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庶女本色:凰权  >  第十章 勾心斗角

第十章 勾心斗角

2232 2017-04-17 11:00:00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了。毕竟,我都是一听到消息就过来了。”她扫了眼边上还在守着的侍卫诸人,明显还是在等谁的情况,“只是,小女子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有宫里也能够做主了。”在宫中做主?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人了!“你,你在乱说什么啊?”周文慧神色慌张起来,她一介臣女要敢在宫里做主,压根就不可能等着宫妃他们出手,她爹娘就得为了给圣上证明清白,收拾了她。“我可没有说什么啊,只是刚才听到你说的话,不免好奇了起来。”她打从被选为伴读时刻,这也就决定了她会碰到针对她的人。季氏他们的手段她暂时碍于形势,不便出手,可个礼部侍郎家素来欺软怕硬的闺女,她又何必忍着。再说了——傅妍容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就在边上报以打量,恶意与算计的眼神,她要是这时被欺负了,还不说句话,怕是下一刻就会被这些人当做是个软柿子,许是今天出宫也是得躺着送出去了。“你个信口雌黄的……”奸生子!眼看周文慧气的就要语无伦次说些什么,这时就有人叫住,一位同她模样也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儿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是无限歉意的看了她一眼。“真是不好意思,家妹太过紧张,只愿傅姑娘不要在意。”“你说,是不是?”被几乎是强硬着掰着硬是要承认自己有问题的周文慧,很不满意的扁着嘴,但被自家姐姐轻飘飘看了眼,她也只有低头,“对,对不起啊,傅……傅小姐。”谁知道傅家当选伴读的竟是个默默无闻的庶女,她怎么服气的了。素来她喜爱傅家大小姐,没想伴读落入个庶女之手,她也想当然认为这是庶女出个什么狠计,夺了本该属于傅娴雅的名额,越是这般想着,她更是生出几分恼意。“这样就好。”傅妍容没有直接说自己在不在意这个问题。她笑盈盈的看了眼周文慧的姐姐,周淑静,声音温柔,“妍容头次见到诸位姐姐,多少有些惶恐,也许方才是听错了,只希望待会儿没有什么事情。”当然这里还是含蓄点儿的说法,无非是指周文慧方才冒犯的言谈举止罢了。周文慧是没有把话说全,但并不代表她就不知道是要说些什么。“那是。”周淑静浅浅笑着,眉眼柔和。在一旁原本还在为自己姐姐压着自己向个庶女低头,满是不高兴的周文慧看到这个,更是害怕的不敢再露出什么不满来。开什么玩笑!她姐姐都露出不高兴的意思了,她要再傻乎乎的给她找事,回去就别指望短时间里出门了,兴许需要背的书籍跟做的女红都要增加许多。傅妍容只听周淑静说了几句话,便借故站在不远处休息。如今入选伴读的尚未到齐,显然还得再等一会儿,她可不想要同个满心里都是怎么恼她恨她的人在一块。再说了,也许这对周家姐妹,也是有许多话要说。眼见傅妍容走动几步,周文慧赶紧低下了头,不敢让自己姐姐发觉,她刚才还是死性不改的,连忙瞪了傅妍容好几眼,却是在下一刻,听到几声熟悉的轻笑声。“你这下,可是满意了?”“不敢不敢!文慧怎么敢惹事呢!”周文慧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赶紧应道,原本肚子里还有一大堆话要说的周淑静,她看了也是无奈的摇头,叹道,“你什么时候才懂事点呢?”“……”周文慧很想要说,她这次可是表现不错,都是被皇后娘娘钦点的伴读呢。也不见得给家里找了什么麻烦,干嘛又是这样说她。“傻瓜。”周淑静轻声说了句,心中也是有些懊恼。也是怪他们素来保护文慧,也不曾好好教诲她心计谋算,平日里竟是叫她被傅家大小姐给使唤的团团转。这次虽然叫他们家使劲把文慧推上去,好不容易入选伴读名额,可最关键的还在拜见皇后这里,在皇后这边,要不同意的话,他们家也不见得能够说上几句话……远远就可以听见几声周家姐妹,断断续续的对话,傅妍容嘴角笑容不变,她望着周围景色,忍不住想,也难怪前世周文慧蠢成这样,还能够有个不错的结局。谁让她有个嫡亲,心心念念为她筹谋的好姐姐呢。哪怕是后来周淑静濒死时,都还是要借用别人的手来摆脱傅娴雅对周文慧的利用,朝傅娴雅身上狠狠地泼上脏水……虽然后面又是被傅娴雅想法子洗白了,但到底也算是个有手段的人。傅妍容这边待着,原本还在边上打量的其他府的小姐们,也陆陆续续的与她接触。到底他们中间会有不少人,在接下来的时间内碰到,多些联系,也终究是比形单影只要好许多。没过多久,陆续几人过来,还没等人问个明白,忽的就是有宫女传话,让他们进入正殿拜见皇后。这话一说,众人肃目以待。哪怕是年岁尚小,多数是家中宠爱子嗣,也清楚这样场合的重要。等着轮到傅妍容进殿,基本上,这次被选中的伴读也都站在了殿前。他们无不垂首,傅妍容可以感觉到一双双抱以打量,好奇等向她投来的眼神。能够有胆子在这里肆意打量重臣子嗣,更是未来皇子公主伴读的,怕也就是……傅妍容忍不住想到方才碰到的五皇子与七皇子,心中隐隐生出了几分不妙。就在这时,有道声音不住的抱怨起来,“母后,这里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吗?女儿到底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难道儿臣就不能——”“十二,你越矩了。”皇后冷淡说了句,原本还想要再争取一下的十二公主,她也被自己母妃派来,专心伺候她多年的姑姑拉了拉衣袖,微微皱眉,这才低头,声音里不乏委屈的道。“儿臣只是有些着急嘛。”听了这话,傅妍容很明显感觉到周边人细微的动静。毫无疑问,今天这一出,怕也是他们家里也未曾得到一分一毫的消息。谁能够想得到,皇后竟然要临时接见他们?更不可能有人想到,这次拜见,竟还是会有皇子公主在旁。感觉到向自己投来的眼神多而古怪,傅妍容垂首,皱眉,但在这时,其他人的发话,也不由吸引住了她的注意力。“终究是一场梦,缘起缘灭,似是而非。”轻飘飘的一句,若此刻是深夜,定是吓的人不浅。可傅妍容听了,却是觉得身体的鸡皮疙瘩也都起来了,边上更是有人无不纳闷的轻声说道,“怎么这位也来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