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魅影同行  >  第10章 失忆这种小问题……

第10章 失忆这种小问题……

2028 2017-05-02 09:41:29
窗口里的人简直嗤之以鼻:“别开玩笑了好吗?我们这里是正规医院,不是外头的小作坊好吗?”孙甜无计可施,后头排队的人又催,她只得灰头土脸地败下阵来。“怎么?走不了了?”孙甜才把那张没用的废卡收回口袋,背后就传来熟悉的声音。不过比平时那冷冰冰的不耐烦态度好些,因为有了三分讥讽的意思在内。“看来调到急诊,您倒是轻闲许多了嘛!”孙甜回过身来,正视肖谦:“肖医生,替谁挂号呢这是?”肖谦不笑:“跟我回去!”孙甜笑笑:“当然,不可能。”肖谦也笑了:“不付钱就想走?”孙甜更笑:“谁说我不付钱?”朝天翻个白眼:“我现在就去换卡,明儿见哪您嘞!”肖谦的笑简直忍不住地喷薄而出:“哪儿去?”他甚至都笑得咳嗽起来:“看来你是真失忆了!”孙甜伸出去的腿,慢慢顿在空中,又悄悄收了回来,转过脸来,一脸懵懂:“是啊我是失忆了啊,有什么不对?”失个头!报告好得很脑部根本没有受伤失哪门子忆?!当然如果从心理创伤的角度来说,也是有可能的,不过那就不在肖谦的职责范围内了。他忍了笑,双手抱在胸前,上下打量了孙甜几眼,看得极仔细,引得挂号大厅里走去的路人都盯着他和她看。孙甜却若无其事,也不问,随便看,反正我自就是岿然不动。最后还是肖谦败下阵来。“直走右手拐弯,有个窗口就是市民中心的办证点,今年市里才实施的便民措施之一,你不知道?” 孙甜在心里骂了一声。 我才来a市几天我能知道这个?! 不过无所谓,反正一切都可以打着失忆的旗号么! “哦这个,对哦,今年才弄的嘛,我想起来了,年前来还没有呢,没错,现在想起来了。哎呀创伤性失忆是这样的啦,年前我还没分手,有那个渣男在,所以我现在选择性的忘记了嘛!” 孙甜故作唠叨,脚下则飞快开溜。 不过眼下人多,她还是勉强控制了自己的速度的,就这样,也就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 肖谦滞了一瞬,脸上却再也没有笑意,乌黑深邃的双眼,牢牢锁定了她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办证处是去年年中设立的!他有意说是今年才实施,只为试探她究竟真失忆还是假装样,又或是趁机想赖帐偷跑,被抓个现形,看她还有什么花招好耍。本想看她尴尬的窘样,没想到,她竟然是真的不知道! 难道真的失忆了?! 孙甜顺利换好新证, 办好出院手续。 这回肖谦没再出现,据说急诊忽然来了几个心脏病患,他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迈出医院大门的一刹那,孙甜深深地吸了口气,脸色,也同时由纯真,转向老辣。 好,玩笑开完了,轻松一刻已过,现在,该去找出那个不要命想在自己身上捣鬼的家伙了! 第一件事,她走到报亭买了几份本地晚报,从五天前的开始算起,一共五份。 快速浏览之后,发现并没有关于山上失踪人口和车辆的报道,倒是关于那辆追着自己追到山沟里去的黑色阿斯顿马丁,地方新闻的角落里,还有寥寥几句描述。 本地名企田氏集团,第三代孙辈被一辆黑色阿斯顿马丁跟踪并有绑架嫌疑,后黑车自行离开,并于盘山公路上失手落入悬崖…… 后面的孙甜没再看下去,因看到无人员伤亡便知,司机已经逃脱,接下来的话也就再无价值。 没有关于自己的报道。 翻遍了所有报纸,没有一个字提到田氏集团的保镖。 当然也没有小粉领山上被救这样的新闻。自己一没伤二没闹,上不得版面。倒是有几句提到自己在医院里的见义勇为,不过也只以在场群众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而已。 许宁这个人,仿佛一夜之间就这么消失在空气里了。 丢下报纸,孙甜靠在公园的长椅上, 叹了口气。 本来么,你想让谁记挂你?! 无亲无故。 父亲二十年前死了,母亲进了精神病院,不多时也死了。这世上本就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想让谁给你献花圈念悼词呢? 一起的同僚也被自己说抛弃就抛弃了,说离开就离开了,甚至连一向看重自己的教官:地狱一号,也没给他留个地址电话什么的。 你以为,还会有谁记得住你吗?! “为什么要走?” “家里有事要办。” “什么样的事值得你抛弃多年的兄弟?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个孤儿,这里才是你的家!” 教官最后的质询,到现在孙甜还记得清清楚楚,同样清楚的是,她并没有回答上面那个, 最后的问题。 她的性格是,不能确定没看到实据的事,打死也不会吐一个字。 所以她来了,到a市来了。 为的,就是那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就算是亲如父亲般的教官问的,她也答不出来。 而引起这一切的导火索,正是三个月前自己接到的那封匿名信。 “尔母未亡,尚存人世。” 简单八个字,却犹如八百斤烈性炸药,瞬间将许宁平静的人生,炸了个天昏地暗,七零八落。 信上再没说别的,也没有别的线索,唯一知道的就是,邮戳来自a市。 所以许宁来了。 悄没声息,隐姓埋名,做了个三岁小丫头的保镖,伺候她上学放学进补习班,甚至还要在进校门的前几分钟,用自己握枪拿刀,杀人见血的手,替她整理仪容。 为了什么?! 当然不是喜欢这份工作。 来的第一天她就去过邮戳所在的邮政分局了。 结果当然是毫无头绪。 信是直接投进邮局外的信筒里的,查无可查。 倒是出来时,许宁一抬头,看见对面商场前的几只摄像头了。 她本想利用从前的关系,黑进商场监控系统,看看有没有运气能找到三个月前那一天的监控录像的。 然而这事还没办成,自己先就成了别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