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22章 莫名其妙的失败

第22章 莫名其妙的失败

2036 2017-05-11 11:03:02
身为侦察兵的本能,总时不时的跳出来,提醒安健,这里头一定有不对劲的地方。可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呢?他却怎么也说不出个明明白白的名堂来。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很简单的一个案子,却比从前麻烦的更让他上心,甚至睡着了,也不能完全放松。时间就这么一周一周地过去,直到七天前,终于发生了一件,让安健意外震惊,却又有些若释重负的事。 跟到第三个周末时,孙甜终于做了一件有违她一向生活规律的事。 周六早晨,孙甜着一身整整齐齐地登山服,出门了! 看见她走出小区的一瞬间,安健整个人都呆住了! 数九寒冬的早晨,天气极为不好,绛灰的冬云在空中愈压愈重,阴沉广袤的穹隆上烟霾滚动,象刚刚冷却的烙铁般灰暗中隐带着殷红,树梢间的瑟瑟风声撕裂着冷冽的空气,吹进人的脖颈里,逼得人不得不畏畏缩缩,抖抖呵呵。 这样的天儿,能不出门的都不会出门。 可偏偏从不出门的,顶着寒风冒着可能会下雪的刺骨冰冷,出门去了! 看孙甜这身装备,不像是购物,可挑这个时候登山,也太说不过去了! 安健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仿佛一件等了很久的事终于发生。他不知是该高兴于自己的本能没错,还是悲哀于自己手下这桩,明显走上岔路的调查。 天下果然没有白白到手的好处。 孙甜早早约下的出租车,把她送到了野山脚下,她貌似轻松地下了车,然则一直跟着的安健,隔着好几米从车窗里都能看出,那只不小的黑色背包在她身后沉甸甸地,重重压着她瘦弱的身体。安健将自己的陆虎停在山下一处不显眼的小路尽头,下车后加快脚步,不远不近地跟在孙甜身后。野外的天比城里还要坏得多,才近中午,太阳就好像快要落山似的颓废,天色愈发灰暗,林中夜雾渐浓,光线越来越少,已经变得夜晚差不多。头顶上不时就飞动的物体,不知是鸟还是蝙蝠,发出凄厉的鸣叫,那声音使人感觉脑后每一根头发都立了起来。一路上除了前面那个孤独而倔强的身影,安健几乎看不到有别的登山客。 孙甜沿着上山的台阶走不多时,便熟门熟路地拐进了一条很少有人走进去的林间小道,安健因被一块石头崴了下,低头再抬头,就这么一刹那,差点就跟丢了。 好在他反应很快,立刻停下脚步听了听声音,西北边似乎有动静,他不敢怠慢,随即蹑足跟了过去。 一个小小的身影,急如星火地在陡峭的山坡上飞奔,黑色的身影衬托著昏黄而有气无力的日头,构成了一幅壮丽诡异的景象。 安健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就这么眼不错的一会工夫,自己竟已被对方拉下了这么多距离! 看来这位叫孙甜的小姑娘,貌似宅弱,却着料有些令人不可小觑的运动实力! 越过陡坡之后,出现在安健眼前的是一条曲折的羊肠小径,孙甜依旧保持着旺盛的精力,一路狂奔,此时的她仿佛展现出城市生活中少见的另一面,如回到丛林的小鹿,奔放的野性展露无疑。 因羊肠小径无处藏身,此处又隐秘而无他人,安健怕被对方发现,只得等孙甜走出小道走进丛林之后,再现身。 然而,就是这么一分半钟的差池,他跟丢了对方。 等到安健赶到孙甜最后一次出现的密林入口,他发现自己已是完全的孤身一人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树林,灰黑色的树皮如同打磨光滑的皮革一样暗沉,一望无际皆是呈现出残败的树林,树木的枝枒和根茎四处蔓延,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孙甜竟像是钻进了土里,踪迹全无。安健绕着森林外围跑了一圈,最后不得不喘着气,认了怂。他的右边是一座陡峭的岩壁,左边则是在越来越间的夜色中显得十分灰暗的山坡,而刚才穿行的外围,树丛远比他想像的要近、要浓密。树底下几乎没有可以通行的空间,披荆斩棘的结果,让他举步维艰,无法深入。这一役,安健灰头土脸地败下阵来,铩羽而归。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还真是头一回阴沟里翻了船。实在不应该小看这姑娘的!能有人出一百万查她,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她都不会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安健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蠢货!当然他不会就此放弃,承认失败是一回事,弥补甚至想要反败为胜,至少赢回一局,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以他的性格,这事就算不给钱,也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了。没想到自己来会面对如此复杂的丛林,安健上山时根本没取出车后备箱里常放着的登山器械,本想孙甜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本事,还能徒手攀岩不成?没曾想,徒手攀岩没玩上,人却来了个林中消失!安健稳了稳情绪,决定守在刚才孙甜上山的那条小道旁等。你既然进得去,那就一定得出来吧?!难道跟山里熬一辈子?!密林那头就是陡峭的岩壁,她要下来,只能从这边走。安健打定主意,将自己蜷缩进路旁大树下的一堆长草中,打了个近树干的地方,舒服地靠上去,将运动服的帽子兜上头顶,衣领拉高,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盯住孙甜刚才上去的方向。天色渐暗,山里又黑又冷,又开始飘起零星小雪,夹着尘土粒子随风裹着,打在安健脸上,时不时又钻进脖子里,冰凉生痛。虽然他是挨过苦受过罪的侦察兵,还是忍不住直打寒战,望着苍溟溟的天穹下,众山萧索,灰得发紫的杂树林一片一片接陌天际,说不出的凋敝之意,让他的心都像被冷气浸透了一般,了无生趣。就这么浑身发抖地熬了一夜,直到太阳昏昏沉沉地从东方升起,半明半晦地照耀在树林里浓重的雾气上,安健还是没把孙甜等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