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十八章:再无留恋了

第十八章:再无留恋了

3076 2017-06-06 10:49:24
万般纠结汇聚在胸,穆清秋终于支撑不住,还来不及离去便倒在白家门口。穆清秋不知道自己会来到白家,也不清楚白默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醒来的时候手一直被他握着,很冰。他让老管家把二宝抱过来:“你看,你走的这短日子里,他都瘦了。”穆清秋没有拒绝。她的孩子她没办法不喜欢。大宝白圆圆在姥姥家,她没办法再带二宝过去。离开白家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她必须放弃这个孩子。想到这里,穆清秋选择不去看他,这样她就不会再对白家投入什么情愫。白默笙静静的坐在穆清秋身边,坐了很久才走。白默笙一走,穆清秋告诉老管家:“跟她说,我取了个名字钟钟给这个孩子,让他今后好好扶养他吧。”没有对白默笙开口,只是让老管家转达,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只能情尽于此了。以后几天,白默笙天天都会来看她,话不多。穆清秋也习惯了白默笙如此,对着他更没有什么兴趣说什么。两人便都选择了沉默。穆清秋认为白默笙对她的种种只是在可怜她,觉得她现在只是一个经常买醉的又没男人疼的可怜女人,虽然是咎由自取,可是毕竟夫妻一场,着实的让他怜悯。穆清秋觉得自己必须离开了,白家再也没有任何让她留恋之处。她以散步为理由甩开了身边的老管家,只身来到海边,如果一死可以结束这个游戏,她宁愿一试。站在礁石上,穆清秋觉得自己的心不再恼她烦她了,也不会再疼了,她现在的心就像海浪一样自由。孩子有人照顾着,她了无牵挂。她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与这里再无牵绊。就在她要跳下去的那一瞬间,手机响了,接通后,传来的是白默笙的声音:“清秋,你在哪里。”一切都要结束了,穆清秋忘了与白默笙的恩怨纠葛,虽开口艰难,她还是决定做个了结:“不用找我了,我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了,那里没有你,我想我会活的很开心吧。好好照顾孩子们吧。他们以后的家长会,文艺汇演,毕业典礼,都不会有我,更不会有我陪着他们过每一个生日,那一切便成为我梦不可及的幻想吧。”她顿了一下,又说:“不要告诉他们,他们的母亲是一个没有被他们父亲爱过的女人。”好段时间不开口这一开口,穆清秋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虽然她不知道这眼泪为了什么而流。白默笙的声音有些沙哑了而急躁:“清秋,你不要做傻事,你先不要动,我这就开车去接你,你回来,你说的那些事,我们每年都做可好?”“没必要了。”穆清秋说,“我在这个世界死了,就可以重回我的世界了。那才是我真正的家。你我,就此别过。”穆清秋放下电话,任那边急促地再次打来,她也没有理会。最后竟发来无数条短信:“你给我乖乖呆着!”穆清秋纵身跳下深不测的海,白默笙,如果有来世,千世也好,万世也罢,生生世世我再不要看见你……穆清秋以为这一切都已结束,可她张开眼睛的时候,她知道自己错了。她被穆唯一救醒,躺在一处神秘的隔间里,穆唯一摇摇头,捧着自己的小电脑叹息一声:“我为了找你已经三天四夜没睡个好觉了。游戏一旦确认就不可自行反悔。”穆清秋生气的说:“我明明记得,如果我在游戏中死了,我就可以出去的,谁让你救我。”穆唯一笑笑说:“那是客观的死了。如果是自杀的话,很可能会在游戏里迷失。或许永远都回不去了。”穆清秋说:“我也没办法,这颗心疼得让我受不了,可它却总是那么疼。”穆唯一脸沉下来:“原来,你的痛苦一直都来自那颗心。”他的小手在电脑上胡乱的敲击一通,出现了一个界面。穆唯一说:“我只要点下去,你原主的心就再不存在了,也不再会干涉你,那里面满满都是你的情感,亲情,友情,还有爱情,你熟悉的人,你只会记得他们的名字,你爱的人,形同陌路。你想清楚……”不等穆唯一说完,穆清秋迫不及待的按了下去。她太痛苦了,此后,便不会有那颗为白默笙疼痛的心了。她要重新开始她的人生了。穆清秋辞去了她早八晚五的工作。她工作中所积累的经验,让她在父亲退位养老的时候继承了董事长的职位时,下属心服口服。他们都说,这个董事长也是从基层一点点锻炼出来的。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富二代。白家的又一块地皮,又建成了商场。地处繁华地段,交通便利。白家准备将商场委托出去这个噱头引来了很多投资商的目光。穆家也是其中之一。穆清秋将一块名为海洋之星的宝石递了上去,彰显穆氏的实力。一举夺筹。白家招标宴不日举办,以答谢各位远道而来的投资商的辛苦。富人的生活本来就很无聊,尤其是富太太,富小姐们。不愁吃喝,没事凑到一块,做个脸,换个发型什么的。她们碰到一起,还喜欢聊个八卦:“大家听说没啊,白家这次招标宴,穆家的那位千金也去。”穆氏被穆清秋继承以后,她一心投身事业,心无旁骛,通过她的不懈努力,穆家的基业可谓是蒸蒸日上。眼看就要与白家并驾齐驱。说到这里,阔太太们的眼里都带着憧憬的目光道:“要说穆家的那位大小姐,真给我们女人争脸啊。事业有成的男人,哪个不再外面私底下保养个二奶,三奶的,另外漂亮的小秘书围着乱转。我这些做夫人的啊,还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作不知道,总贤良保住我们的位置,可穆总么,却一脚踢开负心人,自立门户!在国际也是享有盛名,真是古有则天,现有清秋啊!只是这白的少爷负了穆家的千金,他们真的能摒弃前嫌成为生意伙伴吗?”“两家的利益还有着牵扯,不知道这婚到底是离了还是没离。”几天后,宴会如期举办。商业名流,业界大咖,纷纷出席。开宴的时候,穆清秋以一尾香奈儿限量版长裙惊艳全场。裙子是纯金化的线织成的,上面的亮片也是施华洛世奇特制的,她光是人站在那里,不用说什么,就已成了自带焦点。想攀附穆清秋的投资商继踵而至,穆清秋虽然有一定的酒力,但是这推杯换盏的应酬一多,这盛情她有点招架不住。宴到一半的时候,她就有点微醉了。找个空档,到院子里去透气。夜风特别的冷,穆清秋直打喷嚏。头还是有些眩晕,穆清秋不得不钦佩起法国庄园的酿酒工艺来。自从心被穆唯一格式化以后,穆清秋只能回忆起她这一生做过的事,却无法感知当时的那种感觉。包括饮酒这件事,酒她是不少喝,但这感觉,她却是第一遭体验。本来觉得在外面坐一会儿会减轻这种感觉。哪知道她被风一吹,头更迷糊了。她揉了揉太阳穴,将脖子上的装饰丝巾解掉,透气。但是酒劲儿一上来,她觉得浑身燥热,怎么也好不起来。看到庭院中间有个人工湖,她捂着头站起来,想要跳进去降降火。没想到刚一纵身,手却被什么东西给挟住了,穆清秋回头,眼前开始打晃,她看到挟住她的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男人,但是眼前迷迷糊糊的看不清他的脸。一阵眩晕,穆清秋赶紧闭上眼睛,冲着那人散发的凉意,向他靠去。他却开始推她,穆清秋赶紧扶着他脸解释:“不要怕嘛,借我凉快凉快,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那人好像受了什么惊吓,躲闪的更厉害,但是又怕她摔倒,时远时近。昏昏沉沉,穆清秋微眯双眼,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怔了一下,慢慢把穆清秋揽入怀里。第二天早上,穆清秋在白家的客房醒来,身上的香奈儿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她扶着昏沉的脑袋,回忆起昨天似乎做了件很龌龊的事情,似乎调戏了一个……男人。后来转念又一想,她怎么会这么做呢,八成是梦吧。因为她根本也记不得那个人的长相。而白家,她也只是记得自己来过,却实在记不起对这里的感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太阳光照得耀眼,穆清秋寻着记忆,到衣橱里找件衣服换上,又戴了副墨镜,十足一副阔太造型。还好,衣橱没有换位置,里面的衣服也没有换。穆清秋不禁感叹,这个白家的主人的懒惰来。“少夫人,您回来了。”穆清秋回头,看见是老管家在叫她,这人他是认得,知道他的名字和事迹,却没有熟悉的感觉。穆清秋像是面对陌生人一样的,礼貌的跟他点点头,之后又礼貌的说:“你还是不要这么叫我吧,听着挺别扭。”老管家愣了一下,结结巴巴的从嘴里蹦出:“穆总两个字。”穆清秋随便的答应了一声:“你找我有事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