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4章 悲了催的我是谁?!

第4章 悲了催的我是谁?!

2051 2017-04-23 23:26:55
好冷! 好硬! 好不舒服! 许宁从没觉得自己这样难受过,就算被十几条壮汉围攻,也不曾如此痛苦。 口干舌燥,头昏眼花,最关键时,身体肌肉酸痛,好像刚刚才完成铁人十项的所有项目,还是全力冲刺不带喘气誓在破记录的那种。 除此之外,耳边还时不时地传来苍蝇蚊子的骚扰嗡嗡声,赶之不走,趋之更盛。 真他妈的不爽! 许宁呻吟着,慢慢睁开眼皮,然而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她竭力眨了两下,才看清:原来,自己正躺在一块平平整整的大石头上,而石头周围,则围拢一圈人。 看热闹的。 不知为什么,许宁没觉得有什么意外,更没觉得有太大关系。 “别看了行不行?”她再次闭上眼睛,因猛然间她觉得一阵头昏,嘴里则淡淡地发出要求:“能不能过来喘气的,扶我一 把?” 让她奇怪的,自己的声音好像有些变调,不似从前般沙哑,倒有点小清新的温柔清淡。 不过这种小事许宁是从不 放心上的,声音有什么要紧?反正她经过训练,本就是想变就可以变的。 不知是不是小清新的调门起了作用,围观者中都有大着胆子过来的,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一身登山装备,面带垂怜地看着她: “姑娘,你没事吧?” 许宁不理,扶住对方的手坐了起来,这一下又过猛了,脑子里瞬间好像有几千个印第安人在打小鼓,轰隆齐响,震得她立刻又闭上眼睛。 见她还能动,围观的放了心,其中一拨大妈们开始恢复本能: “哎哟姑娘你没事吧?这大清早的就看你躺石头上,可响死我们了!” “就是!再怎么着也不能搁这儿闹脾气啊!人来人往的,还当你怎么着了呢,影响多不好?!” “就是!失恋事小,自己的身体事大!是昨晚喝多了,半夜跑这儿发泄就跟这儿睡着了吧?哎呀姑娘为个男人你至于吗?!” “要么就是为减肥!早让不吃饭就爬山来了,然后才上到岔道就低血糖晕了!哎呀姑娘你别不拿低血糖当回事!上回就有个白领这么着去了!!你可得重视哪!” “就是!这些个年轻人真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这父母看着得多心疼?!” 一阵杂七杂八的啰嗦,许宁全部左耳进右耳出的过滤,只有四个字引起了她的注意。 第一,岔道。 第二,父母。 按先后次序,她先分析岔道。 岔道?! 难道现在,自己正处在了昨晚想走却没走出来的盘山路出口?! 许宁再次睁开沉重的眼皮,定了定神,这才看清,果然自己已经在山脚下了,身下平躺的大石,正是指示入山的路碑! 怪不得自己睡得这么不舒服!膈死人了好吗?! 许宁挑了挑眉,借着那好心小哥的胳膊,慢慢从石碑上爬了下来。、 “小心,小心!” 大妈们看她貌似虚弱,立马又围得更近了:“姑娘你放心,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一会就会有专业的医务人员来帮助你啦!” 许宁连接脑部的听力部位依旧开启过滤功能,专心致志在第二个重点上。 父母。 这两字让她想到了昨晚的经历,并提示她,自己怎么会弄成付别人眼中寻死寻死的模样的。 先是大雾,腥臭的雾气阻断了自己下山的路,然后就是那神秘的,没有叶片光有枯枝的树林,见鬼般出现的雪狐,最后,是一轮血月下的男人。 开始自己还当他是父亲,那个早已在二十几年前去世的人,结果看清脸之后,才知道不是。 不是父亲许啸言。 而是他的助手,文峭。 然而奇怪的,他一点没见老,还是记忆里那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模样,只是最后那一笑…… “呀!姑娘!你的脚踝拉了个大口子哎!” 大妈们惊异的尖叫打断了许宁的回忆,她不耐烦地向下摸了摸,什么大口子不就是拉掉点皮蹭出点血么?! 视线也随之落了下去,漫不经心地,瞥一眼就准备收回的。 不料这一眼下去,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这腿是谁的?!怎么搁我身上来了?! 许宁直勾勾地盯住自己的脚,脸色大变! 柔滑细嫩,细得跟春天才发出芽的嫩柳枝似的!还白!白得更三年没见过太阳一般! 扯蛋呢吧! 许宁自己的腿自己最清楚! 那是健康的小麦色配各种疤痕累累,再加上强健有力的肌肉线条! 可绝不是这种一看就知道走不了二里地的深闺小姐肢! 大妈们错误地领会了许宁的意思,还当她被自己腿上的伤口吓着了,忙哄她的哄她,替她挡眼睛的挡眼睛: “没事姑娘!小伤口就拉破点皮!” “就是!哎你别看,真不是什么大事,血都没出多少!” 许宁不理她们的好心,一下就拨开对方的手,神色大异地看着自己的腿,然后视线上移,落到膝盖,大腿,腰,胸…… 一放烟花扶着许宁的小哥脸红了,又不敢松手,怕她弱不禁风的一头载到地上,只得辛苦地扭头,看旁边。 许宁才不管这些,上上下下把自己全身看了个遍,然后,血压便直飑到了三百一。 妈蛋的这谁干的啊! 谁这么不负责任啊?! 许宁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喊出这两句话时,语气有多凄厉,声调有多悲怆。 大妈们眼圈都红了。 “别伤心孩子!”一个胖胖的上来就把许宁搂进了怀里,哽咽着劝道:“人生路还长得很!今后你再回头看,这都不是什么大事!” 许宁木木地被搂,一点儿回应的想法都没有了。 小哥脸更红了,想扶不敢再伸手,默默向后退了两步。 “就是啊,”大妈车团风向大变,开始苦口婆心战术:“不就是遇到个人渣么?怀上了也不当紧,现在医术这么发达,你就当吃个辛苦,开开眼,从今往后,学会看人,再不能随便上当了!” 许宁还是木木的,直到听见个怀字。 “怀什么怀你们当老娘我是什么人了还怀?!怀哪门子怀我哪儿看起来像怀了别这么血口喷人行不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