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十六章:坚持不懈当门神

第十六章:坚持不懈当门神

3064 2017-06-06 10:48:52
穆清秋突然有种去公园散散步的打算,一想门有个白默笙这么个“门神”,只得另寻出路。用床单结成绳子。顺着就爬了下去。却不料想,传单短了一截,她心一横,纵身一跃。没想到“哎呦”一声,砸到了一个人。穆清秋一瞧,那人正是沈骏文。“你来干什么啊?”穆清秋愣愣的问他。“你还问我,昨天电话里又不说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这不是来看看。”沈骏文说:“他……真把小三带回家秀恩爱啊?”穆清秋点点头。“那你还跟他过啊?”沈骏文说。“嗯,我也正想这个问题呢。”穆清秋回答……看穆清秋在楼上迟迟不下楼,白默笙心理忽然就担心起来,她脸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难道那天她真的出了事,他心理开始愧疚。所以他决定上楼看看,结果没看到穆清秋,视线却被结成绳子的窗帘所吸引,向下望时,正看到穆清秋和沈骏文有说有笑的背影。夜幕降临了,穆清秋还没有回来。白默笙在客厅假装看电视,还不时的看看墙上的挂钟。直到钟敲了十二下,他终于坐不住了。拿起电话刚要拨通,就听老管家在门口说:“少夫人,您回来了。少爷他一直在等着您。”“谁?少爷?等我吗?”穆清秋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等我干嘛?我又没有欠他钱。”说着,就往里进。恰好碰到了迎头而来的白默笙。白默笙看着昨天还没有好脸色的她,回来后手中抱着满满的毛绒玩具,看起来十分有精神,神采奕奕的,不禁在心里开始了各种猜想。“你出去做什么了?”一开口,那满登登的酸味让阮素音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掌心。白默笙仿若未闻,彼时的他只想知道到底穆清秋出门后发生了什么。方下手中的毛绒玩具,穆清秋心情正好。她见白默笙不做声的站着,从中随便挑了一个:“送她。”白默笙没有接毛绒玩具,却一把抓住穆清秋的手腕,狠狠的说:“我问你到底干什么去了!”穆清秋头也不抬的丢下一句,“与你无关”,便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白默笙气的看着穆清秋的方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阮素音拽了拽白默笙,安慰着白默笙,但是话语中却是不经意的透露出了沈骏文的名字,因此,她的话没起到安慰作用,反而让白默笙更加烦躁和恼火。月光斜洒在未拉窗帘的窗户里,在地上露出一片白色。穆清秋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就这样看着天空的漆黑,星星的闪烁。静谧的夜空里,安静的房间,穆清秋的心绪无比的平静。如果人生也像夜空一样,没有纷争,没有痛苦,静默的每一天都会成为幸福,那该有多好!穆清秋起身推门而出,她想着,这么晚了应该不会再和他们撞在一起吧。却没想到,真是不想遇到什么,偏偏看到什么。她眼睁睁的看着白默笙推开阮素音的房门走了进去,刚刚平复的心绪再次乱了起来。那好不容易被压制下去的忧伤,再次萦绕心头。半夜十分,白默笙躺在床上,一直在幻想着穆清秋去见沈骏文的画面。那画面,真实的就像伸手可触及的真相。烦乱的白默笙腾的坐起身,看着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转动。穆清秋跟沈骏文见面会做什么?让她那么快乐?白默笙越想越烦,忍住砸东西的欲望,强迫自己不再想象。他只要想到沈骏文触碰了穆清秋一个指头,他都觉得难以忍受,恨不得立刻找到沈骏文,在给他一拳。“嗡嗡嗡”的震动不断的提醒着白默笙,接受信息。滑屏开锁,一气呵成,白默笙看着消息里的内容,眼里闪过一丝温暖。阮素音给白默笙发短信,说自己自己一个人很害怕,很孤单,想让白默笙陪陪她。白默笙想起阮素音的婚姻,应该是夜晚会给她带来什么不好的回忆吧。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站起身来走了出去。白默笙却不知他进去阮素音房间的事被穆清秋撞个正着。白默笙敲了敲门,发现门没锁,于是推门而进。“默笙,你来了!”阮素音刚开始还坐在床头等待着白默笙的短信,白默笙的到来让她开心的直接蹦到白默笙的怀中。穆清秋也是这么跟沈骏文相处的吗?她也是用这种语调跟沈骏文说话吗?他们也是这样互相发着短信约好今天早上一起出去玩的吗?那些玩具也是沈骏文送她的吗……穆清秋,你当真要离开我吗?你怎么敢这样对我……伸出手回抱着阮素音,心里却在想着穆清秋。白默笙觉得对阮素音越加的歉疚,于是怀抱渐渐收紧。既然不能把所有的爱都给阮素音,那就把自己的温柔留给她,让她不要回想过去不好的事情。穆清秋不甘心的一直在原地等着,她觉得白默笙会出来,却没想到,她等到的却是第二天早上,这个让她心碎的答案。穆清秋的身影渐渐的低垂,蹲在地上,她靠在门边,眼神执拗的盯着阮素音的房门,仿佛只要这样做,白默笙就会出来一样。只是,当时钟一次又一次的敲响,提醒着她时间的飞速流逝,还有这个残酷的事实。穆清秋默默对自己发誓,如果今晚白默笙还不从里面出来,那么自己要去放纵,给自己一片新的生存空间。她不想一直这么痛苦了,她不愿意让自己就这样被情感伤害的体无完肤,伤痕累累。白默笙在房间里听着阮素音均匀的呼吸声,不由得想着此时的穆清秋在做什么,是睡了还是像自己一样失眠。仅仅一墙之隔的两人,却隔出了两颗心的距离,疼痛灼伤着彼此的心,把伤口撕裂又撒盐。误会让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拉长的不止是身影还有痛苦的时间。第二天一早,白默笙从阮素音的房间走出来,却发现了睡在地上的穆清秋。他皱了秀眉,回屋拿了条被,正打算给穆清秋盖上,却反而把她吵醒了。本以为穆清秋会跟他说话的,却没想到穆清秋看向他的眼中有些深深地怨恨和痛苦。不觉停顿了下动作,趁着空隙,穆清秋匆忙起身离开了。只留下错愕的白默笙蹲在地上。出门后的穆清秋顶着天未全亮的迷蒙,游荡在大街之上,她不知道她可以去哪,她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心口的大洞让她急于去填满,可是不管她怎么做,洞还是越来越大。血淋淋的伤口处可以清晰的看到血液流走的方向,还有脉络之间的相连。伤痛在全身乱窜,穆清秋突然觉得呼吸都变得艰难,每喘一口气都是种折磨。穆清秋紧紧的捂着胸口,那种万蚁蚀心的感觉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就连紧抓的手指都泛着白色。走在大街,商场还没有开门,穆清秋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转着圈子,她只想找一个地方让自己可以舔舐伤口。可是不管她去哪里,那种痛苦的折磨都如影随形。白默笙楞楞的看着自己拿着被子的手,刚刚穆清秋留下的余温还在。穆清秋的那个眼神让白默笙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让他有些心惊。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睡在这里?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白默笙不放心的想追出去,可是想起屋内的阮素音,他的犹豫让他彻底失去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去解开两人越来越复杂的结。阮素音起床发现,白默笙不在自己身边,这让她有些心慌,急不可耐的推开门,“默笙!你在哪?”还好,在她推开门的时候,白默笙就站在她面前。阮素音奔向白默笙,死死的抱住他,让白默笙感受她的担惊受怕。夜晚,不愿回家的穆清秋在街上游荡,来到常去的那家酒吧silver。很少夜出的她,有些不习惯这里的喧杂吵闹。欢快的迪曲,兀自摇曳的人群,霓虹灯下闪烁的划拳的猜酒的人群。“小姐,想喝点什么?”调酒师满眼暧昧的看着穆清秋,“来杯‘blueriver’”调酒师又看了看她,笑了笑。调酒师不断地开口朝着穆清秋搭讪,但是他的热情并没有传递到穆清秋心里,穆清秋淡淡的拒绝着,让她看起来像极了骄傲的天鹅。她的美丽,吸引了周围虎视眈眈的人们。调酒师轻轻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人们渐渐的收回视线。“小姐,你不适合这里,这杯算我请,呵呵,还是快回去吧!”调酒师的话让穆清秋笑了笑,接过酒杯,没有说话。透明的酒杯中流淌着湛蓝色的液体,蓝的浩淼,蓝的清澈。五彩的光折射在上面,给这杯增添了一种糜烂的感觉,多了份神秘。穆清秋轻轻的晃了晃杯子,杯中的蓝色碎成一片,却依旧绚烂的让人着迷。轻轻浅酌一口,甜甜的酸酸的还有点余劲后的辣。一个看起来长得不错的浪荡公子拍了下穆清秋的肩膀,语气轻佻的朝着穆清秋搭讪,迷离的眼神停留在她完美的那张脸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