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墨阿狸  >  第十五章 胎记

第十五章 胎记

3325 2017-03-28 10:17:51
听到这里赵可馨的心突地不受控制的一跳,脑海中迅速掠过一幕幕血腥无比的画面,难道难道祝庆说的都是真的?她以前真的杀过人?还吸过人血吗?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做那么恶心的事情?肯定不是真的,肯定不是。卡鲁兹没有注意到赵可馨的异样,继续说下去:“瘟疫蔓延的太快了,因为找不到褪除瘟疫的办法,国民便集体造反了……”卡鲁兹说着当初告诉南宫悦琴同样的故事,只是当这次南宫悦琴再度听了一遍后,没有再同情,反而觉得可笑,不太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反正当年目睹那一切的人几乎上都已经死了,就算他胡编乱造也没有人会跳出来否定他。“等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南宫悦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而卡鲁兹好像猜到她会这样问似的,对南宫悦琴道:“你脖子上是不是有块胎记?胎记跟七彩琉璃很像对吧?那就是最好的证明?”南宫悦琴下意识的抓紧胸口的衣服,很不想承认某些事实,但却实际有,不但她有,连母亲也有,甚至连外婆也有,这很明显是遗传,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还是不懂。”南宫悦琴有些困惑茫然。“那个胎记是我亲手为慕离烙印上的,所以你们有很正常,只能说明你们是慕离的后人,不过说起这个……”卡鲁兹的眼神突然看向赵可馨,赵可馨一愣,猜到对方想问什么,不由吞了吞口水,她有,难道她真的是慕离吗?她不信,自己不过才活了二十几年罢了,应该没老到一百来岁的地步。“你身上应该也有,而且是我亲手烙印上去的,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卡鲁兹突然像疯了似地向赵可馨冲过去,执意要撕开赵可馨脖颈处的衣服看个清楚,赵可馨惊慌的努力闪躲着,可惜,空间就这么大,眼看她很快就要被抓住,她再也忍不住大喊一声,“够了。”赵可馨突然跳起身,冷不防的撞到了玉人雕像,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巨响后,雕像碎了一地,赵可馨不由捂嘴惊呼,暗想这下子肯定死定了,不着痕迹的向角落里褪去,本以为会看到卡鲁兹暴跳如雷的发怒,哪料他竟然笑了,笑的竭斯底里,笑的疯狂,笑的仿佛连整座塔都随着他的笑声在摇晃。赵可馨和南宫悦琴紧紧的捂着耳朵,有种想要尖叫的欲望。终于卡鲁兹笑够了,停下了,目光灼灼的向赵可馨一步步逼近,“慕离,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雕像碎了不要紧,只要你回到我身边就足够了。”“不要,你不要过来。”赵可馨这次是真的怕了,想要使用轻功逃窜的,却突然感觉身子软软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心中的警铃大作,谁来救救她,她在心中这样强烈的呼吁着,那个人就立刻出现了,是祝庆。“什么人?”卡鲁兹感觉到异样的气流立刻转身,不期然的看到一双异常冷峻的黑瞳。“放了她。”祝庆的声音淡的仿佛没有一丝波痕。“笑话,慕离是我的,谁也不能把她从我的手中夺走。”话音刚落,卡鲁兹便突然发出一声怪叫,立刻从天梯密道里跳出几个黑衣人,只听卡鲁兹一声令下,那些人立刻不要命的似疯了般向祝庆冲去。祝庆没有闪躲,每出手一次就有一个黑衣人倒地。卡鲁兹看情况不妙,突然上前一把抓住赵可馨,点了她的穴道,抱起她迅速的进入了天梯密道,祝庆眼神骤然一黯,下手快很准,快速的解决了残敌,想要追着他们进入密道,可是没想到竟然怎么找也找不到机关所在,索性不耐烦的跃出塔外,一层层的向下跃去,路过第八层的时候,他看到那个以前见到的和尚已经圆寂了,唇角流着醒目的血红,脸色灰白,面容安详,看来已经死去多时。恍惚间,突然嗅到一股浓郁的烟味,向下一看,只见洛枫带着和尚道士以及几个暗卫来了,暗卫正在四处放火,看情况是想要把这片杂草给烧光,可当初他说过,这里面有很多毒物,如果只靠火烧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渐渐的他发现不对劲了,烟雾逐渐变为淡紫色,看来应该是有毒药的成分,也就是说这些烟雾有毒,意识到这一点,他立刻离开了佛龛塔向洛枫的方向飞去。洛枫看到祝庆从上飞下后,心里一惊,可馨呢?“她呢?”洛枫慌张的问。“被那个和尚从密道逃走了,不过应该逃不出这方圆几丈。”祝庆的心也焦急,但是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却无能为力,因为他相信这座塔的密道和这些被杂草覆盖下隐藏的密道应该是相通,等火烧到一定的程度,地皮的温度升高,他就散藏在密道,也会热的透不过气,最终逃窜出来的。而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等待,别无他法。一个时辰过后,大火终于渐渐开始熄灭了,一连串的剧烈咳嗽声从烟雾中传了出来,洛枫和祝庆相视一望,齐向声音的发源处奔去,没想到却看到令人惊骇的一幕,在那样熊熊燃烧的大火下,竟然还有毒物存活,说明这些毒物的生命力有多顽强。卡鲁兹抱着赵可馨在一间露天的地下密室里,密室里布满各种毒虫飞蛾,看的人心惊胆颤,触目心惊,不过卡鲁兹却抬着头望着他们在笑,而赵可馨则眼神空洞的望着远方,这样的赵可馨让洛枫心中不由一阵,可馨想起过去了吗?老天也,求求你千万不要。“退出一丈外,放我出去,否则我就跟慕离同归于尽于此。”卡鲁兹威胁的望着他们,唇角漾开一抹阴邪的笑意,他们知道,如果不听从他的命令,他一定会那样做的,两人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迅速向后退去。“哈哈……”卡鲁兹阴谋得逞的抱着赵可馨从密室里跳了出来,随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那些毒虫和飞蛾,洛枫突然想起中了七虫七花草之毒的飞鹰,看情况应该是这些毒虫造成的,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些毒虫的种类,不多不少竟然真的只有七种,不过那七花是什么?闭上眼睛,回想刚才在密室看到的那一幕,里面确实有不少花草,那些花草的周围却没有毒物靠近,究竟有哪些呢?他努力的回想着,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他心中一喜,知道了,原来是那几种,心中把刚才得出的结论,又重复的想了一遍,加深印象,确定不会忘记后,才睁开了眼睛,这时,祝庆已经和卡鲁兹打了起来。卑鄙的卡鲁兹老是拿赵可馨当挡箭牌,因此祝庆的行动很被动。洛枫也加入了战斗,由于洛枫的轻功没有祝庆的好,又由于顾忌赵可馨的安慰,所以不一会,身上已经被卡鲁兹用刀剑划伤了好几道狰狞的口子,随行的和尚和道士还有暗卫们,看到洛枫受伤,不约而同的惊呼,想要上前助阵,却被洛枫厉声喝止,他不是怕他们受伤,而是怕他们误伤了可馨,他们两个人已经打的很绑手绑脚了,如果再加入几个人,肯定会越来越乱的,而且这个和尚的招数,有些奇怪,每次都能在最紧要的关头化解危机。而一直被当做挡箭牌的赵可馨,在嗅到从洛枫身上的伤口散发出的血的味道后,空洞的眼神逐渐有了焦距,这种气味好熟悉,她不由自主的舔了舔舌头,记忆深处的封印已经开始一点一滴的裂开,一直注意着赵可馨变化的洛枫,看到此景,连忙惊叫:“可馨,不可以,忘了过去吧,那些记忆太过于痛苦,那不是该你承受的,既然忘了就忘的彻底,可馨,求求你,不要再想过去了,你体内的记忆已经随着血液封印了,如果记忆恢复的话,你会回复到之前的癫狂状态的,所以,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儿子,为了所有关心的你的人,千万不要恢复记忆,求你了。”洛枫的声音略带哭腔,眼眶微微湿润,丝毫不顾形象的向赵可馨乞求着,他爱的如此卑微,但即使如此,也无法再一次承受失去她的痛。洛枫深情殷切的祈求狠狠的撞击着赵可馨的心,有些片段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那是他和她之间最美好的回忆,在那片只有他们的竹林里,他们过得是那么的开心,原来她真的是他的妻子,原来小夜真的是她的儿子,她竟然会把这些对她最重要的东西给忘了,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呢?记忆的裂痕逐渐缩小,只是缩小到一定的程度却停止了,但这样就足够了,赵可馨突然看向正在打斗中卡鲁兹,唇角缓缓漾开一抹绝美的笑意,在卡鲁兹失神之际,两柄剪刀一前一后的插进他的身体,钳制住赵可馨手,突然无力的送开,被洛枫迅速的带回怀里,他挣扎着向赵可馨伸出手,却再也抓不住,只能愤恨的看着,他所爱的女人投入别的男人才怀抱,他死不瞑目啊。战争终于结束了,天也亮了,属于夜的阴霾都过去了,他们将迎接美好的未来。祝庆静静的望着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心隐隐刺痛着,他知道他就算再努力也无法插进他们中间,他能做的就是永远站在她的世界之外,默默的守护着她,看着她笑,看着她幸福。月明山庄的炸药声响起了,大峡谷的惨叫声连绵不断。这场仗,他们彻底赢了,飞鹰的毒也解了,不过凌彻却死了,他选择了陪着月明山庄一起殉葬,天毒娘娘也被救出来了,与南宫悦琴母女相聚,两个人相依为命的踏向了去京城的路,他们要去接南宫轩回来,然后重建家园。边关的一切都仿佛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