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诸天我为王  >  第三十七章 人面不知何处去

第三十七章 人面不知何处去

3095 2017-05-05 10:02:34
这次他是只身一人前来扶风城的,况且这里也不是能让他横着走的上宁城。  要说不害怕,就算打死他自己,都绝对不会相信。    李达深深吸了一口,强自定了定神,故作镇定的大汉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拿剑架在我脖子上!”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李家只要动动嘴就能让你没命啊!”    “那你知不知道我只要微微一动,就能让你没命?”江河目光冷漠的看着他。    李达被他扫了一眼,竟有种浑身上下被看穿的感觉,不禁嘴角一抽。    他连忙转头看向方如雪,“我说娘子啊,此人到底是谁,你看他居然这么对我,你也不帮帮我。”    方如雪这才回过神,她忙动身一把将江河推开,“江河,李公子是我的未婚夫,请你放尊重点!”    江河愕然看向方如雪,他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帮这个人!    若说未婚夫的话,他们两在七岁的时候就私定了终生,立下了婚约!    尽管七岁的婚约江河也没有太当真,可上一世他小有名气的时候,与落魄的方如雪相遇过,是她提出了两人当年的婚约。    江河没有嫌弃她断了胳膊,依旧遵守了婚约,娶了她为妻。    在方如雪被人暗杀了后,江河也照着她留下的血字杀上了空虚谷。    虽然负伤累累,虽然命悬一线,却从未退缩,最终还是自己亲手为她血刃了仇敌!    可如今,她竟然自己的面前说别人是她的未婚夫!    “你……你忘了我们私定的婚约了?”江河不敢置信的盯着她。    “七岁时的童言,岂能当真?”方如雪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正色道。    “岂能当真?”    江河愣住了,随即摘下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琉璃吊坠,“这枚吊坠,是你当年送我的,你说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你连这也忘了?”    “江河,我劝你别痴心妄想了。”    方如雪听了,不屑一笑,振振有辞的道:“论家世,我们方家在扶风城名列第一,而你们江家不过是垫底的。”    “论修为,我早已达到了玄魂境三层,而你不过才刚觉醒战魂。”    “坦白讲,我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会是。”    “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江河眉头一挑,仿佛胸口被人扎了一刀,半生骄傲,乍泄而光。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方如雪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当年她嫁给自己后,是何其的贤良淑德,是何其的以礼待人。    如今,她竟变得这么势利眼?    “不,那一切都是还没发生的事!”    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也许她是被迫的!    想到这,江河忙问道:“是不是你家里或是李家逼你嫁给他?”    “喂,你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前些天向她求婚,是她亲口答应我的。”李达说了句。    方如雪瞥了一眼江河,看他衣服穷酸鬼的样子,再次冷哼一声,“江河啊江河,没想到你居然白痴到这个地步,你看我像是那种随便妥协的人吗?”    “实话告诉你,就算我真的是受了威逼利诱,我也不会选你当丈夫。”    “因为,你根本就配不上我!”    “我配不上你,是啊,我怎么能够配得上这么会演戏的你。”江河心中自嘲的笑了一声,想不到,她原来真的这么势利眼。    上一世,未来的她,竟然在自己面前伪装得那么天衣无缝。    未来的方如雪,可是曾说过一直都对自己念念不忘这种话的啊!    可是说到底,方如雪的确当过他妻子,两人也的确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夫妻生活。    江河有点不甘心,他伸手直指李达,“他的修为只在醒魂境中期,难道他就配得上你?”    “那是当然,我可是上宁城的人,我代表的是李家,李家的武者成千上万,就算我们想要踏平扶风城也不过是小事一件。”李达看到江河的窘状,心中大喜,大笑道。    “你给我闭嘴!”    江河冷冷朝李达横了一眼,李达脖子缩了缩,当禁了声不敢在说话。    目光流转,再次投向方如雪,“方如雪,抛开家世不谈,我就问你,我哪里不如这个懦夫了?”    “他不是懦夫!”    方如雪的脸色越变越冷,李达闻言得意的昂了昂脑袋,心里十分受用。    “好,就算他不是,他哪里比我强?”    方如雪盯着江河,一字一顿的道:“他是一名炼丹师,炼丹术已经达到了二品。”    资质差的炼丹师,一辈子都止步在一品之境。    李达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二品炼丹师,显然未来的炼丹之路定然不止于此。    “哎呀,娘子,我们得低调点,可别让某些人受不了打击。”李达微自豪的挺起了胸膛,被方如雪一说,仿佛胸中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方如雪上前了几步,面无表情的看这江河,“感谢你喜欢过我,不过那枚琉璃吊坠是我娘送我的信物!”    “既然我们相遇了,那你就还给我吧,我明天跟他订婚要用到。”    江河冷冷的看着她,方如雪违背婚约也就算了,如今她竟然连信物也要拿走?    上一世,江河便是靠着那枚吊坠,睹物思人,想念自己那温良贤淑的妻子。    可……自己念想的那个人,却不过是她伪装出来的模样!    “哈哈哈,好,好啊!”    江河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事到如今,他也该看开了。    上一世他虽然与她夫妻一场,却不过是南柯一梦!    “你笑够了没有,快把东西还我。”    方如雪终于忍不住用嫌恶的目光看着江河,“你以为拿着我的信物我就会想你不成,告诉你,别做梦了,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不错,梦该醒了,既然你想要,那我就还你!”江河的漠然的扫了他一眼随即猛然将手中的琉璃吊坠砸向地面。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那枚晶莹剔透的琉璃吊坠被摔得四分五裂,化作一地残渣。    “我还的人,是当年的你,但那个你,在我心中已经死了!”    江河盯着方如雪,声音冰冷,如同来自百尺冰窖,“从今往后,你我二人,恩断义绝!”    “你,你竟然敢摔坏我娘送我的信物!”    方如雪愤然伸出手直指江河的脑袋,“江河,你好得很,今后你我二人不仅恩断义绝,还是仇人!”    江河从来都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几乎就在她发话的刹那就在心中斩断了对她的念想。    他直接迈出步伐走向丹炉铺,毕竟今天来主要就是炼丹的。    “你想干嘛?”方如雪看他向自己走来,连忙道。    江河看都不看她,更懒得搭理她,依旧迈着步子。    方如雪错愕了一下,她没想到江河竟然不搭理自己了,自己搭理他都算不错了,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不搭理自己了!    “江河,你给我站住!”    方如雪向前走了几步,动身拦住了即将踏入丹炉铺的江河。    江河闻言,随意的瞥了她一眼,“好狗不挡道!”    看着眼前的女人,他觉得自己简直傻透了。    什么不败战神,什么武道第一人,居然被一个这样的女人玩的团团转,可笑的是他竟然还自得其乐!    “哈哈哈!”    此时周围已经站了几个围观的人,听到江河的话不禁笑出了声。    “还真是新鲜事,江家的废物居然敢这么对方如雪这么说话。”    “人家废物也硬气了一回,不过我看他要倒霉了。”    “没错,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吧。”    ……    方如雪听着旁人的闲言闲语,脸色变得很难看,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真正被人羞辱到了。    “江河,你别给脸不要脸,难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方如雪气得浑身隐隐发颤,忍不住怒道。    “我说了,麻烦让让。”江河直接略过了她的问题。    方如雪怒容不变,“这是我方家的炼丹铺!你想进去干什么?”    江河淡淡的道:“怎么,上门的生意你们都不想做?”    “你的生意,我家不做,趁我还没出剑,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方如雪的美眸中浮现一抹厉色。    “哦?那我的生意你们方家做不做?”    突然间,人群中走出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众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只因这女子,实在是太过漂亮了。    “是她?”    江河侧目一看,吃了一惊,来人竟然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苏妙音。    李达看到她后,眼睛瞪得老大,这女人可比方如雪漂亮多了,想不到扶风城居然还有如此绝色的美女!    “做,当然做了!”    李达一下子就从马背上跃到了苏妙音的身旁,“这位姑娘,不知道你想做什么生意?”    “李公子,刚才那方家的女孩说你是她的未婚夫呢。”    “她还没回我的话,你就这么积极的跟我搭讪,你不怕他吃醋吗?”    苏妙音停住了脚步,勾嘴泛起一抹醉人浅笑。    “不会,我娘子不会吃醋的,呸呸呸,我说错了,她才不是我娘子,我跟她八字还没一撇呢。”    李达眼冒桃花,直勾勾盯着苏妙音,就差口水没流出来了。    “李公子这般气宇轩昂,真是让小女子羡煞不已,只是……”    苏妙音美眸流转,与他对视了起来,“李公子这般说话,不怕她不嫁给你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