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狂仙传说  >  第十章 铁甲牛

第十章 铁甲牛

3342 2017-09-19 10:49:55
“苍天之泣。”  周俊双脚立地,双手化掌幻化如飞,凌厉的攻势将前方空气打的呼呼作响。要是有人在场恐怕会赞叹:“如此年纪就有这番拳脚。”  但是可惜的是唯一的观众还是一个只有声音没有形体的神秘人,周俊凌厉无比强悍至极的攻击在他看来似乎和假把式差不多,不对,连假把式也比之不上。  “差,太差了。周家怎么会有你这种后裔?说你是废物点心都侮辱了这句话,出手要稳,真气由意调动,不出则矣出招必中这才是武者战斗之道。”  “重练……”  “不行,太垃圾……”  周俊无语的躺下了,全身累的冒汗但是那家伙就是不依不饶的简直他妈的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嘛,但是只要自己每次一停下,都不用说就是一道劲风刮来,搞的周俊真是无语至极,但是他现在可不敢骂了,否则轻则一顿毒打,重则变成漫天肉泥。他可不想惹怒了那个周姓的神秘人。  一连七天过去,周俊一直都在修行《无界神功》他发现这部功法简直是太强大了,太可怕了。简直只能用变态来形容,没有修炼之前周俊用半个月的时间达到了筑基境界,而修炼了之后只用了七天时间足足缩短了一倍,而且每次消耗真气之后都能快速恢复,这无疑是增加了他在战斗中的持续性,这怎么能让他不激动。  但是很可惜的是,修炼是修炼了。修为也已经回到了以前的水准但是那一招让他眼馋无比的“苍天之泣”他确实怎么也使不出来。对此他很无奈也很焦急,空有一座宝山但是自己却搬不动,天下之悲恐怕莫过于此了吧?周俊心里想着,无奈爬起身体再次恢复真气,然后又再次施展出“苍天之泣”真气是被抽空了,但是那增强了三倍之后的强大能量他确实一点也掌控不了,还没放出去自己倒是喷了一口鲜血。只能躺在地上欲语泪先流。  “呵呵,看来你小子的经验还不够啊,这么长时间就算是头猪老夫都能教会了,偏偏教你小子怎么都学不会。看来小子你还需要实战啊。”神秘声音感叹了一句说道:“毕竟实战是最好的修炼的后门,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  周俊心里一惊翻身而起,“什么,什么后门?你别坑我啊。”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传送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古斗兽场。  周俊看着这个他曾经经历生死的地方,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道:“安稳的日子结束了啊。”  “小子,继续好好感受那种身处生死边境的感觉吧,我想那样的话你很快就能领悟这一招苍天之泣了。哈哈哈。”  那神秘的声音哈哈大笑了两声似乎在期待周俊将会面对的危机。  “来吧,这一次我可不会像上次那样了。”周俊怒吼了一声,瞬间进入到了战斗状态。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头全身黝黑的巨牛。  为什么说是巨牛呢?因为周俊此刻很想破口大骂一句:“这牛他妈是怪兽吧!我草这哪是牛简直是一座小山啊!”  周俊形容的很是形象,没错就是一座小山。比寻常牛庞大了五倍以上的身躯,四肢粗壮程度几乎达到了半米要是被踩上一下周俊毫不怀疑自己会变成肉饼,那双眼就和两颗铁蛋一般十分圆润比他的拳头还要大上三倍,散发着点点红光仿佛这不是牛,而是地狱而来的凶兽。最恐怖的是头上那两支接近一米长的尖角就像是两柄闪烁着寒光的长剑一般挨上一下那身上绝对是多出两个透明窟窿的下场都不用怀疑的。  周俊汗了,“这他吗是要把人往死里搞啊,这是什么鬼东西?也是妖兽?”  那声音在周俊耳边想起:“嘿嘿小子,这是最简单的一级妖兽铁甲牛相当于筑基境界的修者。不过他的防御力可是相当于炼气境界的修者,以你的拳头打上去恐怕疼的是你,舒服的是它。用不出苍天之泣你就等死吧。”  这一句话差点把周俊吓傻了,“喂喂,怎么能这样。这明显不公平啊!”周俊大喊者。  那声音哼了一声:“修炼的路上就没有公平这两个字,小子忘了告诉你这次要是死了可就没有复活的机会了,小心点吧。现在开始!”  周俊还没说话,那一声开始落下,原本静止不懂的铁甲牛顿时发疯一般向周俊冲来,差点把他吓了个魂飞魄散:“我草,作弊。老子还没准备好,尼玛!”  但是那铁甲牛可不会给他时间,就像是急速奔跑的火车一般狠狠撞了上来。周俊一看情况危机啊,顿时身子一转脚尖点地整个人腾空而起,很危险的躲过了铁甲牛的第一波攻击。  那铁甲牛脾气可不像是一般牛那么温顺了,一击不中顿时前腿扬起随后狠狠塔向地面周俊感觉到似乎整个斗兽场都震了一下。  不过看到这,他确实笑了:“原来是头大傻牛。哼这有很难让我先试试你的防御再说。”  转身落地,那铁甲牛还没有反应过来。周俊已经双腿发力冲向了铁甲牛,真气包裹住拳头用尽了最大的力气。  “砰”一下。  疼,这是周俊的第一个感觉。非常态是周俊全身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整条右手都好像要断裂了一般,这简直不是在打牛而是以卵击石啊。  周俊疼的窒息了一秒钟,就这一秒钟那铁甲牛反应过来了。因为周俊给他挠痒痒的那一拳让他很是不爽,所以这头铁甲牛抬起了自己左后腿。  接着就看到周俊整个人和炮弹一般向后飞去,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伴随着一声至极的怒吼:“草泥马。”  周俊整个人撞在斗兽场的墙壁上,飞了足足百米远后方的墙壁都出现丝丝裂纹这一刻周俊只感觉到全身都要散架了,身体已经不再是他自己的了。仅仅两招接触,周俊就知道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自己和这头铁甲牛比起来都差得远。  但是这觉悟,确实用无比惨痛的教训换来的。  周俊大口的喘息着,而那头铁甲牛似乎找不到被他一脚踹飞的周俊,东张西望的凶悍的双眼都有了一些疑惑。  鲜血和水流一般从周俊的嘴角下落,怎么打?周俊在问着自己先前的那只兔子虽然也很变态速度又快抓呀又尖锐,但是周俊还能勉强抗衡,但是这头铁甲牛确实让周俊生出了无力感,深深的无力感根本就没有办法打,那家伙实在玩弄自己吗!周俊心里愤恨的想着。  这时,铁甲牛发现了周俊。顿时仰天牛吼一声,转身奔跑两个动作一气呵成,那姿势之优美看的周俊只想吐,但是容不得他吐那铁甲牛已经气势汹汹的向着他冲了过来。  没办法啊,只能跑了周俊很想破口大骂,但是此刻连骂人都在浪费力气那头傻牛也听不懂于是他不骂了,只能低着头跑吧。  一人一牛顿时上演了追逃大戏,周俊跑得口水都出来了。而那铁甲牛速度明显是硬伤四条粗腿跑了半天也追不上周俊,干脆就放弃了站在原地看着傻啦吧唧的周俊一个人绕圈子。  周俊可倒好一直以为那铁甲牛追着他呢,脚丫子撒开了的逃连回头都不敢回,一直到绕了三四圈周俊疑惑了:“这他吗不对啊我草。”转身一看只见那头心目中的傻牛可是一点不傻等着两颗铁蛋眼,很有兴趣的看着周俊逃命。  周俊顿时觉得,“妈的,自己才是傻牛。”  你不跑是吧?老子也不跑了,妈的就和你耗着大不了老子不出去了。说着停了下来靠在墙壁上喘了口气,见他不跑了那铁甲牛不干了见他停下来喘气貌似很舒服的样子,铁甲牛撒开蹄子就向他冲了过来。  很有一种:“妈的老牛,看你这傻逼跑得挺欢实的,正看得爽你他吗不跑了,什么意思?搞事啊。”  顿时铁甲牛不爽了,顶住头上两支角冲了过来。  这边周俊正舒服的靠着墙,骂着某个无良的家伙给他安排了这么强悍的对手的时候,突然一阵地动山摇。回头一看,差点命都没了,那头傻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跟前了。  “娘希匹的,老子和你拼了。”周俊一个翻身躲过了被牛角刺穿的命运,两腿一夹骑在了牛脖子上。  “得瑟啊?你在嘚瑟啊?妈的追得老子和孙子似得老子搞不死你才怪了。”周俊骑在牛脖子上双腿夹得紧紧的,抡起了拳头一拳拳打在了那牛的头上。  这家伙是卯足了劲,一拳拳如狂风暴雨一般也不管手疼了。得把这口恶气先出了再说。  那牛被周俊这么一通乱揍,虽然没有屁事但是很不爽啊,顿时又碰又跳想要把周俊摔下来然后踩扁这敢骑他头上的家伙。但是周俊完美的发挥出了什么叫做牛皮糖,不管这头铁甲牛怎么蹦达就是不下来,搞的老牛心里郁闷啊。  当时就炸毛了,直接不跳了,往地上一滚大有一种:“不下来是吧?老子压死你。”  周俊吓了一跳顿时跳了出去,躲过了这阴险的老牛一招牛打滚。  一牛一人斗了半天。周俊先是有伤在身此刻已经累的快要虚脱了,而铁甲牛确实屁事都没有除了滚了那一身的灰还是很或碰乱跳的,那双牛眼死死瞪着周俊,四脚一迈发动了攻击。  铁甲牛头上的尖角向周俊刺去,好在周俊反应过人直接一把抓住了那牛角,腰部一甩把牛角当成了单杠甩了起来。  铁甲牛又怎么会让周俊这样得逞,头部大力晃动顿时周俊只感觉一阵重心失衡被铁甲牛狠狠摔了个透心凉。  危机之间,周俊可不敢在地上多躺一会,虽然躺着很舒服不过比起命来说一时间的舒服也算不得什么了,一个鲤鱼打挺正正对上了那硕大的牛头。双手鼓起了全身的力道扶住那颗牛头整个人向后划去,一人一牛开始较上了劲。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