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六章:阴谋的开始

第六章:阴谋的开始

3127 2017-06-06 10:42:41
临街。“嗒啦哒叻哒嗒嗒嗒啦”一阵旋律在耳边响起,屋内的男人急忙拿起手机向院子里走去。“大哥,那女的来电话了。”说着便把手机递了上去,一脸的表情说不上来是惧怕还是敬畏好像更多了一份的财富。一个岁数大概在三十左右的男人拿起了电话,一身潮装,黄色的头发,手臂上的青龙刺青,上来 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是什么好人。他一脸贱笑,笑呵呵的应答着电话,好像电话那头是个什么神秘人物,让他们惧怕有恭敬。“唉,阮姑娘,好久不联系了,有什么事拜托我们哥俩啊,一定帮您办的利利索索。”这个被称为大哥的男人,接着电话还不时的点头哈腰。“哈哈哈,到是没有什么大事,明天我下午去城隍孤儿院,你们提前来一趟只然会知道,至于报酬,自然不会亏待你们。”阮素音玩弄着手里的红酒杯,细细的抿了一口红酒,这时她慵懒的躺在摇椅上,黑色的蕾丝吊带,将身材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胸前露出深深的乳沟,高耸的双峰,纤细的腰肢,脸上抹化着浓妆,深红的唇彩,将阮素音显得如此的妖娆多姿。“好,明天我们兄弟定准时赴约。”二人挂断电话后,眼中放射出的光芒比金子还要亮了又亮。阮素音一个人喝着红酒等待着计划的进行,好像成功尽在眼中。红色的夕阳斜照进了二楼的窗口,余光扫在了阮素音的裙角,给人好是一种忧郁。阮素音抿了一口红酒笑的让人有些害怕。白家。自从上次的跟踪事件,白默笙下了禁令:如果再看到穆清秋挺着大肚子私自出门,或者有什么事不报告给他,他就要按合同上的赔偿条款说事了。这话明着是说给大伙听的,这实质上所涉及之人,就是白府的老管家,听得是满脸通红,直冒冷汗。他不懂,这少夫人明明就是一个逆来顺受的纤弱女人,而且还怀着孕,怎么就喜欢像叛逆期少女一样四处乱窜!无奈,只得多安排人手,无论穆清秋洗脸刷牙,看电视上厕所,无时不刻的“贴身保护”起来。穆清秋成天被人盯上后,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挺着个大肚子心情实在是不好。穆唯一和白圆圆正好放学。穆唯一似乎看出端倪,跑到穆清秋身边嘘寒问暖的哄她。白圆圆则是懵懵的看着。穆唯一和白圆圆本来就没差几岁,但是这心智上,穆唯一却好像比其他孩子超前了好几年。“你说你一个女人怎么就这么要强!不能低眉顺目的哄哄姐夫?你要用行动来感动他啊!这样他才能有可能爱你。”穆清秋看着穆唯一,又看看儿子白圆圆,眉头一皱,捉么了一会儿,不对啊,就算这穆唯一心智再怎么超前,他顶多功课上或是待人接物上能比白圆圆更胜一筹!但这话必须是经历过风雨的成人才会说吧?况且……他身为他的弟弟,不好好为她着想,怎么就非让她去讨白渣男关心呢!莫非……穆清秋提着穆唯一的衣领质问:“说,你到底是谁!”穆唯一一脸的无辜:“我是你弟弟,穆唯一啊!”穆清秋冷笑说:“穆唯一?你当我是Sx?设定里只说我有个儿子,何来一个弟弟!你再不说,你就别怪我这大人欺负小孩了!”说着挥拳要揍。穆唯一只得告饶:“我是请你玩游戏那个学生派来的小助手。”“小助手!好,快,放我出去!现在,立刻!马上!”穆唯一摇头:“我只能助你通关,没有放你出去的功能!通关就能出去了!”“什么!那快让我通关!”“那你赶快让姐夫爱上你!”“你说的轻松!孩子都拴不住他的人,怎么爱上孩子她妈!”穆清秋手一滑,穆唯一一溜就跑了。穆清秋喊:“站住。你给我回来!”哪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屋里那么多人看她,怎么会让她有事。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忽然肚子巨疼,送到医院后,她的第二个儿子就提前出世了。阁楼上,穆唯一的手从敲定的键盘上离开,嘴角挑起一丝诡异的笑。屏幕显示着:催生成功……穆清秋迷迷蒙蒙,还看到白默笙的影子。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只有老管家陪在床边。而其他的床边围着的都是孩子的爸爸。白默笙怎么会陪她!一定是原主的心在作祟,让她在疼痛产生的昏迷中生出了幻觉!与此同时,阮素音家。一早,阮素音打扮的不失韵味,大大的太阳帽遮挡着,一副太阳镜,卷烫的金发,足足有七公分的高跟鞋在地上发出碰撞的击响,一身灰色的休闲装,在路上走过的每一个角落回头率都可以说是满满的。径直打走进了整个市区最为豪华的粲维尔酒吧里,五颜六色的灯光晃动着,好像整个酒吧都在摇晃,眼花缭乱,看的久了似乎有些头晕目眩。酒吧内的潮男潮女,各有各的姿色。阮素音走到了最为僻静的一角,一杯法菲儿红酒慢慢的品着。昨天雇佣的两个人早早的到了,按照阮素音的指使,二人径直的走去了地下室,破旧的小楼,墙角里的蜘蛛已是常客,蛛丝布满了每个角落,破旧的地下室阴阴暗暗,二人好像在寻找着什么。过了好久,屋内的杂物被翻的更乱了,不知何时二人手里多了把手枪,好像是三七二式五发手枪。出门后打了一个客车便径直到了位于市中心西南方的粲维尔酒吧,歌声音乐好是的繁杂。但是和酒吧的服务员一打听就找到了阮素音在的地方,因为酒吧了所点法菲儿红酒的人并不多。这种酒一般价值昂贵,酒吧内一天出售的不满十瓶。一般留不到现在,早上就一抢而光,然而这个酒吧里的会员是多么的罕见,然而是阮素音最爱红酒,他这种女人还有什么办不到,她的资产是他们想象不到的。“好久不见,这么快就找到我了。”阮素音抿了抿红酒低着头说道。“阮姑娘,这般美貌,进门就看得到。”二人真的是马屁拍的好响。“不多说了,诺,这是车钥匙,还是新的牌照,不会有人查到你们身上。你们开车给我演场戏就好,时间地点我来定!目标就是这个男人。向他撞去,我会去救他,直接撞我就好。”阮素音说着便把白默笙的照片向前推了推。“阮姑娘,撞你,这有些不好吧。”二人尴尬的说生怕失去了面前的财神爷,断自己的财路。只能尴尬的一脸陪着笑。“叫你撞你就撞,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这是酬金,密码事成之后我自然告诉你,一切后果我一个人承担。”阮素音将手中的银行卡向前一递,便起身径直的走出酒吧,打了一辆的士就径直的回到了家中。卸掉了所有的妆颜,这时的阮素音真的好美,只是平时却被浓妆艳抹所遮掩。又过了将近半个月,阮素音也不见白默笙来找她。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喜得子。这件事对她来说,大为不利啊!她不能再等了!下午,阮素音光明正大的走进了白默笙的办公室,慵懒着坐在老板椅上,抚摸着桌上的照片。白默笙一进屋便看到了自己屋内藏有的娇美人。“默笙,累了吧?”阮素音麻利的起身走到白默笙的身边双手拦着白默笙的腰,撒起娇来。白默笙勾了勾阮素音的鼻子,“想我啦,都来找我了。”白默笙似乎和阮素音已经旧情复燃。有种小别胜新婚的味道。说着白默笙便牵起阮素音的手走到了公司外的饭店内,二人吃了一些东西,闲谈了好久似乎这是的白默笙已经忘记了穆清秋的存在。穆清秋恢复得很好,仅半个月就出了月子。在帮佣的陪同下出来吃牛排。而她没想到的是,阮素音和白默笙又这么巧也到这家餐厅吃西餐。她也就将计就计,一边吃着西式传统的饭肴,一边静静的听着二人的切切私语。面部依旧保持着当初的平淡。穆清秋起身上厕所。刚走到了楼梯的转角恰巧和白默笙撞了个照面。白默笙脸一沉:“你又跟踪我!”穆清秋嘴角轻轻一挑:“我说巧合,你信吗?渣男!”说着,她转身就走,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白默笙忽然抓她:“你刚才说什么?渣男?”穆清秋甩开他:“你放开我!你以为你是什么?结了婚还寻花问柳的,还让我把你当宝吗?跟踪你?开玩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倒霉,出来吃个牛排也能遇到你!去找你相好吧!起开!”白默笙一个力道将她咚在墙上,目光咄咄的直逼她说:“这一切,不该是在你跟我结婚之前想清楚的!”穆清秋说:“呸,你以为我想跟你结婚的?都是那个穆唯一,我醒来就特么这样了!”白默笙说:“你说话归说话,不要把一切都推给孩子!”随后,他又平静了下来,松开手:“我知道,我们的婚姻多半都是家族利益促成,我只想到自己被逼婚,不能跟所爱在一起的痛苦,却忽略了你的感受。原来,你也是这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