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三章:伤心

第三章:伤心

3112 2017-06-06 10:39:30
穆清秋有些颤颤悠悠的站起了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步一步地朝着楼上走去,她努力的使自己的背脊挺直,不泄露一点受伤的模样。白默笙静静地看着穆清秋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想要开口解释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他真的不想提起那件事。至少,他跟她的婚礼根本不是出于他的本愿。之后的几天,穆清秋和白默笙仿佛陷入了冷战,不,应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仿佛比以前更加的坏了,如果说,以前他们碰到一起,还会互相斗嘴,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就算是碰在了一起,也如同一个陌生人一般,谁也不理谁,一句话也不说,根本就不像刚新婚的夫妻。这天早上,白默笙吃过饭以后,就出门上班去了,穆清秋自己一人还静静地坐在桌子旁,慢慢地吃着早饭,自从她怀孕了以后,再加上她嫁给了白默笙,她就不再去上班了,因为她要好好地在家里养身体。这些天她一直耐着性子忍他,她同时也不理解,为什么白默笙做了错事还在她面前这样嚣张。是她忍让过了头吗?她忍不了了,正要打电话指责他,突然,她脸色一白,急忙捂住嘴巴,迅速站了起来冲向了洗手间,趴在马桶上剧烈地呕吐起来,一声又一声的,听起来非常的痛苦。穆唯一急忙跟在穆清秋身后,一只小手小心翼翼地拍打着穆清秋的后背,眼睛中满是担忧,原来怀孕是这么痛苦的,一旁的白圆圆愣愣的问穆唯一:“小舅舅,当初妈妈怀着我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吗?”穆唯一萌萌的摇头,这个,他也不知道啊!老管家担忧的站在门口,看着穆清秋一下又一下的呕吐着:“夫人,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叫医生来。”“呕!”穆清秋又呕了一声,抬起手来冲着老管家摇了摇,示意不用叫医生,然后用旁边的纸巾擦了擦嘴巴,回过身来把穆唯一推向老管家,冲着他笑了笑,示意老管家送穆唯一和白圆圆去上幼儿园,然后满脸虚弱的站了起来,慢慢地走上了楼。穆唯一、白圆圆和老管家同时看着穆清秋瘦弱了许多的身体,这一次她怀孕怀相特别的不好,经常是吃什么吐什么,导致人很快的就瘦了一圈,老管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心中为白默笙的行为叹息,又为这位少夫人而叹息。穆清秋看着床头的报纸,无力地把它扔向了一边,身体柔弱的躺在了大床上,心中的疼痛感不断地涌动着,直到蔓延了全身,苍白的脸上,一肚子委屈随着泪水,一滴一滴从她紧闭的眼角处慢慢地滑落下来,滴在了床上的高档蚕丝床单上。报纸上,白默笙再次上了头条:“白氏继承人――维斯立集团总裁白默笙,在新婚过后,携婚礼上的神秘女郎频频出席宴会,神态举止颇为暧昧。”在标题下面,是好几张白默笙和阮素音的照片,有阮素音挽着白默笙,小鸟依人的靠在白默笙怀中的照片、有白默笙温柔的低下头,阮素音笑容满面的在白默笙耳边说话的照片、有阮素音用纸巾为白默笙擦拭嘴角的照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香艳、暧昧,要说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感情,根本就是骗人的,这明明是维斯立集团总裁白默笙在新婚之后,又养着一位新的情人了,看来,白默笙根本就没有改变他花心的本质。他本性如此,即便是婚姻,也无法将他改变。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报纸上刊登这种消息了,从上次白默笙三天未归家后,白默笙就经常参加各种宴会,而每一次的宴会中,白默笙都携带着阮素音,每一次,都有各种暧昧的举动,被记者们拍了下来,第二条再上头条。穆清秋从第一次看到报纸的震惊与心痛,到现在的微微有些麻木的感觉,后来就习以为常了。她果然没有看错,女人的直觉都是非常准的,从当初白默笙抱着阮素音的那一刻,她就觉得,白默笙对阮素音的感情不一般。现在,她从照片上都能看得出来,在人们眼中一向对人毫不上心,玩世不恭的白默笙,在面对阮素音的时候,他虽然还是一脸邪魅的表情,可是,他的眼中,闪烁的是他看别的人不曾有过的柔情,那么的深情、那么的刺眼。如果不是这个孩子,他就不会跟自己结婚了吧,穆清秋轻轻地把手放在小腹上,缓缓的摸着。她怎么就跟他生了孩子,又怀了孩子呢?怎么跟他!怎么……忽然,穆清秋眼前一亮,从投入中陡然觉醒过来。不对啊,这根本就是个游戏!由于太逼真了,自己好悬没被原主的感情真的带进去!原主真是太苦逼了!什么烂游戏,居然敢让她穆清秋穆大小姐嫁给一个渣男!姑奶奶不玩了!为了区区几百块购物券这是要把她虐出内伤的节奏嘛!可她又一想,中途是不能反悔的啊,她怎么出去呢?对!她灵机一动,她再删他一个嘴巴不就结了?心动不如马上行动,说走她就走!“爷爷,早上你说那个白渣男去了哪里?”“少夫人……”老管家莫名看着像打了鸡血的穆清秋,心理纳闷,难道,这少夫人是被少爷刺激神经了吗?但出于身份,他也不敢不便多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告诉了穆清秋地址……夜晚,华丽的灯光,精致的装饰,美味的食物,各种各样的穿着礼服的人们在四处走着、谈天说地,一看就知道,这又是上流社会举办的宴会。白默笙一身优雅的燕尾服,一改往日的风格,变成了一位优雅地英国绅士,他的身边,依旧是挽着他胳膊的阮素音,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礼裙,长到脚踝,脖子上带着同色系的蓝色宝石项链,手腕上也简单地带着一串蓝宝石手链。阮素音的面容不是很美,却是散发着温柔的笑意,那眼中荡漾的柔柔的水光,使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是水做成的一样,那般的温柔、清澈,每当有人看着她时,都会被她浑身散发着的温柔的气质所感染。可以说,只要和阮素音站在一起,就会觉得如沐春风,整个人都非常的舒适,所以,在这几天晚上白默笙带着阮素音参加了几次宴会后,很多人都接受了阮素音,和她建立了很好的关系。“默笙,怎么了,你不舒服吗?”阮素音看着白默笙今天晚上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脸上时不时的闪过一丝忧色,一只手轻轻地抚上了白默笙的脸庞,温柔的问道。“我没事。”白默笙把脸上的那只手拿了下来,因为心情不在状态,所以语气有点冲,不似以往那般的温柔。阮素音眉头一皱,不在乎被白默笙拿下来的手,一双手再次捧住了白默笙的脸,微微地踮起了脚尖,面对面的靠近白默笙,那不到一个指头的距离,两个人都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气息,远远望去如同在接吻一般,这一幕,自然是又被潜藏在暗处的记者拍了下来。白默笙感受着阮素音身上近在咫尺的芳香,感觉到两人之间逐渐升起来的暧昧,再次皱起了眉头,轻轻地把脸上的手拿了下来,往后一退,离着阮素音隔开一段距离,有些叹息着说道:“素音,不要这样。”阮素音眼中闪过一丝受伤,哀伤的望着白默笙,语气柔柔的说道:“默笙,你……是嫌弃我了吗,我知道,像我这种人,不配待在你的身边,可是,我是真的放不下你的呀,默笙,你知道的,我的心中一直爱的人是谁。”白默笙看着阮素音身子一僵,他不忍心面对这样的阮素音,因为他曾经是那么的喜欢阮素音,就算是现在,他的心中,还是有一块地方,为阮素音而存在的。阮素音再次向前迈了一步,拉回刚才的距离,看着白默笙没有再拒绝,脸上闪过一丝喜悦,这种喜悦像是那种触碰到了一直以来不敢触碰的东西,而散发出来的喜悦,那般的美好、充满希冀,让白默笙更加的不想拒绝。阮素音一双胳膊柔柔的架在了白默笙的脖子上,踮起脚尖,头超前一伸,涂着嫩红色唇膏的嘴唇轻轻地擦过白默笙的侧脸,枕在了白默笙的肩窝处,嘴唇微微张开,冲着白默笙的耳朵不停地吐着芳香之气。白默笙接住阮素音靠过来的身子,那柔若无骨的触感,让他的身体僵在那里,一只胳膊紧紧地环绕着她的细腰,使两个人的身体贴的更加的紧。藏在暗处的记者们一看他们两个人的姿势,顿时双眼冒光,天啊,这可是之前的宴会中都没有过的姿势啊,看他们之间的亲密与暧昧,明天绝对能再上头条。而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乔装的孕妇,这孕妇正是穆清秋。戴着个口罩鸭舌帽,也像模像样的跟着拍着。边拍心理边骂:“这太不像话了!实在太不像话了!”可怎么办!原主与生俱来的情感无时不刻在拉扯着她,原主感情作祟,穆清秋心痛难忍,她在也看不下去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