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暗网争锋  >  第52章 嘴欠的陈航

第52章 嘴欠的陈航

3180 2017-07-25 09:56:07
  刺杀宋悦的杀手很是小心,在进入锦绣家园前就选好了退路。   他的目的是杀了宋悦,并不想引起警方追踪。所以在江辉进入宋悦家之前,开枪警告后,就迅速撤离。   江辉等人除了找到一支狙击子弹的蛋壳外,根本没有其他线索。   杀手很专业!王天络拉上窗帘,无疑是救了宋悦一条命。也不是王天络警惕性高于常人,只是他强烈感觉到宋悦有危险的下意识动作吧。   ——   “你们说杀手是怎么知道宋悦有了线索的?”徐艺心忽然问道。   “江队监听她,那个背后犯罪集团的人可能也监听她!”文彦说道。   “那也就是说,江队、我们还有幕后黑手几乎是同一时间接到消息的。”王天络笑着说道。   “是的!怎么了?”徐艺心侧头问道。   “可惜这次范围有点广!要不我们可以根据到场的时间就能确定出杀手的住所区域。”王天络说道。   “对啊!我们可以找到杀手所在的大概范围。我们到宋悦家比杀手早,杀手到宋悦家比江队早,我们可以推断出杀手距离宋悦家的大概距离。”文彦说道。   “你有精力可以试试!不过算上各自的反应时间,还有道路的拥堵,杀手的踩点时间,这个范围还是相当大的。就怕针对性不强,没什么用处。”徐艺心有些悲观的说道。   王天络笑笑没有说话,文彦却是暗自打定主意,要试试能不能找到那个杀手。这可是第一个拿着枪瞄准过自己的人,要是有机会一定把他弄死。   “你们说那个陈航是不是有问题?”徐艺心问道。   “他就是一个经理,能有什么问题?我觉得宋悦也只是猜测,做不得数也当不得真的!”文彦不抱希望的说道,“可怜宋悦,胡乱猜测差点丢了性命,这险可冒得有些不值!”   见王天络不说话,宋悦挑挑眉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可以看看!我们看唐鸿资料的时候,他是不是和陈航有交集?还有那个黑匣子的付款账号,也是陈航的!这么巧的事情放到一起,不由得引起我的怀疑!”王天络说着扫了一眼徐艺心,“你认为呢?”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敌人故意把我们的目光引向陈航。”徐艺心说道。   “你是说宋悦?”江辉摇摇头对徐艺心有些无奈。这丫头怎么就盯上宋悦不放了呢。   “还能有谁!多次事件都集中到她身上,她的嫌疑更大!”徐艺心提高声音说道。   王天络懒得和他争执,笑着继续开车。连江辉都主动把宋悦保护起来了,徐艺心说这话就没有什么力度了。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了!”文彦茫然的问道。   只是王天络和徐艺心都是没有心情向他解释,等不到答案的他,无趣地躺下不再追问。   车子中一时安静下来,大家心中各有所思。   如果陈航和吕飞、蔡智都有关系的话,那么到底他们有什么纠葛呢?吕飞和蔡智到底手里有什么样的秘密,让幕后黑手费尽心思,去策划越狱救他们呢?   江辉亲自去找了一趟陈航,他见到陈航的时候,陈航眼圈深陷,精神很是不好。   “陈总这是没有休息好?”江辉随口问道。   “最近工作比较忙,没有休息好!”陈航笑着说道,“你们这次找到我,还有什么问题吗?”   江辉拿出唐鸿的照片交给他:“这个人你认识吗?”   陈航拿在手中看了一眼,点点头:“唐鸿!我认识!我们工作上还有些往来呢!怎么了?”   江辉仔细观察着陈航的表情,没有急于说话。陈航看江辉盯着自己看,挤出一种哭笑不得的笑容问道:“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唐鸿死了!”江辉冷冷的说道。   “死……死了?”陈航愣了一下,“你们不会是怀疑他的死又和我有关吧?他怎么死的?”   “我说是自杀你信吗?”江辉问道。   “自杀?”陈航低头想了想,摇头说道,“不信!”   “那你说说看!”江辉低头,不再看他,拿出笔做起了记录。   “我觉得他不是那种会自杀的人!据我了解,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上了大学,考上了国外的大学去喝了几年洋墨水。这样的人怎么会自杀呢?”   “怎么就不会自杀!说你的理由!”江辉有些挑刺的说道。   “他少年时代过的很苦,初中都几次差点辍学。高中开始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基本上都是自己供给自己了!要是他心理不够强大,怎么能够完成学业?”   陈航起身给江辉和自己倒上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他在国外更是拿到了可观的奖学金,高端人才!毕业的时候进入外企,可谓功成名就,怎么可能再自杀。”   “这可说不定!越是知识水平高的人,越是容易得抑郁症之类的东西。”江辉说道。   “你说的这点我同意!但是他不会!因为我和他打交道有一段时间了!他很是开朗乐观!”陈航说着摇摇头,“他怎么会自杀呢!真是让人想不通。”   “你们平时有没有一起去过娱乐场所?”江辉问道,“比如夜总会、酒吧之类的!”   “有去过!工作需要,一起去过几次夜总会。”   “什么夜总会?”   “金城夜总会!”   “你是那里的常客?”江辉问道。   “什么叫常客!”陈航看到江辉犀利的眼神,改口道,“只是比较熟悉而已!要说常客也算。”   “唐鸿还是单身吧?”   “嗯!据他自己说,因为年轻的时候有些自卑,所以见了女孩子就比较害羞,就这样耽搁了!”陈航轻笑着说道。   江辉笑了笑:“除了这些,你觉得还有什么其他有关他的信息告诉我吗?”   陈航摇摇头:“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伙伴,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上次我们有人来问过你包裹的事情,你还记得吧!”江辉没有收起记录本,随口问道。   “记得!我解释了两遍呢!怎么?那个诬陷我的人有眉目了?”陈航很感兴趣的问道。   “嗯!那个取你包裹的就是唐鸿!而且在他的屋里找到了那张电话卡。另外他死前,最后一个电话是和你联系的!”江辉平淡的说道。   陈航端着杯子准备喝水的动作停了下来,杯子中的水也洒了一身。它浑然不觉的放下杯子:“警官!你可不能冤枉我啊!这和我没关系!”   江辉随意地从桌上抽出纸巾递给他:“我相信你!可是你说的他不可能自杀!”   陈航拿着纸巾的手哪里有心思擦拭身上的水渍,他此刻想哭的心都有。谁让他自己嘴欠,说了半天唐鸿不可能自杀的话。   因为那个包裹,他就有了作案的嫌疑,更不要说和他经常谈着生意,出入娱乐场所,更有着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自己的嫌疑……   这些事情集中到一起,就算他说和唐鸿的死没有关系,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这个……我刚才说的那些您别当真!他有可能是自杀的!人有的时候总喜欢钻牛角尖。尤其是他这样的高智商人才,更是思维方式和我们一般人不一样!可能是自杀!”陈航改口说道。   江辉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陈航拿着江辉给他擦拭水渍的纸巾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心中默默盘算着:幸亏自己反应快!如果唐鸿的死说成是自杀,公安局的人一定希望就此结案,谁喜欢节外生枝!   “可是你前后说的不一样,我到底是信前面的话呢,还是后面的话呢?”江辉做出为难的样子问道。   “啊?”陈航擦拭额头的手一顿,“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听你的意思啊!”江辉面无表情的说道。   “唉吆!”陈航哭丧着脸叫一声,左右看了看,“这里没有别人!我反应慢!您就直说希望他是怎么死的!我听您的还不行嘛?”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人民警察,调查唐鸿的死因是我的职责!决不能放过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江辉说道。   陈航实在无奈了,面前这个警察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答案,他也迷糊了!   江辉看陈航的表现不像是作伪,于是趁热打铁又问了一些关于唐鸿工作和生活习惯的问题。陈航都是忍着内心的悲痛一一作答。   他现在可是骑虎难下。上次王天络的话还在他的耳畔萦绕。他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是他怕别人处心积虑的陷害自己啊!   要是碰巧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不会害怕!可是这些证据都指向他,那就是有人刻意的诬陷作局,他怎么能轻松的视而不见!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要是在明处和他过不去就算了,这在背后捅刀子的做法,他实在是恨不得杀了对方。   “这特么到底是谁陷害的我!要是让我查出来我非弄死他不可!”陈航忍无可忍地发着牢骚。   “嗯?”江辉眼睛一瞪,“你这是想做什么?”   “唉吆!你看看我这张嘴!”陈航说着轻轻拍了下自己的嘴,“我都是被气糊涂了!为什么最近倒霉事都引到我的身上了!”   “倒霉事?你还有什么倒霉事?”江辉问道。   陈航欲言又止的摇摇头:“警官!陈航的死跟我真没有关系!我对天发誓!你一定要还我清白!”   陈航说着举起了手。   “我知道了!有什么对我们有用的情报,及时通知我!”江辉说着起身告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