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二十六章 宫里是非多

第二十六章 宫里是非多

3128 2017-08-22 10:57:07
“书画?”司仪锦哦了一声。完全对四皇子冷淡态度不满意,七皇子更是老不高兴的哼了起来,“四哥,这可是你上次答应给我的!”在这个时候,他早就忘了这所谓的答应又是怎么一回事。全然都是前些时日,他再度纠缠着四皇子不放,四皇子也就在昭帝暗示要兄弟友好之下,不得不点头,说是送给他一些书画,以作勉励弟弟好学之心的。先不说为什么再一次的找茬,最后变成勉励好学送书画的结果。可在如今却是转眼到了七皇子口中换了个说法,好像这全部都是四皇子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一样!得了!听着七皇子这话,五皇子只有一种捂脸的冲动。乖乖!我的七弟啊!哪怕皇后太子他们不怎么会在意你,成天吃饱了没事干的找四哥的茬,那也并不代表他们喜欢见着你总是害四哥丢脸……想着上次他还被太子似笑非笑的多看了两眼的场景,五皇子更是身子一抖,连忙说道,“老七,你得了四哥的说法就行了,别这么磨磨唧唧的。”“别忘记十四妹那里还等着你送去的东西呢!”“是啊!差点又忘记了……”七皇子被五皇子这话一提醒,也顾不上继续纠结跟四皇子那些年过不去的二三事,一心想着他可怜的十四妹。到底一母同胞,十四妹又是小了他几岁,几乎算是在他面前长大的女孩儿。性子软和可爱,哪怕是七皇子这般的爆火龙般的性格,到了她面前也会不由自主的软下来。听到十四妹,四皇子的眉眼也才泛起了几分波澜,“稍后就让小德子给你送过去。”“这不得了嘛。”终于得到自己满意答复,七皇子也是点了点头,回过头,又是想起什么瞪了四皇子一眼,“对了,四哥,弟弟我倒是有一点想说——”“凭什么弟弟喊你大半天,你居然也不回头看一眼!”不理我不说!居然连看都不看!七皇子很生气,七皇子很愤怒。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慢慢说道,眼珠子却是紧紧地盯着四皇子,明摆着今天又是要好好地算个账。虽然,谁都知道这又是七皇子在无理取闹了。注意到七皇子视线,五皇子心道不妙,难得把这个家伙哄住。真要让他继续扯下去!怕是过些时日上学,又是会被其他皇子笑话了!“老七啊,你看这个时候了,还不快点过来!”“我不知道了啊。”七皇子看着天色,又是心有不甘的狠狠地瞪了四皇子一眼,“四哥,弟弟过几天再跟你好好说一说。”“……哦。”“你这态度是什么意思?”听着四皇子的话,七皇子又是要炸。五皇子瞧着不对,也是无奈的赶紧让太监帮忙,就要走拉过七皇子,抬步前匆忙同四皇子道别一句,“四哥,改天见,我同七弟有话说,先行一步。”“好。”四皇子话还没有说完,飘散在空气四周的时候,五皇子赶紧拖着满是不乐意,絮絮叨叨还说有事情要走的七皇子走远了。“这——”小德子当下不舒服,怎么都说四皇子也是兄长,七皇子却是屡次找麻烦。肆无忌惮的模样,他倒是看不惯。不就是掌握天下军队的顾家,出来的妃子诞下的皇子吗?处处找主子麻烦不说,还总是这番无理取闹,作出这番仿佛主子欠了他什么的模样来!不过四皇子却是看了一眼天色,“时候差不多了,先生怕也是来了。”虽说这段时日,太学尚未开学,但他们这些皇子却是有着专业的师傅教养,并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懈怠。轻轻这一声,像是在对自己说,小德子耳尖听到了,就是见着四皇子抬步离开。他连忙跟上,却没有注意到注意到四皇子的神色却是渐渐地缓和起来。找茬是吗?他嘴角牵动几分莫名笑意,清俊脸容更是叫人看得真切。七弟向来都是这样的顽劣性子,他清楚。甚至五弟永远都是这样看似亲和,实则跟七弟几个就没有多大的亲近的,他也清楚。但,那又怎么样?大哥还在同二哥僵持不下,如今看起来二哥占据优势,其他皇子也逐渐的成长。可谁能给说的清未来呢?“天,怕是要变了。”急着追四皇子脚步的小德子忽的听了这一声。他好奇的看了四皇子一眼,声音里的复杂他不懂,却多少可以判断出其中的深意,绝非表面的简单。主子,这是想到哪里去了?但事实上,小德子不及深思,整个人都费心追着四皇子的脚步。另一边。等到负责引路的宫女离开,安排在周边的宫女也叫退到别处,屋子里只剩下傅妍容主仆俩的时候,似锦松了口气。“小姐,奴婢,真的是吓坏了。”她拍了拍胸口,谁也搞不懂四皇子为什么会出现。前些时日傅妍容被叫去学习宫中规矩礼仪,似锦作为傅妍容的贴身侍女,便也被叫去随同一个老嬷嬷学习。她到底也是一般资质,勉强学个大概,傅老太君也不打算对个丫头高要求。不过就是个奴婢罢了!跟着傅妍容进宫,也不见得会有多少人会留意。再说了,过些时日就能将楚嬷嬷送进去,亲自看守提点傅妍容。短短几日,也不见得能够做些什么。完全不知道自己不被放在眼里的似锦还在回想方才的场面。士兵重重严守,凛冽寒风呼啸而至,四皇子过于冷漠的态度也让似锦有些担心,多少叫她险些忍不住上前护住傅妍容。谁也弄不清楚四皇子的脾性!傅妍容虽说是伴读身份,但前朝也不是没有被皇子公主打死的伴读。像是这个,皇家小小赏赐几分就能够将一条人命应付过去,似锦不会担心才怪。“没事。”傅妍容坐下,慢慢饮用茶水,眼底浮现一丝笑意,“用不着担心。”“可小姐——”以四皇子方才的口吻来说,没有事情才怪!傅妍容摇摇头,她漫不经心看了四周一眼。许是搭上了四皇子的关系的便利,她倒是有幸分得了一间较为不错的房间。器具完备,精巧装设,沁人的暖香萦绕屋内。不知不觉就能让人放下所有戒备……宫里向来都是逢高踩低之处。以她不受喜爱的庶女出身,要当了不受宠的公主或皇子的伴读,怕是没法分到这样的好地方。兴许寒冬连碳都是得大把塞钱过去!傅妍容又是小口啜饮了下,微微眯着眸,她该说皇后也不像表面上的这般冷漠吗。这些年来,虽说皇后将宫务大权分给其他妃子,但真正掌控后宫的,却还是这位看似万事不理,深居简出的皇后娘娘。只是——想到那日她在大殿内见到的模样,又觉不对,皇后言谈举止之间并没有对四皇子露出多少温情。甚至有股叫她忍不住战栗的感觉缠绕……“小姐,你听到我的话没有?”似锦忍不住揪了揪傅妍容的袖子。明亮的眼眸看了过来,傅妍容这才反应过来,笑着掩饰方才的走神,她眨巴眼睛,“嗯嗯我刚才都听到了。”“你以为我没有看到吗?”似锦鼓着腮帮子。有些小生气,但还是败在了傅妍容的笑容下,她呼了口气,又是小心扫了一眼周围,确定并没有什么人的时候,这才开口道:“小姐,似锦方才特地问过。这边住的都是其他府的小姐,相隔不远,今后一同上下学也不怕没人相陪。”“就是——”似乎是想到什么纠结的事情,似锦看着傅妍容的眼神也不免染上了其他的意味。傅妍容挑眉,“怎么了?”“就是好像有位小姐……”似锦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的大门就被人打开,一道声音先一步的传到耳边。气势汹汹道,“傅姑娘,我们好好谈谈吧!”“总是在找您。”似锦话刚落,傅妍容转过头,便是看着站在门口,双手抱臂,冷冷的盯着她的周文慧磨牙道,“好久不见啊,傅姑娘,我可是想你想的慌。”傅妍容眨巴眼睛:“哦。”她本就是年少,算是这次被选为伴读中年岁最小的一位。因此,季氏也没有什么心思叫人给她好生打扮,简简单单梳好了符合身份,也不至于会僭越礼节的发髻。似乎是讶异来人的出现,傅妍容微微偏头,一溜儿发束划过她的脸颊。明明一双桃花眼牵引无限情思,却是因为她这般看似无心的举动,更是增添几许说不出的心动与清新。“所以,有事吗?”难不成她姐还没有收拾她吗?傅妍容开始在想,周家人究竟是怎么宠周文慧的。到了宫里还没有顾忌自己的动作,难道是觉得有能力避讳?“哼!”周文慧愈加不满,就连看向傅妍容的眼神也增加了几分说不尽的挑剔来,“难道你都不记得我了?”说到最后,周文慧的眼神也无疑危险了几分。都是这个卑贱的庶女不好!她才不过是说了几句话,她姐姐竟然联合爹娘一起罚她,成天都只能够在自己院子里转悠不说,还必须背那一连串的家规。要不是她姐微笑着,解释了她在宫里犯下的错误,周文慧也不至于这么老实的接受着处罚。但——周文慧恨的磨牙,“明明我们可还是前几日有过数言之谈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