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四章 我是你祖宗

第四章 我是你祖宗

3259 2017-03-01 11:20:29
“姑娘只需跟我们会府见我家主人,一切谜团自会清楚。”肖依帆温文尔雅的道,他长的倒还过的去啦,不过缠绕在他腰间的花蛇,不禁让人不寒而栗。说实话,赵可馨此刻有些犹豫了,不过,她正准备开口拒绝,一抹稚嫩讥嘲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你们一群人欺负一个女人不嫌丢脸吗?”在客栈等了半天也不见赵可馨回去,小家伙不由有些担心了,便立刻让祝庆带着他寻着母亲的气味找来,没想到却看到这样的一幕,自然是愤怒异常。听到这个声音,赵可馨心下一松,这小鬼来的还真是时候,不过他是怎么找到她的啊?算了,这个目前不是最重要的。“阁下是哪位?为何不现身说话?”肖依帆尔雅一笑,淡淡的道。“我是你祖宗,竟然敢欺负我娘亲,祝庆上。”小家伙的话刚落,祝庆便已经把他给丢出去了,赵可馨一愣,看到突然朝自己飞来的襁褓连忙伸手接住,这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祝庆的身形快如鬼魅,在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敌人就已经全都被放倒了,只有那个满脸刀疤的黑衣男子,用大刀支撑着地,倔强的坚持着不肯倒下。赵可馨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祝庆的身手,可是每次看到都不禁叹为观止,不愧为传说中的高手。祝庆拾起打斗中从黑衣男子手中掉落的画像,摊开拿给赵可馨和小家伙看,像真的是太像了,不过有一点还是不一样的,就是画中的女子眉心有颗泪印,赵可馨却没有,那就说明对方找的人不一定是她,有可能是一个跟她长的很相似的女子,不过世间能长的如此相似的人,如果两者之间没什么关系,说给鬼,鬼恐怕都不信,那就值得人深思了。“你家主人到底是谁?”赵可馨走到小梼杌面前冷冷的问。“姑娘不会想知道的。”小梼杌蜷缩在地上,咬着唇瓣,忍着从腹部蔓延至全身的钻心的痛回道。“你怎么那么确定,快说。”赵可馨耍狠的一手抱着小家伙,一手从地上拾起一柄短剑,威胁的架在小梼杌的脖颈上。“索巴图,他是……”小梼杌身子微微颤抖,惊惧惶恐的回。“三妹。”肖依帆急忙出声阻止,可惜还是晚了,黑衣男子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扔出了手中的短刀,一把从后贯穿小梼杌的身子,刀尖穿透她的身子,直挺挺的向赵可馨刺来,祝庆手疾眼快的把赵可馨拉起来,不等小家伙吩咐,愤怒之下的他,脚直接踢起打斗时掉落在地上的兵器,向黑衣男子袭去,黑衣男子闷哼一声,便直接死翘翘了。一切都仿佛在一眨眼之间的事,当赵可馨和小家伙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梼杌已经死了,黑衣汉子也死了,唯一活着的就剩下肖依帆了,也就是说,他是最后的线索了,为防止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祝庆直接走到他面前,眼神阴狠的瞪视着肖依帆,问:“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你的下场绝对比他们要惨的多。”“你直接杀了我吧,就算我真的知道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肖依帆苦涩一笑,认命的闭上眼睛,等待即将到来的死亡,可等了半天,却没听到动静,纳闷的睁开眼睛,看到的确实他们远去的背影,赵可馨朝身后挥着手道:“回去告诉你家主人,就说本姑娘一定会亲自去拜访他的,让他等着我。”肖依帆一愣,继而苦笑,抹去额头的虚汗,看来是逃过一劫,挣扎着起身,四下望了望同伴的尸体,不禁叹息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在尸体上,顷刻间那几具尸体便蒸发殆尽了,然后他便头也不会的走了。他走后,赵可馨和祝庆他们立刻又从暗处现身,想起刚才的一幕,赵可馨不禁乍舌,“刚才他究竟撒了什么东西?怎么会,怎么会?”“化尸粉,这种歹毒的东西在江湖上不常见,一般只有西涂国的人才会用。”祝庆淡淡的解释,丝毫没注意小家伙对他投来的怪异的目光。“西涂国?难道他们都是西涂国人吗?不过我应该从来没去过西涂国吧,他们为什么找上我啊?”赵可馨抱着小家伙边走边嘀咕。“祝庆。”小家伙现在不关心这个,关心的是另一件事。“在。”祝庆立刻反射性的上前。“你……你恢复正常了?”小家伙不甚确定的问。“什么?”祝庆有些纳闷,不再空洞的瞳孔里有了情绪色彩,看样子他是真的恢复正常了,不过是为什么呢?究竟毒是怎么解的?“没事。”小家伙沉默了。赵可馨这时候经小家伙提醒,也发现了祝庆的异样,以前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眼神从来都没有焦距,不管做什么都是听这个小家伙的命令行事,现实看起来明显不一样了。“祝庆啊,你恢复记忆了吗啊?”赵可馨想起师父告诉她的,祝庆和她一样失去了记忆了,只不过他比较惨,把脑袋给摔坏了。祝庆一愣,脑海中如闪电般,闪过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不过很模糊,看不清楚,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解问:“我失忆了吗?”“是啊,你忘了吗?”赵可馨微微皱着眉头疑惑的望着他。“我也不知道。”竹清开始觉得茫然了。小家伙受不了的直翻白眼,这两个人真是气死他了,不耐烦的嚷道:“快走啦,我们还要尽快赶往边关呢。”“哦,也是。”赵可馨立刻清醒,想起师傅交代的任务,抱着小家伙快步向客栈的方向走去,而祝庆则默默的跟在她们身后。经过一天的奔波,终于在傍晚将要天黑之际,赶到了边关。不过边关的守将甘德才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放他们进关,说是现在边关战乱,为防止无辜的老百姓受到不必要的伤害,所有人在战事未停息之前,一率不得入关。“怎么办?硬闯吗?”赵可馨看向紧闭的城门问道。“这得看祝庆的绝技了。”小家伙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对眼前这些碍事的角色一点兴趣都没有,太弱了。“什么绝技啊?”赵可馨好奇的问,眨动了一下眼皮,祝庆就不见踪影了,再看,城门已经从内测打开了,这怎么回事?“快放他们进城,快点。”甘德才的脖子上架着一把锋利的刀,身后跟着面无表情的祝庆,这下赵可馨才算明白过来,抱着小家伙施展轻功,快速的从微开的城门溜过,速度虽然远远比不上祝庆,但是还是让守关的士兵吓了一大跳。刚进城门站定,祝庆已经站在赵可馨的面前,一切快点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祝庆啊,有空可不可以把你的轻功绝技交给我啊?”赵可馨垂涎的望着祝庆。“笨娘亲,如果你较起真,比祝庆厉害多了,再说女人需要由男人保护,你不需要学什么盖世武功,现在这样就很好啊。”小家伙打着哈欠,吐着气泡,奶声奶气的道。“真的吗?我以前有那么厉害吗?”赵可馨努力的回想着以前,可是想破头也什么都想不到,突然对找回以前的记忆有些冲动,可心底却好像又有种莫名的声音抗拒着这股冲动。“不知道。”小家伙看情况不妙,立刻假装很困的样子,打了个大哈欠然后闭上眼睛。“你那么害怕干嘛?我又不会追着你问。”赵可馨狠狠的白了装睡的小家伙一眼,不过下一瞬,又诞着笑脸讨好的问:“不过话说回来,我以前究竟什么样啊?”小家伙兀自装睡,就是不搭理她,开玩笑那些记忆别说娘亲了,就算是他,也不想记起来。“小气。”赵可馨赌气的一把把小家伙塞进祝庆的怀里,然后大步往前走,不过说也奇怪,她应该从来没有来过边关吧,怎么她好像对这里的街道很熟的感觉,有鬼,这其中肯定有鬼。“我们还是先去找家客栈住下吧,明天再打探一下边关的情况。”祝庆追上她的脚步,言语冷淡的建议。面对祝庆时,每次就算被小家伙气得再生气也会冷静下来,她顺从的点了点头,便随着祝庆去了附近的客栈住下。而这时,空旷寂静的街道上,出现了三抹黑影,他们正是在边关等待赵可馨的洛枫,夺魄和槌魂,洛枫望着赵可馨消失的背影,心微微揪痛着,他本来想现身的,又怕太唐突吓跑了她,只能选择从长计议,他们尾随祝庆他们也进了这家客栈住下。被祝庆威胁的甘德才,在他们进关后,立刻来到游明的府衙,来找他商量对策。“游兄,你说刚才那些人会不会是西涂国人派来的细作?”甘德才端起下人上的茶水,微微眯起眼浅啜两口,不禁赞叹,游明也不知道从哪弄来这么好的茶叶。“贤兄怎么会真没问?他们是从龙翔来的,而不是从关外进来的,是细作的可能性应该比较低,或者几乎为零吧?”游明也闭上眼睛浅啜一口从西涂国贩子手中买来的好茶,味道香醇浓厚,一口下肚,唇齿留香,味道确实不错,算的上是极品。“可是游兄应该没忘了前几天,边关内出了内奸,引起暴动的事件吧?”甘德才老神在在的提醒,微眯的眼神不着痕迹的窥探游明的反应,这个小县官虽然官位比他低,但是从上次阻击山寨的乱党的合作来看,应该绝非等闲之人,这来历也就让人耐人寻味了,如此有才略的人,怎会甘心趋于一个边关的小县官这芝麻绿豆大小的官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