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二十四章 规矩与隐秘

第二十四章 规矩与隐秘

3060 2017-05-18 01:18:00
眼看自己生母眼睛冒光,想法完全同自己计划不同,傅娴雅也是无奈摇头。或许这就是最叫她头疼的地方吧。她的生母虽眼界狭窄,但好歹是听得进她的几分话……“娘亲,又是何必将注意力放在那些皇子的身上?”傅娴雅笑着说道。季氏露出好奇神色,连忙追问,“难不成女儿是有其他想法?”总不可能会有比皇子更为重要的事情吧!如今不少皇子快要及冠,京城不少养有女儿的人家也纷纷将注意力放在皇子的身上。终究家里头出个皇子妃的荣誉,也是谁都想要有的。想着前段时日从嫂嫂她们口里听到的话,季氏抓住傅娴雅衣袖的手也紧了几分。“正是!”傅娴雅缓缓点头,眉眼带笑,她本就是生的端丽,这般笑来,却是平添几分道不尽的魅力,“娘亲,难不成是忘记了下月太学开学,首月就要进行一番测验的事情?”“这又如何?”太学是皇室宗亲贵族子嗣入学之地,地位非凡。季氏娘家兄弟也有几位在那里教学,季氏自然是清楚太学事务的,如今傅娴雅这么一说,却是叫季氏有些不解。历年来太学开学当月就会举行一次测验,不管是新入学的学子,还是已经就读的,都是得进行一番测验,成绩决定着之后所在的班级。能够在测验中取得好成绩的,自然是可以进入更好的班级,接受更好的资源。要换做是寒门出身的,自然是更为重视这样的机会。但在太学里就读的,更多都是出身显赫的,分班一事也变得可有可无。索性太学名声过好,给学子带来的也不仅仅是荣耀,也有无形的压力,这才让这些出身尊贵的学子多少能够沉下心学些东西。但,这又是同傅娴雅所提及的“好消息”有什么关系呢?傅娴雅微微偏头,就是看着季氏脸容浮现的疑惑,她也是无奈摇头,声音却依旧平稳。“娘亲,你可知道,下月要入学的可是还有几位皇子公主?既然皇子公主都来了的话,圣上怕是——”说到最后,傅娴雅嘴角微微翘起,眼底深处泛起一丝笑意。季氏听着也是连忙点头,目露喜悦,也是将之前的种种不忿撇去,“不愧是我的孩儿!”“纵观那些贱胚子有再多的机会,那也没有机会同你争夺荣耀!”多少是明白了几分傅娴雅的打算,季氏也没有将自己的恨意集中在傅妍容这里,反正这段时间也是交由傅老太君负责教导傅妍容礼仪。多少也是同她这个嫡母没有什么关系,这般想着,季氏也是心情舒畅许多,笑得格外轻松。她就不信了,那个庶女就能够从她的这位好婆婆手里轻松过去!这时候常希回来,端上了两杯还冒着热气的参茶,傅娴雅缓缓品了一小口,微微眯着眸子,多少这次将娘亲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但——傅娴雅似乎是想到什么,眉眼在热气的晕染下显得模糊,不过也是,下月太学测验圣上会来,她到底也是可以借助机会脱颖而出。谁让十二公主还是更愿意她作为伴读,千方百计的找来机会……忽的笑了,她果然还是更喜欢十二公主这样好掌控的。夜里实在是冻得厉害,许是又跟白天的事情相关,傅妍容睡得不踏实。做梦混乱的很,零零碎碎的好不真切,等着她梦见前世自己死在那人的怀里,他紧紧地抱着她,眼神变得有几分不一样的时候,傅妍容就被似锦叫醒。“小姐!醒醒!”似锦目露担忧,该不会是魇住了,她担心的说,“是时候拜见老夫人了!”是哦!傅妍容这才反应过来,揉了揉自己的眉眼,嗯了声。昨日她就被傅老太君单方面令下,这几天都是得跟着傅老太君学习宫中礼仪。想到这个,傅妍容也是动作一慢,最后还是在似锦再三催促紧张之下完成,等着到傅老太君居住的长春院的时候,她远远就见着刘嬷嬷冷着一张脸在门口等着。“三小姐,老夫人等你已久了。”“孙女太过紧张,也是好生准备了一番才敢出门。”傅妍容面不改色的应付道。见着刘嬷嬷眼中写满了不相信,傅妍容脸上笑容不变,甭管刘嬷嬷相不相信,她来晚了就是来晚了。再怎样的解释都不见得傅老太君会有喜欢她的一天!再说了,这几天傅老太君只怕没有功夫收拾折腾她,如今的心思也是全然放在如何让她这几天就能够学会所有的礼仪戒律,不至于触犯了宫规,毁了傅家女孩家的名声!想必这时候傅老太君最怕的就是她耽搁了傅娴雅的名头吧……“三小姐,走吧!”看了好几眼都没见傅妍容说些什么,刘嬷嬷皱了皱眉,还是要事为重,也只能压下心头不满,一路带引。等着进入屋内的那一刻,暖气迎面扫来,傅妍容顿时也跟活了回来一般。她的屋内加再多的炭火,那也不及傅老太君这般的暖和。打从建傅的那一刻,傅尚书就特意邀请了不少能工巧匠,巧妙精修傅老太君的住处,竟是将炕这类的引入。一到寒冬,也就傅老太君这处,最是暖和舒适。傅妍容也才在心中感叹了两分,下一刻她就被当事人叫住。“三娘子,你可是需要记住,进入了宫里,那正是代表了我们傅家的脸面!”“这是万万不能辱没了的!”傅老太君皱着眉,耐着性子说了两声,她向来是对傅妍容没有多少的好脸色。如今叫她好声好气的同个庶女说话,想到这里,傅老太君又是有几分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同季氏相争。季氏再怎样的小心眼,那也不会害死庶女。到底是大家主母,也没有这么不识相。但——傅老太君想到难得向她请求的傅娴雅,脸上温度也是暖和几分,罢了,到底也是得重视起傅妍容来,说不准哪天她就能够在什么地方有利家中。“是,孙女知道!”傅妍容看似乖巧的行礼了下,也没有错过傅老太君眼中的不耐烦。她不但对这个没有任何的不满,反倒是笑容依旧。等着傅老太君不耐烦说完了场面话,大致上把进宫需要注意的事项,春秋笔法提点了几句后,一下子又是将她交由一个据说是由傅老太君特意请来的嬷嬷手上,说是向她学习规矩。傅妍容乖顺的向楚嬷嬷行礼,心头却是有着难以平复的惊讶。“老身这段时日教导小姐,终究时日有限,今后也是随同小姐一块进宫,也望小姐能够知道几分轻重!”“是!”傅妍容恭敬应答。垂眸的同时,她忍不住想,前世在这个时候楚嬷嬷就跟傅老太君有关系了吗?而且,这次傅老太君居然是要让楚嬷嬷伴随她进宫。听她的意思,日后也是让楚嬷嬷伴着她一个人。她是不是应当说一声荣幸……毕竟也是在宫中安然度过几十年风雨的老人,这见识能力是不用多说,最是让傅妍容难以忘怀的就是这位嬷嬷后期伴随在傅娴雅身边,帮忙把傅娴雅的漏洞逐一的补足。傅娴雅到底过于傲慢,她有时候没有看到的问题,也是由这位宫中老人提点。楚嬷嬷本就是傅老太君特意请来,在傅府安度晚年的,以她的能力教导傅家女孩儿,那也是足够的。而前世楚嬷嬷正是跟着傅娴雅,一路上也是给傅妍容带来了不少麻烦……傅妍容微嘴角动了动,最是让她难忘的是这位嬷嬷,据说也是同皇后有关系……心头种种思虑压下不提,傅妍容也专心学礼仪规矩。到底也是前世记忆过于深重,她也有所控制的放慢了速度,但她学习礼仪的速度也是叫楚嬷嬷有些惊讶,私底下又是告知了傅老太君一声。本来还是听着小厮说着外头热闹趣事的傅老太君也是动作一顿,边上刘嬷嬷瞧着,“主子,可是需要加些茶水?”“嗯。”傅老太君神不守舍的点了点头。心却不免放在了另一处,傅妍容竟是这般的,也许日后也是有个大造化的。心中念头才刚露出个端倪,没多少会儿,她又是被刘嬷嬷喊了声,“老夫人,大小姐过来看望你!”方才的想法刹那破灭,傅老太君笑得灿烂,完全只看得见傅娴雅一人!傅妍容这里完全不知道傅老太君想法的变化。她为了控制自己学习速度,塑造出一种新学的假象,也是刻意装了几天。就连王氏见了也不住心疼,似锦更是忍不住小心看着她,就怕她出事。虽是叫她有些哭笑不得,但转眼进宫时日就到。当傅妍容坐上马车,一路波折,下车见到一个不应该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的时候,原本的计划想法也都化作风雨,转瞬即逝。“殿、殿下,”傅妍容动作一缓,她瞪大了眼睛,“您,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这个点皇子还在读书吗?她如果去跟圣上反映的话,会不会四皇子就没空再跑出来了。一时间,她的大脑被杂七杂八的想法充斥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