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十七章:酒后谈话

第十七章:酒后谈话

3164 2017-06-06 10:49:20
“对不起,这位小姐有约了。”调酒师的刻意解围让男人知难而退。只是这样的示好依然没有引起穆清秋的注视。调酒师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云姐,我不开你玩笑了,你这大晚上的怎么来这啊。”语气里的无奈和关心,让穆清秋笑了笑,“怎么,不欢迎?”“没有没有,弟弟我哪敢啊!”调酒师急忙讨饶。穆清秋再次笑了笑,她的笑颜让调酒师愣了愣,“云姐,你还是笑起来更漂亮。”油嘴滑舌的调酒师一愣一愣的说着真心话。原来这调酒师其实是这里酒吧的老板,穆清秋家没富起来的时候曾经在这里打过工,那是调酒师是老板的儿子,后来,穆清秋走了,这家老板也换成了调酒师。穆清秋晃着手中的鸡尾酒,没有说话,就连刚刚的笑容也没有了。发呆了许久,“小程,你……有没有爱过人?”话语里的疲惫让叫小程的调酒师不觉得心中一紧。“云姐你。”小程的话被穆清秋打断,“不,你应该不会明白的。”与其说穆清秋是在和小程说,倒不如说她在自言自语。小程看着这样一杯杯想灌醉自己的穆清秋,不禁一手抢过她手中的杯子,不由分说的,翻出她的手机,在通话记录中,找到了沈骏文的号码,直接回拨过去。沈骏文把穆清秋带出了酒吧,完全不管穆清秋的挣扎。“你不要管我,我要灌醉这颗心。”穆清秋走路都开始东倒西歪,沈骏文又扶好了她。“你的心也是你啊,你怎么灌醉。”沈骏文说。“不,骏文,你错了,这颗心不是我的,是原主的。”沈骏文一愣:“原主是谁?”“原主是白默笙的。”穆清秋说完这句话后,沈骏文一阵沉默,他抬起头,深情的望着穆清秋:“既然你为了白默笙而醉,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在我的面前展现出你的美啊。为什么……”“穆清秋,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在你身边,你却一直没有在意过吗?”穆清秋还是东倒西歪,酩酊大醉。她已经醉得分不清什么是什么,朦朦胧胧中,把沈骏文看成了白默笙,醉笑着指着他:“白默笙,你这个大坏蛋。为什么总让我伤心,我心很痛啊,你这个大坏蛋。”沈骏文痴痴的笑了:“原来你这样的在乎他,即便是他做了让你无法原谅的事情,你最爱的人还只是他……”沈骏文一把抢过穆清秋的手机,刚按下一个数字,那上面出现的紧急联络号码上,显示的还是白默笙的名字。他苦苦一笑后拨了过去。白默笙赶到的时候,见穆清秋正在发疯的踢着电线杆子,一面还喊着自己的名字,破口大骂。看她就要跌倒,伸手扶她。“白默笙,大坏蛋。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清秋,清秋你醒醒啊。”白默笙呼唤着她,可她还是在大醉的状态。白默笙抬眼看到了在一旁沉默的沈骏文,将穆清秋抱的更紧了。“谢谢你给我打电话。”白默笙冷声说道。“我给你打电话,不是让你带走清秋的。”沈骏文说,“我是想让你见一个人。”“什么人?”“给我来。”三人重新又在酒吧坐下,穆清秋的头时不时的向沈骏文的一边靠去,然而每次都被白默笙给生生的掰回到自己的肩头。过了半个小时,德哥颠儿颠儿的赶到了:“沈哥,你叫小弟来什么事?”“那天你为什么打这个女人?”沈骏文问。白默笙一听自己媳妇被打,气得额头青筋直跳。抓住德哥的衣领便要揍。“等一下。”他被沈骏文及时拦下。“现在阿德是我的小弟。我叫他来,不是让你揍他。”“那么……”“阿德,你把那天的经过,那个碧池撞车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给这位白少爷听。”“这个……”德哥犹豫了,“出卖兄弟这事……”欢饮未落,门又开了,德哥的媳妇走了进来,拎起德哥的耳朵便骂:“你这没良心的,敢跟那个狐狸精称兄道弟!她是你兄弟吗?你那只眼看她是兄弟?”“就算这样,她也是雇主……”、。她媳妇又说:“雇主怎么了,我还是你雇主呢!我给你钱去买瓶醋,你却拿着买了彩票,你什么时候听我这个雇主了,现在好了,就那个狐狸精有点姿色,你就对她言听计从了是吧?她让你干嘛你就干嘛,让你犯法你也做?”“我……”“我什么我啊还,要不是你沈大哥宽宏大量不告咱们,咱们还能在这儿聚吗?你早吃牢饭了……”“好了,媳妇,我说还不行吗?我错了还不行吗?”德哥把阮素音谋划勾引白默笙的事,撞车的事,唆使他打穆清秋逼她离婚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白默笙,白默笙听得是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阮素音吗?是他认识的阮素音吗?一阵冷风吹过,穆清秋不太清醒的脑袋顿时像遭了雷击似的钝痛。穆清秋朝四周望了望,见自己正躺在白默笙的肩膀上。而自己却加了一件白默笙的外套。“骏文呢?”穆清秋关心的问。“你只记得沈骏文吗?”白默笙的语气中包含着浓浓的醋味。她警觉的推开白默笙:“我不要你管。”说着,拖着沉重的双脚去找寻沈骏文的影子。“我什么都知道了,清秋。”白默笙在后面大喊:“你是我的老婆,总惦记着别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我惦记的不是别人。”穆清秋说:“我决定了,我要跟你离婚。什么家族,什么财产,与我何干?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便是找到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然后再让自己爱上这个男人。”白默笙再次抓向穆清秋的手狠狠的说:“你说的那个男人莫非是沈骏文吗?”“不用你管。”穆清秋甩开他:“骏文在哪里,你看到他了吗?”白默笙几乎要崩溃,他有些歇斯底里,他禁锢住穆清秋,抓狂的吻了下去:“我不许你提那个名字,再不许提……”一声清脆的枪响,打破了整个夜空的寂静,穆清秋看着奔跑过来的沈骏文,远处的阮素音手中的抢烟还没有变冷。手枪指向的地方,是穆清秋的心。而沈骏文倒下的地方是会伤到穆清秋的方向,他用自己 的身体挡住了。阮素音见白默笙接了电话迟迟不回家,心中不免起疑,所以跟踪他到酒吧。正看到自己被揭穿的一幕,她这个无比恶毒的女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是不可能便宜给别人的,就算那是别人的东西,只要她喜欢,她就不择手段的抢走。白默笙这个人,她一早就认定是她的了。见白默笙在她的面前吻了穆清秋,这女人就发了疯,想要开枪打死穆清秋,没行到的是,不远处默默守护穆清秋的沈骏文及时的出现,并为穆清秋挡了抢。阮素音看到了沈骏文的血后,惊叫一声逃开了。白默笙傻傻的站在原地,显然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呆了,“骏文,骏文……”穆清秋疯狂的呼唤着他。他虚弱的张开眼,枪打到要害,无药可救。他吃力的伸出手,抓住了白默笙的手,将穆清秋的手递了到了他的手心:“我欠她的,可能这辈子没机会还了,但你欠她的,你要用一辈子来还,代我好好照顾她……”“骏文,不骏文,——。”急救车赶到了,沈骏文宣告死亡。穆清秋看着沈骏文被蒙上了头,急的昏了过去。一个月以后……穆清秋从白家搬了出来,关于白默笙的人,她不想再见,白默笙的事她也不想再听。孩子交给自己亲妈照顾,带着放心。心烦的时候,她还会坐到那个酒吧里,每次送她出来的,是调酒师小程。小程总是等她被风吹到醒酒才离开,穆清秋每次清醒后,辨认出自己所处的地方,然后朝着小程挥了挥手,不再理会周遭的一切,晃晃悠悠的离开了酒吧。小程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没有说再见,也没有说挽留。眼里的担忧满满,可他不敢去追,因为他知道穆清秋的脾气,所以他只好看着穆清秋的身影渐渐的现在在自己的眼帘之外。穆清秋漫无目的的走着,夜色深深,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黑暗的,穆清秋的酒顿时醒了一大半。虚浮的脚步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单薄和可怜。偶尔的有人走过,穆清秋都会担惊受怕好久,可即便如此,她自然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个有他们俩的地方。现在只要一想到沈骏文的死,就心痛无比。还会想到白默笙对阮素音的各种示好,各种满足。穆清秋就一肚子的恶心和不堪。阮素音的出现让自己的生活彻底陷入了绝望。原本还在想即使白默笙是为了继承权才和自己结婚,可只要他心里有自己的位置,那么也不是那么难忍受。可是如今,阮素音的到来彻底打破了自己的奢望。这一天,她喝到酩酊大醉,迷迷糊糊的走到了白家的楼下。当穆清秋回到白家时,灯是亮着的,可即便如此,她心里的灯已经全灭了。从这天起,她每天都是天没亮就出门,直到夜色弥漫了整个城市,她才晃晃悠悠的回家。她的反常让白默笙担心,却让躲在暗处的阮素音非常开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