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2章 幻影还是真实?!

第2章 幻影还是真实?!

2006 2017-04-21 10:15:28
虽然此时已经摸不到车在哪里了,可说不定是因视线受浓雾阻碍,看不清所至。许宁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可能,转身大步迈进浓雾中,以手机照亮,小心谨慎地,却快捷迅速地,按原有的路线,向前走去!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除了许宁自己的呼吸声,听不到任何动静。往常这时候,山里常有夜猫子,也就是猫头鹰出没,时不时从登山人头顶上飞过, 发出凄厉又诡异的鸣叫,似笑似哭,现在却一点声音也听不到。也没有风。数九寒冬的,山上寒风刺骨,前几天又才下过一场雪,刚才开上山时,许宁看见满眼的雪景,干雪堆在枝头,被风吹得一层层落,飘到车顶上,有种绝艳的美,从半天的车窗外飘进来,落在她脸上,凉飕飕地刺激。然而,此刻就算她行走在山路上,竟也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她整个人好像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黑箱子里,除了手机发出的光,照亮眼前几十厘米的浓雾之外,别的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脸是麻的,眼睛看不清,耳朵也听不到,除了脖子后的汗毛,微微乍起之外,许宁整个人都是木的。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许宁停了下来。手机快没电了,提示音刺耳地响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下,将屏幕接拉黑。反正照不照就这么回事了,节省点到关键时刻再用好了。什么是关键时刻?!此时的许宁,也不去想这个了。她知道自己碰到了麻烦,还是不小的麻烦。从前的经验到此刻一点也用不上,因那是对付人的,现在却是整个环境都跟自己作对了。当然以许宁的见识,她是不会相信鬼神之说的。可是眼前这不死不活的浓雾,却让她生平第一次生出些无法解释的怪异之感来。如同入了八卦迷魂阵,昏苍苍中已没了方向,更辨不出东西南北,浓雾中的感官早失去作用,只知闷头向前,却除了雾还是雾,好像永远也走不出这片臭气熏天的铅灰色水蒸汽了! 真是撞了*了!收起手机的同时,她在心里骂了一句! 本想好好过几天清静日子,这才在别人看似委屈的眼光下做了个小屁孩的保镖。这下倒好,清静日子没过上,直接穿进本神幻故事里来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许宁扬起头来,松了松筋骨。 奇怪的是,如此危奇的境遇下,她倒慢慢兴奋起来了。 肾上腺素好像一头从笼中释放的困兽,一点一点回流到以前的奔腾状态! 许宁抬起手腕活动了两下,又转了转脚踝,忽然加速,向前冲去! 如同一架喷气式飞机在云层中穿行,许宁瞬间将浓雾闯出一条来不及愈合的通道! 见雾气果然跟不上的速度,许宁大感痛快,一种把对方甩在身后的刺激感让她愈发提速,几乎是飞一般的冲刺着,并按着脉搏在心中计算,自己已经跑了多远了? 只要我快过它蔓延的速度,跑出这团恶心玩意的可能性就不是没有! 可惜,事实还是给了许宁沉重的一击! 就在她跑到近千米的时候,浓雾当真到了尽头,然而她并没有看到预料中的匝道,反而有一片黑沉沉的密林,影影重重,赫赫扬扬地,出现在眼前! 紫霭霭乌沉沉的林间剪影,如同阳刻从底砖上浮现出来,看不到尽头,树木的枝枒和根茎好像都伸了出来,向着幽深黑暗的天际,死气沉沉地大摊着手。 许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自己走得太急跑错了方向?! 虽明知可能性太小,她还是抬起手看了看表,表盘中央一小圈指南针,死了一样,动也不动。 许宁额角开始出汗,背后早在刚才奔跑时就湿了,现在更是顺着脊梁骨,滑下了汗珠。 出了雾团,倒渐有风起,北风带着雪点儿砸在她身上,灌进领口,吹动了湿漉漉的内衣,刺骨的凉,却也将她慌张的神智稳了下来。 别慌!指南针坏了其实没有关系! 现在的形势下,常规的东南西北其实早失去了意义!地图上根本没有这片树林,这一点许宁比谁都清楚! 那么,回头是雾,眼前是密林,该向哪个方向去呢? 许宁深深地吸了口气,决定顺从本能,也是自己多年行事的风格。 那就是,向前。走近树林后许宁才发现, 地上的灌木与草丛,像被人捋过似的,一片叶子也没有,东倒西歪乱蓬蓬丛生,甚至不少大树都像拧断了的葱一般歪倒在脚下,有的还被齐根拔起,撂在一边,也都是光秃秀的有枝无叶,难道这里才经过一场飓风?!哪里来的?!A市地处洼地,气候一直是波澜不惊的,这也是当初许宁选择在这里落脚的原因。可笑的是,自己此时竟站在这样的场景下!许宁边走边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生疼。说明不是做梦。好吧,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她苦笑一声,只有提起精神来,再向前去。脚下是一条貌似被什么东西踩出的路,虽窄小而不成形,却勉强能在密林和草丛上穿行。许宁走了片刻,感觉路面开始往下斜,身边的草木也渐变开阔,似乎之前她已越过了曲折的羊肠小径,现在开始往低处走了。许宁停了一下,犹豫起来。她忽然明白了什么。这一切太过诡异,先是浓雾,然后又是这树林,甚至小道。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为了将她引到这里,铺垫好前后,逼得她不得不按照对方的心意,行进至此。可笑!许宁抬起头,将落到眼睛上的湿发,狠狠甩回了脑后!什么人费这么大力气勾引老娘?!有话你他妈直接说不就完了?!双手抄在胸前,许宁冷冷地向前扫了一眼。北风打着旋儿从她脚脖子上刮过,随即穿进树梢间,没了叶子的枝条跟着发出嘎嘎的低语。整条小路,笼罩在一片暗影之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