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七章 无条件支持你

第七章 无条件支持你

3116 2017-03-01 11:20:45
“这个我坚持。”洛枫看了小家伙一眼,然后再度看下因为尴尬脸色有些涨红的赵可馨。“好吧,看在小鬼的面子上,就叫你洛枫,这样行了吧?”赵可馨忍不住狠狠的白了他一样,洛枫紧绷的神色这才柔和下来,进入正题的道:“我来是想拜托祝庆帮忙办一件事。”一直假装不在乎的祝庆,听到洛枫的话,转过身,疑惑的问:“什么事?”洛枫略作思索后,觉得他们有必要知道事情的一切经过,整理了下思绪后,才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完后,静静的看向祝庆,等待他的答案。如果是以前洛枫只需要一声令下就可以让祝庆为他办事,可现在不同了,祝庆其实在山寨时已经死了,后来在棺材中复活后,就代表了一个新的生命的诞生,虽然形体一样,但没有了过去的记忆,就等于是另一个人,这样的话,他们的身份在根本上就发生了变化,是对等的关系。“我可以去吗?”祝庆突然看向赵可馨,一脸认真的问道。“呃?问我吗?”赵可馨一愣,这好像不关她的事吧。“是。”祝庆肯定的回答,某种闪烁着少见的执拗和坚持。洛枫沉默了,他很清楚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不过可馨是他的,不管失忆与否,都只能是他的,其实这两天针对于可馨忘了他们以前过往的这件事,他已经想通了,师傅说无如何千万不能再让可馨想起过去,否则她体内沉睡的蜣螂虫蛊血液就会苏醒,他不想要那一天再度来临,其实就像师傅说的,能忘了过去那些痛苦的回忆也是件好事,至于属于他们之间那些美好的回忆,他相信,只要他们还活着就可以再造,只要她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待在他身边,其他什么都无所谓,即使她忘了他……赵可馨微微咬着唇瓣,认真的思索半响后,这样说道:“我不能帮你做决定,但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无条件支持你。”“你说的是真心话?即使我选择不去,你也不会因此而讨厌我吗?”祝庆认真的问。赵可馨有些纳闷,疑惑的问:“我为什么要讨厌你?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要是我的话,我可能也会选择拒绝的,既然这样,我有什么资格去讨厌你呢?”“我去。”祝庆笑了,冰山般冷峻的表情终于融化了,单纯的笑容可爱的像个大男孩,清澈的瞳眸比晴天下湛蓝的天空还要空灵。“呃?”这下换赵可馨愣了,他,他怎么突然答应了?“谢谢,我会通知棒槌和你一同前去,相互有个照应。”洛枫心下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用了,他去了反而会成为我的累赘,明天早上等我的答案。”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赵可馨,似乎想要把她的样子牢牢的记在心里似的,终于看够了,才眷恋不舍的转身,在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会发生危险吧?”赵可馨下意识的问向洛枫。洛枫有些吃醋了,不过他知道这样的醋吃的毫无道理,只能自己咽下去慢慢消化了,“放心吧,虽然他说不要,但我还是会派人去接应他的。”毕竟祝庆的行动关系到此行任务的成功与否。“爹爹娘亲,我困了,我们睡觉吧。”小家伙揉了揉眼睛,打了个打哈欠。“呃,你们父子好久没见面了吧,今晚你们就在这里睡吧,我去再让小二开一间房。”赵可馨立刻起身,从祝庆消失后,这屋里的氛围立刻变得暧昧起来,尤其是对面这个男人射来的眼神,火辣辣的,看到她忍不住脸红心跳。“不要,我要爹爹娘亲陪我一起睡。”小家伙的小手死死的抓住赵可馨的衣角,说什么也不肯放开,固执且坚持的看着赵可馨。洛枫则对儿子投以赞赏的眼神,不愧是他儿子,知道给自己的爹娘制造机会,他不动神色,浅笑望着赵可馨,眼神中的暧昧毫不掩饰。“小鬼不要胡闹,我又不是你亲娘亲,我将来可是还要嫁人的。”赵可馨涩红着脸佯装生气的娇嗔,伸手努力的扳着小家伙死死拽着她衣服的手指,又怕用力过大弄疼了他,一时间紧张的细细的汗珠不停的从额上滑落。“扑哧……”小家伙听到这句话立刻幸灾乐祸的看向洛枫,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洛枫苦笑,听到赵可馨这样说,他心里还是不好受的,不过如果她真的想嫁人的话,那就再跟他成次亲好了,对啊,这是个不错的想法哦,想到这,心中的不悦也就释然了。“是啊,小夜你娘亲你以后还要嫁人的,等她嫁人后,再生个儿子,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疼你宠你了。”洛枫在一旁凉凉的请晒。果然这小家伙立刻收敛起笑意,换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委屈表情,“娘亲,你会吗?”赵可馨沉吟了一下才道:“不会,怎么会呢?”明显的敷衍,而且她刚才犹豫的那一下,狠狠的刺痛了他天使般纯洁的心灵,所以他决定了,再往后的日子里,他要每一天都粘着娘亲,不让任何男人靠近她,这样娘亲就不会嫁给别人,也不会再生小孩了吧,小家伙天真的想着。洛枫也永远想不到,就因为今天他无意中的一句话,致使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儿子看到他跟看到仇人似地,坚决抗拒他靠近他的可馨,如果他要知道就是因为今天无意中的一句话,肯定会后悔死吧。“好了,您们睡吧,这两天不要出这间客栈,边关会有动乱,小夜保护你娘亲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知道吗?”洛枫慎重的对小家伙嘱咐,小家伙自然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也很慎重的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很明白,很清楚。“那就好,我今晚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需要什么尽管跟掌柜的说,他们会尽全力满足你们的一切需求的。”洛枫依然不放心的再次叮咛,直到看到这一大一小让人不甚放心的母子齐向他点头,才作罢,起身离去。一直尾随在他身后,怕有什么意外或者不测的槌魂,等在门外,而洛枫好像不意外看到槌魂,只是淡淡的道:“行动提前,我们今晚就夜探月明山庄。”槌魂没有说话,默默的跟随其后。两人悄无声息的沿着记忆中的密道,进入月明山庄。“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洛枫蹙眉看着在空气中淡淡弥漫的烟雾,虽然气味很淡,但还是嗅的出。槌魂没有回话,而是拿着火把蹲下身,查看地下的脚印,距离上次月明山庄大战有一段时间了,通过从地上的灰尘来看,脚印比较浅显的应该是之前留下的,但莫名的还有一个脚印比较深,而且全都是一个左脚留下的,不由有些怪异。洛枫也注意到了,只有一只脚的脚印,那代表这个人是用一只脚走路的,而一般人是肯定不会用一只脚走路的,那说明这个人极有肯是个跛子或者瘸子,拿着火把细细的朝两边的角落照去,果然看到一排很深的均匀的如指尖大小的圆形印记,从这里通过的人应该就是使用一根木棍之类的东西支撑着走路的吧。而月明山庄显然出了内奸,那这个内奸究竟是谁呢?从腿瘸脚跛的范围来看,最有嫌疑的就是天毒娘娘和凌彻,但目前不确定山庄内还有没有其他的跛子所以还不敢贸然下定论。“走吧。”洛枫起身,拿着火把继续向前仔细的寻找证据,在快到出口的时候,两人把火把灭了,悄无声息的出了密道,本以为会看到熟悉的地方,没想到却进入了一个奇怪的院子,这里是哪里?何时月明山庄的布局发生变化了?从游明和飞鹰的口中,他知道,南宫悦琴带着南宫轩去了京城至今未归,还有凌秋池和一个叫卡鲁兹的男人也消失了,那如今山庄内真正的掌权人就是天毒娘娘和凌彻,究竟是他们中的谁改变了庄内的格局呢?知道月明山庄有密道的人没几个,他们现在该去问谁呢?本来他是打算直接来找天毒娘娘和凌彻询问的,可是经过刚才发现的种种迹象,不能贸然的打草惊蛇,向槌魂打了个手势,槌魂立刻会意的向四周探去,而洛枫的目标则是院落内的唯一的那一排房间,院落内没有任何的修饰,哪怕一棵树一根草一朵花也没有,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悄无声息的来到离他最近,最角落的一间屋子里,门从外面上了锁,里面则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从窗户上戳了个小洞,向里面望去,依然什么都看不见,但隐约间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屋里应该有人,再向第二间屋子走去,感觉到的依然和刚才一样,一路走到头,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些屋子里藏着很多人,其实也可是动物,但动物的呼吸明显比人的呼吸声要粗重很多,因此可以判断这些屋内藏得都是人,重新退回原来角落,这时槌魂也探查完周围回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怪,洛枫示意他别说话,先退回密道迅速出山庄,他突然有种预感他们的行踪被监视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