三十五章 恶魔岛(四)

3290 2017-06-27 16:59:54
    其实这些人里,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常岛。正常人可能眼睛有病,黄眼仁儿。也可能身体虚弱,没有月牙白。但为什么偏偏那么凑巧,这两件事都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常岛这人,看起来是有点阴沉,但刚刚与我一同上山,我倒真不觉得他身体很差。    现在,他开始具体将他的故事,我倒是来了点兴趣。    其实主题还是之前他对我说的内容,他能够见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一些恐怖的东西。鬼神之说,我肯定是不会轻易相信,但他的确是有些离奇。    最开始是八岁那年,镇上一个小女孩失踪了。    已经失踪很久,警察与女孩家人一直在寻找。那小女孩是常岛的儿时玩伴,两家还是邻居,所以警察也来询问过几次情况。常岛很担心女孩,几乎每天夜里都会梦见和女孩玩耍的画面。某一夜,他从梦中醒来,为什么会醒来常岛已经不记得。只记得那天家里很安静,他准备下床去喝杯水,路过父母卧室的时候,发现没有人。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    当时常岛觉得很害怕,放弃喝水,一个人回到房间,缩在被窝里。    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卧室的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开,所在被窝,只敢露出头的常岛就那么一直盯着门。这个习惯其实挺奇怪的,很多人都有,就像小孩子打针,有时候不允许看到针头扎破皮肤的画面,反而会让他们紧张不安。只有盯着针头刺入皮肤,感受到疼痛,才会安心的接受它。    所以越是害怕,常岛眼睛瞪得就越大。    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打开门……直到门缝的黑暗中渐渐伸进来一只脚。常岛开始心跳加速!那小小的脚啊,不是父母的,它太小了,分明是个孩子。可会是谁?    门缝越开越大。    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浑身泥土,披头散发。    本来恐惧的常岛突然不怕了,因为那个人他认识,正是邻居家丢了的小女孩。常岛下床,兴奋的准备去抱住女孩,却从女孩的身体穿了过去。常岛意外,他看着女孩,女孩也看着他……然后女孩突然转身了,她离开了常岛的房间。    常岛追了出去,深夜,他跟着那个虚无的黑影,一直走,走到了小镇的后山上的一片树林中。女孩就在那消失了。第二天,在山上住了一样的常岛回到了小镇,被搜救队的人发现。常岛坚持说自己见过那个女孩,起初没人相信,后来女孩的父母坚持要到常岛去过的那片林子搜索。结果,就在那片林子里挖出了被杀死的女孩的尸体。    讲到这,常岛的停了停,看着我们。    “后来破案了么?”我问常岛。    他点头。    “凶手是什么人?”我继续问。    “我父母,准确的说是我父亲。”    理由是什么我也没问,因为说到这,常岛的脸色变得阴沉,是有些难过的意思。方泽看听了这故事直皱眉,想了想,说道:“其实也不到一定是闹鬼,也许是你父亲无意中提到了藏尸的细节,或者是平时生活里,你感觉到了杀人的父亲与从前的不同。也可能是梦游症,你曾经跟踪过藏尸的父亲……都有可能的。”    “我好奇你要表达什么?你的病,是因为小时候这件事,留下的阴影吗?”卢均伟好奇的看着常岛。    “不是,其实我是想说……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过一次。后来是我大学的女朋友,那时候我们刚毕业,她在打工,我每天晚上都去接她。唯独那天,没有等到,过了几个晚上,她都没回家。我报警,但始终没有音讯,直到有一天夜里,就像我小时候看到的画面一样,我看见了变成鬼魂的她……”    常岛又说了一个类似的故事。    我这时候就好奇了,他所谓的“鬼魂”究竟是什么?我总觉得这家伙八成是蛇人亚种,但他当初见我的时候却没袭击我。当然也不是说,蛇人亚种见到人就会袭击。他们有智商的,跟人类一样,起码会隐藏自己身份。但这里是荒岛,他之前也完全没理由对我太客气,连快被我掐死都不去奋力反抗。    所以我心里出现了一个假设,他该不会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蛇人亚种吧?而他所谓“鬼魂”难道又是一种自蛇人那继承的特殊能力?    或者,我该用一个不知道蛇人存在的普通人类的方式去思考一下他刚刚所说的话呢?    我正在思考,常岛却又开口了。    我没想到,他的故事居然还没完。他告诉我们,他不仅可以见到“鬼魂”,还经常会被人忘记,例如从前自己打工过的餐馆,再见面时女老板对他完全没有印象。前女友的父母,以及身边朋友,也从前女友死后,彻底忘记了他的存在。当他再次出现于那些人面前时,就好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样。    这种事已经不止发生过一次。    “我知道我没病,我是个被神遗弃的人……与我在一起的人,都会招惹来不幸。而我,最终会被每一个认识我的人忘记。”    这次,他说完了。但对于他最后说的那段话,我实在难以解释。这也和蛇人有关吗?还是说,我面前的这个常岛,真的只是一个身体不好的精神病?我发现,自己居然更倾向于相信后者。    常岛的故事算是讲完了,现在是我的故事。    我告诉他们,我本来是个法医,但是前不久发生了一些特殊的事情,我才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过去。我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兄弟,从前的朋友告诉我,我居然是福利院出身。我这个故事显然很没趣儿,说完之后,这些人就各谈各的,猜测着我们被弄到这岛上的原因。    可这时我却突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    我讲的故事是真的,但面对这些人,我不可能把蛇人这种东西一股脑的全说出来。就像我担心常岛究竟是不知道自己是蛇人亚种?还是在隐藏自己身份?我要保护我自己。而我面前这些人,必然也不会对我太坦诚。而且还有一件事,很重要。我之前说要找到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开始我只想到了看同一个心理医生这件事,却忽略了另外一件事。    我是个与蛇人有关系的人。常岛有蛇人亚种的特点……我们的共同点还有蛇人!    所以我忍不住猜想,剩下的这五个人是不是也有着一些和蛇人有关的事情,没有提起。我该怎么向他们提出这件事呢?我还要防着常岛,真是个困难的问题。    不过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不能继续在外面待着。于是我们进入了别墅。这别墅很干净,进去之后,我用半个小时时间,几乎转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是一尘不染,显然经常有人打扫。    “你们说这该不会是什么整蛊节目吧?”美女左澜提了一句。    “整蛊节目?这都犯法了好吗?”方泽做在客厅沙发上,突然笑了:“不过说真的这房子倒是不错。”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廉政博问。    一说到这个,大家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是心里都没个数。如果能有个什么提示就好了……说道提示,我想到了之前方泽说这房子的餐厅里放着名牌和钥匙,意思是每人一个房间。那么会不会房间里有些什么提示呢?总不至于把我们弄来,就这么一直关着吧,而且也不知道之前在海里究竟飘了多久,现在我这肚子也饿了。    “先回房吧,我们。也许我们的房间里会有什么提示也说不定。”我提议。    左澜看了我一眼,然后转头看自己男友方泽:“这样不好吧,我觉得我们现在都在一起比较安全,而且,每个房间我和方泽都进去看过,那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那好吧,我自己回去。”我走到餐厅,拿走属于我的名牌和钥匙。    常岛当时也在餐厅转半天了,手里拿着他的名牌和钥匙,看看我,又看看客厅那些人,问道:“你们就没有人饿了吗?”    “是很饿,不过我刚刚检查过,这里没有食物。”卢均伟这时从走廊走来,走廊尽头有个地下室,他刚刚去检查那里。回到客厅看着我们:“你们谁有发现食物之类的东西吗?”    所有人摇头。    我没继续跟他们聊,而是回到我的房间。    很简单的房间,只有一张睡觉的床,然而除了这张床之外,我在地上发现了一个双手大小的箱子。本来我想拿起来,但却发现这箱子镶嵌在地上。我蹲下检查,那上面有个编号,数字是三。这是什么意思?箱子上了锁,但钥匙孔和门锁很像。于是我本能的把门钥匙插进去,打算试试。结果那箱子真的被我打开了。    只是,虽然箱子开了,但那里面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奇怪,这到底什么意思呢?”    我正发呆呢,就听到有敲门声。    “谁?”    开门的是常岛,他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进来后看到了箱子,他很惊讶:“你在做什么?这是什么?”    “你没仔细看过吗,你的房间也有,每个房间都有。但这里面什么都没装。”我看着常岛。但他显然不信任我,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间,用自己的钥匙开锁。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也照做了。我本以为每个人都不会有发现,却没想到,片刻后那个从不开口讲话的女孩,慌张的跑出来,给我们所有人看了一张纸条。    那是她房间箱子里发现的。    我拿过纸条。    “上面写什么?”其他人急切的看着我。   我把纸条转向他们:“告诉我们……离开别墅,向西走,山下有个山洞。那里面有我们需要的食物,不过还有个可爱的小东西在那。就这些内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