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三章 饿死鬼投胎

第三章 饿死鬼投胎

3362 2017-03-01 11:20:23
“你确定要听吗?”赵可馨神色有些怪异的问。“恩,非常确定。”小家伙的眼神闪闪发光,无声的催促着。“星魂。”说完后,赵可馨立刻紧张的盯着小家伙,好奇他会有什么反应。“为什么?”小家伙皱眉,对这个名字不是太满意,感觉好俗气哦。“那晴天怎样?”赵可馨立刻换了一个简单一点的。小家伙眉头没展,反而皱的更紧了。“日照呢?”赵可馨配合的又道,眼中不着痕迹的浮上些许调侃的笑意。小家伙沉默。“秋风呢?”赵可馨挑眉,眸中的笑意加深。小家伙继续沉默。“夏雨呢?”赵可馨微微咬紧唇瓣。小家伙觉得自己的忍耐力频临边缘。“冬雷呢?”赵可馨快忍不住了,努力憋笑憋的好难受。“够了。”小家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怎么了?”赵可馨故作委屈的问。“没事,我困了,改天再说名字的事情吧,”小家伙无奈的呶呶嘴,赌气的闭上眼睛。“伏夜,伏羲的伏,夜鹰的夜,是做降伏一切的王者,还是被黑夜降伏,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赵可馨抱着他,下巴怜惜的磨蹭着他的额头,低柔的轻语呢喃。小家伙的眼睛猛然睁开,清澈的眸子变得愈加晶亮,宛如夏夜璀璨的星辰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心中不停的重复念着这两个字,伏夜……伏夜……“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进关呢。”赵可馨敏锐的感觉到,怀中人的兴奋,觉得有些好笑,又莫名的觉得心疼,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况且她又不是他的亲娘,就能高兴成这样,这是太容易满足了。小家伙听话的再度闭上眼睛,可是心中的激动却是难以抑制的,兴奋的无论如何都怎么也睡不着,又不敢乱动,怕吵醒赵可馨,只能用一个姿势僵持着,直到天亮,当赵可馨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双巨大的黑眼圈,扑哧……一笑,便破口而出的笑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起床了,屋内的热水和热毛巾不知何时都已经打理好了,她迅速的梳洗完毕后,正准备出门去叫小二上早餐,门却从外突然被推开,只见小二一脸谄媚的在门口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在门口恭候着,赵可馨一愣,连忙退开身子,让小二进来。这时,祝庆已经抱着小家伙坐在了桌子旁边,小家伙还热情的朝赵可馨挥着手道:“娘亲快来吃饭啊?”赵可馨微微摇了摇头,暗想自己可能想多了,便走到布满山珍海味的桌旁坐下。看着满桌子的好吃的,赵可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在山上修行的时候,由于师傅吃素不吃荤的缘故,他们整天的饭桌上都只有青菜馒头,根本不知道肉究竟什么味道。“那我开动咯?”赵可馨拿起筷子,迅速的夹起一块清蒸乳鸽放进嘴里,入口的美味,让她忍不住赞叹,真是太好吃了,嘴巴快速的嚼动着,然后丝毫不顾形象的大吃特吃,侍奉在侧的小二,额头不禁冒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吃相这么豪壮的女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没想到这么能吃,眨眼的功夫桌子上的饭菜便被她扫光了一半,而祝庆和小家伙等着眼睛长大嘴巴,只顾着惊叹的看着赵可馨毫无形像的吃相,完全忘了他们坐下来也是需要吃饭的。小家伙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担心的道:“娘亲,你吃慢点,别噎着了。”传说中的乌鸦嘴出现了,小家伙那边话声刚落,赵可馨便真的被噎着了,她努力的往下咽着哽在喉咙间的东西,可是没用,顷刻间脸被涨的通红,小家连正准备开口让祝庆去帮她,祝庆已经快一步的放下小家伙,迅速上前,一手房子她心口,一手凡在她后背,然后用力一夹,赵可馨终于把哽在喉咙间的东西给吐了出来。小家伙讶异的看着这一幕,自己刚才并没有给祝庆下命令,他竟然自己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难道说他已经脱离自己的掌控了吗?“咳咳……”赵可馨连灌了几大口水,才慢慢平复下来。“娘亲,你是饿死鬼投胎吗?”小家伙慢条斯理的喝着祝庆用汤勺喂到他嘴边的人参鸡汤,确实美味。“咳咳,那你小子是乌鸦口转世吗?”赵可馨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讥,此刻的她一点也看不出之前冷漠的样子了,活脱脱像个心智年龄停留在十七八的小女孩。“是你自己不小心的,又不能怪我,再说又没人跟你抢,你有必要吃的那么壮观吗?”小家伙悠哉的被人伺候着喝着各种各样的汤,可惜这幅婴儿摸样的身体困住了他,到现在牙齿都没有长出来,所以目前除了流质的食物,其他东西都没办法吃,真是暴殄天物啊。“这么一大桌子菜,你又吃不成,总不能浪费你说是吧?”赵可馨微微擦拭了下嘴角,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不过,“小鬼,你说这一大桌子的东西谁准备的?”听到赵可馨叫他小鬼,小家伙反射性的蹙眉,神色极其认真的强调,“不要叫我小鬼,我有名字,我叫伏夜。”赵可馨一愣,疑惑的问:“真的可以吗?”“什么?”小家伙不明白她指的什么。“名字啊?”“怎么了?我很喜欢啊。”小家伙不懂她到底想说什么。“就是,名字一般都是自己的父母起的,我又不是你娘亲,我给你起的名字真的可以用吗?”“你很罗嗦也,快点吃饭了,吃完还得赶路呢。”小家伙不耐烦的把脸瞥到一旁,不看她,笨娘亲,坏娘亲,心里不停的这样重复着。“好吧,不过我已经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出去转转。”赵可馨起身,耸了耸肩,不明白小家伙到底在别扭什么。小家伙沉默,祝庆空洞的眼神逐渐浮染上些许思绪,迷茫的望着赵可馨走出房间的背影,莫名的感觉她的背影有些孤单忧伤,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他也不知道,只是这种感觉很强烈,强烈到他每次在面对她时,心神不受控制,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为她做些什么。赵可馨出了客栈,在大街上随意的闲逛着,清晨的空气是无比清新的,嗅着连人心都不由自主的清爽不少,她停步在街道的中央,向着太阳,迎着阳光,静静的闭上眼睛,感觉淡淡的温暖覆盖在身体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却感觉黑漆漆空荡荡的,连阳光都无法穿透黑暗,照亮心扉,莫名的感觉从心间泛开一丝冰冷,逐渐蔓延至全身,冷不热的打了个寒颤,这才从冥思中醒来,不由自主的双手抱紧身体,摩挲下胳膊,这才感觉好点儿,自嘲一笑,暗想,自己想太多了吧,师傅说了,她自小在山上长大,因为在山间奔走时,不甚滑下山坡,头撞击在了石头上,所以造成了失忆,忘了以前的事情。恩,师傅他老人家是不会骗她的,她这样告诉自己,有些浮动的心,慢慢变得坚定。继续在人群中游荡者,在路过一个卖镜子的摊位前停下,随手拿起一面铜镜爱不释手的把玩着,不经意间,从镜子的反光中,她看到一个黑影在她身后不远处,鬼鬼祟祟的张望着,她被跟踪了?什么时候的事,她竟然丝毫没察觉到,难道还是昨晚夜袭她的那伙人吗?给了小贩一颗碎银子,买了那面圆形的铜镜,故作爱不释手的把玩着,一会面朝西,一会面朝东,从镜子中不着痕迹的探测跟踪她的人到底有几个,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竟然有五六个之多,完了,以她的三脚猫功夫,肯定逃脱不了,那怎么办呢?还是回客栈吧,祝庆的功夫还是很不错的,对付他们几个应该是绰绰有余,然后忽然掉头,大步向来时的路回去,她尽可能的沿着人多的地方走,但还是在一个过道的拐角处给堵到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在去京城的路上,拦劫南宫悦琴和南宫轩的那三个人,不过这次又多了三个随从。“姑娘走那么急干吗?”说话的依然是穿着打扮一向暴露的小梼杌,不过,可能是经过了上次殷山独尊的事件,今天倒穿了一件比较朴素的衣裳,不过依然遮不住,她眸光流转间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媚态。“有事吗?”赵可馨神色淡定的问,心下却在想着如何脱身的办法。“我家主人想请姑娘过府一叙,还请姑娘赏脸不要拒绝。”同样的台词,同样的目的,只不过小梼杌的眼中比之前多了分情感。“我还有事,恕难从命。”赵可馨冷硬拒绝,娇颜布满寒霜,对小梼杌口中的主人一点兴趣也没有,更没兴趣知道他是谁。“赵姑娘,做人要识时务,还请你再考虑下,不要让我们为难。”小梼杌轻佻一笑,扭腰摆臀的向赵可馨靠近,赵可馨蹙眉,不喜欢这种言情举止轻佻放荡的女子,因此也就不客气的直接道:“我想姑娘可能找错人了,我不姓水,我叫清晨,而且在此之前我也从没下过山。”“不可能,图像上画的明明就是你啊?”小梼杌拿出随身携带的画像,打开细细的看着,然后抬头和赵可馨比对,不管是长相还是眉宇间的气质,完完全全的一样,所以她肯定是在说谎,心下不由冷笑,然后把图像抛给青年男子肖依帆给他确定,肖依帆接过,只看了一眼,便恭敬的递给旁边满脸刀疤的黑衣男,不过黑衣男很拽的连看也没看一眼,显然是认定了赵可馨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什么画像?”赵可馨有些茫然了,这下真的对这些人有些好奇了,看来对方显然是认识她,否则不可能有她的花像,不过她在来此之前一直都带着面纱,就算是曾经邂逅了某些人,但也不可能有人能有她的画像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