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十四章:动了胎气进医院

第十四章:动了胎气进医院

3067 2017-06-06 10:48:46
穆清秋摆弄着自己的手机,看到那个紧急号码,她的心就开始有种不言而喻的寒冷来,紧急号码要么是最重要的人,要么就是紧急时刻能帮她的人,现在想想,这个号码的主人两者都不占,她要来何用?正要删除,手机突然就闯入来电,她还来不及反应,手一抖就按下了接通键。“喂,清秋,是我。你那边到家了吧?”很快,电话接通了,手机话筒里传来了白默笙的声音。“还好,没死。你……”“清秋,我现在没有时间,素音受伤了,我必须要照顾她。”说完,白默笙听见了阮素音叫他的声音,急忙挂掉电话,转身朝着屋内走去。虽然,刚才不知道什么原因穆清秋终于主动给白默笙打电话,这让白默笙感觉非常的高兴,因为他们已经冷战了好久了,白默笙一直想打破这个僵局,而现在正好回个电话给她,这么晚给他打电话,他也担心她那边是否有事。只可惜,阮素音那一声叫唤,打断了白默笙想要说的关心话,连被穆清秋骂的机会都没留给他。白默笙急忙挂掉了电话去查看阮素音的情况去了。穆清秋心中冰寒一片,脑中不断的回想着刚才白默笙说过的话,他在阮素音的身边。他甚至根本就没有听完自己说的话,就急忙去照顾阮素音了。原主的心一直在穆清秋的胸腔里翻腾,现在的穆清秋,脸色比刚才还要惨白,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浑身颤抖着的模样,那颗心太痛了,痛得她眼中含着的泪水,都让穆清秋看起来非常的绝望,让人喘不过气来。因为周围非常的寂静,所以沈骏文也听见了白默笙的话,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然后看着面前瘦弱不堪,有些摇摇欲坠的穆清秋,心中充满了疼惜和痛苦。“我还死不了。”察觉到了沈骏文的目光,穆清秋努力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让自己不要被白默笙的话语给影响到,扶着地准备站起身来,突然,肚子一阵剧烈的疼痛,穆清秋脸色煞白,手不自觉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嘴唇不断的抖动着,忍受着肚子的一阵又一阵的收缩的疼痛。沈骏文看着穆清秋这突然的失态,脸色一变,急忙蹲下身子,一手摸向穆清秋的额头,一边担忧的问道:“清秋,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穆清秋疼的身体一歪,被沈骏文一个侧身接住了,把穆清秋抱在怀中,穆清秋一边喘息着,疼的说不出话来。沈骏文神色一变,顿时明白过来,刚才穆清秋被那些混混们一阵欺辱,然后又受了一阵惊吓,穆清秋过早的出了月子,身体还是虚的,这么一通折腾肯定会有所不适的,刚才自己都忘了这件事了,如今,看穆清秋这么痛苦的样子,必须要快点送去医院才行。这么想着,沈骏文伸手一抱,把穆清秋抱了起来,疾步朝着路边走去,在不远处的超市门口,沈骏文的车就停在那里。宝马车在马路上飞快地行驶着,穆清秋躺在后面的座位上,身体蜷成了一团,嘴中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呜咽声,那压抑的声音中充满了焦急与担忧,穆清秋感觉肚子里一阵一阵的翻腾,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沈骏文不断地透过后视镜看着座位后面的穆清秋,一只手忍不住伸到后面握紧了穆清秋的一只手,另一只手熟练地掌握着方向盘,嘴中不断地安慰着穆清秋,脚底不断地加力,油门瞬间飙高过百。“吱……”的一声,宝马车在医院门口一个急刹车停住了。沈骏文走下车来,“砰!”的一声巨响关上了车门,然后走到后车门处,打开车门把里面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的穆清秋抱了出来,急急忙忙的朝着医院里跑去,嘴中大喊着“医生!护士!”医院向来都是寂静的,只有几个病人,在家属的搀扶下,缓慢地行走着,锻炼着身体。沈骏文坐在急诊室门口,把头埋在了双手手心中,来掩饰着自己脸上的担忧,他不希望穆清秋会出事。“咔嚓”一声,急诊室的门开了,医生带着几个护士从急诊室里走了出来,摘下了脸上的蓝色医用口罩。沈骏文急忙站起身来,走上前去询问着穆清秋的情况。“你是病人家属?”沈骏文先是顿了一下,之后毫不犹豫的说了声:“是。”“你说你这病人家属怎么当的,病人还在月子中,怎么就让她乱吃,乱动气呢,还,还了受伤?”一个女护士看了穆清秋的病例记录后就气不过,误认为沈骏文是穆清秋的老公,上前指责沈骏文。沈骏文无言相驳,他本不想替白默笙承受这一切,但想到他不能因为一时之气得罪了护士,从而对穆清秋不利,也就咽下了这口气。“病人现在已无大碍了,她是因为之前受到了惊吓,然后不经意的碰到了肚子,虽然经过检查,病人的肚子并无异常,但是精神上的创伤也可以致病的,不想让病人郁结而终,你就好好照顾她,她现在还是在月子中,任何的精神上的创伤,导致病人心神不宁,这对她的产后恢复都是不利的,所以请让病人尽量放宽心神。”医生对着走上前来的沈骏文仔细的说明了情况,然后冲着沈骏文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沈骏文朝着医生说了一声“谢谢”后,朝着病房里走去,刚才穆清秋已经被转移到病房里了。沈骏文在穆清秋的床边坐下,看着躺在床上的穆清秋满脸的憔悴,如同一个布偶娃娃一般,毫无生机,他忍不住伸出了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穆清秋冰凉的小脸,原本总是充满温柔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对穆清秋的担忧。穆清秋睫毛动了动,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望向了一边。沈骏文淡定的收回了手,冲着转过头来的穆清秋微微一笑,干净温和,没有一丝刚才的担忧。穆清秋回想起来刚才的疼痛,她看向沈骏文,想要询问一下自己的情况。沈骏文看着穆清秋的一系列动作,眼中闪过一丝暖暖的笑意,充满母性光辉的穆清秋浑身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他看到穆清秋疑问的眼光后,轻轻开口安抚着穆清秋,把医生刚才的话原封不漏的跟穆清秋说了。当他说到穆清秋心理受到了创伤的时候,他的眼光微微闪了闪,他知道这个原因是什么,自然是白默笙造成的。穆清秋听见以后,神色也是一阵黯淡,同样想起了白默笙,还有一直待在白默笙身边的阮素音,他们两个。“清秋,我送你回白家吧。”突然,沈骏文开口说话了,看到穆清秋那因为诧异而微微睁大的眼睛后,认真地对着穆清秋说道,“有些事情,不是躲避可以解决的。”听着沈骏文充满深意的话,穆清秋沉默下来,脑中不断的回想着白默笙和阮素音待在一起的画面,早已枯萎的心中仍然带着一丝痛感,是啊,她不能就这样一直逃避,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那就摊开来说好了,只要白默笙他喜欢,自己也阻止不了什么。这样想着,穆清秋抿着发白的嘴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沈骏文叹了一口气,他心中也是不愿的。但是,穆清秋仍然是白默笙的妻子,那么,必须由白默笙对穆清秋负起责任。白家门口。穆清秋走下车来,冲着车内的沈骏文挥了挥手,脸上带着感激的笑容,然后转过身来,一步一步朝着白家走去。穆清秋呆呆的站在卧室门口,看着白默笙温柔地喂躺在床上的阮素音喝了水,然后扶着她躺下,并轻轻地在她身上盖上了被子,两人相视一笑。这刺眼的一幕,让穆清秋有些站不住,她微微踉跄着扶住了身边的门框,白默笙回过头来,看着穆清秋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然后有些不自然地冲着穆清秋解释道:“素音她受伤了,所以我让她先在这里住下,我好照顾她。”穆清秋嘴唇抖了抖,突然嗤笑一声,眼睛直直的盯着白默笙,那眼中毫不掩饰的嫌恶的嘲笑,深深地刺进了白默笙的心中,让白默笙感觉自己就像是偷情被抓,还在拼命找着借口一样。白默笙的脸色一沉,语气有些不太好的问道:“刚才我看见了沈骏文的车,为什么是他送你回来?你们怎么会碰到的!”也怪白默笙因为沈骏文而心中起了嫉妒,所以并没有仔细的打量穆清秋,也因此根本没有发现穆清秋脸上的那块红肿和不自然的苍白。穆清秋强忍着心中如潮水一般涌来的疼痛感,抖着嘴唇说道:“我喜欢他送我回来,关你什么事。”说完之后,穆清秋觉得再也待不下去了,转身走进旁边的客房,“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白默笙听见穆清秋的话,顿时脸上怒气上涌,变得微红,眼中闪着强烈的愤怒与嫉妒,狠狠地瞪着那扇客房门,于是,两人之间的冷战,继续进行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