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二章:婚礼出状况

第二章:婚礼出状况

3200 2017-06-06 10:34:35
白默笙似是心有所感,不经意地朝着教堂门口望了一眼,就这么一眼,他突然全身都僵在了那里,嘴中无意识的喊了出来:“素音。”门口处的阮素音仿佛是听到了白默笙的声音,一双柔柔的眼睛泛着水波望向白默笙,嘴巴轻轻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过身来像是要离去。白默笙猛地一惊,丢下穆清秋急忙朝着门口跑去,那疯狂的模样让全场的人都怔愣住了。然后,白默笙就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一把抓住了门口处的阮素音,然后手上一使力,把她深情的拥入了怀中。婚礼瞬间换了焦点。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住了,紧接着,闪光灯开始疯狂的闪烁起来,记者们争先恐后的拍着门口处新郎和一个陌生女子拥抱的场面,以及教堂里,挺着大肚子的新娘穆清秋那惨白的面容。白家。天啊,刚才发生了什么!穆清秋怔怔的坐在沙发上,婚礼上的一幕一幕在她眼前展现,她一动不动,表情呆滞,如同一个木偶一般。因为婚礼现场出现了那出意外,事后,白默笙并没有做任何解释,只是继续在婚礼现场上招呼着客人。可是,现在那位神秘女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消失在众人的眼中了,即使是这样,观众们都在一直对那位女性议论纷纷,不断地猜测着其身份。本该是婚礼主角的穆清秋却被人们丢在了被遗忘的角落,即使被提到,也不是祝福,而满是讥讽。她躲在角落里,调整了好久,这才出现在婚宴上。穆清秋直接是强打着精神,和新郎白默笙一起到各桌上向客人敬酒,在这个过程中,白默笙非常的镇定,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可是穆清秋却觉得自己仿佛全身都被寒冰笼罩着一样。尤其是,当她看到了所有的宾客们,都用着疑问、幸灾乐祸、怜悯等各种各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眼神和言语瞬间化成利剑,无情的刺着她的心。她孕妇的身份几乎没人顾及。她就已经觉得自己无法再在婚宴上待下去了。好不容易结束了婚宴,穆清秋却像是打了一场大仗一般,浑身虚脱,脸色苍白无比,所以,很快地,穆清秋便被白家的老管家开车送到了白家,她现在已经是白默笙的妻子了,所以理所应当的,她也应该住进白家。同样,穆唯一也和穆清秋一起住进了白家。穆唯一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穆清秋,黑黑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担忧,很快又消失不见。老管家同样看着穆清秋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所以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眼中有些欲言又止的神色,想说却又顾忌着什么。“爷爷,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穆唯一看着老管家这幅模样,心中了然,这个老管家肯定知道些什么,关于那个女人的,关于白默笙那不同寻常的态度。听见穆唯一的话,穆清秋猛地抬起头来,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老管家,眼中流露出一丝祈求和侥幸,这幅模样,更加让老管家说不出口了。老管家想了想,实在是不忍心穆清秋被蒙在鼓里,忍不住开口说道:“少夫人,你别担心,那位女子,我确实是认识的。”听见老管家开口了,穆清秋眼睛一亮,心中充满了疑问,她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居然让白默笙如此的失态。“那名女子,名叫阮素音,她曾经是白家的邻居,为人特别的乖巧、温柔,因为她比少爷大两岁,所以在小的时候,她很照顾少爷,少爷曾经与白小姐一同玩耍过,感情很好。”老管家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但是,有一件事情他没有说,那就是阮素音是白默笙的初恋,也是白默笙所重视的人之一。青梅竹马吗?如果只是普通的邻家姐姐的关系,那么,白默笙的脸上怎么会显露出那样异样的表情,和他那失态的举动,她看得出来,当白默笙抱住阮素音时,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如同阮素音是他最最珍爱的珠宝,被他护在了怀中。当时的那个场景,真的是非常的刺目,更何况,这种事情是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的,这怎么能不让自己介意?“对了,夫人,少爷呢?”老管家一直没有看到白默笙的身影,忍不住开口疑惑的问道。穆清秋同样困惑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从刚才婚宴结束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白默笙,可能是白默笙有什么事情突然离开了。想到事情,穆清秋的脑海中突然闪过阮素音的名字,急忙又摇了摇头,不会的,就算是叙旧,今天是白默笙和她的新婚,白默笙不会在今天做出什么不妥当的事情来的。至少,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不至于这么对她吧!老管家看着穆清秋的秀眉微微地皱着,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难道少爷他……但愿少爷不要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穆唯一眼中旋转着浓浓的黑雾,他独自走上老管家为他准备好的房间,把房门的锁锁上,然后拿出自己的小计算机,一双小手在计算机上“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不一会儿,有关阮素音的所有信息都出现在了屏幕上。穆唯一翻看着屏幕上的资料,猛地睁大了眼睛,浑身散发出了强烈的气势,一张小嘴紧紧地抿在一起,脸上满是逼人的煞气,这个阮素音,居然……夜晚缓缓地降临了,本来是晴朗的天空,不知怎的,却有一大片乌云飘了过来,遮住了天上明亮的星星,甚至连月亮也偷偷地躲进了乌云之中,顿时,夜空中比原来更加的暗沉了。穆清秋独自一人躺在大床上,这,不是她家里那熟悉无比的温馨的床,而是白家里,白默笙的床,可是,周围简约的黑白设计,没有任何的装饰物,只有几个重要的桌椅摆放在屋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冷清。尤其是,本应该待在穆清秋身边的新郎白默笙,居然一直都没有出现,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手机也打不通,穆清秋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被子,整个人蜷缩起来,孤零的在大床上,显得娇小可怜。好冷,不只是身体冷,就连心,也有一点点冷。为什么会这样,白默笙究竟去了哪里,明明是身为新郎,明明是原本应该温馨无比的新婚之御,如今,却只有自己一个人。穆清秋突然有着一丝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结这个婚是错误的,白默笙,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婚礼。如果这样的话,他跟她明说好了,她可以放他走……“妈妈,你怎么了?爸爸呢?”宝宝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不过很快被穆唯一及时带走。是啊,她可以没有他,随时,可是孩子总不能没有爸爸啊!可白默笙这么对她,还算是一个丈夫,她孩子的父亲该有的表现吗?她为什么要给他生孩子呀?就这样,穆清秋在心中不断地问着自己,逐渐地陷入了沉睡,但是她的身体一直是蜷缩着的,一整晚,都没有展开过。新婚之夜白默笙没有回来,穆清秋或许还会安慰着自己,认为白默笙确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第二天他应该就会回白家了,就算是第二天,穆清秋从报纸上再次看到了自己上了头条,看到了那两个紧紧拥抱着的身影,穆清秋还是认为白默笙很快就会回白家了。只是没想到,白默笙这一消失,居然消失了整整三天,在这三天里,任何人都找不到白默笙,直到他自己回到了白家。穆清秋看着满身疲惫的白默笙坐在了沙发上,紧紧地皱着眉头,仿佛累的随时都会睡着,他去干什么了,真的是有什么重要的工作让他忙成这个样子的吗?“你回来了。”想了想,穆清秋还是开口了,这是他们婚后的第一次见面,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很奇怪。白默笙听见穆清秋的声音,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眼中闪着疑惑,突然,又瞬间明白了过来,他已经和穆清秋结婚了,想到这一点,白默笙突然觉得自己三天没有回家,好像有些不太对,有些歉意的看着穆清秋。“你,这几天去哪了?我们都找不到你,老管家他很担心。”穆清秋只是说着老管家很担心白默笙,并没有说自己也很担心白默笙,同时也很害怕。白默笙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不自然,可是,很快他又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看着穆清秋,镇定的说道:“素音回国了,她的身体状况有些不好,这几天我去照顾她了。”此话一出,穆清秋脸色就是一白,呼吸急促起来,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闭上了眼睛,避免自己的受伤显露了出来,心中不断地想这:他居然真的陪在阮素音身边,在他新婚的这三天,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白默笙苦苦一笑:“这个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么?”穆清秋很不理解,他已经跟她结婚,他是她的丈夫,两个孩子的父亲,怎么可以在新婚之夜,对自己一弃置之,不闻不问,可笑的是,这一切的缘由竟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虽然阮素音的存在她是知道的,但是出于夫妻关系,他总该撒个谎维护一下彼此的颜面吧,然而这白默笙竟连个哄她的谎言都懒得说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