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二十章 宫里消息

第二十章 宫里消息

2145 2017-05-12 10:03:11
傅妍容曾经想过,她同四皇子究竟是怎么走到那样的结局的。明明她是四皇子的第一个女人,作为位高权重的傅尚书家的庶女,因缘际会,却是成了当时并不受帝后喜爱的四皇子,那上了族谱的侧妃。她虽有傅尚书作为依靠,但终究是出身卑微,事事思虑。四皇子寡淡冷性,却并没有外人眼中的难以接近,他们也曾浓情蜜意过,但最后却是他另娶她人,她被害死。“小姐!”似锦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傅妍容脸上的泪珠,毕竟这样的天着实过冷,一不留神就会伤到面颊。“似锦。”傅妍容缓缓转过头看过去,带着几分湿的衣服冻人的很,她却恍若没有知觉,明亮的眼眸泛起一层薄雾,仅仅是这般念着似锦心生不对。连忙抚着傅妍容的手,只觉不对,又是摸她的额头,就在这时候,傅妍容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我错了,又或者他错了。”为什么她当初要对个皇子心动?为什么她执迷不悟,明明那时候已经传出四皇子同傅初溪交往过密的消息?追根究底,到底是她的不甘,不愿意放下恋慕他的念头。没想到,最后竟是成为了傅娴雅利用她的工具。话刚说完,碰的一声,傅妍容失去知觉,便是倒下。“小姐,你怎么了?”似锦慌乱的抱住傅妍容,心头一急,她只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同小姐说这些话。明明小姐待她的好,平日里都是看得见的,她这般说话也确实是伤了小姐……天色渐渐昏暗,傅妍容醒来的时候就闻见药香。迷迷糊糊睁开眼,她就望见似锦半是打瞌睡,半是摇着扇子,小心看着炉火的模样。刚撑着艰难坐起,一不留神打到什么东西,碰的一声也叫似锦注意到,连忙睁开眼,直接跑过来,攥住她的手,唇抖了抖。“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无碍。”傅妍容摇了摇头,微微蹙眉,头还是带着几分昏昏沉沉的,但身子不像是之前的冷了,屋子里暖洋洋的,让她更是有种忍不住昏睡的冲动,但似锦脸上的紧张与害怕却叫她心头一紧,傅妍容摇了摇似锦的手。“我没事的,别担心。”“小姐,你吓坏奴婢了!”似锦看着傅妍容逐渐露出一丝红润的脸,露出几分哭意的说道。傅妍容突然间晕倒,她又急又怕,毕竟前段时间大夫诊断后的话她还记得,没想到自家小姐转眼又晕。实在是没法她赶紧求来大夫相看,幸好这次只是冻着,有可能风寒的危险。本来还在气季氏的傅尚书也完全没有心思同季氏计较了,眼看没几天宫里就要来人召伴读了,傅妍容这一病,怕是可能会让人深究下来。这番想着他也就赶紧找人照看,难得破了他不插手后院管理事情的规矩,本该最该置喙在意的季氏更是在这时候一点儿想法也不敢表露。她只怕自己刚露出点儿不满意,傅尚书那头就得不高兴,本来还是有几分怨傅尚书居然会为何庶女出头的她也在回来的傅娴雅的提点下,多少清楚了几分自己的错误。傅尚书纵然是贫寒出身,但他到底也不是个任由她这个妻子肆意妄为。本该随着傅尚书这些年官位的上升而调整的态度,她却是跟他较劲起来。于是傅妍容病得这一出,季氏不仅不生气,反倒是小心翼翼找大夫看顾。本来还是有几分气季氏的傅尚书他也有些无奈,便不打算计较。听着自己晕过去这几个时辰发生的事,傅妍容也是有些遗憾。没想到她病的这一出,反倒是成为了季氏同傅尚书和好的理由,还真是让人不满呢。傅妍容垂眸,眼神平静,但手紧紧的攥着杯子。“哎,小姐,你先吃药,待会儿似锦去要些伙食过来,想必你醒来也是饿了。”似锦也没有其他想法,傅妍容醒来她就已经是高兴了,哪里想得到这么多。小心端来一杯汤药,似锦放在一边,就是准备着出门。就在这时,外头忽然传来动静。傅妍容也顾不上嫌弃汤药味道重,反倒是看着窗外远远走廊那里亮起的灯火,“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有人?”冬日天暗得早,傅府规矩重,一般巡逻的都不会太靠近主人的府宅。像是这种时候亮起的灯光,已经不是平常巡逻所用的程度了。似锦也是好奇,“小姐,我去看看!”留下一句话,她就出去,傅妍容也在刚准备喝下汤药的时候,她就在脚步声越发响亮的时候突然跑回来。汤药里头还带着一些药草渣子,咕噜几声,傅妍容一下子用完后,就是看着里头的药渣直皱眉,她该不还得用上半个多月的汤药吧。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似锦回来了。满是激动的说道,“小姐,宫里来人了!”刚听到这句话,傅妍容喉咙里还吞着的最后一口的汤药也咽了下,艰难吞下。拍了拍胸口,傅妍容也是惊讶,“啊?”宫里来人的速度居然这么快!可情况并不容得她去思考,负责传唤她的刘嬷嬷转眼就到,一如既往冷漠带她过去。等傅妍容一到,大厅里其他人的视线也齐齐看向她。傅老太君身着锦饰,朝廷赐下来的诰命服,早在傅尚书官拜尚书之位的时候,他就为傅老太君、季氏请来的诰命之位。也只有在这时候傅老太君的脸色是最好的,她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哪怕见到傅妍容晚来也只是皱眉,“快些站好!”“真是的,居然这时候也晚来!”季氏也穿着诰命服,脸上得意,也就只有这时候她才能够在赵氏面前嚣张一把。见着害得自己同傅尚书失和的庶女,她也忍不住说了句,但面露喜意。傅老太君几乎是命令的口吻傅妍容也没有在意,季氏的刁难也没给她带来什么困扰,傅妍容转身就是站在了傅娴雅的身后。刚一站好,傅娴雅温柔笑着,轻声说道,“妹妹,如今可还安好?”“谢谢姐姐关心。”傅妍容垂眸回答。感觉到傅娴雅的视线离开,她才缓缓抬头,这就是傅家的规矩,她哪怕是害得季氏被傅尚书说了的人,傅娴雅也不会露出不满来。毕竟,她永远都是那个在人不注意的时候出手的人。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喧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