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四章:故意秀恩爱

第四章:故意秀恩爱

3383 2017-06-06 10:40:51
穆清秋刚要转身,忽然听到阮素音突然再次开口说道:“默笙,你知道吗,当我在机场看到你要结婚的消息,心中有多么的痛,我知道,我不应该再去找你,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就在心中告诉着自己,我只是去看看你,只看你一眼,就够了,我就已经非常幸福了。”说到这,阮素音的语气有些哀婉,还有一丝充满着希望的小心翼翼:“我看到了你,看到了你和你的新娘站在一起,她真美,默笙,你一定是喜欢着她的吧,如果不是,你是不会乖乖结婚的,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只要这样和你平淡的在一起就行了,你的新娘,她不会介意的吧。”“我的婚姻,不是因为爱情……”“今天有料哈!”穆清秋正被旁边的记者怼了怼。“是,有料。”穆清秋敷衍的答到。可是心却跟着隐隐作痛。又要走,又一个小报记者怼了怼,低声说道:“唉,你说,这要是咱明天给他见了报,他家那个大肚婆会不会看了自杀?”穆清秋忽然有种想弄死他的冲动。她看着白默笙和阮素音这对狗男女你侬我侬,郎情妾意。那颗跳动着的原主的心都要碎掉了。这个时候旁边居然有人发了水果糕点:“同行们,辛苦了,辛苦了哈。大家记住我,八卦专刊,有什么小道消息,麻烦照顾照顾。”俗话说,吃人嘴短,那些接到水果蛋糕的人一面答应着:“好说,好说。”一面连连道谢。记者们一边吃水果蛋糕,一边拍照录音。其中就有好信儿的问:“你这水果哪来的!”那人说:“唉,宴会上多得事!随便拿!”自从怀孕以后,穆清秋就特别爱饿,自她清醒之后,害喜的症状减轻了不少。倒是助长了她好吃这一口。反正眼前这一幕幕她也看不下去了,姑且就坐在一边,吃了起来。吃了一会儿,她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她也没在意,继续挑着水果蛋糕里的蓝莓。正挑得起劲儿,忽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问她:“挑什么呢?”“蓝莓。”穆清秋回答,“我跟你说哈,这个蓝莓不但贵嘿,它营养价值也高。”“那边还有点儿果汁,你不来点儿!”那人又说。“唉,谢谢了。”穆清秋说:“芒果味儿的,不加冰哈。”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那人去取,旁边还有跟她递眼色的。她顺着那人的目光笨笨的扭头,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身后站着的问自己要不要果汁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默笙。身边阮素音还在她面前很嚣张的挽着他的胳膊。白默笙摘掉穆清秋的帽子好一顿瞧才确认自己没有认错人。当帽子被摘的那一瞬,所有记者都惊呆了。白夫人她也来蹲守自己老公的八卦!白默笙看了看周围蹲着的记者,又看了看手里拿着蛋糕,嘴边全是奶油的穆清秋,故意压了压怒火:“你跟他们在这里做什么?”穆清秋一面用手擦着嘴上的奶油,一面故作自然的咳嗽了几声。伸出手,在白默笙脸侧试探的量了量。哪知这个白默笙比她想象的反应还快,伸手抓住了她即将落下的手:“你在做什么!”“如果……我说方才举手机,胳膊举酸了……活动活动……你管着吗?”白默笙的眉微微的蹙了蹙,脸上写满了不理解。想起今早上看到的穆清秋,她是那样的消瘦,脸色苍白,一看身体就非常地虚弱,跟现在眼前这个充满活力的她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莫非真的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伤到了她,让她精神有些错乱了?其实,出于眼前这个怀孕女人父亲的身份,他今天早上还特意的关注了一下穆清秋的身体状况,准备等着医生检查完以后,他再问一下老管家究竟怎么回事。但现在看来,情况不乐观啊!这不免让他开始担忧了起来。阮素音在肩窝处看着白默笙这么剧烈的反应,他的脸上满满地都是担忧,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白默笙担忧过哪个女人,她眼中闪过一丝思量,看来,那个女人在白默笙的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真是没想到啊!穆清秋正想着怎样脱身,白默笙的手已经放开了。冷冷的说了句:“你回去吧。”“那……你们继续啊……我就先回去了!”这么尴尬的场面,穆清秋也不知说什么好了,随便说了点什么,捡起帽子就开溜。经过那个发蛋糕的记者时,她还不忘问:“八卦专刊,你那蛋糕哪儿拿的?”八卦专刊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穆清秋回头跟白默笙说:“那个,我太饿了。拿点蛋糕……”她见白默笙表情奇怪,又指了指自己的孕肚补充说:“不是我饿,是他。”说完,也顾不上白默笙脸上的错综复杂了,小跑着去捡了几块蛋糕,然后头也不回的打车就回家了。阮素音突然离开了白默笙的肩窝,脸上挂起了柔和的笑容,笑意连连的看着白默笙,拉着他朝着舞池走去:“走,默笙,我们去跳舞,记得我的舞蹈还是你教的呢,你来看一下我退步了吗?”白默笙看着阮素音脸上带着一丝期待和羞涩,同样想起了当初自己教阮素音跳舞的日子,那个时候,是他童年中最愉快的日子了,他的童年,都是阮素音带给他的,更何况,他还做了对不起阮素音的事情。年前的那天晚上,在穆清秋走后,阮素音突然出现在了QR酒店中,她走进了白默笙所在的房间里,看着床上仍然昏迷着的白默笙,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然后,她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缓缓地躺在了白默笙的怀中。当白默笙从昏迷中缓缓地醒过来的时候,他自是看到了怀中的阮素音,当时的他大吃一惊,然后在阮素音强忍着眼泪的笑容中,还有床单上的那一抹红色中,白默笙误会了一件事,他以为在自己被下药后,是阮素音以身救了自己。后来,阮素音按照家中早已定下的婚约出了国,没想到,对方在发现阮素音失去了清白以后,怀疑阮素音作风不正,于是,一桩美好的婚姻就这么破碎了,这件事情,理所当然的被白默笙知道了,然后,白默笙就一直内疚着。如果不是他毁了阮素音的清白,阮素音的婚姻也不会破裂,因此,白默笙的心中也一直牵挂着阮素音,从未忘记过。宴会结束后,白默笙跟阮素音简单的告个别就回家看穆清秋的状况去了。第二天,他就吩咐家中帮佣看好穆清秋,如果再发生宴会上的事情,他们就辞职不要干了。大伙不明白为什么一直表现冷淡的少爷突然就这样“关心”起一直爱搭不理的夫人,直到第二天夫人上了版面头条,他们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想多了。接下来的几天,白默笙一直留在自己家中,陪着穆清秋,与其说是陪着,不如说是看着。一来是自己最近总上头版头条,不仅如此,妻子穆清秋还跟着奋起直追,那天宴会后,她便一夜成了网红。可她竟一点“害羞”的心也没有,开了微博,粉丝数以万计,他躲在暗处怕穆清秋由于女人的报复心作祟会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而这个穆清秋,却像是没有心肝一样,竟在自己微博上做起了广告生意。赚起了刚广告费。更可气的事,那天她发现了他在偷看,没有指责,没有不满,她只是问了他有没有兴趣打广告,她可以给他优惠。所以,二则,这白默笙对穆清秋的身体状况真的开始担忧起来,种种迹象表明,这穆清秋现在正出于产前综合症的阶段,她给白默笙的印象是,她不仅是产前综合症,而且还并发了某些精神类疾病,而且……还不轻。又过了几天,阮素音终于耐不住寂寞又拨通了白默笙的手机。她见白默笙因为自己五年前对他的相救而迟迟不忘,她也知道白默笙对她的婚姻破裂也认为是自己造成的,一直很愧疚,她便觉得自己若是利用好了这件事情,也许可以重新获得白默笙对自己的爱。阮素音认为自己毕竟是白默笙的初恋,白默笙念旧情这件事情她是知道的,自己以白默笙最在乎的初恋的身份出现,即使没有立刻让他重新爱上自己,肯定也会对她余情未了。阮素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白默笙,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的。这样想着,阮素音便拿出了手机,手指灵活地按下了一串数字,而后便播了出去。电话响了两声,很快便接通了。“默笙,你现在有空吗,我们去咖啡厅坐坐吧。”阮素音笑着说道,她知道白默笙肯定不会拒绝,无论是冲着她是白默笙的初恋,还是因为自己被破坏的婚姻。果然,白默笙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虽然他也知道对穆清秋有一些不公平,但是阮素音因为帮他而婚姻破碎,他欠阮素音的,他不能不去。很快,白默笙的手机便震动了一下。他打开手机锁屏,看了一下阮素音发来的短信,得知了地址后便起身了。这一幕被穆清秋捕捉,她自然知道,这个白默笙势必又去会他的老相好。不过,直觉上的事她还不能确定,所以她决定试探一下他。“默笙。”白默笙回头,见是穆清秋在喊他。“圆圆他今天……在幼儿园美术比赛得了第一名。”穆清秋说:“幼儿园要在联欢会上颁奖……别的小朋友父母都去,你看你有没有时间……”头也没回,白默笙只是淡淡的回应了句:“等我回来再说吧。”“你有什么要紧的事?”穆清秋试探的问。“这个……你没必要知道。”怎么自己丈夫的事,她穆清秋就没必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比孩子幼儿园颁奖还重要!穆清秋决定跟踪,她乔装了一番,奔着手机定位的方向而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