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六章 各自行动

第六章 各自行动

3241 2017-03-01 11:20:40
“南蛮的军队主要集中在大峡谷,但还有两支分队,分别埋伏在大峡谷的高处两侧,人数都在三万左右,不过奇怪的是,在佛龛塔这个地方,却有一支隐秘的部队,我派去了三个探子,最后就回来了一个,另外两个全死在了那里,据说那里住着一个神秘人物,身边环绕的全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据探子暗中观察,大峡谷军队的调动命令全都是从这个塔中发送出去的,后来我曾两次派人潜入那里打探消息,但派去的人全都未归,全都失踪了,我想应该已经遭遇不测了。”游明指着地图上的方位一一分析着。“南蛮王一直都在京城,也就是说住在佛龛塔中发号施令指挥部队的人,应该不是南蛮王室的人,可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代替南蛮王发号施令?”洛枫沉吟道。“这个不清楚,总之那里有一股什么的力量,而且你们看,大峡谷和佛龛塔这两处位置都离月明山庄很近,一前一后正好把山庄给夹在中间,可以说是巧合的布局,但也未免太凑巧了吧?”细心的飞鹰指着地图上的月明山庄的位置提醒众人。游明淡淡一笑道:“确实,这个我在得到佛龛塔的消息时就知道了,所以我也命探子日夜监视月明山庄的一举一动,不过目前并未发现他们之间有勾结或者联系。”“你倒是想到挺周到。”飞鹰的语气酸酸的,但更多的是敬意。“没办法,你以为我这个官是白当的吗?”游明苦笑自嘲。“那现在我们需要做些什么?”飞鹰问。“先调查佛龛塔的底细,只是这个需要轻功极高的人才能胜任。”游明意有所指的看向洛枫,洛枫一愣心中立刻浮现一张脸孔,确实,只有他的轻功才能潜入那么森严的地方,而且毫发无伤的返回,只是这样一来的话,就必须正面面对可馨了。“还有呢?”洛枫问。“飞鹰和公子哥以他们的门路去调查他们究竟要寻的是什么人?然后我们提前把人给请来,这样我们就等于变相的抓住了对方的把柄。”“两天后朝廷的军队就会到了,我们的行动必须在这两天内完成。”洛枫补充道。“如果是这样就有些仓促了,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切断佛龛塔和大峡谷之间的联系,这样我们就可以李代桃僵,获得控制大峡谷军队的特权,这样等朝廷大军来的时候,就能迅速把南蛮叛贼给消灭,你们看还有哪点有漏洞?”游明摸索着光洁的下巴,把计划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就怕有什么漏洞。“目前还没想到。”飞鹰正而八经的回答。游明看向夺魄和槌魂,他们分别摇摇头,最后看先洛枫,只见洛枫眉头紧蹙,不知道在想什么,看样子问题应该挺棘手的。“门主?”游明试探性的问。“我觉得问题还在月明山庄。”洛枫回想着月明山庄下面四通发达的密道,山庄内知道的人是寥寥无几,但不能派出不小心泄露的可能性。“对啊,我怎么把这个忽略了,门主想怎么做?”游明眼前一亮,恍然大悟,难怪刚才总觉得遗漏了些什么重要的地方,要是真的按他的计划行动,极有可能就因为这点漏洞,而导致最后的全拜,想起那种可能,额上不禁冒出些许冷汗。“明天晚上,我跟槌魂趁夜潜入月明山庄去拜访一下天毒娘娘和凌彻看他们发现什么没有?顺便让他们暗中提防,确保万无一失。”“那切断佛龛塔与大峡谷之间联系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和夺魄吧,我们分头行动,后天清晨五更时分在此会合,门主觉得怎样?”游明看向洛枫,等他最后的决断。洛枫略作思索后,深深的吐了口气,才道:“好吧,就按你说的办。”“那我们这就各自行动吧。“游明拱手向洛枫告辞。不过立刻被飞鹰出言给拦住,“等一下,夜探佛龛塔的行动谁去啊?”游明以无可救药的神情白了他一眼,然后和忍着笑意的夺魄径直向门外走去。“喂,你这个死县官,说一下会死啊。”飞鹰气急破坏的朝着他们的背影吼道。洛枫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个人选我来找,你只要完成你的任务就行了。”“是。”飞鹰有些负气的大步离开,直接去找搭档公子哥。槌魂一言不发的等在一边,他在等待洛枫的命令,不过洛枫只是道:“奔波一天了,你先睡吧,我出去走走。”槌魂静默不语,等洛枫出门后,便立刻熄灯悄悄的尾随其后跟上去。洛枫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天字七号房,然后站在门口愣了好久,才伸出手叩门。“当当当……”正准备睡觉的赵可馨和小家伙还有祝庆,听闻这敲门声,立刻起了警觉心,祝庆让赵可馨和小家伙找了个地方先躲了起来,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去开门,看到洛枫后先是一愣,然后才道:“有事吗?”陌生的眼神,陌生的语气,让洛枫觉得有些愕然,他记得祝庆因为使用了洗髓丹,失去了心智,不管做什么都是由他儿子来命令的,不过看祝庆冷漠的眼神,显然已经恢复神智,不得不佩服师傅的道行,“我来找我妻子和儿子。”洛枫直接奔主题,丝毫不掩饰不隐瞒。祝庆又是一愣,心中升起些许不悦的情绪,但并没有发作,只是转身向赵可馨和小家伙藏身的地方问道:“他说的是你们吗?”赵可馨立刻摇了摇头,她记得这个男人,就是在京城缠着她,非说她是什么可馨的那个变态男子,小家伙则立刻兴奋的开口叫道:“老爹,我在这里。”这一声老爹,温暖了洛枫的心,不自觉的扬起唇角,心情也轻松不少,而相对的竹清的神色变得暗淡下来,默默的让开让洛枫进去,然后径直准备出门,却被洛枫及时出口拦住,“我有事找你。”祝庆顿了一下,然后又转身回去,找了个靠近窗户的地方靠着床沿,看向窗外,不想看他们一家团聚的幸福,那会更加刺痛他的心,虽然过往的记忆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潜意识的,他知道自己喜欢赵可馨,喜欢这样静静守在他和小家伙身边的感觉,那会让他觉得在这个世上,他并不是孤身一人,也是有人疼有人爱有人在乎的,可洛枫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幻想,他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在边关吸血时见到的那一幕,至于在棺材里醒来之前的记忆,分毫也没有印象,所以现在在他的意识里,他们并不是主仆,而是平等的关系。“原来他就是你亲爹啊?”赵可馨有些诧异,这样的话有些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倒能想通了,她应该跟这个男人的妻子长得很像吧,否则他在京城也不会硬把她认成他的妻子,还有这个粘人的小家伙,从她醒来后第一眼看到这小鬼时,就不停的叫她娘亲,虽然不懂娘亲的意思,但莫名的潜意识的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娘亲就是娘亲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倒真有可能是误会一场了。“是啊,如假包换。”小家伙伸着手要洛枫抱,洛枫笑着从赵可馨怀里接过,然后宠溺的在他额头亲了下,小家伙也不客气的用惯用的气泡泡回敬了他。拭去满脸的口水,洛枫哭笑不得的点着他的脑袋,无奈的道:“你啊,这么皮,也不知道像谁?”“那还用说,肯定像你咯,谁让我是你儿子,你是我老子呢。”小家伙头头是道的说着。“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洛枫摸了摸鼻子,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无可奈何的道。“对了,爹地娘亲给我起了个名字,你猜猜会是什么?”小家伙突然想起这个重要的大事,连忙得意洋洋的问。“哦?”洛枫的心中也是一阵激动,儿子终于有名字了。“快猜猜嘛。”小家伙开始发挥超级无敌百试不爽的撒娇功力了。“别急,我想想,以你娘亲的个性肯定会取个旁人想不到的名字。”洛枫沉吟了半天,回想着他和赵可馨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与夜很有缘分,而且她很喜欢夜晚的星空,对了肯定是这个,“小夜对不对?”洛枫得意的看着小家伙诧异的眼神,看来他应该是猜对了。“你怎么知道有夜字?”赵可馨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也太凑巧了吧,字有那么多,怎么会猜中呢,而且是一下就猜中了,有鬼,一定有鬼。“不是说了吗?猜的,不过你说有夜字,那是不是代表我猜错了一个字?”洛枫挑眉,敏锐的抓到她语种的漏洞,问道。“老爹这样已经很神了,你到底怎么猜到的啊?”小家伙好奇死了。“这个是秘密,因为爹地了解你娘亲,所以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咳咳……”赵可馨感觉气氛有些暧昧,连忙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并立刻转移话题,“不知公子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一声公子,碎了洛枫的心,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没什么,然后正色道:“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洛枫,我的妻子叫赵可馨,我们夫妻还有一个儿子,即使你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了,但起码你在称呼上不能对我这么生分,你可以叫我洛枫。”“老爹……”小家伙怪叫一声,暗示洛枫,不要说太多,免得刺激她的记忆,一旦记忆的锁链有了裂痕,那就完蛋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