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23章 诡异的登山记

第23章 诡异的登山记

2021 2017-05-12 10:38:00
安健知道一定出了问题。 自己一个战场上退下来的糙汉子,这种天气下守了一夜几乎也冻出病来,她一介女流,哪怕身体素质再好,恐怕也是熬不得的。 正常推论,这种情况下就只有一个结论。 孙甜已经下山了,但安健没有察觉。 但这个想法一冒出头,安健马上又觉得不对。 下山了?从哪儿下的? 自己没察觉?怎么可能? 守了一夜的地方,是下山最便捷,也是几乎唯一可能的地方。 要说翻过去从另一边下,不是不可能,不过那边山体陡峭又朝北背阴,几乎全是光秃秃的岩石,且垂直度高达七八十,难道她是不要命了?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以安健多年侦察兵的眼力和经验,他知道对方没发现有人跟踪。 既然如此,那就不太可能舍近求远,明明能从南边下山的,偏挑险路,要从北坡走。 这时的安健,已是头疼欲裂。他很清楚的知道,在冰寒的温度下守了一夜又没带足够御寒的衣物,再加上山林禁火又为避免暴露自己,不可燃起柴堆来取暖,身体过久暴露于低温环境中,营养热量不足,自己的体温调节功能出现问题了。 安健掏出手机来照了照自己的脸,发现面部已经出现苍白和发绀的混合表现,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肌肉僵硬,几乎捏不住手机了。 低温症出现了。 无可奈何之下,安健只有下山。 不过他没走远,在车里打开暖气并及时补充了大量高热量易吸收的食物之后,身体略恢复正常,他便开着车在山上转了一圈。 这种天气,盘山公路上几乎没有人,凌厉地北风呼啸着刮起冰雾,打得车窗直响。 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安健还是没死心,把车开回停车场后,他重整旗鼓,换上轻便却很保暖的登山服,拎着一壶热咖啡,又上山了。 侦探所里安健他之外的另一名,也是唯二的一名员工,也就是他的侄女儿,秋曼,曾惊叹于他车后备箱里的库存。 几乎等于一个户外用品商店了!犯得着么?! 安健现在真想立刻跟她视频通话,让她看看到底用不用得着。 山上走了一遭,几乎能进去人的地方,安健都进去看过了,尤其是孙甜消失的那片树林,他来回走了差不多得有七八遍。 安健劈开路面上的荆棘,进入林间,地面受雾气影响变湿,有些地方甚至有着发出恶臭的水塘,歪歪倒倒的芦苇和灯心草丛中隐藏著许多吱喳不停的野鸟。除开长势惊人的荆棘之外,此地的野草都显得十分稀疏,病奄奄、灰噗噗的,头顶的树叶也几乎都掉光了,到处都显得十分的萧瑟,安健的进程也又慢又阴郁,直到最后,他几乎没了信心。 结果,当然还是一无所获。 安健垂头丧气地下山来,此时距离周六,也就是他跟踪孙甜上山,已经过去了三十六小时了。 天再次黑了下来,四周的雾气变得越来越湿、越来越冷。安健头发贴在前额上,不住的滴水,然而才滴出帽檐,便立刻结成冰珠。 他穿行在林间,几乎忘了自己为何而来,手里的电筒将黝黑的前路照出一条微明的通道,安健茫然抬头,眼前的林间小道给他一种错觉,似乎它在无尽的往前延伸,永远也走不完了。 就这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 电光火石间,从眼前一晃而过! 安健手里的电筒马上便追着前方晃动的路线,人也飞快地扑了上去! 他不知道是自己又疲又乏,出现了幻觉,还是真的看到了什么,不过身体本能地第一反应就是,追,追上去! 然而又让他失望了。 才追过来不到二秒钟,荆棘和野草便又覆盖了他的去路,哪里还有一点活物的踪迹?! 安健突然觉得,自己是到了该下山的时候了。 他自问也经历过不少险境,可如现在这般出现幻觉的,还是第一次。 输一回不要紧,输两回也不要紧,最重要不能把老本贴光,那就真连扳回来的机会,也没有了。 于是安健退了。 下山后第一件事,他回家冲了个热水澡。 雾气腾腾地淋浴室,小而封闭,安静却温暖,寒冷的天气下,这才是正常人该呆的地儿。在花洒下被喷了半天的安健,头脑也慢慢恢复了正常,这时方才猛地想起,自己刚才在山上,到底看见了什么。 难道不是牛肉干吗? 牛肉干是他养的一条狗,因酷爱吃牛肉干所以给取了这个名字。安健养了近十年,人狗情深,等同兄弟。后来因为一件安健不愿回想的事,牛肉干死了,死在一年前。 因为这个,他再不肯养狗了。 安健用手捂着脸,热水从天而降,浇得他身上滚烫滚烫,连心也疼了起来。 牛肉干是他心里不能触碰的痛,自打在侦探所后院埋了它之后,安健就连牛肉也戒了。可他万万没想到,事隔一年之后,他竟在城外的野山上,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没错,是牛肉干那小子没错! 狭长的黑脸上,有两圈小到可笑的白毛,好像总是挑着眉,秋曼还说是这小子独有的傲视天下的表情,眼神时刻保持警惕和好奇,充满活力且非常傲娇地逼视着前方。 就是这个表情,让安健一眼就认出了它! 在林间小道时,不知是他被 绕迷糊了还是低温症还没完全消退,他竟没认出那什么! 而现在回到家里,温暖的热水使他智商上线了。安健来不及关上花洒便冲出了淋浴室,他的侦探所就是家,前面开业,后面住人,院里,则埋着心爱的牛肉干。几步就赶到了熟悉的地方,小小一个土包,上面密密麻麻垫满了草,虽然是冬天,也绿着。没有变化。安健四处看了看这土包。牛肉干睡觉的地方,没有变化。没有被挖出来的痕迹,亲手种下草皮都是牢牢守着土地的,完全没有移开又种回去的样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