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狂仙传说  >  第十三章 抗天

第十三章 抗天

3319 2017-09-19 10:54:50
“黎民苍生悲苦,天你可曾看见?吾邪尘今日立誓,以罪身罚天!”僧人一声话语落下,全身透露万千金光背后浮现一尊佛陀虚像恰是无上正觉功德圆满。  佛陀虚像瞬间变化为斩恶明王,卐字印从僧人身上飞出一击破碎西域十万里乌云余威不减冲向北方而去,随后佛陀散去僧人再次前行,风沙刮起却是到了僧人旁边自动散去,似乎在为僧人前行之路扫去尘埃。  道界。  一白发青年背负长剑,坐小院轻拂琴,一曲天上佳音人间难寻的乐曲在青年手中孕育而生,一阵阵看不见的音波将乌云驱散。  同时一青年身穿紫色长袍,手持逍遥扇步踏锦鲤鞋一步步踏入小院,手中轻摇的纸扇在天际刮起阵阵旋风将天上狂雷击碎,男子看着负剑的白发青年笑道:“无瑕兄以琴驱云这可是冒犯天威啊。”  被称为无瑕的青年手指一提琴弦,同时笑道:“千秋兄以风破天雷不也是冒犯天威吗?”  “非也非也。”被对方称为千秋的紫袍青年笑道:“在下是看无瑕兄一人独力抗天难免吃力,所以才出手的啊。谁叫我总是热爱助人为乐呢?老天爷应该不会怪我才对。”说道老天爷三个字的时候紫袍青年的脸上明显出现一丝嘲弄。  负剑男子没有接话,抬眼看向天际,好似穿透了空间看到了那一望无际的黑色,半晌才说道:“不知道又会有多少高手葬送在这天罚之下。”  紫袍青年微微一叹合拢了扇子,“三万里已经是我俩的极限了,毕竟我们可不是那几个大人物,西域佛国那边应该是罪佛邪尘出手了,有他在佛国的人定然无恙,东方剑域那边有护剑者在也不用担心更何况还有武君。南方两界儒界有棋圣早早就已经解决了,道界有你我二人和十三道不会损失大部分。可惜了刀域啊,天刀前辈陨落这一次天罚恐怕刀域要损失惨重啊。”  负剑男子脸上出现一丝怒,但是又很快消失随后感叹道:“希望那三人会拉刀域一把。”  紫袍青年坐下,扇子一挥一壶香茶摆在桌面自顾自的到了一杯,说道:“我能感觉到罪佛出手了佛家人最是慈悲,恐怕见不得刀域的高手陨落但是估计也只能让少部分人活下来,棋圣估计悬儒界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护剑者嘛那个家伙除了剑什么都不感兴趣。”紫袍青年品了一口茶仔细回味了之后,带着一丝疑惑问道:“这次天罚来的突然不过才一千两百年而已就落下天罚,会不会是哪位高手突破了?”  负剑男子摇头,也倒上了一杯茶水确实迟迟没有品茗,将茶盏放下说道:“这次天罚并非是单独针对一域而是五域同时出现天罚,罪佛是天下第一人要突破也是他才对但是并没有感觉到罪佛突破的气息。”  紫袍青年放下茶盏看着清澈的茶水,喃喃道:“只要出现祭仙层次的高手就会出现天罚,这日子哦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突破不行,不突破也不行。”  “很早就有前辈提出过这是修士的宿命。”负剑男子笑了一声:“你不过才压制了三千六百年叹什么气。”  紫袍青年嘴角微恙,是一抹苦笑:“说的像你不用压制一样,一千两百年一次的祭仙天罚,四千八百年一次的灭世天罚再过一千两百年恐怕除了罪佛能撑过去,其他人都要灰飞烟灭不入轮回了。这次天罚比起灭世天罚如何,你上次经历过还能活下来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紫袍男子看相对方眼中有一丝好奇。  负剑男子眼中出现了一丝恐惧,很少见的恐惧,轻声道:“上一次是罪佛和天刀前辈扛住的,但是天罚永无止尽目标不死天罚不灭,那一次的目标是罪佛,最后天刀前辈为了保住罪佛和我们其余的十人抽取刀域地气强行击碎了天罚,自己身死道消。导致刀域地脉耗尽再也没有祭仙层次的高手出现。”  紫袍青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他是灭世天罚之后的一千两百年内新出现的祭仙强者对于灭世天罚并不清楚,顿时疑惑道:“究竟为什么会有天罚?”  负剑男子也有些疑惑,但还是说道:“据说是远古时期刀域出现了一个抗天的高手威胁到了天道,天道最终将其灭之从此就有了天罚每一次的天罚都要将所有人祭仙高手灭杀,不过后来还是出现异数诸如天刀和罪佛这样的天命高手。导致现在的天罚变成了一千两百年一次,四千八百年一次的灭世天罚。”  紫袍青年听的入神,问道:“还有这种高手,不知道那位前辈叫什么名字,此等强者要是不知道其名真的是太可惜了实乃人生憾事。”  负剑男子笑了一声拿起茶水,“确实是憾事,只知道那名高手姓周。其他的一概不知。”随后负剑男子将茶水一拨,只见那绿色茶水瞬间化为剑的形状向北而去。  紫袍青年一愣,随后笑了笑:“终究是忍不住吗?每一次出手可能都会让老天爷看上你啊。”  负剑男子看着北边的方向说道:“我的命是罪佛和天刀前辈救下来的。刀域已经消失了十七个灵虚强者了。”  “剑之速度虽然飞快,但刀域离这里足有三万多里我便送君一乘北风。”紫袍青年扇子用力一挥顿时狂风呼啸冲向北方。  就在这时,十三道各种各样的光芒也同时飞向北方,一柄剑身清亮长不过三尺的青锋飞向北方,两颗棋子一黑一白跟在三尺青锋身后,在天地中心一柄黑色长枪带着黑色火焰冲向北方。  负剑男子和紫袍青年同时大惊失色从小院中飞出冲向云霄,看着北方的位置。  只见各式各样的兵器从西,东,南和中部四个方位飞向了北方。  紫袍青年惊讶道:“魔皇的问天枪!十三道的合式逆天流,护剑者的佩剑天之劫,棋圣的天地双子,武君的斩天刀,罪佛的天地忏还有……卧槽!”紫袍青年很是没有风度的爆了句粗口,“这些家伙都是怎么了?齐心协力救刀域?居然连魔域的魔皇也出手了,他可是天魔录上的第一高手,还有散修斩天武君这两个可都是能和罪佛一争高下的大人物,还有棋圣。都疯了?不怕灭世天罚吗?”  负剑男子摇了摇头脸上也是惊骇交加呆住了,口中喃喃道:“莫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一声传音大陆上所有祭仙高手的耳边响起:“尔等蝼蚁真要如此?就此罢手我允尔等万年时间。”  “天道传音!”紫袍青年和负剑男子同时惊骇的看向对方。  同时他们也看到北方的乌云已经越来越沉,似乎就要将整个刀域数万里的地面全部压垮无数金色雷电在乌云中肆虐那些雷电先前一刻还是紫色的。负剑男子惊恐道:“灭世金雷,这是灭世天罚!天道!你就如此对待黎民的吗!”话语一落,负剑男子气息瞬间爆涨数千倍,那一柄背负在身后数千年没有开封过的剑再度绽放最绝世的华丽一剑斩向了北方。  紫袍青年被推出了百里,看着负剑男子一阵赞叹心中还有些失落,“终究是比不过这些家伙啊。”随即紫袍青年也不再压抑实力,双手聚拢无上神威背后犹如滔天巨浪一怒崩天,一条水龙从手中飞出杀向北方。  同一时刻修为到了祭仙级别渡过了天罚的高手都看着北方,有的人出手有的人选择观望大部分的人更是将目光转向了西,中,南三个方向。  “轰隆隆。”无数金色雷电闪烁,十三道合式逆天流碎。棋圣天地双子碎,武皇掌印碎……各种支援刀域的攻击全部碎在灭世金雷之下,刀域的武者修士看着天上金雷眼中充满了绝望,无数的普通人更是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的求着老天开恩。极北地区风雪国,国君看着天上的金雷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所有的王公大臣都在这天道威压下抬不起头,国君看着天上的乌云恨声怒吼:“如要毁我子民,便先毁灭我!来啊!”  只有一柄带着无尽黑色火焰的长枪,一口金光闪耀的长刀,和一个不断旋转的血色卐字印将击向刀域的金色雷霆全部破碎。  “你们三人,真要违抗天命吗!”  第二次的天道传音,所有的祭仙高手都飞向了天空伫立万里高空之上,看着北方灭世天罚所在的地方。这时候,西方一尊巨大的虚影出现那虚影是一个人的样子,黑色长发俊美相貌,血色念珠灰色僧袍。他那双如水澄澈的眼眸看着北方嘴唇一挑:“吾已说过,将以罪身罚天。”  “罪佛邪尘,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陆正中心,一个如罪佛般巨大的虚影出现,灰色的长发双眼如墨,手持一杆黑色长枪那副令天下震惊的相貌,正是天魔录第一高手魔皇。  东方的位置,一尊金色战神虚像,手持长刀足踏神兽银爪天龙,睥睨天下的双眼扫过魔皇和罪佛随后转向北方,一言不发手中长刀一挥乌云顿时出现无数血红色的裂痕。那是武君。  魔皇对着罪佛虚像一扬枪锋,破天一击紧随武君之后将北方乌云化为五块将这一波金色天雷全部湮灭。  魔皇武君的攻击的余威将天罚随后散发的天雷全部抵消,武君转身看着罪佛微微点头。  罪佛虚像向东方行了一个礼仪,随后双手举起一个巨大的血红左旋卍字印浮现天际,众高手看到在西域佛国地面出现一个金色的右旋卐字印。双印最后结合在罪佛手中,一掌挥向北方灭世天雷。  负剑男子感叹道:“这才是罪佛真正的成名绝技天地忏!当初中魔域不知道有多少魔道高手死在这一招之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