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炮灰不想死  >  第18章 寻找母爱(一)

第18章 寻找母爱(一)

3056 2017-06-06 15:19:33
脖子上被狠狠箍住的窒息感传来,章珊整个大脑都有些缺氧。她好似在一潭深水里胡乱挣扎着,却迟迟找不到出口,周围的一切如同泥沼般将她紧紧包裹住,让她无从脱身。直到从前方看到了一团光,章珊竭尽全力,深吸一口气,猛地一下睁开了双眼。一张歇斯底里,疯狂无比的女人的脸,此刻正无比扭曲的被放大在她的眼前。章珊吃力的抬起手,试图扒开女人可怕的魔爪,指尖由于过度吃力而微微泛白,箍住脖颈的手却没有挪动半分。耳边嗡鸣一片,隐约夹杂着女人疯狂的吼叫:“去死!你去死!去死!”肺里的空气快要被她消耗尽了。章珊眼前泛起一片又一片的黑,快要无法从这黑暗中挣脱出去。就在这时,女人手上的力气突然松了松,章珊迅速一扯她的手,女人反应过来又加大了力气,终于吸到一口氧气的章珊忙张开嘴,嗓音嘶哑不堪的叫道:“娘……”女人的动作突然僵住了。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章珊,闪过一丝茫然。就是现在!章珊飞快的拨开女人掐住自己喉咙的双手,浑身乏力的往地下摔去,半晌之后,女人仍然没有丝毫动静,她抬起头去,却见女人莫名其妙的笑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从脚底一路蔓延上去,章珊蹭坐在地上,不住的往后退着,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状似发了狂的女人。“娘……您怎么了?”此刻说出口的话仍然带着嘶哑,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女人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白白的牙在这无边夜色当中透露出几分诡异来。章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正准备开口之时,却见女人突然伸出手来开始挠自己的脸,容貌姣好的她脸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女人甚至一边挠自己一边痛苦的叫道:“混蛋!快滚!快给我滚!你就是个贱人!贱人!”章珊紧紧抿住自己的唇,就在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女人突然伸出手扒开了自己的外衣,紧接着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她囫囵着脱下。章珊终于反应过来,视线落到了一旁的麻绳上,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捡起麻绳,极其缓慢的接近发了疯的女人。章珊总算是猜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的眉头微微拧起,伸出手去将女人狠狠抱住,将麻绳套在了她的身上,刚开始的时候女人奋力挣扎,直到章珊在她耳边一声又一声的喊着“娘”,她的动作才逐渐的缓了下来。在到达这个身体之前,系统给自己的提醒剧情,仅仅只有——章珊被母亲掐死,所以怨气冲天——这样的一句话。然而当章珊真真正正的身临其境的时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真相或许远远不止这么简单。章珊的确是被自己的母亲掐死的,可她的母亲掐死她,却是因为——她疯了!因为她的母亲得了失心疯,所以才心狠手辣的掐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因为她的母亲得了失心疯,所以章珊才惨死于自己的母亲手中,连魂魄都不得安息,怨气冲天!可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得了失心疯?章珊沉沉的眼神落在母亲的身上,此刻她正在奋力挣扎着,想要逃脱禁锢了自己的麻绳,不时的发出尖叫声。她的声音几乎刺破这亟亟深夜,令这夜晚变得格外的诡异起来。章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从母亲的身后接近,紧接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往母亲的脖颈处劈去!“呃……”母亲发出一声闷叫,终于彻底的晕了过去。晨曦微露,街道还被笼罩在一片薄雾当中,房屋都只能隐隐约约的看个大概。章珊推开房门,一阵带着青草香味的微风扑面而来。她们住的房子非常的简陋,由杂草搭建而成,不避风也不避雨,甚至有的时候通夜都在为房屋会不会倒塌这件事而担忧。章珊回过头看了一眼,母亲仍然在熟睡着,脸上被她自己抓出来的血痕触目惊心。章珊叹了一口气,往厨房走去。只是当她打开装着米的篓子时,看到凄凉的几粒米,没忍住揉了揉自己的眉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也太惨了……家境清贫,母亲还得了失心疯……章珊想了想,关上了米篓子,依靠着身体原主的记忆,去她藏小金库的地方掏了几个铜板出来。人是铁饭是钢,总不可能连饭都不吃。人群熙攘,车水马龙,虽然只是清晨,但大街小巷上已经围拢了人,叫卖声和吵闹声不绝于耳,直嚷得人耳朵发疼。凭着记忆,章珊飞快的找到了米店。就在章珊打算拐个弯进去的时候,突然被谁拉了一把。“陆家丫头!”章珊拧着眉头回过头去,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大婶,身上穿着布衣,缝缝补补的好几个布丁,一张黝黑的脸上带着几分质朴的笑意,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章珊忙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叫道:“婶子好。”“嗳……你们家昨儿个可没出什么事儿吧?”那大婶脸上的笑意堆了一脸,“前段日子我就觉得你那个娘有些不对劲儿了,昨儿个听到你们屋里惨叫,我还道是熬不过去了……”章珊心下无语,分明熬不过去的就是她章珊好吗!不过看这样子,这婶子知道的好似比她这个亲生女儿还要多一些?章珊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昨儿个我娘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有些发疯,以前虽然精神有时候会恍惚,可我却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我还想着要不要今儿个带她去看看大夫呢……”那婶子脸上带上几分欲言又止的感觉,连连叹了好几声,才摇了摇头,伸出手怕了拍章珊的肩膀:“苦命丫头啊……”看她这模样倒像是不打算再说些什么,章珊忙直截了当的问道:“婶子,您可知道我娘这是怎么地了么?”“唉呀,你还小,还是别想这些事儿的好,别听外面那些人的风言风语啊,好好照顾你娘,懂了么?”那婶子说完连忙转过了身,“婶子还有些事儿,就先走了啊……”章珊盯着那婶子远去的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母亲是怎么疯了的,为什么这婶子一副知道什么却不敢说出来的模样?章珊抿了抿唇,赶紧往米店里走去,打算买完米之后就带母亲去找个大夫好生的看一看。章珊推开房门的时候,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了个够呛。房间里的东西都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而原本躺在床上的母亲此刻正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挣扎着,套在她手腕上的麻绳已经有了磨损,眼看着就快要断掉了,章珊忙拿了根新的麻绳往母亲的方向接近。谁知道今天她的脾气更加暴躁,嘴里也不住的嘶吼着,一直含糊不清的骂着什么,章珊听不太清楚。章珊好不容易等到她有些精疲力尽了,才冲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将她绑起来,这一次绑得更加严实。章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母亲背了起来,往城中的医馆走去。当推开屋门的那一瞬间,章珊非常明显的感觉到母亲的身体猛地一僵,紧接着浑身颤抖起来,她连忙开口道:“娘,没事……没事……我带你去郊游啊……”背上的母亲突然笑了:“郊游……郊游好……郊游……哈哈……”章珊在心底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路程母亲都非常的安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当章珊推开医馆门的时候,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松了一口气,到了有大夫的地方,章珊总算不用担心自己再被突然发狂的母亲一下给掐死了。章珊特地找了一个看上去大夫比较清闲的医馆,当看到里面的情形时,章珊又有些担心这个大夫的医术了……扑鼻而来的药香让章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左右打量了一番这个医馆。医馆的光线很暗,除了一格又一格的药屉以及最中央的一张桌子和凳子便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偌大的医馆非常的空旷,而此刻那凳子上也是空荡荡的。也就是说这里除了她和她母亲,再没有其他的人。开着医馆却不悬壶济世,治病医人,这个大夫是个什么情况?就在章珊四下打量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极轻极缓的脚步声。灰布所做的门帘突然被掀开来,一阵刺眼的光芒落入昏暗的室内。首先落入视线当中的,是一双男人穿的款式非常简单的布鞋,往上看去,是灰色的长衫,当章珊的视线落到男人的脸上时,呼吸有一瞬间停滞了。男人虽然穿了一件非常普通的粗布布衫,身上却有一种莫名的气势,那气势恍若他站在至高点,睥睨天下一般。男人的长相虽然算不上精致,但五官凌厉立体,看上去别有一番感觉。当他的视线与章珊相撞时,微微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了一丝诧异:“竟来人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