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十九章:通过考核

第十九章:通过考核

3114 2017-06-06 10:49:45
老管家自然是没有事,只是少爷让他无比每天收拾这个房间,但衣橱摆设都不可以更换。他又来收拾屋子,碰到了屋子原来的主人,但她似乎却不再是她了。穆清秋用眼睛的余光扫了老管家一下,戴上墨镜就下楼了,刚走到拐角处的时候,有个胖胖的可爱小男孩向她走来:“姐姐,你是谁?为什么来我家?”穆清秋搜寻了一遍自己的记忆,也没有关于这个孩子的线索。只是觉得他白白胖胖的很可爱,让她讨厌不起来。于是蹲下来,逗了她一会儿。小孩似乎想起什么,伸手够柜子上面的糖罐,穆清秋见他够得吃力,就顺手拉了把雨伞递给他,随之,他还小,力量分配用的也不协调,一个错劲儿伞把勾住了,旁边的花瓶,脚下一滑,穆清秋伸手扶住他,可是花瓶“啪”地一声落地,摔个粉碎。“糟了,爸爸的古董瓶!”“什么?古董?”听到古董两个字,穆清秋心中一惊,开始算计起它的估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穆清秋后面响起:“清秋。”小孩躲在穆清秋身后:“爸爸,那个花瓶……”听孩子喊了爸爸,穆清秋这才诧异的回身,认出是自己的骨肉来。“钟钟,叫妈妈。”白默笙走到钟钟面前,钟钟却看着穆清秋发呆,那种冷漠的眼神怎么可能是妈妈?白默笙又呼唤了一声:“清秋。”穆清秋这才反应过来,礼貌的对他一笑:“听别人叫惯了职级,你这声清秋,我还真听不惯。”如果没了情感,记忆也会变得平淡。爱过,恨过,也便没有当初那么轰轰烈烈,在乎的事,变成了小事,在乎的人也变成了陌生人。就好像她只记得他,一个跟她一起做了很多琐碎事的陌生人,仅此而已。白默笙盯伸出手触穆清秋的脸,穆清秋敏捷的一躲:“请注意你的修养。”白默笙嘴唇抿了抿,不自然的对穆清秋笑笑:“你特意这么说,是想看我难过么?”虽没有了情感上的记忆,但这个场面未免让穆清秋感觉出那么丁点的尴尬来。她转移话题说:“昨天是你把我扶过来的吧?”白默笙点点头。“那先谢谢你了,我今天还有事,谢礼稍后送到。”说着,穆清秋转身要走。钟钟却跑了过去,一把抱住穆清秋大腿:“妈妈,我幼儿园的美术得了第一名,明天领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在场,明天,你能来吗?。”小钟钟这声妈妈叫得,把穆清秋叫懵了,心理说不出什么滋味。虽然没了亲情,但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去拒绝一个小孩子的盛情。白默笙趁着穆清秋愣神的功夫,代替她回答:“你妈妈明天一定会去的。”小钟钟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妈妈,明天去参加钟钟的颁奖,今天,要不要住下来?”白默笙这一次没有代她回答。穆清秋却鬼使神差的说了声:“好。”小钟钟刚忙勾上穆清秋的手指跟她实行小孩子的约定:“不许赖皮哦。”第二天,穆清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聊放下几百万生意不谈,偏偏要去参加小孩子的颁奖会。幼儿园不远。三人走着去。冷不防一辆摩托车疾驰而过。穆清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白默笙猛一拉,她顺势跌进白默笙怀中。摩托车跟他们擦肩而过。一直在前跑在钟钟吓得哭出来。穆清秋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想要挣脱白默笙,却被他报的更紧。白默笙抱着穆清秋:“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幼儿园的颁奖会结束后,幼儿园来了顿聚餐,穆清秋为把戏份做足,装作跟白默笙很亲密的样子,哪知白默笙却将自己那双手无意间握住了穆清秋的手。他一双手修长,一副自然的神情,举止倜傥在甜甜蜜蜜的家庭组合中,连不亲密都像是一种罪过。只是这手伸得有点太突然。让她措不及防了。刚出幼儿园,一辆面包车忽然从他们身边抢走了那个小孩。白默笙经过千辛万苦的追查,这才得知孩子是被阮素音抢走的。条件是不许报警,让穆清秋只身去赴宴。穆清秋到的时候阮素音已恭候顿时。几年的逃亡生涯,让她表面上看起来憔悴很多。“一直想找你的,怕你不来,就先请了你的儿子,我就知道便知你一定会来的。啧啧啧,你果然没令我失望,只不过,让人家等这么久。”穆清秋冷笑道:“你这又是何苦。”“谁让他爱的是你!”这句话犹如惊雷,刺激着穆清秋的每根神经。阮素音跟她说明了那天发生的事。他对穆清秋的坚持便也是阮素音对他的坚持。可阮素音对他的坚持却害了穆清秋,以至于他一直以为是他杀死的她。直到招标聚会上又遇到她,白默笙脑中一热,将喝醉的她带回家。穆清秋觉得阮素音很可恨,又好笑。“你就爱扮柔弱,就不能让我开开眼,看看你那真面目?”从阮素音的诉说中,穆清秋终于明白,白默笙对她好只是一种人情债的还,她穆清秋才是白默笙的自己人。穆清秋跳海之后,他白默笙其实也追随她跳了下去,头部还撞到礁石,差点送了半条命。他认为穆清秋从他生命中消失了,他生无可恋一心寻死追随她而去。被救上来时,他是昏睡的。一睡便是好几年,醒来时候,穆清秋事业有成,心中不在有他,他万念成灰,想再次沉睡,直到老管家带着钟钟来到他面前,可从此之后,他虽活着就如同死了一样,生活也没了色彩,失去了穆清秋他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阮素音说到这里,看看向穆清秋的目光更恶毒了,像是不是自己上人家老公。而是穆清秋抢了她老公一样。白默笙也赶了过来,劝阮素音:“年前的那事,我可以装作没发生。穆清秋跳海的债,要么你也从悬崖上跳下去,乖乖交出我儿子,要么……”“要么怎么样?”白默笙说出一句话,将阮素音伤得很深,他说:“素音,你放手吧。从始至终我一直只将你当姐姐看。像长辈一样的尊敬。”阮素音双眼微红:“你,你是嫌我比你大?可我只比你大两岁……你就这么在乎年龄差距吗吗?”“不是年龄的问题,素音,我不爱你……”一声响亮的枪响。穆清秋一闭眼,她再张开的时候,白默笙挡在自己的面前:“清秋,知道吗?我爱你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不要说了,我明白了!”“原来你宁愿死也不爱我!”阮素音回望穆清秋的时候,目光充满怨渎,狂笑着跳下了海崖。几分钟后,警察赶到,在不远处发现了小钟钟。救护车也来得及时……穆清秋在医院里守着白默笙,等待他苏醒。半夜里她迷糊中忽然觉有人双手抱住了她,长叹说:“其实你怀小钟钟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对阮素音,只是愧疚罢了。没想到你那么决情,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这些年我一直关注你,看着你忘了我。看着你永不再记起我,你好残忍……”穆清秋张开眼睛,正看到白默笙的一双真挚的眼睛,淡淡的,看到她时,像是静水突然间的流动。穆清秋伸手搭在他的肩上,那是他为她受伤的位置,白默笙的手却忽然放开了,又睡死过去。穆清秋叫来医生,医生告诉他,白默笙危险期已过。她只是笑笑,帮她掖了掖被子,在他身边安静的睡着了。白默笙再次苏醒时,已经退了烧,他看到守在自己床边的穆清秋声音低哑,的唤她:“清秋。”穆清秋嗯了应他一声。张开眼睛时,白默笙却抱了过来。只是抱着,两人没再说什么。抱了好久,穆清秋终于忍不住一句:“你刚才说的话,是真心的吗?”白默笙将头埋在她的肩窝,笑了:“你觉得我现在抱着的,会是自己不爱的女人吗?”见穆清秋不说话他又说:“我就这样抱着你好不好,直到我们都老了,头发都白了,你渴了我为你煮茶,你饿了,我为你烧饭。你闷了,我陪你看你最喜欢的电视剧。因为我们是宣誓结婚的两个人是不是,我们就长久的走下去吧,别再离开我了,清秋。”“你还会做饭?”穆清秋讶异的问。“怎么?不相信我的厨艺?出院就给你做好不好?我只给你一人做。”穆清秋拍了拍白默笙的头:“我相信你的厨艺一定是很好的,做好抽空给你国外的父母快递过去,让他们也尝尝儿子的手艺。”穆清秋见他不说话继续逗他说:“我不知道你是有这个兴趣的,以后我们家不请做饭阿姨了,都有你全权负责好不好?”他没有说话只是将穆清秋抱得更紧。直到两个人都抱得有点饿了,他才缓缓开口:“清秋,我爱你。”穆清秋睁大眼睛,一副吃惊的表情,茫然了许久。多少年之后,两人白发苍苍,穆清秋问白默笙愿不愿意舍弃所有,包括生命。白默笙愿意,穆清秋突然没有了意识回到系统。系统表示,穆清秋通过考核,正式进入游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