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1章 出事

第1章 出事

3024 2017-04-20 14:27:04
冬夜,风寒刺骨,月亮像半个独眼,不情不愿地睁着,冷冷地看着大地。 凡是有口气的,这会儿都钻在窝里,暖和和的享受着周公之美。 当然,也有例外。 市郊外的盘山公路上,两辆疾驰的汽车,正一前一后,追逐得热火朝天。 前面是辆鲜红的超跑,刺目的颜色在冬夜晦暗的天地里,格外引人注目。只见它疯狂地前突猛拐,漂移急驰,无所不用其极,只为甩掉身后那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 黑车一刻也不放松,凭前面花样百出,油门轰响,它只是岿然冷静,悄无声息,却从不离红车超过十米~! 眼见得下一个急拐就在眼前,红车忽然加速,显见得是被追到绝境,无可奈何之下逼出来的自毁招数! 黑车却还是咬定不放,一点减慢下来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将速度提得比红车更快,一秒之内,车头已接过红车的尾部! 眼见弯道就在眼前,两车似乎都拼红了眼,谁也不让谁,速度提到极限! 彭! 红车扭转车头的一瞬间,黑车终于用尽全力,撞了上来! 然后,接下来的情形谁也没有想到。 眼前的弯道,是个u形连环弯! 红车急速转头之后,借助黑车和自身的冲力,猛打一把方向,车尾向外一甩,紧接着轰地一声,轮胎冒着青烟,顺顺当当地,拐过了下一个方向相反的弯道! 黑车却惨了。 加速度带出的惯性,再加上红车陡然离开后留下的力量空圈,令它一下失去控制猛冲向前,这时才看到眼前的变化,却已经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 黑车重重地撞上了山体,然后被冲得在半空中翻了个身,直接掉落到另一侧的悬崖! 不知是不是从倒后镜里看到了这一幕,红车慢慢减速,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伸出个长发飘逸的脑袋来,北风呼地一下将头发吹散,露出一张神采熠熠的脸。 单宁,27岁,女特种兵,当然,得加个前字。 现在的她早脱离了那种刺激的生活,半年前空降到A市,以私人保镖为业谋生。 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都不能理解,不过她说走就走,干脆利落的切断与从前的一切联系,理不理解也与她许宁无关了。 应聘入a市最大的家族企业,田氏集团后,许宁谋得份好差事,被派作家里最小的孙女儿,田氏唯一的第三代,田宝缇的贴身护卫。 自此岁月静好,除了有些亏待蓬勃汹涌了十几年的肾上腺素之外,一切都很令许宁满意。 没想到老天终究不遂人意,好日子才过了几个月,倒霉催的,又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其实这事到现在都让许宁一头雾水。 下午本该接田宝缇放学后去学芭蕾,没想到车才出校门就被人盯上了,许宁看出苗头,不对,立刻打电话招来同事,无声无息地玩了个金蝉脱壳。趁人多时,两车并停,田宝缇从右侧上左侧下,直接进了另一辆车,顺利到家。 可是,事情并没就此结束。许宁就这不知死活的黑车,一路莫名其妙地跟到现在。也不知对方到底是为了什么。追上追去,倒追出许宁的火气来了。既然你不肯放过我,行啊,那咱就盘山公路上练练!依她本意,先甩掉尾巴再从背后跟上去,说不定能查出对方底细。这事从前她干过许多回了,轻车熟路。 只可惜这回没能成功,还没弄明白这里头来龙去脉,对方就坠了崖! 风吹得许宁身上发冷,她缩回去关上车门,嘴里嘟囔了声晦气,一脚油门带出马达巨大的轰鸣,超跑瞬间便窜了出去。 这地方她再熟悉不过了,盘山公路在她脚下跟玩似的,不看也知道下一个拐弯在哪里。 自打到了a市,除了健身房,许宁来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终究还是得找个地方,释放些野性,不是吗? 看看手腕上的夜光表,许宁决定先回市里,明天一定会有警察找上门来,她得先回去准备准备才行。 超跑平稳而快速地行驶着,一个接一个地过着弯道。 车前灯将眼前的路照得雪亮,直向远处无边的黑暗中延伸去。山路两侧则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许宁一手托着头支在车窗上,一手扶着方向盘,若有似无地,打了个哈欠。寒风在窗外荡来荡去的,带起一层混沌不明的轻雾。许宁皱了皱眉,几乎能闻到带着腐草烂根的腥臭味。随着流荡的雾,本来就昏暗不明的月光也若隐若现,冬天午夜本来就荒寒凄迷,又加上山野里冷森寂静,愈发显得外面一片苍凉。许宁心里有些不耐烦了,盘算一下,差不多也该到最后几个弯道了,按说这时候也能看见城市里虽夜不熄的霓虹灯了,怎么眼前还只有车灯照出来的一亩三分地?!还有,这越来越浓,越来越臭的雾气,又是怎么回事?!指尖在方向盘上扣了两扣,许宁抬手揉了揉发涨的眼睛。盯着的时间太长,视网膜都疲倦了!真想现在就回到自己租坐的那间二居室,泡上热水澡再抽一只雪茄,红酒也可以搞起,记得还有一瓶82年的……妈的怎么回事?! 边幻想边睁开眼睛的许宁,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惊呆了!按说惊呆这两字用她身上实在不太合适!她是谁啊?!满世界乱跑的前特种兵啊!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风浪没经过什么妖蛾子没打过?!可是妈蛋的!外头忽如其来的浓雾算是怎么回事啊?!厚重的深灰色水汽,大团大团地将车身笼住,车前灯竟也照不透这貌似黏稠凝滞的雾体!许宁本能地一脚刹车下去,超跑刺耳地发出一声厉响,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慢慢将车窗按下条缝,许宁谨慎地向外看去:空气流通,腐烂的腥臭味更重了!天地间一片昏暗,本来若隐若现的月光,彻底没了影儿,风也没了,空气凝滞了似的,让人窒息!不应该啊?!许宁将手按在方向盘上,头伸到前窗下,竭力向外探了一眼。除了雾,还是雾!不可能啊!雾气是越进山林越浓,自己明明走的是下山的路,算算距离也差不多该到山脚下了,怎么反叫一团浓雾遮住了眼?!难道今日天气有浓雾?!许宁掏出手机,划亮屏幕便欲上网搜寻天气预报。然后,空空如也的信号格提示她,这里完全没有连接进网络的可能,同样,电话也打不出去。真是见了鬼了! 许宁的眉头高高挑起,额角上的青筋随即也跳了一下。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怪事!指尖又在方向盘上扣了两下,许宁转了转眼珠,半晌,长长地吁了口气。管他呢,下车看看呗!就自己这身手,还怵什么呢?!人都不怕,还怕团臭雾?这样一想,不觉释然。许宁推开车门,一下从低陷的座位上跳了下来,向前张望了几眼。越向深处雾气越是浓重,视线落进去就好像被吸住了一般,拔不出来,却什么也看不到。按许宁的记忆,该是入城外环匝道的地方,一点儿路牙的痕迹也没有,也完全看不出指示牌的位置。都到这地方了,两样标示早该出现才对。可眼下却什么也没有。此刻,在许宁面前的出现,除了这诡异腥臭的浓雾外,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了。许宁迈开两条长腿,试探着向前走了两步。雾气瞬间将她埋没,好像等着她过来似的,无声无息,却极迅猛地,将她整个人笼罩住。许宁大吃一惊,再转头时,本该在身后咫尺之遥的超跑,竟也不见了踪迹!稠乎乎臭烘烘的黏雾,径直扑在许宁的脸上,手上身上!好像一个没有脸的怪物,不出声地狞笑着将她吞没!许宁闭上眼睛,暂时地屏住呼吸,将跳得有些失控的心脏,稳了下来。开什么玩笑!你可是血肉沙场上混出来的!刀光剑影枪林弹雨没把你挤趴下,反让团水汽逼昏头了?!许宁啊许宁,亏你还是当年训练班里的头名老A呢!人称地狱一号的刻薄扑克脸教官,难得只对你一个人竖过大拇指的!要让他和同僚们知道,你竟被山里的一团浓雾气困住,那不把一嘴的大牙,都笑掉了?!当然,许宁知道这雾来得奇怪,绝不是普通水汽那么简单。可她硬着头皮咬着牙,竭力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不合理之处。当务之急,是把头脑冷静下来,因为只有镇定住自己,才能想办法闯出这怪异诡谲的雾气去!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再次睁开眼时,许宁已然恢复。她的大脑和身体,一但接受到危险信息,立刻便自动调整半年前的快速运转,和紧张有序的戒备中。许宁首先观察周围环境,此时她关注点十分集中,发觉除了雾似乎没有别的威胁,至少暂时,还没感到有活物存在。那么当务之急,就该向山下岔道方向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