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十三章 有何居心

第十三章 有何居心

3351 2017-03-20 09:46:51
“那我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赵可馨好奇的问,她每次问洛枫和小家伙这个问题时,他们都立刻装傻,什么都不告诉她,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连忙问道。“单纯善良,天真无邪,还有点小固执,小倔强,你每次杀了人后,都会变得特别忧伤,每次吸完血后,也都会默默的哭泣,那样的你,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疼,想要去保护,可现在你变得坚强了,身上的晦暗也散去了,全身上下散发的自信和光芒,让我时常怀疑你到底还是不是赵可馨,可是我是亲眼目睹你重新复活的奇迹……”祝庆的心缓缓揪痛着,他不想告诉她这些的,却不甘心她彻彻底底的把他忘了,毕竟他们之间也曾有段短暂的回忆。“等等你说什么?你说我以前杀过人?还会吸人血?你在开玩笑吧。”赵可馨僵硬的笑了,不相信他所说的一切,这一定是假的,是骗人的。“那要怎样才相信?”祝庆认真的望着她,执意要她想起他们之间的过去。“好吧,你说我以前杀过人,证据呢?你说我会吸人血,证据呢?师傅说我自小在山上长大,在这次以前从没有下过山,所以你肯定是骗我的,你到底有何居心?”最后一句话,赵可馨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她不相信,就是不相信。“有何居心?呵呵……”祝庆笑了,笑的那么忧伤,那么绝望,赵可馨愣住了,那笑刺痛了她的心,为什么这种感觉会这么熟悉,好像曾经的她也如他此刻这般绝望,心莫名的悸动了下,内心深处似乎某种封印有即将崩裂的迹象。“你不要笑,听到没有,不要笑了。”赵可馨有些害怕此刻的祝庆,总觉得他身上有让她觉得恐惧的东西存在,那种感觉有点陌生,却又熟悉,脑海中零碎的闪过模糊的片段,可无论她如何拼凑,都拼凑不回原来的摸样,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种窒息的感觉逐渐袭领心扉,一种从骨髓深处蔓延开的恐惧迅速占领了她的整个意识,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算了,你就当我是个骗子好了。”祝庆苦涩一笑,不想再逼她,顺其自然吧,他这样安慰自己,可是人都是贪婪的,尤其是在面对自己最爱的人的时候。祝庆弯腰想要坐下,赵可馨却一惊,以为他想不开想要跳崖,连忙拉住他,喊道:“你别做傻事。”祝庆一愣,瞬间明白过来,心下一暖,这样就够了,她还是担心他在乎他的不是吗?祝庆缓缓推开她的手,直接坐下,静静的望着悬崖间一望无际的黑暗,曾经的他在棺材里长长的睡了一觉,那里的黑暗好像比这里的黑暗,更黑更浓,可是她的意外出现,将他从黑暗中解救出来,对她起初他是满怀感激的,可是时间久了另一种无法抑制的感情超越了感激,开始会迷茫,但后来他知道了,那就是爱。赵可馨沉默,没有再说话,陪同他一起坐下,共同欣赏着逐渐染上静谧色彩的神秘星空,星星真的好美好美。他们谁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一直静静的坐着,直到天渐渐亮了,直到飞禽走兽开始喧哗了,甚至连悬崖峭壁都似乎发出浅浅的哈欠声,他们才不约而同的起身,对望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我们回去吧。”祝庆淡淡的道。“不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办。”赵可馨转身直接离开,面色逐渐沉重下来,她不可能当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没有发生,她要去寻找真正的答案,她到底是谁?“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你去哪,我去哪。”祝庆清冷神色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也许他的做法有些笨拙,但他想这样做,像这样静静的守在她身边就好,即使她的心不在他身上,也无所谓。“我说真的,这次你不要再跟来了……”赵可馨语落不等他的回应,便迅速施展轻功离开,可她忘了跟着她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是祝庆,任凭她如何甩也无法将他谁开,直到最后她忍无可忍的把计划全盘托出。祝庆沉默了,任她离开,没有再跟上,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静默了良久,才转身离去。而客栈内,洛枫的心始终无法平静。南蛮王已经在掌控中了,他必须想办法尽快结束战事,然后带着可馨和儿子永远的从众人的眼中消失,再也不过问凡尘俗事,只要他们一家人守在一起就好了。他正准备出门去召集众人,确定方案,并立刻实施。刚打开门,却看到槌魂和公子哥抬着浑身是伤,已经昏迷过去的飞鹰回来了,心下一阵,立刻命人速去医馆请东郭清前来。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东郭清和小乐便急匆匆的赶来了,双方没有客套,洛枫直接把他带到飞鹰面前,东郭清立刻上前,一阵细密的检查后,才从医药箱里拿出一瓶紫金丹,倒出三颗给他飞鹰吞下,然后快速的用银针封住了他心脉周围的穴道,防止毒气蔓延。“他怎么样了?中了什么毒?”洛枫连忙问道。“七虫七花草,此毒阴险,只有西涂国才有。”东郭清叹了口气望着床上的人摇了摇头。“能解吗?”洛枫继续问。“解自然能解,但是首先我要知道是哪七种虫七种花草,否则如果贸然用药非但救不了他,还有可能会加速他的死亡,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帮他暂时拖住毒性的蔓延,但你们必须在七日内找出他所中的是那些毒物,否则任我被世人称为赛华佗,也无能为力。”“七天?好吧,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查出的。”洛枫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要决一死战了。“为了防止突发状况,还是把人送我那里吧。”东郭清望着床上的人建议到。“好吧,夺魄去吩咐掌柜的找两个手脚利落的小伙弄个担架来。”夺魄立刻夺门而出,去喊人准备东西,心中满是愧疚,如果他们能早到一步,应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对了,这是你要我调制的与洗髓丹抗衡的毒药,不过其中少了一味药引,只要加了药引,就行了。”东郭清从药箱的暗格里拿出一个药瓶,交给洛枫。“药引是什么?”洛枫接过药瓶好奇的问道。“令夫人的血,她的血是天下至毒,虽然洗髓丹是控制蜣螂虫蛊而用的,可是如果服用洗髓丹的是人的话,本身的药性就会有所减少,那么令夫人的血就能压制住洗髓丹的药性,从而达到相互抗衡牵制的效果,人也就会逐渐恢复神智。”东郭清仔细的解释道。闻言,洛枫不禁皱眉,但还是道出实情:“我也不知道可馨现在在哪里,所以有没有其他的药引可以代替?”“这恐怕不行,你要知道赵可馨的血是天下间任何毒物都没办法代替的。”东郭清也有些犯愁了,如果多给他几个月的时间,说不定他就能研制出真正的解药了,可目前时间紧急,他只能采取极端的手法,只是没想到重要的人竟然不在。“这可如何是好?”洛枫揉了揉有些头痛的额头,最近发生了太多难以预料的事情,他真的感觉到有些累了。“用我的血怎样?”一抹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床上传来,洛枫的眼前顿时一亮。东郭清沉吟了下才道:“这我的试试看,你体内血液的毒性有纯粹。”洛枫立刻上前,把小家伙抱起来,来到桌边,东郭清拿起一个茶杯,让小乐把里面的水擦干净,然后才捏起小家伙稚嫩的手指,用银针小心翼翼的刺了一下,立刻冒出一滴漆黑如墨般的血珠,洛枫心中再度一震,看来儿子应该是完全继承了可馨的体质,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东郭清欣慰的笑了,“不用试了,以这种纯粹的色泽,他体内的血液应该比赵可馨的毒性更强。”洛枫听后,并没有很高兴,反而又多加了一桩心事。这时夺魄领着两个小厮抬着担架进来了,他们小心翼翼的把飞鹰移到担架上,东郭清也起身告辞,临走前嘱咐道,药引不要太多也不能太少,只要刚满这一小杯就够了。洛枫点点头,目送东郭清他们离开,一直未说话的小乐,临走前却突然回头冲小家伙红杏一笑,小家伙裂开咯咯的笑起来了,手舞足蹈的好像很开心似的。洛枫静静的抱着小家伙捏着他的手指,直到血足足滴了满满一杯子,多一滴就漫,少一滴则布满时,才连忙为小家伙把手指头包扎好,然后把小家伙放在一边的椅子上,任其翻滚自娱自乐,而他则打开东郭清交给他的药瓶子,小心翼翼的把杯中的血一滴不漏的倒进瓶子里,竟然不多不少刚好装满瓶子,然后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把瓶子的拧紧,然后贴身装进怀里,这可是今晚行动的重要任务之一。“门主。”夺魄和公子哥送走飞鹰后,从门外进来,来到桌边后,歉疚的垂下头,等待责罚,洛枫没有生气,只是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他们出关后,意见产生了分歧,夺魄认为飞鹰可能去了佛龛塔,而公子哥则认为可能是大峡谷,就这样两个人争执了起来,最后等他们奔出几里地后到了分叉口,看了地上的马蹄印,这才判断飞鹰可能真的去了佛龛塔,两人立刻马不停蹄的前往,可是他们赶到的时候,飞鹰已经躺在杂草中,奄奄一息。两人连忙上前准备去救人,却突然从杂草堆中凭空飞出七八个黑衣人,挡住了他们救人的行动,两边人厮杀起来,正打的难分难解的时候,赵可馨出现了,赵可馨用自己的性命威胁那些黑衣人,这才救了他们三个。洛枫听到他们见了赵可馨,立刻激动地站了起来连忙问道:“那她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