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四十七章 恶魔岛(十六)

第四十七章 恶魔岛(十六)

3929 2017-07-03 11:24:13
    左澜还嘲讽我一句。但她说的没错,我刚刚的确是蠢了。    跟左澜一起爬到槽上后,我发现这里空间不大,门外是个白墙走廊。那么这个屋子,应该只是为了喂养那怪物的。仔细看了看这屋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摄像头。不过毕竟跟岛屿上的情况不一样,这里的摄像头应该装在一些摄像头普遍存在的明显位置。    于是我看了一眼上墙角,很幸运什么都没有。于是我来到左澜身边,提醒一句:“小心点,虽然我们现在是上来了,但是在这里会遇到什么,真的很难说。”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左澜很傲娇。    说完,就准备离开这间屋子。    “大姐,你等等!”我一把拉住她。    “又怎么了?”    “刚才我是自作聪明,我承认,但是咱们现在也别大摇大摆的,外面如果有摄像头,看到咱们了,之前做的就都白费了。”    左澜点点头,但疑惑的看着我:“那该怎么办?”    我一点点靠近门,当时我还纳闷,这门为什么没关闭呢?敞着门是怎么个情况?当我真的走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不是没关门,而是透明的玻璃门。但或许不是一般的玻璃,摸上去感觉很怪,我轻轻敲了敲,声音一点都不脆。我转头看着左澜:“应该是种特殊材料,说不定,比那铁栏还坚固。”    “怎么可能,玻璃而已。”左澜似乎不相信,准备直接用脚踹。    还是被我拦住了。    “姑娘,冷静点行么?你这种角色,放在电影里就是炮灰你懂吗?多亏你之前有个好男朋友,现在又被托付给了我,要不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那你说怎么办,多久了,啰啰嗦嗦的。照你这么等着,我们饿都饿死了。”    她这话说的倒也没错。    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正纳闷,突然听到了玻璃门外传来了推车的声音。当时我心里一沉,这还没做好准备,怎么就来人了?我赶紧拉住左澜后退,压低声音说道:“别出声,有人来了,不知道是发现我们了,还是什么别的目的。”    左澜点点头。    那声音越来越近,然后我听到了滴滴答答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在输入电子门的密码。    声响结束,之前的玻璃门一点点向上,开了。而此刻我和左澜正躲在玻璃门内,墙壁的一侧,静静等待。最先进来的是一个蒙着白布的推车,车很长,最后全部推到了里面。我深吸口气,拔出之前在别墅拿的菜刀。    这时,推车的末端也进入了房间。    那一刻我松了一口气,推车的只有一个人,男人,穿着白大褂。没有武器,看起来也不是很能打。但我还是在松了一口气之后,马上绷紧每一条神经。在他刚刚有所意识,并且一点点将头转向我的那一刻,我一把搬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拖了进来。他要叫,我捂住他的嘴,但少了一只手又按不住他。一时间我非常狼狈,最后只能咬咬牙,用手里的菜刀刺入他的脖子。    终于安静下来了,流了很多血。    我不是个杀手,但作为普通人,刚刚杀掉了一个人我居然没有太紧张。或许是因为觉得在这岛上的幕后黑手和为那幕后黑手工作的所有人都是罪有应得吧。    “这是谁?难道是……”左澜看着我,她在猜测这个人的身份。    我摇摇头:“不会,放心吧。我不信靠一个人就能够操纵一切,他应该只是个小角色,或者连小角色都算不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看着面前这个人,又看了看推车,笑了笑:“现在不是已经有办法了吗?”    左澜看看我,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我们两个将白大褂的衣服脱下来,穿在我的身上,又摘下他的口罩,也被我挂在耳朵上,这样一来,我就可以自由出入外面了,嗯或者说暂时的自由出入。    “那我呢?”左澜指了指她自己。    我想了想,看到那推车,于是我将上面的布帘掀开。    说实话,刚刚掀开的时候我没有多想什么,我甚至都没有猜测过那布帘下是什么。可真的掀开了,却吓了我一跳。左澜也赶紧后退。那布帘下居然是一个玻璃圆筒,一人多长,里面蜷缩着一只蜥蜴怪物,就和之前的那只差不多,或许个头小了一点。那怪物也马上睁眼,发现了我们弯曲的身体向前一弹,它似乎要袭击我们,但却一嘴咬到了玻璃上。粘乎乎的液体沾满了玻璃,但它却跳不出来。    我伸手摸了摸那玻璃,果然是特殊材料。和刚刚的玻璃门是一样的。    “行了,别看了,这东西跑不出来。你现在蹲在这车上,我推着你。”说着我拉左澜上车,然后白布罩在她的头上。    然后我摆正身子,深吸口气,推着那小车离开了这进来的房间。    出去之后,白色的走廊反射着光线,让我的眼镜有点不舒服。待恢复了片刻,我才看清,这条走廊很长。两侧都是这种玻璃门。我往前走,同时头看向左右两侧,突然其中一扇玻璃门内一个黑漆漆的怪物扑了上来,一口咬在了玻璃上。是那种蜥蜴,不过这次是黑色的。    我继续往前走,还是那种东西,一个接一个。    “什么声音啊?”左澜在推车内问我。    “都是那种蜥蜴,这里好像就是养那种东西的地方……所以,我们来这里其实是做饲料的吗?”我猜了一下,不过应该是猜错了,毕竟没人会千辛万苦找来几个与蛇人有关系的人去喂蜥蜴。可是那个人为什么会养这么多蜥蜴呢?而且这些蜥蜴的尾巴,真的都好像蛇……这到底是什么蜥蜴?    快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那里的几个房间,和之前的不太一样了。    没有突然扑上来的蜥蜴怪,那几个房间非常安静。而这样反倒让我更加好奇,这几个房间里放着的到底是什么呢?于是路过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我透过玻璃门看了一眼,当时看到的第一样东西居然是一个放在床上的干尸!    我站在原地不懂,愣了。    那不是寻常人的干尸,而是一具体型巨大的干尸。看样子,应该是蛇人亚种死后留下的。而第二张床是一具白骨,白骨的身边放着一整张人皮!第三张床只有白骨,但那骨头的颜色很昏暗。    让我联想一下。    蛇人肉,蛇人皮和蛇人骨吗?或者,第三具尸体是和我一样的中过蛇人毒的人。    这里之前来过一队这样的人吗?难道这世界上和我一样的人,还存在?我不知道自己是激动,还是恐惧,我转身看向另一个房间。一样的东西!继续看!还是一样。    走廊尽头一共五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是三四具尸体。不过,那些尸体的特征,倒是逃不出之前看到的三个种类。也就是说,与蛇人或者蛇人骨有关系的人,二选一。如果说,那一具具灰色的骨架是蛇人骨感染的丧尸,那么我这个中了蛇人毒的人,难道是第一次被送来这里?    这只是猜想,或者说是完全相反的结果。    毕竟我真的不知道,骨和毒,到底哪一样更稀缺。    “你怎么不走了?”左澜在车里问了我一句。    “我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那个人……好像不是第一次捉我们这样的人,这里有之前来过这座岛的人的尸体。一共十八具。”    左澜当时很惊讶。    “和我们一样?你是说,和我还有方泽一样的人?怎么会这样,我们不是……”    “你们不是独一无二的。”    “那你是什么?”左澜注意到了我的话,我说的是我们。    “我……很难说清楚,先不聊这个了,继续走,前面的墙上好像有这座地下宫殿的地形图。”说着,我推车过去,刚刚很远的时候我就注意到这里了。还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在墙壁上出现地图。那是一张电子地图,显示着这座小山内部,一共三层,此刻我们是在最下一层,提示这里是危险区。或许是因为饲养着怪物。第二层没著名内容,我现在很担心,面前是电梯,也不知道上去之后会遇到什么。接着是第三层。那里标注着一些和控制有关系的英文单词。我想,如果幕后操纵者真的在这座小山里,应该就藏在第三层吧。    总之已经走到这里,没了回头路,那就只能咬牙上了。    于是我按开了面前的电梯,推着推车走了进去。    电梯上升,大概十几秒的时间,速度放慢,然后停住。我深吸口气将推车挪到身边,主要是不知道开门后会遇见什么,而我没有用女人做挡箭牌的习惯。结果门开的时候,我非常惊讶。    书,仿佛置身于书海。    一只只巨大的书架出现在我面前,那上面摆满了书籍。    我很惊讶,愣了几秒才推车走出电梯。来到最近的书架前,我发现那上面放着的书籍并非现代印刷本,看上去都很有年头。很多甚至都是兽皮钉的书册。那上面满是古怪的文字,看着就如同可以召唤恶魔的邪恶法典一样,让人恐惧,却又好奇里面究竟记载着怎样的内容。    我最终还是拿起其中一本书,那其中记录的都是一些古怪的意识,似乎是欧洲十四世纪之前,女巫屠杀活动还未开始时留下的关于巫术的记载。我对书的内容不是太感兴趣,多数都是无稽之谈,只是我好奇,为什么这里全都是诸如此类的书籍?    那个控制者真的是个疯子吗?    我穿梭于书架之间,来到了好像整个二层中间的位置。这里有一座很显眼的书架,顶端如同供奉申明一般的放置着一本书,很厚,同样也是某种动物的皮革钉成的书册。我将那书从书架上拿了下来,一点灰尘都没有,似乎是常被人拿下来看。  而翻开的第一页,我就看到了一只如同神话中古神一样的,人身蛇尾的蛇人形象。 “喂,叶瀚,你在干嘛?我们到底要去哪?你怎么突然停住了?”左澜等不及了,探出头,看到周围的一切也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地方?” “嘘!”我让她别出声。 然后开始翻看那本书。我发现这不是一本记录蛇人神话的书籍,里面的内容有些疯狂。写这本书的人非常的崇拜蛇人,他甚至也知道吃过蛇人肉的人可能会变成恐怖的蛇人亚种,或者是拥有和蛇人一样完美的自愈能力,还知道蛇人皮,蛇人骨,甚至蛇人毒……但他之所以研究这些,并非为了探究蛇人奥秘,或者贪图蛇人肉,他的目的居然是……让自己成为蛇人。 “原来不是复活,而是用岛上的危机处境去刺激拥有蛇人基因的人,之后用这些人试验……拼凑……研究……提取!最后改变自身……等等,奇怪了?”我看了很多,然后突然将这册子合起来,奇怪了,这明明是皮册子,年头久远,那些文字至少是几百年前留下的,甚至更圆。但那上面的内容甚至提到过现代医学,和一些我的理解层面达不到的东西。 “叶瀚……”左澜拽了一下我的裤腿。 “我不是让你别吵吗?很快就好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会对这本书有种近似于痴迷的感情。 而这时,左澜却有使劲儿拽了拽我:“你别看了!” “我说了你能不能别……”我回过头,突然发现电梯门开着。 里面站着六个人,其中五个身着白大褂,端着枪,一个站在电梯里对我微笑,还抬头指了一下我手上的书:“真没想到啊,叶先生,时隔这么多年我们居然又见面了……怎么样,那本书好看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