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八章:亲自上药

第八章:亲自上药

3213 2017-06-06 10:43:55
天空渐渐的开始飘起了雨丝,穆清秋并没有躲雨的想法,走在这样的小雨中,心情莫名的好了一些。随后几天,穆清秋干脆就请了月嫂带二宝。自己找工作上班去了。起初的时候,人家都不敢用她,碍于她是白氏集团的夫人。她索性就到了家小企业。那个老板是个大老粗,跟白氏也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她就混进了那里。她打工不是为了钱,而是攒经验,因为他已经受够了这种日子,她想另辟蹊径,却不知从何做起。第一天上班,她就歪了脚,心里念着晦气。晚上的时候,白默笙不知怎么就回了家。穆清秋以为他是想取东西,碍于这两天和白默笙的关系不冷不淡,也没有多说什么。像往常一样,没意思了就找穆唯一和白圆圆三个人玩扑克。这两个小鬼真是比鬼还精,穆清秋很快满脸就被贴了一脸的纸条,眼看这把就要赢了,卧室的门忽然开了。白默笙走了进来。穆唯一很识趣的带走了白圆圆。“你……干嘛来了?”穆清秋问他。“这是我的卧室,怎么我就不能来吗?”说着,白默笙关上了门。“你想干嘛?”穆清秋警觉的双手抱胸。心说这白默笙是兽性大发?自己怀孕的时候,他寂寞难耐去找阮素音,这阮素音受伤了,他又寂寞难耐了?“白默笙,你给我出去!出去!”穆清秋激动的喊着:“你到底要干嘛?”“做丈夫该做的事。”白默笙用温柔的语调回答她。他扶着她的双肩,把她按坐下来,穆清秋的那颗不受控制的心又开始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穆清秋心理默念:“这不是我的心,这不是我的心!”抬眼看白默笙,那张俊俏的脸帅到没有瑕疵,心中又是一乱。忙看向别处。挣扎了一会儿,就没了力气。直到她不乱动了,白默笙才说了句:“坐好。”说着,翻开她的裤角,早上歪的脚踝处,已经红肿了起来。直到他从身后拿出一个医药箱,穆清秋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想给自己上药。“穆清秋,你以后能不能安分些?”白默笙说,“怎么说,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不需要你去给我挡媒体,更不需要你去上班赚钱!你就在家好好带宝宝可好?”“白先生说的话我会考虑,不过,我有我的理想和打算,你我联姻不假,但是是家族的利益交换罢了,白先生不也是如此?我并不是你的生育机器,之前不是说好的,互不干涉?”“你!”白默笙心中一紧,才几天不见,她就叫他“白先生”了?他的嘴唇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不过他很快别过头去,把这个状况掩饰下来,开门,冷冷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吧。”转身就走了。出院后的阮素音在白家还是时不时的勾引着白默笙,只是穆清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白默笙很是是不爽,但是这并不妨碍阮素音的事情。于是阮素音来到白默笙的办公楼下,以她的性子,自然会知道,白默笙什么时候下班。妖娆妩媚的少妇姿态,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阮素音看到其他人的注视,更加搔首弄姿起来,就为了让白默笙一出来就能看到完美的自己。过了一阵,DK开始穆续的走出一拨又一拨的下班员工,阮素音看了又看,始终没有白默笙的身影,不禁急得跺了跺脚。终于她等到了下班了刚坐进跑车里,正准备开车回去的白默笙。再次整了整仪容,随即妩媚一笑,踩着高跟鞋,踏着细碎的步子走向白默笙,柔柔的开口道:“默笙,我刚刚订了两张电影票,是最新的电影哦,你能陪我去吗?”白默笙皱了皱眉,阮素音却敏锐的发现了他的纠结,咬了咬下唇,委屈的说:“默笙,我是不是太唐突了?你是不是很忙没时间?”阮素音幽幽的叹了口气,“那算了吧,我一个人去就好了。”说着说着眼圈开始泛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泪水,那眼泪仿佛随时会掉下来。白默笙看见她如此委屈的样子,也不忍心再拒绝,于是便同意了。待阮素音在车座上坐好了,白默笙便转身到驾驶座去开车,因此他并没有看见阮素音那计划成功后得意的笑容。一路上阮素音不断的挑着话题,而白默笙却总是心不在焉的,阮素音一个问题问了好几遍白默笙才嗯嗯啊啊的回答上一句。阮素音倒也不死心,厚着脸皮一直自言自语个不停。电影院里的人很多,大多都是一对对的情侣,阮素音看了看周围,嘴角浅浅的微扬,顺势也挽着白默笙的手,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白默笙的身体僵了僵,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阮素音装作没发现白默笙脸上那一闪而过的不自在,脸上依旧挂着完美的笑容,只是唇角的弧度微微的下降了一些。白默笙感到有些奇怪,阮素音如果想要看电影完全不需要来这种地方,她家里就有看电影的设备,何必来这里同很多人一起看。但阮素音却暧昧的回答,只有这里才有那种感觉,电影院才是约会的最佳选择。阮素音选的是最新的恐怖电影,而且还是3D的。效果逼真,每一次出现恐怖的镜头,阮素音都会娇呼一声。然后紧紧抱着白默笙,把头埋到他的怀里,白默笙也只能安慰的拍拍她的背。看到最后,阮素音几乎是把整个人都缩到白默笙的怀里,一副受到什么大惊吓的模样。一场电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白默笙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电影已经结束了,电影院里的人也散场了。阮素音扯了扯他的衣角,提醒他该走了,白默笙才晃过神带着阮素音离开影院。坐在车上,阮素音依旧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她又一次靠白默笙靠得很近。白默笙把阮素音送到了她家楼下,阮素音却叫住了他:“默笙,你能不能送我上去,我一个人好害怕。”白默笙点了点头同意了,乘电梯把阮素音送到了门口。阮素音却又想留住他,白默笙以公司事情没有处理完为借口拒绝了,转身下了楼,从而错过了那个柔美女人眼里盛满的狠辣。白默笙很纠结,心里烦闷的很。自从那天陪阮素音看了电影之后,阮素音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发了几十条短信,只为了约他出去。但白默笙通通都拒绝了,并且刻意的避开阮素音。正在烦恼的时候,白默笙脑中出现了穆清秋的身影,婚礼时脆弱的她,于是白默笙匆匆忙忙的赶往穆清秋的公司。穆清秋下了班,与公司里的成员互道了再见,正准备回家时却看到门外的白默笙。被白默笙拦了下来:“清秋,不是今天说要回咱爸妈那里么?我送你回去。”穆清秋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不用了,白默笙,我自己可以回去。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听到她称呼上的变化,白默笙皱了皱眉,竟然直接叫他的名字,她竟然对他如此生疏。白默笙强硬的坚持道:“不,公司没事,我送你回去。”公司里的职员们看着白默笙这样拦着穆清秋,不知七嘴八舌的说着些什么,顿时议论纷纷。唉!穆清秋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那好吧,麻烦你了。”白默笙勾起一抹微笑,帅气的面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真是上帝的杰作,可惜怎么就用在这个花心大少身上了呢?尽管如此,穆清秋还是愣了一下。随即穆清秋又摇了摇头,他就是一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白默笙看到了她的动作,关心的追问着:“清秋,你怎么了?是头疼吗?哪里不舒服?还是上班太累了?”穆清秋脸红了一下,但随即恢复过来,把脸对着窗外,背对着白默笙,说道:“没事,可能是对着电脑太久了,不太舒服。”路上,车里放着音乐,是某明星的歌曲,穆清秋记得名字,好像是《在你身边》。声音柔柔的,很好听的歌曲。穆清秋闭上了眼睛去听,轻轻的跟着哼唱。不知道过了多久,穆清秋一直沉浸在歌曲里,静静的差点睡着了。“清秋,醒醒,到了。”白默笙晃醒了穆清秋。“唔,到家了么?我先回去了,我爸妈在等我。”穆清秋说道,拿起手包,转身准备下车。白默笙却拉住了她:“清秋,明天有空吗?”穆清秋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抱歉,我没空。”“少骗人,明天星期天,你们放假。”顿了顿,他继续说:“明天我带你出去玩。至于儿子,我会把他交给保姆的。就这么决定了。”没等穆清秋拒绝,白默笙立刻发动了跑车离开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看到白默笙车子离开的影子。穆清秋回到家,儿子和穆唯一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穆清秋摸了摸儿子的头,转身去给他做饭。厨房里,穆清秋一边思考着怎么拒绝白默笙,一边切着黄瓜,一不小心切到了手指,穆唯一和白圆圆听到菜刀掉地上的声音,立刻跑了过来。白圆圆看到母亲的伤口,心急的跑去抓了把创可贴回来。包扎的时候还不忘埋怨她的粗心。穆清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吃过了晚饭,穆清秋躺在床上,想到着明天该怎么办,不管怎样先逃过明天在说,穆清秋这么想着渐入梦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