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狂仙传说  >  第十八章 周家

第十八章 周家

3311 2017-09-19 10:55:38
周俊拜别凌雪城城主凌天成之后就直奔五原街周家而去,心中想起凌天成说晚上将要来拜访自己心里就不由得一阵苦涩,毕竟周俊知道自己家族不是什么名门贵族,这周家肯定是凌雪城意料之外的穷酸相,光想想凌天成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就知道有多丢脸,等到晚上这个场景真是出现,而自己还是主角的时候,周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心中正想着,周俊就来到了周家的大门。一眼望去是三米左右的砖墙,虽然整齐,却能看出砖墙转角的地方有不少砖角掉落。中间就是两米左右古朴的木门,就连门上的门环也失去的金属该有的耀眼光泽,门头上一块不大的牌匾,牌匾上金色的“周宅”二字虽然苍劲有力,却也因漫长的岁月侵蚀的黯淡无光,甚至细看还能看到一些裂纹,仿佛在向来往的路人诉说这周家这么些年经历的风霜岁月。周俊叹道:“又来到这熟悉而有陌生的大门,看样子一切都没变,也不知道二叔他们……唉,算了,进去再说。”  周俊抬起手抚摸着那淡金色的门环,旋即木门发出几声咚咚的沉闷声响。过了不久,伴随着吱呀一声,古朴的大门间出现一条缝隙,一名老者探出头来,一脸茫然的问道:“谁呀?”这人周俊认识,是周家看管大门的周翔,周家小辈都叫他翔爷,年纪近七十岁了,算是看着他们几兄弟长大的,对它们都很好,但是……唯独周俊除外。  周俊见到翔爷,便答到:“翔爷,是我,周俊。”翔爷听到周俊这个名字之后,脸上的茫然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转变成嫌弃:“周俊,你没死在外边?”周俊当时就尴尬了,竟不知该怎么回答,翔爷也见周俊不做声,也不再理他,转身背着手就朝门内走去,周俊只好跟着翔爷走进周家,并顺手把门带上。  看着翔爷的表现周俊便知道,家里人对他还是非常的讨厌,不过看着翔爷的表现来看,自己不在家这么长时间,家里人对周俊的态度还是有些变化的,貌似更讨厌自己了。以前周家的一条狗都能骑在周俊脖子上拉屎,因为以前周俊没有什么本事,也习惯了被人所看不起。现在周俊开始走上修炼这条路,开始厌恶,甚至是惧怕别人看不起。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拼命修炼的理由,理由很简单却也很不简单,那就是:周俊不想让任何人看不起自己!看着翔爷的背影,周俊前所未有的想要变强,从未如此的渴望力量。周俊捏紧拳头,指甲刺在掌心钻心的疼,周俊皱着眉头,大步跟着翔爷走了进去。  抬眼一看,两边的偏房虽说整齐,瓦片上的青苔却清晰可见,就连坐落正中央的堂房也不例外,院子里倒也干净,别说杂草,就连落叶也不见一片。通往堂房的石阶竟被磨得光滑。周俊踏上石阶。直接向家主的屋里走去,轻轻叩了叩门,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进来。”周俊便推开门,走进去发现不止爷爷在,竟然连二叔也在。爷爷似乎在和二叔谈论着什么,听到开门声,爷爷和二叔一齐向周俊看来,家主轻声发问:“你是……周俊?”周俊面带微笑:“爷爷,二叔。”得到确认后,家主明显的皱了皱眉,旋即便恢复正常,而二叔则一脸掩饰不住的厌恶。  随后二叔头抬得鼻孔朝天,率先发问:“周俊,你不是应该死在外边了吗。”周俊面不改色:“托爷爷二叔的福,周俊活着回来了。”周俊这一句回答的恰到好处,虽然使得家主和二叔脸上浮现怒意,却也不失敬。周俊二叔一脸怒意再次追问:“周俊,你什么意思?”周俊微笑的回答到:“没什么,字面意思。”家主见这情况,说道:“周俊,你先下去吧,我和你二叔还有事要谈。”周俊道:“好,那我先回房了。”  周俊回到房间,心中却没有一丝怒意,毕竟周俊随着实力的增长,眼界也在不断提高。类似他二叔这样脸上藏不住情绪的人,根本不能构成任何威胁,更何况还有辈分和血缘两层关系卡在中间,虽说这个家对周俊各种不好,但毕竟他在这个家生活了十五年。  而此刻,周家大厅。周俊的二叔一脸怒气的看着周俊离开的方向,冷声道:“这个周俊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不好好教训一下他,他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个晚辈了。”  周家的家主也就是周俊的爷爷,看着自己的二儿子皱眉道:“先压下你性子,周俊的身体已经有了真气波动你看不出来吗?”  周俊的二叔顿时一阵惊愕,“这?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不能修炼吗!”  周俊的爷爷眉头一皱掐着胡子说道:“没错的,那就是真气的波动而且实力还不弱看样子有筑基初期的实力。”  周俊二叔不信了,疑问道:“爹,您是不是看错了?就,就周俊,他也能修炼?”他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的,反正从以前到周俊消失周俊都没有修炼出一丝真气,这也是他们对周俊的态度如此冷淡甚至可以说是恶劣。  周家主,摇了摇头看了看自己的二儿子哼道:“你以为我是你这草包?连真气波动都看不出来。”  周俊二叔唯唯诺诺道:“可就算他能修炼了,也不能摆脱他老子盗取祖传藏宝图的罪名。”说起周俊的父亲也就是他大哥的时候,周俊二叔的脸上明显充满了厌恶。  周俊的爷爷将这样子看在眼中,不动声色道:“你给我注意点,那是你大哥。”  周俊二叔顿时老实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来说道:“那爹,你该不会是想栽培这小子吧?”  “怎么你有意见?”  周俊的二叔道:“这小子被欺压了这么多年平时都老老实实不敢顶嘴,可今天你是看见了他居然嘲讽我们,这应该是他有了点实力的原因。爹这种人可不值得栽培啊。”  周俊的爷爷哼了一声,“不过是个筑基初段而已,又不是什么天才栽培不栽培的没什么意思。”  周俊的二叔得到了肯定的信息之后,顿时心里高兴起来了。心道:“好你个周俊,居然敢顶嘴不过我会让你知道就算能修炼了,你也只是个没人要的废物。”  先前说过周家不缺钱缺的是实力。所以周家经常会招募一些侍卫什么的大多数都是筑基境界和炼气境界的,一来可以保护一下家族,而来也可让这些人教导一下子弟。  所以周家的有很多空闲的房子都住着这些招募来到武者修士,周家院门格局很有意思。外面的设施都只是在维持原来的样子充满着一种沧桑古朴的大气,里面除了正厅保留着原来的样式,其他的可以说得上是很奢华。就连招募来的武者修士也是五人一个小院,而修为越高的人更是一人一个小院。整个周家拢共二百人左右,七十多周家人五十多个奴仆,剩下的都是招募来的武者。  但是就在整个富庶的周家却有一个奇葩的地方,这个地方很破败当然这时比起其他人住的地方来说,其实也就和外面的平民百姓住的差不多,一米多高的院墙挡不了风遮不了雨,小院内杂草横生和其他有奴仆打理的小院来说,这个院子和狗窝没有什么分别,小院内就一间平房而周俊就是这件平房的主任。  是的,这个小院还不如一些得宠的奴仆住的房屋,一旦刮风下雨周俊都会担心第二天要不要修房子,以前在周家他虽然是嫡系但其实过的还没有一些奴仆好,像是二叔家的孩子一个月光是零用钱都有两个金币,而周俊呢?两个铜币刚好够他买块糖吃。  对于这些,以前的周俊没什么在意的,因为别人家的孩子能修炼自己呢?母亲死的早老爹呢?都不知道是死是活根本没人指导,好不容易等到见到爷爷一面好心教他他确实怎么也修炼不出真气,日子也就越过越差特别是在十一岁家族确定他无法修炼的时候,直接将他从主家住的位置撵到了这里来一天三顿饭管够,但是味道嘛就差了许多了。  而且自己的二叔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就看自己不对付。那个好心的奴仆看自己可怜稍碗肉啊什么的给自己吃,让他知道了直接撵出周家。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敢对周俊发善心了,而周俊也妥协了谁让自己天生比别人差呢?不行就不行吧这样挺好的起码没人管。  而现在不同了,他可是武者修士了,就连城主凌天成也要邀请他加入啊。这身份顿时不同了啊,于是周俊看着身后的小平房越发觉得不对劲了,怎么看哪里都这么不舒服。这破地方?是我该住的?  周俊心里不平衡了,瞄了一眼小院外那些招募来的筑基武者的房子。妈的和他们一比自己的住宅都不好意思说是住人的啊,不过是一群筑基修者怎么能比老子住的好。妈的以前也就算了是老子不争气,现在不行老子要换房子。  周俊心里向着,直接没进那小破房子里面而是坐到了院子当中,等着人。因为他知道今天自己故意刺激了一下那个二叔,以他的小性子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妈的以前老子不过是偷了他桌上的一颗花生米都被他扇了一巴掌,今天这样挤兑他,他能忍?  周俊肯定,自己的二叔肯定要来找自己谈话的。  也好到时候就和二叔提提,换个房子。住这里?太丢人了怎么说也是个炼气境界的武者了。周俊想着。  忽然小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周俊咧嘴笑了一下,自己要等的人来了。希望他们能听自己的,否则哼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