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十章 快救救它

第十章 快救救它

3363 2017-03-14 10:05:40
回到洛枫的房间,洛枫正一脸郁气的坐在饭桌旁,他没有说话默默的招呼人进来把饭桌上的东西收拾下去,然后在自己的床上做了下来,双手环胸,缓缓的闭上眼睛。洛枫也心思再因为这些小事生气了,知道对方的目标就是赵可馨后,心中的紧张感不自觉的加深,因为曾经失去过,所以如今倍感珍惜,只要是为了她,不管做什么都愿意。无声无息的上了床,躺下,然后静静的回想着昨晚所看到的事情,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如果他是凌彻的话,他会把那么明显的证据给留下吗?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跛子,一看地上留的脚印也会猜到是他,这就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地方,凌彻肯定知道地狱门的人都知道关于月明山庄有密道的事情,所以不可能会留下这么重要的证据,还有那些房里囚禁的都是些什么人,还有那些铁甲兵被控制了神智的铁甲兵究竟是怎么回事?事不宜迟,只能想办法连络待在京城的南宫悦琴,让她尽快赶回边关,有她在的话,即使凌彻真的与西涂国人联合的话,也多少能牵制住他,还有棒槌影子和宁儿,他们一直都是待在月明山庄的,尤其影子怀有身孕后更是把月明山庄当成了养胎的场所,而且他也命人去通知棒槌去接应祝庆,可是祝庆回来后并没有提及此事,连他派出去的信差也至今未归,难道被擒了?看情况,这个可能性确实比较大,照这样看的话,今晚必须再度夜探月明山庄,去会一会凌彻。骤然起身,然后看了一眼闭上眼睛看起来熟睡的槌魂,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到了客栈掌柜的房间门外,敲了敲门。“进来吧。”洛枫便推门而入,掌柜的看到洛枫连忙起身,向洛枫行礼。“不知是大当家的,还望恕罪。”“起来吧,我来时想请你找个腿脚利落人又机灵的人,帮我去京城找一个,并送封信给她。”洛枫来到桌案旁,掌柜的已经把纸墨笔砚准备好,洛枫直接拿起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冥月有难,速回,洛枫留。然后吹干后,装进信封,用红蜡密封好后,交给掌柜的,掌柜的慎重的接过信,点头承诺道:“大当家的放心,小的保证给您半的妥妥当当的,只是不知道这封信要交给谁?”“去京城后直接去易安王府,就说找郡主,然后见了郡主后让郡主帮忙找人,告诉郡主找的人是月明山庄的夫人,身边还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她会知道怎么做的。”洛枫把赌注压在了洛俪玉的身上,因为他实在想不到别人了。“都记清楚了吗?”洛枫问。“都记下了,小的这就立刻派人前去。”掌柜的说着就准备出门,洛枫又突然唤住他,嘱咐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明白吗?”“是。”掌柜的连忙点头,然后等待着洛枫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道。洛枫朝他挥挥手,掌柜了立刻出门了,洛枫也觉得困意来袭,便出了掌柜的房间,关上了门,回自己的房间了,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睡觉。回到房间,躺回床上闭上眼睛,不再多想,迅速的进入梦乡。京城易安王府。自从那日洛俪玉把南宫悦琴和南宫轩接到王府后,南宫轩便赖上这里了,说什么也想离开,让南宫悦琴感觉哭笑不得,她知道这是“他“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不管最后她是如何的恨他,可是“他“给了她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却是事实,轩儿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爹已经死了,不是她刻意隐瞒,而是他太小,还无法体会他们这些大人的苦衷,跟无法理解他们被迫无奈的选择。“娘亲,快救救它,快救救它。”南宫轩紧张兮兮抱着一只受了箭伤的白鸽急急忙忙的跑来,正在和洛俪玉欣赏夕阳的南宫悦琴闻声看向南宫轩,看到他满手的鲜血时一愣,连忙迎上前,“轩儿,你怎么了?手受伤了吗?”“娘亲我没事,你先救救它,快点,它快要死了。”南功轩紧张的快要哭了。南宫悦琴这才轻轻的接过已经奄奄一息的小白鸽,放在石桌上,仔细的检查它的伤势严重性,洛俪玉也贴心的命下人速去取医药箱前来。“娘亲,它怎样?会不会死?”南宫轩紧张的握紧拳头,满脸的担心。儿子这样的神态,她还是第一次见,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紧张这只小白鸽?但现在好像不是问话的时候,她如果不能救活这只儿子心爱的小白鸽,恐怕以后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就大打折扣了,安抚的道:“别紧张,没事,死不了,你安静的在一旁呆着。”“药箱来了。”洛俪玉从侍婢手中接过药箱放在石桌旁,连忙打开。南宫悦琴小心翼翼的拿起剪刀,把伤口附近的羽毛全都剪了,把箭头的一端弄断,然后准备好缝合用的针,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她才暗示的看了一眼洛俪玉,洛俪玉会意的走到南宫轩面前,温柔的捂住了他的眼睛,同一时间,南宫悦琴一把拔出了长长的箭,血瞬间狂喷,她立刻在伤口撒了止血粉,手迅速的拿起针开始缝合,当伤口缝合完后,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从怀中拿出一颗大补丹,捏碎给小白鸽吞下,顺便撕了一块不挑,为小白鸽包扎伤口,等一切大功告成之后,才道:“好了。”南宫轩第一时间推开了洛俪玉的手,然后奔向石桌旁,小心翼翼的探着手指去试探它的呼吸,待感觉到微弱的呼吸后,才放下心来,小脸上也洋溢起笑容。侍婢们打来干净的水,清理着血腥的现场,南宫悦琴也洗去手上的血迹,连同南宫轩的,等一切搞定后,才开始问道:“轩儿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这只小白鸽?”洛俪玉也好奇的在石凳上坐下,好奇的望着南宫轩。“这只小白鸽不一样,它会说话。”南宫轩看到南宫悦琴和洛俪玉同样不太相信的表情后,连忙强调的道:“是真的,这几天它一直有陪我聊天的。”南宫悦琴和洛俪玉相对一望,这件事怎么她们不知道?“只是因为这个吗?”南宫悦琴依然好奇,因为以儿子的个性,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肯定不会这么着急的。“娘亲你看这些字条。”南宫轩从袖口里拿出几张字条。每张字条上都没有写字,都是同样的一副小画,画中的房屋莫名的有些熟悉,画中画着一个空落落的大院子,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参天的大树,这暗示着什么意思呢?“洛俪玉你能看懂吗?”南宫悦琴看向同样一脸茫然的洛俪玉。洛俪玉摇了摇头,看向南宫轩,她相信他应该猜出些什么吧?“轩儿呢?”南宫悦琴了然的看向儿子。“你们看,这是个大院子,是口字,院子中没有别的,只有一颗大树,树代表木,加起来就是一个困字。”南宫轩人小鬼大的道。“咦,真的是这样也。”洛俪玉惊叹的道。“可是这幅画指的是哪里呢?”南宫悦琴蹙眉思索着,看到这幅画时,她莫名的觉得不安,为什么不安,她却说不出来。“不知道,它清醒的时候总是说,今晚没有月亮,即使大白天也这样说,问它什么意思,它就只会重复那一句话。”南宫轩有些无奈的道。今晚没有月亮,没有月亮……难道是指冥月的月吗?没有月亮,也就是说,月明山庄遇到危机了,快要消失了的意思。想至此心下猛然一沉,不期然的想起之前来京城的路上,被诡异的三人组拦路劫持的事情,那些人穿着的服装怪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西涂国人,最近又听说边关战乱,难道说月明山庄被牵连进去了吗?如果是这样,她必须尽快赶回去,可是她不知道前路是不是凶险,轩儿是南宫家唯一的独苗,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必须活着,所以要先想办法把他留下,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她感觉到出洛俪玉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她相信洛俪玉一定会帮她的。“轩儿,外面风大,小白鸽伤的很严重,身体很虚弱,外面风大,不能受凉,你赶快抱着它回屋,这几天尽量不要出门,等它的伤彻底的养好了,再出门,否则伤口很容易化脓的,知道吗?”南宫悦琴抬手轻柔的抚摸着南宫轩的头,重见天后的日子,因为有儿子的陪伴,她过的很开心,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长久一点。“恩,轩儿知道,轩儿这就回屋。”南宫轩小心翼翼的捧起小白鸽回自己屋里,身后跟着两个小尾巴,南宫悦琴悄声叫住了它们灵蛇和小豹子疑惑的停下。“嘶嘶……”“吼吼……”它们齐抬着头等着南宫悦琴的吩咐。南宫悦琴眷恋不舍的收回望着儿子的目光,然后神色严肃的望着它们道:“我知道你们都是通灵性的动物,能听得懂我说的每一句话,那我下面说的话你们要记清楚,月明山庄可能出了大事,我必须立刻回去,而轩儿是南宫家唯一的传人,我不想他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以后它的安慰就交给你们两个来守护,明白了吗?”灵蛇和小豹子默契的对视一眼,齐点头。“洛俪玉妹妹,我想把轩儿留在这里,不知你能否答应?”“当然可以,我会好好待它的,悦琴姐放心,只是你一定要小心,早去早回。”洛俪玉微微红了眼眶,不舍的拉着南宫悦琴的手。“谢谢妹妹,如果……如果我不幸出了什么事情,就烦劳你把轩儿交给药王凌秋池,他是我外公,他一定会明白我的心意照顾轩儿的。”南宫悦琴又预感这次回去肯定没有好事,所以率先把一切的可能都假设好,安排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