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3章 狐狸带来的霉运!

第3章 狐狸带来的霉运!

2428 2017-04-23 23:13:38
管你妈的蛋!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没有再退回去的道理! 你不是想跟我会会吗?那咱就会会! 许宁把心一横,踩着行军靴的脚,稳稳当当地,迈上了斜下的小路! 这回倒快,没怎么费事,就看到了终点。 事后许宁再回想起来,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看到这里,脑子里就会跳出终点两个字来? 其实她看见的,不过是一棵大树,枝干庞大,横在了小道中央,树身主干已经断折了大部分,周遭伸出的枝枒同样没有叶片附着,光秃秃地,让人望而生厌。 树干的本体已经空了,可以从路两边的裂隙看见,里头有什么东西,正蠢蠢欲动地,向外钻! 许宁这一惊非同小可! 自打甩掉黑车驶进浓雾之后,她就再没看见过活物! 树干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并伴随着吱吱啦啦的声音,仿佛是什么东西正要拨开外壳腾挪出来,又仿佛是嘴里嚼着什么的声音。 许宁屏住呼吸,蹑足走到路旁一株树后,手碰到树皮才发现,这树早已去皮枯亡,却不知什么缘故,还能站得笔直如生。 正当她研究着手下的死树时,小路中央的树洞里,猛地一声脆响,然后就听见极细微的一声: 澎! 许宁被吓了一跳,本能地低腰,将手摸上了靴筒! 干她这一行的,随身总要带个把武器,枪太惹眼招摇,匕首则更为合适。再说了,以许宁的身手,冷兵器也一样干得过装备着火药的玩意。靴筒里的那根短刀,就是她给自己的安全感,从不离身,睡觉也压枕头底下的。不过这回,却没用上。因手还没碰到靴筒呢,许宁就看清眼前是个什么玩意了。这不是只野狐狸么?!瓜子脸大眼睛,通体雪白柔顺的银毛,上翘的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切!许宁直起身来,笑自己紧张过头了。不过是个野物而已,你一个大活人,倒怕个狐狸?这家伙是从哪家动物园跑出来了?!现在它可算国家级的保护动物,自己要不要做做好事,随便使个擒拿手抓了它回去?!周围一片暗沉,野狐狸愈发白得耀眼,还挺逍遥,在小路上蹦了几下,突然跳到了许宁身边!这回许宁没被吓到。她是鬼神不忌的,狐狸更不在话下,对方既然近身,她正好省事,伸出手便欲擒住那家伙的脖颈!不过这家伙可不是容易到手的,见许宁伸手,嗖地一下就从她脚边溜过,一眨眼就跑进了林子里!许宁笑了。怎么说呢,这一手欲擒故纵玩得好!一个人又是跑又是走的折腾了半天,总算出现个活生生的东西陪着玩了,也着实是有趣多了!不就是想引我进林子么?切,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干什么?你早在林子口等着我,我也不是不依从你嘛!许宁一直紧绷的心情忽然放松下来,她甚至扬起了嘴角。看见活物了,至少说明自己没被放逐到地狱,周围环境再怪异,不也有东西活下来了么?况且,那还不是一般的生物,那是雪狐。对许宁来说,雪狐一直是有另样意义的生灵。在她为数不多的童年回忆来,雪狐甚至可算是至今想起来,唯一的温暖。眼见前面那家伙跑得飞快又曲里拐弯地绕,许宁甩了甩头,不觉苦笑。现在可不是提回忆风花雪月的时候,地形不熟通讯全断的情况下,再跟丢了这玩意,那可真是自己作死了。虽说,它明摆就是来给自己引路的,可跟不上,也显得自己太弱了不是吗?雪狐时不时回头,似乎检查许宁能不能跟得住,见她稳健而迅速,本就翘起的跟角,愈发上扬,眼里似笑非笑,更是得意。许宁如同麋鹿一般轻盈地拔腿狂奔,穿越浓密的树林,脸上笑眯眯地,冲前头招手:“行了,要带我去哪?是不是想帮我走出这条鬼打墙的路?喂你过来,先让我好好辩辨,你到底站哪一边啊?”不过她的玩笑话还没说完,眼前骤然出现的骇人一幕,却让她彻底怔在了原地。陡峭的山坡上,枯木成林,诡异而狡黠地,对着头顶的苍穹伸手,一轮血红的月亮,不知何时出现在那上面,好像被血淋淋的手捏着贴出来的剪影。就在那月亮下方,远离许宁的一片空地上,有个白髯青衣的男人,背对月光站着,看不清脸,更看不清表情。怪风凄烈,将他的衣服吹得鼓起,黑色的身影衬托著血红的圆月,构成了一幅壮丽诡异的景象。然而,这还不是最诡异的事。若只有这些,许宁是绝不会被吓住的。如此矫情的漫画二次元场景,她一般见之嘲之,现实生活对她而言已足够戏剧话了,不需此物来刺激,那是宅人们的最爱,老实谨慎足不出户,却可嚣张跋扈地漫游天下。许宁前十年没在一个地方呆过整一个月,睡的几乎都是没有屋顶的地方,宅这玩意,跟她八字不合。吊诡阴冷的画面,她不怵,刚看到的一刹那她还差点笑出声来。有人?太好了!兄台你哪位?深更半夜不睡觉你在山上吟诗做画,是预备要勾引哪家的大姑娘啊?!然而,她的话还没出口,对方就已抢了先机。“吹吹打打,吹吹打打,桂树挂果,铁树开花。”醇厚的嗓音,一字一字,慢慢吐露着许宁童年的秘密,干净利落的断句,宛如凌厉的刀风,从她脸颊上划过,方才还嬉笑不当回家的许宁,刹那间有一种被人扼住了咽喉的感觉!错愕和惊悚,几乎在一瞬间凝结了许宁的血液!地狱一号在给她上心理课时曾经说过,有些事,许久不提,人会觉得似乎已经忘记,可即使几十年后,只要再将它提溜出个线头来,你就会清清楚楚地回想起,当时让你难忘的一切记忆。吹吹打打,吹吹打打,桂树挂果,铁树开花。自己被送进孤儿院前,由亲人的手交到陌生人手上之前,耳边响起的最后记忆。与此同时,血月偏移,光线斜射到对方脸上,许宁终于在在这明半晦的一瞬间,看清了他的脸!不!!这怎么可能?!她的心脏仿佛被一双冰凉的手死死捏住,然后狠狠拽出胸腔,再一把丢进了人世间最深的深渊,或者暗不见底,无边无垠的黑暗之海。 此时的许宁,连掐自己一把看不是做梦的想头,也没有了。 事情太出乎她的意料,超出了大脑能承受的范围,于是它罢工了。然而,对方的神色却无所变化,依旧专注地看着她,唇角,渐渐弯起一丝阴诡讥诮的冷笑。等等!这笑?!慢着!引自己来的那只雪狐又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什么现在看不到它了?!许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心脏由慢到快几乎在一毫秒之间便达到了高速,血液骤通,身体被冲胀得发麻,如同一辆上好的赛车,在起跑线上一脚踩下油门!然而,这辆超跑,却再也冲不出起跑线了。就在许宁辨认出袭击的方向来自左后方的瞬时,她已经失去了躲闪的可能。敏感的脖颈后方,被冷冷地揽住,许宁刚要挣扎,便失去了知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