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二十章 死路一条

第二十章 死路一条

3445 2017-04-27 10:11:35
“是个练家子,而且,看起来是还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在心里轻声嘀咕一声,检查了一下,赵可馨有些懊恼的发现,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个称手的兵器,在破界之前,赵可馨一直用的是刃。和一般的刃不同的是赵可馨用的刃没有手柄。食指和中指夹着,很锋利,甚至赵可馨可以轻轻的划开钢筋。“请吧……”轻轻一摆手,在敌我状况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下,黑衣人认定了洛阙根本就逃不掉。洛阙没有任何动作,无形当中冷冽下来的气势已经在无形的宣告,洛阙生气了。修长的手指滑过腰腹之间,一把非常朴素的剑已经在洛阙的手上。没有华丽的外表,没有精美的花纹,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铁剑。铁剑就像是它的主人一样,温和的让人提不起一点的防范之心。赵可馨轻轻吸了一口气,“好剑……”无形的波动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感受到的。冰冷的剑锋,温柔的带起了一丝丝的血花,这个夜晚特别的冷。“天……”“好不快走……如果,你留在这里只是死路一条。”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话,一把将已经有些僵硬的少年送到安全的地方。这是赵可馨第一次看到洛阙动手,黑色的夜里,一点都不能阻挡住洛阙的风采,这是一个让人难以忽视的人。洛阙的动作很慢,每一次动作都好像随意的做到一样,每一次给的感觉就是慢。这样慢吞吞的剑法,怎么可能会刺到对方。可是,就是那样缓慢的步调,锋利的刀口一次又一次的带出新鲜的血花。一圈下来,洛阙的呼吸已经有些紊乱,一个人对阵十几个人却不倒,这是一个让人赞叹的成绩。“啪啪啪啪……”稀稀拉拉的掌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顺着声音,赵可馨轻轻皱了皱眉。“这小子怎么还不走?”“没想到,我们的流风王爷居然会有这么好的身手,真是让人难以想像!人都说流风王爷乃是一介文弱书生,看来,都错了啊!”如果赵可馨没有看错的话,先前的那个黑衣少年此时带着兴奋的眼光,那眼光闪闪发亮,就像一个饥饿的狼,突然看到一个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的小兔子一样。“王爷身边的人,真是卧虎藏龙!哪怕……”少年看了一眼一旁安静的赵可馨,继续说道,“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也是这么有大将风度啊……“不过!”少年嬉笑的继续说,“不过,一个王爷,却是让他的手下和他的女人肚子外出,难道不怕吗?”突然的话,让赵可馨胸口一闷,这个小不点,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高,现在的赵可馨也是只有一米四十五而已,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像是小孩子。还有,赵可馨有些疑惑的看向洛阙,手下?“我家主子,又怎么可能是你们能够见到的!”傲然而立,这一刻,洛阙身上有说不出来的傲气,可是,赵可馨的心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沉,直到最深处再也爬不上来了。一瞬间,眼里有了一种热热的感觉,怎么也阻挡不住。“洛阙,我讨厌你!”闷闷的憋出来一句,就再也说出来话了。“小姐……”“洛阙”有些手足无措的看了一眼赵可馨,运功跳到赵可馨身边,“小姐,公子,公子……”“你根本不需要解释!”轻轻低下头,有些伤心的说。“其实,我该认清楚的,我真的该认清楚的。以前,我对自己说,哪怕现在的自己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可是总有一天,他会将自己纳入他的保护范围内。不乞求太多,只是,只是想要让他在有危险的时候,照顾一下就好,只要一下就好。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虽然平日里似乎很温柔,可是他一直都是那么温柔。哪怕自己那么努力了,对他来说,一直都是可有可无,或许还能想到的,也是,这个赵可馨,有点价值……”“不管你是谁,去告诉他,我先离开一段时间……”近乎冷漠的看了一眼“洛阙”,逼出一些灵力,凝聚成一个珠子,一把扔出去,“如果,他要找我,只要捏碎这颗珠子,我自然会知道。”心里的苦涩化作一张大网,牢牢的将赵可馨束缚在内,这一刻,呼吸都是一种痛苦。转身,消失在原地。洛阙,我恨你。“小姐……”祝庆一把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撤下,木木的看着赵可馨小时的地方发呆,手里捏着赵可馨扔过来的珠子,赵可馨说,只要捏碎了这颗珠子,我就会知道了。可是,祝庆真怕,真怕公子根本就不会捏碎。他只要,再找一个就可以代替了赵可馨在这场计划当中角色就够了,这一刻,祝庆突然觉得悲凉。离开,对赵可馨来说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可是,赵可馨必须得离开,赵可馨是个正常的现代人,虽然现在的身体是古代人,可是思维模式却是一个非常非常正常的现代人。在自己付出那么多,厚着脸皮跟着人家。吃饭的时候,招呼一声,快吃饭了,这是你喜欢吃的,说着就把桌子上让自己也是口水直流的菜放到了洛阙的面前。独处的时候,几乎是木木的看着不远处的人,心里一遍遍的害怕着。一遍遍告诉自己,只要这样只要这样就好。可是,当事实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赵可馨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么坚强,自己的要求也不是那简简单单的这样就好。只是看着你笑,只是看着你,只是远远的看着你,这不够,这怎么够。可是,自己就算付出再多,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一个人又怎么会爱上棋子。不会的,对于那个人来说,再如何努力自己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心好痛。“咚咚咚……”挂在门上的木块有些麻木的敲击在木头上。抬起头,看着阴暗的天空,从那个时候的离开,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两个月了,和自己直接相连的珠子没有一点反应,或许,那个人已经将自己忘记了。两个月了,再过几天就到了六月,六月了呢?赵可馨有些麻木的问自己,到了六月,洛俪玉的生日也就到了,之后,洛俪玉成了大姑娘了,接着,洛俪玉会嫁给洛阙。这样的事实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什么,赵可馨你还要这样子问自己?难道,你是想要假装不知道吗?“姑娘,要下雨了。”隔壁大娘是一个寡妇。自从赵可馨离开了之后,就一直往东,一直走,直到到了一家门口,有些饿了。看到一户人家的房子想要卖掉,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农舍,可是,就是那个农舍,却让赵可馨觉得很安全。买下了房子之后,便听到别人说,这家人家之所以卖房子,听说,这家人家有了很多钱了,想要到城镇。这个和赵可馨没有太多的关系,买下之后,就开始过起了几乎苦行僧的生活。常常,村子里的人会看到,赵可馨一个人木木的坐在房顶上看着夕阳。可惜,今天是阴天。“姑娘,要下雨了,梯子如果弄上水了,就会滑的。”好心的寡妇已经四十多了,听说她有一个儿子,不过几个月前离开村子了,只留下了寡妇一个人。张张嘴,赵可馨突然发现,自己这两个月过的真是失败。自己和她邻居居然不知道自己该称呼什么。“唉,你这姑娘啊……”寡妇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孩子,你称呼我大娘就好。洛大娘。”“大娘……”赵可馨有些哽咽,真的提不起精神来,哪怕是遇到这么好心一位邻居。“大娘……”“孩子啊……我懂,”洛大娘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孩子啊,今天到我家来吃饭吧。今天我接到了一封信啊……”洛大娘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孩子,大娘不识字,你能不能帮大娘念一下……”“好……”赵可馨轻轻的一笑,只是笑容里的凄冷,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唉,女孩子啊,就应该多笑笑,你看,你看,孩子你这一笑,真是迷人呢……你们这些徒子,一边去……”“我家那个不孝子啊,终于来信了,唉,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受苦啊。”洛大娘念念叨叨,从怀里取出一封有些皱巴巴的信。“唉,你说那小子,当初,我不就说了他一句,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跟我说,说什么,要去参加今年的科考。如今这一走,就一点信息都没有了。”“大娘,信上说,他会在今天到家。”将手里的信封折叠好,递了回去。洛大娘一把抓住赵可馨的手,“孩子,信上说什么?”“大娘,你的儿子,今天就会回到家。”赵可馨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自己这算是第一次和这个命苦的却又很善良的女人接触。总算,那个儿子,没有让赵可馨失望。奇怪了,自己为什么要失望呢?“孩子,今晚,你一定要在我家吃饭,”料到赵可馨会拒绝,洛大娘继续说下去,“孩子,你肯定又会说,自己一个人吃,唉,孩子啊,你一个人吃饭也是吃饭,和大娘一起吃饭也是吃饭。你就陪陪大娘吧……”心头有些暖,“好,大娘,谢谢。”“唉,你这孩子啊,真是见外了,唉,你这孩子啊,我一看你,就想到我年轻的时候,认死理,认为自己喜欢的人了一定是喜欢自己的,结果……”洛大娘叹息了一口气。“结果,怎么了?”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一刻,赵可馨突然想知道了。“唉……好孩子,我今天就跟你讲一讲我当年的事情吧。”拉起赵可馨的手,轻轻的拍拍。洛大娘继续说下去,“我跟那个人啊,也算得上青梅竹马,那时候他对我很好,后来他跟我说,要到镇子上赚取一定的生活费,唉,后来啊,我等了他三年,三年之后,我就去找他了,可是他已经娶妻了。”洛大娘叹息了一声,当时觉得挺难过的,后来,“他问我,我不爱你,你爱我吗?”那个时候我就愣住了,自己根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