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快穿之手撕渣男  >  第九章:神秘的惊喜

第九章:神秘的惊喜

3117 2017-06-06 11:01:40
第二天早上,穆清秋早早的吃了饭,准备下楼的时候却发现白默笙已经在下面等了。嗯?这白默笙怎么就对她这么热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回见。”穆清秋转身开溜。却被白默笙一个力道拉回,轻轻贴着她的耳边说:“有记者。”她瞪大眼睛,白默笙顺势敲了一下她的头,把她拉上了车。“我们去哪里?”穆清秋认命的说道。“先不告诉你,等下你就知道了。”白默笙故作神秘道。穆清秋撇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开始玩手机,车里一片沉默。十几分钟以后,汽车到达了目的地,穆清秋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白默笙竟然带她来到了拍卖行!“白默笙你搞什么鬼?”“下车吧!”白默笙自然的拉过了她的手。穆清秋有些不自然,想甩开白默笙的手,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穆清秋瞪他:“白默笙,再这样我翻脸了!”“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可以缺少白夫人?”“什么重要的场合啦!你不说不用我帮你挡记者吗!”“不过现在用你的时候到了!”“白默笙!你出尔反尔!”“穆清秋,”白默笙低头压低声音说:“你有没发现,你得产后抑郁症以后,人变得有趣了?”“谁有趣?你才有趣,你全家都有趣……”穆清秋又争拖几下,问奈何,白默笙握得更紧,又碍于后面偷拍的记者,没办法,穆清秋只好让他牵着,配合他不让记者看出什么端倪。二人来到拍卖场,室内人山人海,白默笙和穆清秋被侍者带到了VIP包间。拍卖会里展品十分丰厚,穆清秋看着一件件珍惜物品被不同的富豪买走,心里想着,这里简直是他们来炫富的,一颗宝石就要上百万。穆清秋等了半天,白默笙也只是在那里吃着水果,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穆清秋心里十分郁闷,她现在很想回家,儿子还在家里呢!该死的白默笙,真的很想揍他。终于到了拍卖的尾声,一颗闪亮的蓝宝石被主持人拿了上来,美丽的宝石瞬间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穆清秋,她也是女人,而且她这个外行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宝石比之前的要好的多,色泽质地根本不是之前那些庸脂俗粉可以相提并论的。不过穆清秋并没有想把它据为己有的冲动,因为她看到了价格,520万。这个价格使得很  多人打消了购买的冲动。穆清秋也是,她可不会花天价,就为了买一颗只能装饰没有实用的宝石。但是这个世界上不缺土豪,外面的竞争依旧强烈。“530万,550万,600万,610万.......”价格依旧在攀升。突然,一个男声瞬间压倒所有的人:“1亿!”穆清秋愣了愣,却发现加价的人竟然是白默笙!穆清秋骂了句:“你疯了嘛?一亿买一个破石头!”白默笙似乎听到了她所说的,转过身来,对穆清秋微微一笑,优雅神秘……穆清秋不禁心里骂道。真是个疯子,再好的宝石花一亿也不值,何况这已是原来价格的一倍了!“好,一亿,还有更高的的么?”主持人说道。台下顿时鸦雀无声。“一亿,我们的海洋之心归36号先生所有了。”36是白默笙的代码。主持人好像很急切,似乎是怕白默笙反悔。等主持人宣布拍卖会结束了以后,穆清秋随着人群到了白默笙的车上等他,毕竟拿到宝石还是要花时间的。约摸过了半个小时,白默笙从拍卖场出来了。手里拿着海洋之心。那可是价值不菲的宝石,他就不怕被抢?白默笙上了车,把海洋之心给了穆清秋。穆清秋却愣在那里:“怎么回事,这个宝石不是送给阮素音的?”白默笙脸一沉说道:“不是买给你的,不然我干嘛要带你来这里,我可没发疯,来这里不买点东西给我的女人。”穆清秋被那句‘我的女人’给吓醒了,她才不是白默笙那个花心大萝卜的女人,不过这宝石也蛮值钱的,卖了换钱她也不亏,想着她刚要伸手去接,可又一转念,所谓贪便宜吃亏是人生恒古不变的真理,他给她这么大便宜,不一定有多大坑等着她去跳呢!说不定,这是她和阮素音合伙算计的阴谋!该不会是杀妻害命,小三扶正吧?想着她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穆清秋头转向一边淡淡地说道。“什么?清秋,这个算是我送你的定情礼物。那天婚礼,我感到很抱歉,我也在自责。如果你不收,那就代表你不肯原谅我!”白默笙诚恳的说道。白默笙说的“不肯原谅”真是语出惊人啊!这从何说起啊!穆清秋纳闷了半天,说实话,她当时是有怪过白默笙,婚礼的时候竟然和其他的女人拥抱,离开,而且那个女人还是他的初恋情人阮素音。后来她又想想,然后释怀了。他们本来就不相爱,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荒唐的夜晚,他们恐怕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吧?白默笙爱谁她穆清秋管不着,当然,白默笙也没办法去管自己。穆清秋看到眼前价值不菲的宝石,和白默笙诚恳的表情,不由得再次动容:“那好吧,不过这个宝石就当是卖给我的。我500万买下来,行么?”穆清秋问道。白默笙的眉头紧皱,眼里的不满呼之欲出,“不行,绝对不行!这本来就是我送给你的定情物,怎么可以卖给你?”无奈之下,穆清秋收下了价值不菲的宝石。白默笙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不知不觉中,大半年已经过去了,迎来了一个中秋节。穆清秋准备过几天回去看望父母,却没有想到白默笙那个牛皮糖竟然也要跟着去,说要向岳父岳母大人赔罪。毕竟,结婚当天他逃婚了。没办法,白默笙威胁说,如果穆清秋不带他去的话,他就要天天去她的公司里等她,于是,穆清秋只好同意。穆清秋和白默笙去街上给穆清秋的父母买中秋礼物。本来只有穆清秋一个人的,但白默笙死皮赖脸的要跟着去。穆清秋在月饼专卖店里买东西,白默笙就站在一边,帅气的容貌引来了女服务员的注视。而他却是一脸享受的样子,真是令人郁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突然,白默笙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穆清秋的后面,白默笙说道:“这种月饼不错,很适合岳父岳母。”正在挑选时,穆清秋看见了一个许久不见的人,沈骏文。穆清秋向他打了招呼,很正常的那种,但是到沈骏文眼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几天,他脑海里一直想的都是穆清秋,穆清秋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通通都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今天他准备去给父母准备中秋礼物的时候,却在在月饼专卖店里看见了的穆清秋和白默笙,他们还很亲密的站在一起说说笑笑。于是,沈骏文走了进来,穆清秋向他打了招呼,很随意的那种,仿佛已经把他当成无关紧要的陌生人,沈骏文的失落一下子跌宕谷底,尤其是看到了她背后的白默笙后,整个脸都黑了下来。“那个,沈骏文,我急着回家,我就先走了。”穆清秋的声音打破了沈骏文的思虑与不满。等沈骏文回过神来的时候,穆清秋已经出去了,他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却看见了白默笙脸上挂着的得意微笑。沈骏文站在那里没有动,但心里的怒火几乎快把他的理智烧毁。因为白默笙和穆清秋一起坐上了车,车开走的方向是穆清秋父母的家。到了家,穆清秋下了车,也让儿子下了车,白默笙把车倒进了车库。穆母跑了出来,抱着孙子不断的说着乖孙子之类的话,穆父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们。穆清秋也走进了客厅。突然,穆母发现了从车库出来的白默笙,脸色顿时垮了,穆父的脸色更是黑的彻底。白默笙厚着脸皮到穆父穆母面前打了个招呼:“岳父岳母好!”“哼,谁是你的岳父岳母,你的岳父岳母是阮素音的父母,不是我们。”穆母冷哼了一声说道。穆父不说话,但却释放着威压,挡在门口就是不让白默笙进去,没办法,白默笙只好向客厅里正在和儿子玩闹得穆清秋求救。穆清秋也十分无奈,向父母说道:“爸,妈,你们就让白默笙进来吧,今天他也是来诚心道歉的,他进来了随你们处置。”见宝贝女儿都说了话,穆父穆母也不好再让白默笙站在外面,让他进来了,但脸色还是臭臭的。白默笙僵硬的坐在沙发上,顶着巨大的压力,有些尴尬的看着啃苹果的穆清秋说道:“那个,清秋,你能不能带儿子先上楼去,我能和岳父岳母单独说几句话吗?”穆清秋惊讶的看着白默笙,她不会听错了吧,单独,白默笙不是在找死吧!她又看了白默笙一眼,白默笙仍然是一副坚定的样子。于是,穆清秋带着儿子上楼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圆圆按奈不住心思,拉着穆清秋跑了下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