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十章:神经病发作的白默笙

第十章:神经病发作的白默笙

3129 2017-06-06 10:44:53
两人在楼梯上偷看,发现白默笙竟然真的在向自己的父母赔礼道歉,虽然听不见,但是看的到,白默笙在不断的哄着自己的父母,不断的说好话。但自己的父母性子她很清楚,根本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糊弄的人,果然,父母的脸色仍然是阴沉的。穆清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白默笙到底抽什么风?又宝石,又道歉的!她心中画着葫芦,正看穆唯一从楼上走下来,就一把逮住了他:“穆唯一,你说这白默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送我那么贵的项链,还跟我父母道歉,你说他到底什么企图?”穆唯一翻眼皮抬一抬,一脸神秘的笑:“企图?男人送女人东西能有什么企图!无非喜欢你呗!”“什么!喜欢我?你不是开玩笑吧,结婚的时候跟别人跑了,现在又莫名其妙回来,你说他这是喜欢我哈?”说着,穆清秋举起了拳头:“还是,这背后有什么阴谋!”这一幕刚好被穆清秋的父母和白圆圆捕捉。“清秋,你怎么这么对待唯一?”穆母呵斥道,一脸阴沉。穆清秋这才放了手。穆唯一被松开以后还不忘调皮,跑上楼没几步,突然回头对穆清秋一指:“真相只有一个!”“你!”穆清秋气的把拖鞋扔了过去。什么?喜欢她?他白默笙当她什么?流浪猫狗吗?喜欢了就逗一逗,不喜欢了就逗逗别人家的!回来时候买点狗粮就没事了?无论喜欢还是什么阴谋,总之,白默笙肯定没戏了!穆清秋想到这里,于是便拉着儿子悄悄的回到楼上。等到她下来的时候,一直没有看见白默笙。她以为白默笙早就被赶回去了,心中暗喜,结果却发现白默笙和自家父亲在书房里下着象棋,还说说笑笑的。“之前的高冷呢?呵,原来是装出来的,下个棋至于那么开心?神经病!”穆清秋自言自语的骂了这么一句,就把视线离开了。穆母来喊他们去吃饭,饭桌上穆父穆母和白默笙说说笑笑,好不热闹。穆清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多久,白默笙竟然征服了自己的父母,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儿子也是一脸的震惊。一场饭就在这和谐却又诡异的气氛里过去了。饭后,穆清秋把白默笙拉到一边,偷偷看了一眼满面笑容的二老,疑惑的问着,“你跟他们说了什么?”白默笙笑的像是偷腥的猫,“你想知道?”他一步步的向穆清秋靠近,脸上挂着坏笑。他将手身向穆清秋的脸颊,穆清秋一躲,他在她的衣领上摘下一个小绒球,头靠像她耳侧,低声说:“你是不是特别特别想让我告诉你我是怎样讨好岳父的?”穆清秋瞪了他一眼,眼中明明白白的写着“废话”两个字,示意白默笙快点说。白默笙又笑了笑:“其实……这是秘密。”白默笙语音未落,就早有先见之明的朝旁边一躲,动作麻利的躲开了穆清秋甩过来的巴掌。穆唯一和白圆圆看着母亲和白默笙之间的打情骂俏,眼神闪了闪,转身上楼关上了门。待穆清秋发现儿子不在大厅时,那已经是过了很长时间的事了。自从这次家访活动十分成功后,白默笙每天都会来接穆清秋回家。哪怕只是两人沉默不语,他依旧坚持这么做。穆清秋渐渐的有些动容了,毕竟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每天这样的讨好自己已经很难得了。而且即使自己一直没有给过什么好脸色,他依旧像个牛皮糖似的每天都来报道。除了每天的按时接送,白默笙还变着法的送礼物。从刚开始的俗气的物质性礼物娇艳玫瑰,热情的红色,高贵的紫色,神秘的蓝色,纯洁的白色,精致的黑色,一直升级到精神性突如其来的各种惊喜。约定在某个餐厅,然后再待穆清秋坐好后,在所有人面前,为她弹奏一首她最爱的肖邦。诸如此类的事情,让穆清秋的心渐渐的温暖和充实。她已经从原来的排斥和推阻渐渐的转变为隐隐的期待,期待每天白默笙带给她不一样的惊喜。公司的同志每天都羡慕的眼光让穆清秋的虚荣心充斥得满满的,顾青青看在眼里,也清楚的看出来穆清秋的沦陷。每个周末,白默笙都会特意的抽出时间去穆家,陪二老下棋聊天,心情特别好的时候还会下个厨展示下手艺。他的妙语连珠总是让穆家充斥着欢笑,穆唯一也不再那么排斥他,也开始容忍他的频频出现。穆清秋自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她想要的幸福一直很简单,简简单单的幸福,有家人的陪伴,哪怕只是一个关怀的眼神,只要心意相通什么都没关系。穆清秋曾经问过白圆圆,如果有一天亲生爸爸回来了,白圆圆会不会跟他走,或者想到爸爸身边。但白圆圆总是先不耐烦地看了穆清秋一眼,然后说有母亲就够了,剩下的亲情已经被穆家二老填满了。白圆圆的懂事让穆清秋心酸,白圆圆毕竟是个孩子,也会想爸爸的啊!想当初自己小的时候,爸爸,那是多让人骄傲的一个名字。白逸轩这个名字,才是白默笙给白圆圆取得大名。怀他的时候,是因为她跟那个白默笙的一夜情,那时候,穆清秋家还是个普通家庭,白默笙只给了她一笔赡养费,就继续自己风流快活的日子了。后来,穆父中了彩票,投身网购平台,势力直压实体店。不想一夜暴富。全国首屈一指的白氏,都敬畏三分!这个时候,白圆圆已经上幼儿园了,白家才发现了他的存在,并以家族联姻为由接受了这位孙子。婆家人总是用逸宝宝来唤他。而现在,白默笙和自己结了婚,虽然,婚礼上的插曲让自己的心不再坚强。可是,如果逸宝宝喜欢,逸宝宝能够接受这个爸爸,那么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这么多年与儿子的相依为命,让穆清秋早已把对儿子的爱放在了首位,只要能让儿子觉得开心,那么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可是,幸福毕竟是短暂的,来的突然,去的匆忙。还没有享受够那种平淡的幸福,它便匆匆的离开了,还带走了快乐。同往常一样,穆清秋下班,白默笙来接她。远远的穆清秋便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正要打招呼,这时,却看到旁边的那个娇小身影,顿时喜悦的心下沉了。以为早已经遗忘了的难堪,又再一次袭上心头。阮素音和白默笙在婚礼上的那个拥抱,现在在穆清秋眼中分外刺眼。那个女人,现在就在白默笙身边,只要她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到白默笙的脸。他们,还在来往吗?白默笙这些天的百般讨好又是为了什么?穆清秋有些唾弃这样像个怨妇的自己,我又不爱他,不喜欢他,只是习惯了他在而已,一遍又一遍的催眠着自己。白默笙本来开心的等着穆清秋下班,心里还在想着,今天的安排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心里十分满足。这些天让他有了家的感觉,虽然平平淡淡,但很充实。这也是穆清秋带给她的感觉,不是一时的刺激,而是长久的自在。就在他沉浸在对穆清秋的思念中时,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满是被打扰的不快,白默笙皱眉瞪着打扰他的人,却看到满脸都是温柔笑意的阮素音。“你怎么来了?”白默笙纳闷的看着阮素音,瞬间掩盖了刚刚一时的失态。“我想你了!”阮素音装作没看到白默笙刚刚眼中的厌烦,反而凑上前,嘟起粉嫩的小嘴撒娇着,“你一直不来看我。”眼中的水汽开始升腾。白默笙语塞了半天,因为他心里这些天真的没有想起过阮素音。只好用有些愧疚的语气说,“素音,我还有事,等回去再说好不好。”说完狼狈的把头转向一边,不敢看阮素音的脸。阮素音当然明白白默笙这些天做了什么,这几天他一直陪在穆清秋身边,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的白默笙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但是她不甘心,她不允许自己看上的东西心里惦记着别人。于是,阮素音突然装作有些晕眩的样子,突然就栽到在白默笙的面前。白默笙条件反射的伸出手抱住了阮素音。那样子,在远处看起来,就好像两人在接吻一样。其实,阮素音早早就看到了在杂志社公司楼下的穆清秋,她的这出戏就是演给她看的。装作虚弱的睁开眼睛,手却紧紧的抓着白默笙的肩膀。“默笙,我好没用”说完躺在白默笙的怀中,眼泪落了下来。“素音,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白默笙有些担心的急问着。但心里却隐隐的还在期待晚上和穆清秋的快乐时光。阮素音缓缓的从白默笙怀中起身,却又再次跌入他的怀中。微微的喘息,让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具有说服力。这让白默笙不得不把她抱进车里,就怕她再一次晕倒下去。穆清秋就这样站在公司楼下的大门内,就这样看着白默笙抱住阮素音,两人看起来那么般配,穆清秋的心里掀起滔天怒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