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十九章 古村蛇殿(六)

第十九章 古村蛇殿(六)

2293 2018-03-16 11:07:59
我、杨雪和小安三人在钱晓涵为我们安排的小屋里暂时住下,刚刚安排好时,钱晓涵来跟我们闲聊,说到了关于蛇庙的事情,他很抗拒,警告我们不要害人害己,然后就离开了。“他说那害人害己什么意思?”我问杨雪。“那个倒是无所谓,山里人愚昧无知而已。”杨雪冷淡一笑。“他可不是山里的。”杨雪点头:“我知道……而且他问题很大,他女朋友失忆也许是坠崖造成的,但是身上的刀伤怎么解释?他都没有提过。哦对了,还有那个大胡子,他也奇奇怪怪的。”“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姑姑?”小安也难得插一句嘴。“村子里事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只要按照原计划,找到那个蛇庙就好了。”我从床上撑起身子:“你知道路?有地图?”杨雪在另一张床上翻身看向我:“不是还有你么?”“我?那我先说明白了,我的设定就是一本书,没准儿到最后我的用处就是天热扇扇风什么,杨雪你可别对我期望太大。”“叶老师放心,如果你真的一点用都没有……我一定不会用您扇风的。”我眉毛一挑:“嗯?那你做什么?”杨雪从枕头下拽出那把匕首,在眼前晃了晃。我脸黑:“……不是,你就不怕半夜捅着你自己么?”然后我还真做恶梦了。梦里,杨雪因为我到最后都没用所谓的脑子里的蛇迹古卷,一气之下把我捅成了筛子。梦醒我满头大汗,同时尿意来袭,于是翻身下床,准备去外面方便一下。当时我嫌去厕所太麻烦,就在门外随便找了棵树。说起来这地方也怪,白天热的跟蒸笼似的,晚上风一阵阵的吹着,凉飕飕的。“嘶,还挺冷……”放完水,我提裤子准备回去。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笑声。我当时一愣,立刻回头:“谁?!”这时,我身边有人拍我一下。我立刻转头,结果对上一张毛茸茸的大脸!我本能反应一拳打过去,那人动作也快,闪开了。我俩分开之后,我才借着月光看清这人的脸,居然是傍晚时的大胡子。“你神经病啊,大半夜不睡觉,你做什么?”我好奇谨慎的盯着他。他这大半夜出来,肯定不是专门看我上厕所的。他到底要做什么呢?“嘿嘿,你哪来的,兄弟?”他貌似对我没什么敌意。“外地,你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这也是半夜睡不着。刚好来这碰上你了,咱俩也算有缘……既然有缘分呢,不如我就提醒你一句,这村子你们别继续呆着了,赶紧走吧。谁的话你都别信,尤其是那小子的话。”“哪小子?”“钱晓涵,他的话你别信。”看来这俩人关系有问题啊。这大胡子钱三平日里帮忙照顾钱晓涵祖父、祖母,这要是放在正常环境里,我还能理解是钱三惦记着老头、老太太遗产什么的。可这大深山里,他能惦记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该不是跟你们村子里,这些年总死人的事儿有关系吧?”“死人?我们村子什么时候死过人……这儿一个人都没死过。我说了,你别信他的。信了你们才会死……行了,我走了。”说着,这大胡子居然对我挥挥手,然后就离开了。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山村的迷雾中,我心里觉得这事更奇怪了,但也说不清到底怪在哪。我准备回去继续睡觉,刚一转身,砰!直接撞一人身上了,仔细一看,是小安。“不是你有病吧?大半夜你走路没声啊?你干什么啊你?”“姑姑让我出来看看,你在做什么。”“上厕所,我还能做什么?她怎么不自己出来看啊?”我这个气,绕过这小子准备回去。可刚走了几步,我就停下了脚。我好像听到了小安在努力闻什么的声音,“不是吧孩子,我真是上个厕所,这你都闻……闻?”“叶老师你平时不这样。”杨雪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回头一看,她正站在门口。“那他闻什么呢?”“之前小安进村的时候就说,这村子里到处都是血腥味儿……我也好奇,叫他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仔细闻闻。”血腥味儿?到处都是?“也是人的吗?”我走到小安身边。他点点头:“对,人的。”可这里明明就好像个死村一样,到现在为止,我只见过五个村子里的活人,分别是六十岁左右老大爷,大胡子、钱晓涵以及钱晓涵的祖父母。为什么会到处血腥味儿?“姑姑!”小安突然转身。杨雪过来:“怎么了?”“有一个带着血腥味儿的家伙在移动……很快,然后淡淡的血腥味儿突然变浓了!我们要去看看吗?”淡淡的血腥味儿突然变浓了,小安话的意思应该是有人突然大出血。“大概有多远?”杨雪问。“很近!”“带路。”杨雪一句话,小安就小跑着离开了院子。我和杨雪紧随其后。其实这时候我心里有点不太明白的地方,就是小安说的淡淡的血腥味儿和突然变浓的血腥味儿。后者我明白,刚刚已经解释过,重点是前者。所谓淡淡的血腥味儿是什么意思呢?是这个人平时身上就有淡淡的血腥味儿?那我可以理解成来大姨妈的女人吗?我们顺着山村小路向前跑,这个方向就是刚刚大胡子离开的方向。一路跑,小安一路闻,不断的说近了近了。跑了一段,小安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我和杨雪说道:“很近了,小声点……不要被发现。”说完,小安向着一片废弃小房子的方向走,我和杨雪慢慢跟着。渐渐的,我似乎也闻到了空气中的一点点血腥味儿,以及类似于动物啃噬食物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夜里,那种咀嚼的声音格外清晰。嘎吱。嘎吱……我们来到一处破旧木房后,隐藏于暗处,看着房后拐角处一小片儿空地。月光下一个蓬头散发的人正趴在另个一人的身上,双手扒着下面那人的肚皮,脸扎在那,如同末日片里的丧尸一样,啃噬着下面的那个人。当时我很惊讶,那个在下面被啃的看样子已经死去的人,不正是刚刚和我对话的大胡子钱三吗?我下意识的向前一步,正好踩到了半截干木,木头这段,发出一声轻脆的“嘎吱”声。杨雪当时还回头踹我一脚,不过有点晚。那蓬头散发的啃噬者突然停住了动作,一点点抬起头,渐渐转过脸。当他完全转过来的时候 ,我屏住了呼吸!那张脸上面居然都是密密麻麻的血孔,透过血孔,我甚至能看到头颅内的大脑,脖子里的喉管!他满嘴鲜血,一点点站起来,对着我们舔了舔舌头,就好像看到了美味的食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