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暗网争锋  >  第1章 开罪领导

第1章 开罪领导

3145 2017-06-09 09:42:28
中央警校首届互联网犯罪专业毕业生王天络,网名洛神,在校成绩绝佳。就连比他小两届的小师弟都知道,他的梦想是,毕业后进入国家安全部。而他的成绩和能力,都符合国安系统选拔标准。可谁也没有想到,王天络在毕业时,被组织分配到了原户籍所在地滨海市公安局。对此,王天络是有怨言的。因为国安系统有重点防御黑客攻击的成熟队伍,他如果加入国安系统,他的才华就有了用武之地。而公安系统则重点是进行传统犯罪侦破,偶尔遇到棘手的经济犯罪,网络侦破手段在王天络看来,也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王天络是被当做高新人才引进公安系统的,据说是系统内领导点名抢走的。暂且被安置在滨海市临江区公安分局锻炼。尘埃落定,王天络只好面对现实。四年的警校生涯,他知道服从命令是一种天职,他不能也不愿违背。为了对得起自己拿的那份工资,他努力发挥自己的强项,希望对公安系统、对纳税人尽一份自己的责任。对得起庄严的警徽。他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在工作中的所见所闻,撰写了《互联网时代公安干警的素养》等文章,文章在公安系统内刊发表,好几篇还被放到了头版,王天络内心受到极大鼓舞,似乎找到了新的方向。时下,受高新技术的鼓舞,以及网络技术普及的冲击,滨海市市属监狱积极跟上时代的步伐,打算在向来诟病的监狱工作上取得突破。国内第一套“监狱电子监控系统”研发成功,并被命名为“解读”,希望通过电子监控系统采集到的有关服刑人员的数据,解读服刑人员的心理,借此减少狱警和服刑人员的心理对抗,做出对应的心理干预方案。同时,这对服刑人员出狱后融入社会,顺利找到工作开始新的生活,维持社会的和谐稳定都有着深远的意义。在“解读”系统打算投放使用前,王天络隐隐发觉了其中存在的隐患。他连夜撰写了一篇《不要盲从网络,将执法系统的形象置于风口浪尖》的文章。在文章中他指出:任何依附于网络的系统都会有安全漏洞。最简单最原始的方法才是最安全的。他认为“解读”系统这样的试验,不应该在监狱这种高危领域推行或者试验。希望借此,提醒相关人员注意,停止“解读”系统的投放。内刊刊发了王天络的文章,王天络心中暗自松一口气,觉得自己对得起身上这套制服了。同时,他希望引起当局注意,取消投放试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篇文章的发表,引来了轩然大波。这天,王天络刚刚到办公室坐下,就有同事告诉他,高政委叫他去办公室一趟。王天络心中暗想:高政委怎么会找我,难道是有什么新的工作安排?是金子总能发光的!我就知道在这基层分局,也不能遮掩我身上的光芒……王天络满面春风地敲开了高政委的办公室。宽敞的办公室中,高政委一脸冷漠地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看到王天络进来,他抬起头。一道利剑一般的目光射向王天络,王天络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王天络喉头动了动,立正站好,中气十足的喊道:“报告!高政委,您……您找我?”高政委指了下办公桌旁边的座位,生硬的说道:“过来坐!”王天络很是拘谨的坐到办公桌旁边的座位上,心中七上八下。“小王啊,你知道我找你来有什么事吗?”高政委将目光移向桌角,身子后仰,胳膊肘放到扶手上,双手自然的交叉到胸前语重心长的问道。王天络从高政委的气势中已经感受到不是好事,脑子中灵光一闪,立刻想到了可能的原因。“高政委,您找我是因为内刊刊发的那篇文章吗?”王天络弱弱的问道。高政委点点头:“你说说你的意见!”王天络暗自思量:政委这样郑重的找我,看来是重视我的意见了。反正我的出发点是好的,那些话也不是危言耸听,身正不怕影子歪,怕什么!于是他直了直腰板,打算把自己的长篇大论讲出来。“我反对将‘解读’系统投入使用!……”啪——高政委就像是受到刺激一般,猛地直起身子,厚重的巴掌拍在桌子上,震的桌子上整齐的文件微微散开。王天络的底气瞬间消失,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心中想说的话也咽了回去。高政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十分严肃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捅了多大的篓子?”“捅了篓子?”王天络一脸的茫然。“‘解读’系统是司法部高层通过的议案,经过专家鉴定,完全没有问题。而且是市局一把手政法委书记历经千辛争取在我市做试点的政治工程。”“可是你竟然公开发文诋毁,你这样做的后果你想过吗?年轻人想出成绩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能没有分寸!”高政委说着又激动起来,手指在桌子上不断的敲打着,发出咚咚咚的声响。王天络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我说的是事实,没有哪个安保系统没有漏洞。“解读”系统投放的对象是监狱,马虎不得。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有可能……”“有可能什么?”高政委提高了声音问道。“也可能让‘解读’系统变成亵渎司法系统的大门,造成越狱这样的危局!”王天络也有些激动的说道。“越狱?越狱!解读变成亵渎?”高政委显然气的不轻,他站起来嘴里念叨着,宽广的胸口一起一伏。座椅被他推到后面,他几乎是在原地来来回回走着,有些像热锅上的蚂蚁,心中一口恶气无处发泄。王天络看到这幅情景,心想这次死定了……正在这时,门被猛的推开,一米九二的分局田局长快步走了进来。在经过王天络的时候带起一阵风,在他停下来的时候又像是一座山,稳稳地矗立在王天络面前。“什么事啊老高?怎么还生气了?”田局长明知故问道。高政委正在气头上,没有理他。田局长回头看向王天络。王天络被田局长看的心里发憷,立起身来。已经得罪了政委,如果再开罪局长,那么自己也别打算在这里混了!“你怎么在这里?”田局长眼睛一瞪,有些质问的意思。“队长,我……”王天络满腹委屈的想说话,可是又无话可说。“你什么你!没看都把高政委气成了这样?”不等王天络继续说话,田局长提高声音说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在内刊说的什么话?还不回去写份检讨!”两个直属大领导同时责难,王天络感觉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心中的底气宛若遇到无法穿透的巨大障碍。好在高政委转过头的时候,王天络看到田局长给自己不断的挤眼睛使眼色。就算是再傻,王天络也知道田局长这是在帮他。“高政委,田局长,你们消消气!我这就去反思检讨!”王天络硬着头皮说完,看到分局点头,不等高政委说话,他就逃出了政委的办公室。王天络离开后,高政委的办公室传来了高政委的咆哮声。“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现在的警司……”“老高,他就是个毛孩子!”“进了这里就是人民的公仆,就是国家的枪!我和他一样大的时候……”“他哪里能和你比啊!你这要求太高了……”“我说领导是哪根筋抽了,找来这么个天才!成天没事干就惹麻烦!一会市局领导估计就请你我去喝茶了……”“这也不怪王天络啊!现在可是讲究的言论自由!他说的也是有些道理的。”“自由个屁!尽是添乱,市局领导可是对‘解读’系统看的极重,在自己的辖区出现了反对声音,这不是打脸吗!”“……”王天络隐隐约约听出了其中的关键,他初生之犊不畏虎,索性心一横,写悔过书的事也不干了。王天络在座位上生闷气的时候,看到几个司法警察整齐划一的从走廊经过。看那样子,就像是来找麻烦的。其中微微发福的一人,警衔和田局长一般大,都是三级警督。“司法的人怎么来了?有重大案情吗?”一个同事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问道。他旁边的一个同事悄悄拉了他一把,目光扫了一眼小王说道:“那是市属监狱吴狱长,啧啧,有好戏看了!”“好戏?什么好戏?”发问的同事茫然的问道。“你是不是没有看到内刊啊?”那个同事见别人都是不知道,于是得意的招招手,将旁边的其他同事叫了过去,“小王发了一篇文章,直指市属监狱采用的新系统……”“真的吗?我去看看……”同事的小声议论传到王天络耳中,他心情更是糟糕。他哪里知道这些人中,大多是靠着八卦打发工作时间的!还有,他刚刚参加工作,肩膀上的警衔比别人高,在没有任何功劳业绩下自然容易引起别人的不满!“我去,吴狱长这是亲自兴师问罪来了?啧啧啧……”同事间略带些嘲讽的话传来,本就有些被孤立的王天络,感觉自己更加孤单……
沙漠流云 沙漠流云
开头微微有些慢热~欢迎入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