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一章 再次相见

第一章 再次相见

3233 2016-11-28 10:50:27
京城内,到处都吹吹打打的,热闹非凡。老百姓们都只是凑个热闹,因为今天就是闲散王和瑟玲娜公主的大喜的日子了。只要龙翔天朝和西涂国两国联姻了,以后就再也不会打仗了,他们就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了。可惜今天的男主角,此刻却躲在自己的闲散王府拒绝出门,他隐约觉得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总有种被算计的感觉。正想着,外面突然涌进来一批锦衣卫,他们不由分说,便对他动起手来,虽然他武功是很高,可被几十个锦衣卫同时攻击最终还是架不过人多,输了,被人点了穴强行的换了新郎服,送进宫中,他不禁有些纳闷夺魄和槌魂哪里去了?怎么他都被人给绑架了,还不出现?心中不由暗叫糟糕,自己一世英名全毁了,竟然被强行成婚,怒瞪着不自在看着他的洛悌,希望对方识相点,可人家是皇上,一言九鼎,岂能说收回成命就收回?再瞪向不知何时回来的洛阙,这家伙竟然还向他道喜,如果他现在能动,恐怕早和洛阙打起来了,看到新娘入场,看到南蛮王开心大笑的神情,洛枫有些绝望了。司仪正喊着准备拜天地,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穿着白纱,戴着面纱身姿妙曼的白衣女子。可馨?真的是她。他喜欢的女子,他一直以为死了,没想到再次相见。洛枫心中一喜,喜得是可馨为他来“抢婚”,可另一方面又害怕她身份曝光,和大内侍卫打起来,受伤,不过好像一切没有按照他心中所想路走。大殿上突然有外来者闯入,侍卫们立刻警戒起来,纷纷抽出腰间的佩刀,把来历不明的白衣女子给包围起来,随时准备挥刀相向。“小女子清晨,奉家师璇玑子之命给皇上送书信一封。”白衣女子不卑不亢的道,清脆的声音宛如天籁,围着她的侍卫们,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放她过来。”洛悌淡淡的道,心中有些疑惑,他知道璇玑子是世外高人,更是师兄洛枫的师傅,只是怎么早没事,晚没事,偏偏赶上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有事呢?白衣女子也不罗嗦,径直朝洛悌走去,走至洛悌面前也不行礼,直接把信交给他,然后突然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后,便施施然的转身离开了。究竟这个神秘的白衣女子对皇上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只不过皇上原本喜庆的脸在听了白衣女子耳语的一番话后,立刻阴沉下来,他打开信一看,更怒,直接让侍卫把信呈给南蛮王看。南蛮王疑惑不解的接过,看后立刻神色大变,但又似有些不信,“皇上,这消息来路不明,极有可能是假的。”哪料洛悌冷哼一声更怒,直接取消大婚,并立刻下令:“洛阙上前听封。”洛阙蹙眉,但还是上前恭敬的跪下:“臣在。”“朕即刻封你为西征大将军,即日带兵前往边关平息叛乱。”前来参加婚礼的众百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本来还在纳闷,现在听皇上这一声怒气冲冲的令下,便立刻明了,难怪要取消联姻。“是,臣遵命,不过臣有一个请求。”洛阙不卑不亢的道。“说。”“臣恳请皇上,允准闲散王洛枫一同前往边关,为之前在边关发生的事,戴罪立功。”洛阙的请求合情合理,洛悌略作沉吟便同意了,他也看出皇兄是真的不想娶瑟玲娜,如果过于勉强就真的影响了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还是罢了,罢了。“谢皇上。”洛枫终于松了一口气,好险好险,不过他现在可以肯定的一件事就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有心人士策划的,至于是谁,他已经猜到了,只不过对方的身份让他不好说什么,只能认命。“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洛悌朝群臣挥了挥手,转身向内殿走去,他知道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不是别的,而是太后,刚才他直接宣布取消大婚的时候,太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表情明显的不悦,不是自己亲生母亲,就算再努力似乎都达不到心中想要的那种亲情境界。群臣散去了,洛枫的穴道也解了,沉默无语的和洛阙回到了易安王府,不意外的看到了璇玑子,“师傅。”“事情都解决了吧?”璇玑子此话是明知故问,挪揄的成分居大。“那个白衣女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可馨?”洛枫没有耐心直接问道。“是,不过她的情况比较特殊,你且听我细细说来……”璇玑子满脸惆怅的把目前赵可馨的情况娓娓道来。洛枫听完怔愣在那,也就是说,他们曾经发生的那些美好的回忆,如今都成了幻影,她永远记不起来了,也不能记起来。“其实这样对她来说也未尝不好,失去了记忆,就代表一切都是一个新的起始点,她曾经所经历的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也同时不复存在,重新变回一个快乐的人,也许如果她可以选择的话,也会选择遗忘吧。”璇玑子劝解着。“徒儿明白了。”洛枫苦涩的笑了,是啊他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却自私的忘了顾虑她的感受,如果她恢复了记忆,知道自己杀了那么多人,知道她的身体曾经被畜生玷污了,知道她伤害了最爱的人,她肯定会永远陷入在自责里,痛不欲生的,想至此,一瞬间心中所有的惆怅便全都释然了。“其实失去记忆从某种角度而言,也是一种幸运,是老天爷可怜她吧。”璇玑子的声音布满沧桑,恍惚间,好像回想到了一些不痛快的往事,每个人都有故事,只是隐藏的深浅而已,不过有故事的人一般都是心伤极深的人。“那可馨她现在在哪?”洛枫着急的问,迫切想要立刻看到赵可馨的人影。“这个为师不清楚,不过你放心,有祝庆和令公子守在她身边,她不会有事的,现在耽误之急,是你们要尽快依皇命赶往边关,把南蛮人赶出龙翔,晚了只怕会有更多的无辜老百姓枉送性命。”“好吧,我们现在就启程,师傅不随我们一起去吗?”洛枫随口问道。“不了,为师还要会一会故人。”璇玑子语带玄机的笑了,一阵清风掠过,他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南宫悦琴和南宫轩连夜终于赶到了京城,立刻被京城的繁华跟热闹吸引住了。“娘亲,这是什么?”南宫轩兴致勃勃的趴在一个皮影戏的摊子前,看的不亦乐乎。“皮影戏,简单来说即使影子戏。”南宫悦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随便找了个说法便搪塞过去,反正她说的也没错。不过南宫轩就不满意了,直抓着玩皮影戏的老板要跟着学,搞得南宫悦琴哭笑不得。“走啦,我们今晚还要赶去闲散王府呢,等有空了再出啦玩,好不好?”南宫悦琴强硬的把南宫轩从皮影戏的小摊子拽走,向路人打听了闲散王府的下落,便直奔而去,没想到到了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下人说他们家闲散王和易安王府的三少爷去边关出征打仗去了。打仗?南宫悦琴一愣,难道边关又发生战事了吗?“你们是?”接到消息便立刻前来的洛俪玉,在闲散王府门口迎面撞上了南宫悦琴和南宫轩他们,好奇地问。“我们只是一介草民,姑娘肯定不认识。”南宫悦琴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神,她在担心,如果边关真的打起仗来,会不会牵扯到月明山庄。“我叫洛俪玉,你们是洛枫哥哥的朋友吗?”洛俪玉从豪华的马车上下来,亲切的上前。南宫悦琴一听她的名字,便立刻知道是谁了,警戒心也随之放了下来,“是啊,本来是来参加闲散王的婚礼的,不过好像临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呢赶到的时候,已经没人了。”“他们去打仗了,好像边关有战事,你们还没落脚处吧,如果不见嫌弃,就随我一同回易安王府,怎样?”洛俪玉热情的邀请。南宫悦琴想想来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有个人依靠确实能省不少事,况且对方还是个温柔可人的郡主美女,便恭敬不如从命了。“那好吧。”“那快上车吧。”洛俪玉招呼她们上了马车,本来她是来找三哥的,没想到人已经走了,就没有再进王府的必要了。马车渐渐走远,离开了闲散王府的地界,这时候,从暗道里走出一个衣决飘飞鹤发苍苍的老者,就是璇玑子,他朝空中喊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哈哈……”一路尾随在南宫悦琴的马车后面,南宫悦琴的外公药王凌秋池也从暗处走出来,这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与璇玑子的感情早在七八十年前就已经种下,如今这么多年虽然没见,但看到故友,依然觉得有些激动。“你怎么知道我会来?”凌秋池挑眉问道。“用鼻子嗅的,大老远的在殷山就闻到你出山的气味了。”璇玑子洒脱不羁的回道,一瞬间感觉仿佛回到了以前,两人初识的时候。“这么多年没见,你的鼻子还是跟狗一样灵敏。”凌秋池不客气的损他。璇玑子也不生气,叹了口气道:“走吧,找个地方喝两杯。”“这是必须的。”凌秋池上前,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一切的感情尽在不言中,他们都是上了岁数的人了,都习惯了压抑自己的感情,即使再激动,也不会过分的流露出来。“走吧。”两人比肩同步向繁华的街道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