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诸天我为王  >  第二十六章 误会,都是误会

第二十六章 误会,都是误会

3132 2017-05-02 10:02:55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从她口中喊了出来。    “小姐!”    丫环红薯站在门外,听到房里的尖叫后,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她从小就进了苏家,苏妙音待她情同姐妹,没人的时候都是让她同桌一起吃饭,平时也很少使唤她。    如今小姐有难,她心里真的是很难受跟不安。    刚才苏管家出去带领进镇的商队了,此时门外只剩她一人。    稍稍一顿,她果断推开了房门。    可是房门一推开,她就傻眼了。    她看到了小姐身上的衣物竟然都化为了碎片洒落满地。    苏妙音快速抓起床上的被褥盖住了自己的身子,继而狠狠的朝江河扇了一巴掌。    江河正处于发懵的状态,他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醒过来。    “啪!”    苏妙音的纤纤细手重重的扇在了江河的脸上,也让他顿时回过神来。    红薯关了门,来势汹汹的朝江河走了过去,气呼呼的道:“想不到你,你竟然是这人面兽心的混蛋!”    “可恶,我要杀了你!”    苏妙音娇喝着朝江河扑了过去,那双玉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  江河忙动用游龙步脱身,他几乎是瞬间就飞身到了门口。要不是他身手够快,恐怕脖子上就要被抓出两道血痕了。    “她体内的毒我已经驱散了,战魂也保住了,为了她的清誉,刚才发生的事你们最好不要外传。”江河快速打开了房门,然而并没有看到苏管家。    想到房里这两个十四五岁的丫头可能会对自己有偏见,他干脆不去解释驱毒的经过,直接飞身离去。    临走前,江河郑重的道:“我绝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人!”    “无耻!休想逃!”    苏妙音话一出口才想到了自己没穿衣物,顿时气恼得再次放声尖叫起来。    “给我站住!”    红薯追出了房门,可江河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了。    回了房,红薯忙将房门给关上,跪在了苏妙音的面前,哭丧着脸道:“小姐,红薯无能,没能保住你的清白。”    “什么?”    苏妙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道:“难道他,他把我……”    “八,八成是了……”    红薯脸上流出了不甘的眼泪,哭哭啼啼的说道:“这个坏人谎称要帮小姐治病,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卑鄙下流的登徒子。”    “怎么,怎么会这样!”    苏妙音闻言恍如被一道霹雳击中,因为之前失血不少,她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乾元大陆未出嫁的女子大都不懂男女之事,临出嫁前夜,她母亲才会拿着某些图画的给予她们这方面的教育。    毕竟苏妙音跟红薯都未出嫁,自然是不知道男女之事到底是如何。    他只知道男子能在共处一室的情况下,夺女子清白……    过了好长一会儿,苏妙音才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管此人是谁,我一定要将他找出来碎尸万段!”    “都怪我,小姐,我受了他的欺骗,竟然还帮小姐洗去了身上的血迹,要不是如此,他可能也就不会玷污小姐了。”    红薯哭泣不停,泪流满面,“呜呜呜,一切都是我的错,红薯该死,小姐你打死红薯吧。”    “血迹?”    苏妙音诧异的看向红薯道:“什么血迹?”    红薯简单将他们进扶风城的事情说了一下,不过却省略了很多,只注重讲江河是如何用卑鄙的天下手段“蒙骗”苏管家和她的。    因为对江河恨之入骨,这些话中,红薯没少添油加醋的抹黑江河,直接将其说成了一个大坏蛋。    “没想到小姐根本就没中什么毒,肯定是还阳丹治好了小姐身上的病。”红薯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此人真是罪大恶极,我必手刃这个混蛋!”苏妙音愤然握紧了拳头,娇叱道:“苏管家呢?”    “苏管家去安顿商队了,我去把他找来。”红薯伸手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花,站了起来,转身迈出步子。    “不行!”    苏妙音一把将红薯给拉住了,美眸中泛着一抹厉色道:“红薯,这件事绝不能让苏管家知道!”    红薯回过头一脸严肃的点头道:“红薯记住了。”    “不单单是管家,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能不知道,你懂我的意思吗?”苏妙音黛眉紧皱,鼻子都快气歪了。    想到自己居然没了清白之身,向来坚强的苏妙音也不甘心的红了眼眶。    “若是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了,我宁愿一死!”    “小姐,这可是不得,红薯发誓,一定会守口如瓶的!”红薯连忙说道。    “你不必去找苏管家了,刚才你说那个人姓江是吧,人们说他是江家废物?”苏妙音咬咬牙,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对,他们都是这样叫他的,错不了。”红薯连连点头。    “这就够了,你现在就去找纸笔来,我不但要杀了他,还要让他做不成男人!”苏妙音的一双美眸闪起厉芒。    这个时候,江河已经来到了热闹的大街上,还换了一身衣物。    想起刚才被误会,他有点郁闷。    不过他很清楚苏妙音这个人性格刚烈,性格倔强,一件事一旦被她认定了,就很难改变她的想法。    所以刚才他才会及时抽身。    毕竟男女之间的事,有时候只会越描越黑,他索性就不去解释了。    只是想到她身上又浮现的炎阳之息,他就十分感慨。    那炎阳之息其实只有神凰之体的人才能拥有,也等同说她拥有神凰之体。    他也终于想通了她之所以会被无名奇毒逼到濒死的地步,就是因为这神凰之体!    在武者之中,除却战魂的品质能决定一个武者能走多远之外,另外一个就是武者子很的体质!    一个拥有特殊体质的武者,在不算战魂品质的情况下,就足以比肩拥有天级战魂的武者。    这一次,苏妙音的未来,恐怕是彻底被江河改变了轨迹。    江河在真武界,曾经有过一个同样是神凰之体的忘年之交。    那是一个不再踏足真武界的绝顶高手,神凰之体的事迹他就是听那老友所说。    神凰之体成型前会有九次炎阳之息发作,且每次发作都是一场劫难,唯有服用至阴致寒之物,方能渡过难关,免于身死。    因为无名奇毒将她体内的炎阳之息给抑制住了,所以她才会出现病态。    而今天,极可能就是她的兵法之日。    她因为战魂被无名奇毒压制了,无法控制住体内霸道的炎阳之息,才会陷入了昏迷。    不过江河很清楚的是,九次阳发之后,她才能算真正觉醒了神凰之体的强大力量!    届时,她定然会成为让人仰望的绝顶高手!    将苏妙音的事抛到脑后,江河自林东纳戒中取出一张三百两银票,在市集中买了好多东西。    除却小唯喜欢吃的甜点外,他还买了好些日用品与衣物。    最后他来到了菜市场,鱼肉菜一类的他买了一大堆,全放进了纳戒当中。    纳戒有一个特殊的功能,放食品或是药材之类的东西,能永远不变质。    然而他却不知道,此时苏妙音已经在房中将他的头像给画好了。    那貌不惊人的模样,似乎还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    “活捉江家的废物,到风满楼交给本人,赏黄金三百两,苏妙音亲笔。”    “小姐你画得真好,字写得更好。”红薯看着苏妙音所写所画,心中羡慕不已。    “以后你多练练,一定也能达到我的境界的,好了,你把它贴到人多的地方去。”苏妙音说着话,将悬赏字画交给了红薯。    “好。”    红薯接过悬赏字画,立即动身离开房间,拿着悬赏字画来到扶风城的市集上,将它贴在了一面墙上。    她刚贴好字画,就有一个身形削瘦的蒙面人将悬赏字画给揭了下来。    “你干什么?”    红薯诧异的说道,然而那人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用极快的速度离开了。  ……“有人跟踪我!”江河刚从菜市场走出来,忽然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神色一凝。    “谁?”    江河猛然回头一看,那名身形削瘦的蒙面人已经出现在他身前,冲着他的后颈来了一个手刀。    “不好!”    江河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旋即便没了知觉。    这个人的功力太高,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对付的!    蒙面人提起江河,身形闪烁,很快便就来到了风满楼门外。    等江河醒过来后,就诧异的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张椅子上。    他刚刚是被冷水泼醒的,浑身都是湿淋淋的,苏妙音二人跟红薯正站在他面前。    “你不是很能跑吗?你倒是跑呀!”红薯手里拿着一盆水,再次往江河脸上泼去。    “苏妙音!”    江河抬头,见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好心救你,帮你祛除体内炎阳之毒,发生那样的事也是在所难免,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居然这么对我。”    “好一个在所难免,你这个人倒是真够卑鄙无耻的!”    苏妙音张手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柄长剑,指向江河,“今天,我便要为天下苍生,除了你这个大祸害!”    “那你就试试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江河低喝一声,想要站起来,突然神色猛地一变。    他发现自己居然用不出真元了,更别想用劲气破开绳子,这个场面,当真不容乐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