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一章 践踏折辱

第一章 践踏折辱

2234 2017-04-10 10:26:10
轰!忽的一声巨响,倾盆大雨哗啦作响,狂风怒号。沉寂到可怕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了阵阵的哭声,“小姐,你醒醒啊!”似锦只恨自己不得力,要是平日里再巴紧点大夫人身边的希姐姐,说不得还有可能求位大夫过来看看小姐。可现在——她紧紧的攥着沉睡不醒、脸颊又红的吓人的女童的手,眼泪不住在流,小姐病成这样,她这可怎么办啊?要是小姐的生母——王姨娘——受宠还好,怎么也可以从向来多情风流的老爷那里求得几分脸面,讨来大夫。偏偏王姨娘不招待见,素来都在自己院子里处着,鲜少见老爷想起一分。王姨娘身子骨本就是弱,常年汤药不少用,似锦想主动同王姨娘告与一声,但又怕小姐这头还没醒来,姨娘那里又出问题。想着这次送小姐回来的报信之人,似锦又气又骂,一边怪自己,一边又是在怪府中人,“为什么小姐都这样可怜了,夫人也还是不放过她?明明小姐都已经乖顺捧着夫人的脸面了 ……”似锦这边性子一急,又是难过中带着几分对前路的绝望,泪水簌簌地落,那边手上却是传来了些微的动静。她只叫一个激灵,连忙凑前,小心看着已是睁开眼的女童。女童苍白的脸,逐渐的挤出了一抹笑,声音干哑的很,“你,是……似锦?”似锦几乎是疯了般,激动的连忙点头,“小姐,是似锦,您身边的丫头,可还曾记住吗?”似锦隐约间还记得几分村里姑嫂曾经传过,病重人醒来可能会出现认不清人的事情,只怕自己一不留神就惊住了自家小姐。这般想着,她的语气也是带上几分犹豫。“是吗?”女童嘴角一弯,无声流泪,“那,真是太好了呢,似锦。”“小姐你,你怎么就哭了呢!” 傅妍容不知道,这究竟什么才叫苦。是早年被家族放弃,被嫡母各种践踏,被信任的嫡姐无情打压,最终也是毁去了性命叫做苦,还是一而再的看着亲近之人的逝去,疼爱自己的生母,各种护着向着自己的丫环,甚至到了最后,就连与自己的爱人的骨肉也没有保住,这才叫苦?似乎是当时死去过于绝望,就连阖目的那一刻,心中的痛苦也重重地压着她。于是,她听到有个声音在说,她将回到过去。一切都将要重新开始。而她,仅仅是需要付出丁点儿的代价。代价吗?傅妍容泪眼婆娑的哭着,旁边的似锦也是着急的不知所措,一个劲的瞅着她,“小姐,您是被惊住了吗?”“不怕不怕啊,有似锦在边上,一切的魑魅魍魉都不敢来作祟的!”似乎是为了安抚住傅妍容的心神,似锦更是把烛台取来,肃目扫了趟周围,明明是怕的半死,手脚都不住发抖,却还要强装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笑着道,“你看啊,小姐,都没有什么吓唬人的,你别哭了!当心伤了嗓子!”傅妍容紧紧的看着她,最终点头,这时外头忽的响起一响重雷,轰的一声,似乎是周边的树被劈中,响起了不少丫环下人紧张的唤声。似锦也被这一响吓的手头一松,烛台落地熄灭了火光,她怕的直往棉被里钻,身子颤颤发抖,碎碎念叨,“老天爷,求不怪罪啊!似锦只求老天爷别将这些当真,方才都是似锦瞎说的,要真的怪罪,就请您劈了似锦吧!”傅妍容看着明明害怕,却还要这样维护自己的似锦,眼中有股酸意。她向来不受宠,府里人更是势利,处处践踏欺辱她。也就似锦这么个傻乎乎的,仅是在她生母临终前怕了自己这么一走,她爹再娶,后母会是发卖欺负了她,也就求到傅妍容的生母王姨娘面前,直接让还是年纪尚小的似锦跟在她的身边。这么一跟着,便也是没享过多少的富贵日子,可似锦还是忠心到最后为她而死!“别怕,别怕,似锦。”傅妍容拍了拍似锦的脑袋瓜,看着脸庞依旧稚嫩,眼珠明亮,看向她的时刻也总是充满了信赖的似锦,说道,“我们,都会好好的。”就算他们再怎么强势,她也终究会护着自己身边的人。似乎是想到什么,她再度落泪。原本被她哄得差不多了的似锦一看,也不免心急,主仆俩互相哄了半天,直到傅妍容腹部发出一股抗议,似锦这才想起自己不对。仔细想起来,自家小姐也都有一天没用伙食,这么想着似锦也就不等傅妍容说出个不字,匆匆忙忙就跑出外头,说是要给她端上点吃的。“似锦,你,快回来啊!”她一点也不想要吃。也许身体不舒服了,但她的脑子很清醒,如今她只想要再看看似锦一眼,当初似锦惨死在她面前的场景太过凄惨。她真的是怕了。无心间下了床,脚刚碰地面就不禁打了个抖索,傅妍容下意识想要转身,腿上却是一软,顿时跌落地面。咣当一声,边上被她连带扯下了一些东西掉在边上。傅妍容艰难就要站起来,可转头就是对上一面铜镜,望见铜镜里头稚嫩间不乏几分苍白瘦弱形态的女童,她动作一顿,脑子更像是经过翻天覆地的震动似的,蒙蒙不知所以。这,真的是她吗?那个声音说的话竟然是真的,那所谓的代价又是什么?从看见似锦第一眼就生出的几分疑以为是入了阴间,同似锦再会,叙一叙那未尽的主仆缘分,但在看到自己容貌的那刻,傅妍容这才意识到似乎是有什么发生了。——也许,她能够做的事情可以更多。碰!“小姐,你怎么了?”似锦一看自家小姐跌落在地,静静流泪的模样,心头一紧,连忙放下了伙食,小心翼翼的扶起了她,嘴唇动了动。将似锦动作看入眼中的傅妍容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有点儿想念姨娘了。”原本是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似锦,她也在听见姨娘二字的那一刻,闭上了嘴。看向傅妍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忍,犹犹豫豫的又开口道,“小姐,你,要是想念王姨娘的话,也许这次夫人生辰,或是大小姐那里出来什么好消息,兴许就可以过去看看吧。”当然似锦也没有说全,这一切都还要看看人家王姨娘是否想要看她。傅妍容将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也嗯了一声,“我知道的。”这一世,她有姨娘在,有似锦在,又怎么可能一如前世的狠厉,全然的豁出去。但心头想到她的生母,傅妍容心间又是泛起一股苦涩,娘亲,我想您了。
木三娘子 木三娘子
萌新初来阿尔法,会努力更新哒~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2)

  • 小古文 回复: 加油加油,看好你哦!不要忘记更新!
    谢谢亲爱的留言,我会努力写好这个故事哒~这几天可能不好审核出更新,我会尽可能的存稿,以后努力日更的!
    2017-04-30 23:27:44 第一章 践踏折辱 回复
  • 加油加油,看好你哦!不要忘记更新!
    2017-04-29 19:24:42 第一章 践踏折辱 回复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