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24章 鬼灵精怪

第24章 鬼灵精怪

2017 2017-05-15 10:15:28
安健盯着土包看了一会,忽然闷声笑了一下:“你看够了没有?大半夜的不睡觉,盯我的梢是不是?”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红衣少女,也跟着笑了起来:“叔叔,你自己怎么不去睡?大半夜的,又想牛肉干了不成?” 安健转过身来,哼了一声:“这是我家,我半夜想跟哪儿转就可以跟哪儿转,不必跟你汇报吧?倒是你,明天不上学了?” 红衣少女叫安秋曼,是安健去世哥哥的女儿,母亲改嫁之后,她虽一直跟着却过得不好,后来安健退伍,她大学考到a市,索性就搬了来,跟他一起住。 安健现在的房子是用他积攒多年的薪金买的,退伍时的安家费也贴了进去,位置偏些,面积却大,属于独栋的小洋房,前后都有十几平米的小院子。 反正家里地方大,安健也一直很疼爱这个侄女,询问过嫂子的意见之后,便将这小妞收留了下来,照看管教。 秋曼平时有空,也替他打点些侦探所内部事宜,美其名曰:当作房租。 其实却是因为她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总想偷偷染指安健手里的案子。 安健当然不许,可架不住小姑娘鬼精灵,总有他看不到的时候,甚至有几回,他还没看出门道来,秋曼先就瞅出哪儿苗头不对来了。 然而,就算安健看出她在这方面有天赋,却还是不许她沾边。 被安健训了一句,秋曼立刻嘟起嘴来表示不服。 “我大三了,学校早安排我们实习了,你身为叔叔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太不关心我了?” 秋曼长得很像父亲,换句话说,也就是跟安健有几分相似,都是方方的脸,坚毅的下巴,男人长得算硬朗,女人长着,就有些不太中看了。 好在,她也不打算走美女路线。 秋曼是智商情商双商高达八百七的才女,枯a市最好的985中全国排名前五的计算机系中,妥妥地霸占了全班第一名,乃种子之中的种子选手。 安健总说,她长得像自己,头脑更像自己。 而秋曼则鄙夷地回他:“连手机都玩不转的人,别跟我说这种不着调的话!” 这话倒是实情,自打她来了之后,安健侦探所的电子装备上了不止十八个台阶,除开钱包大失血之外,安健对这个侄女的作为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用着用着,菩萨送着。 这不,失血失到快昏迷的时候,不有一百万送上门来了么? 不过这尊菩萨可不容易请,想到这里,安健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据我观察,刚才叔叔你右眉角向外微挑了二点六度,” 秋曼双手抄在胸前,若有所思地看着安健:“而且,目前天寒地冻室外温度只有零下五度的情况下,叔叔你竟然裹着个浴巾就跑出来了,是不是手里的案子,出问题了?问题难道跟牛肉干的墓有关?” 经她这么一说,安健才 觉出冷来,忙推她:“回去说回去说!” 秋曼挨到室里,满脸兴奋之情,等安健关好玻璃门,又拉好窗帘,心想该说了吧?不料安健下一件事就是关灯,然后竟准备回自己房间里了! “喂喂!”秋曼不满了:“安健同志!你是不是太健忘了?刚才说好回来说的呢?大丈夫言而无信吗?” 安健无声地笑了:“我怎么言而无信?我说回去说,没说回去跟你说啊?我自言自语不行么?” 秋曼恨恨地敲了沙发一下:“就知道你得跟我来这一手!叔叔,别拿我当三岁小孩了好吗?你这一回来就不成人形先冲热水澡的经历,我还真是头回见着。是不是在外头出了什么事?案子办得不顺吧?您别瞒我了!我查过帐了,忽然多出五十万来!这可不是小数!能值这个钱的案子一定不是容易办得到的!” 安健轻轻松松地跳上楼梯,边走边回:“小姑娘,眼皮别这么浅,一百万说少不少,可说多,也买不到市里一套房不是?你叔叔你也不是不了解,都接触的精英!精英明白不?那就是出手都得以万记!” 秋曼不为所动:“这个B叔叔你装得我给一百二十分!不过既然您老这么高端,从前怎么没人一出手就是一百万?帐面红字几个月了,我怎么没见你扭亏为盈?!” 安健站楼梯顶端,瞪了秋曼一眼:“你好意思说!就你那改造计划,花了你叔我多少钱?我本来过挺好的,你非说是村通网,还非得把这好好的地方弄成个高科技堡垒,我问你秋曼,这红字是你责任大还是我责任大?” 秋曼保持绝对的冷静,和非常清晰的头脑:“你别想岔开话题!说!为什么你出去二天回来就跟冰箱里的冻肉似的?还有刚才,你洗一半澡忽然跑出去看牛肉干做什么?大半夜的晒肌肉吗?这里家家隔着院子呢,你想晒给谁看?” 安健一怔,过后哈哈大笑。 “别以笑遮丑,” 秋曼作严肃脸:“我可不吃这一套!也别跟我玩什么心理战!你房间里的书我全看完了,这些对我没用!”忽然变了脸色,做诚恳状:“叔叔你不是总夸我跟我爸一样,在这方面有天赋的吗?就不能告诉我实情?也许我能帮帮您呢?” 安健硬朗桀骜的脸沉了下去。 秋曼确实继承了她父亲,安廷的天赋。 作为全国首屈一指的心理医生,安廷曾给成千上万的各种病患解决心理难题,可最后,他自己却死于抑郁难解症…… “你天赋再强也得好好学习!别浪费这些年你母亲的心血!她希望你将来能接她的班,进科研所,这是你住到我这里来之前,就讲好的条件,难道你忘了吗?” 安健的声音冷静到几乎冷酷,眉宇间冷漠疏离的感觉开始明显,秋曼看在眼里,顿时有种亲而远之的意味。 秋曼的母亲是一名高工,再嫁后也没有生育,因此她便对这个唯一的,且是天资极高的女儿,寄予厚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